• 笔趣库>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 正文 1617 忙了起来
        谭淑珍和老谭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到了松江,张晨带着他们去看了那块地,他们也觉得两百亩地,能够置换八百亩的话,很划算,虽然高速公路的两边,地价相差会很大,而且会是越来越大,谭淑珍说,因为这是大学城,也是连接上海主城区的地铁站决定的。

        “城郊的土地,现在决定价格的主要原因,就是看你离地铁站的远近,以后杭城也会这样,地铁房就和学区房差不多的概念。”谭淑珍说。

        “张晨,这里你没有其他的想法,就是想做物流基地,对吗?”三个人上了车后,谭淑珍问张晨。

        张晨说没有,我现在觉得,物流基地才是一座金矿,而且是挖不完的金矿,你们开发一个项目,能赚多少,那都是一记头的生意,物流基地,可以源源不断地带来财富。

        张晨把二货昨天和自己算的账,算给了谭淑珍和老谭听,还把自己的想法,也和他们说了,两个人都很赞同张晨的想法,谭淑珍说:

        “而且,这物流基地好在,土地本身,还会跟着周围土地的增值而增值,土地增值的部分,完全可以抵消地上建筑减值的部分,听上去就像是无本生意。”

        “张晨,你说的物流基地在压缩也是真的,原来石桥的铁路货场,和那个大型停车场,现在都在拆迁,那里的土地,都变成了房地产用地,仓库确实越来越少。”老谭说。

        张晨说对,原来我最早买缝纫机的地方,百货公司的仓库就已经拆了,百货公司原来在杭城的仓库有多少,结果都被拆掉了,现在有一个怪现象就是,明明城市消耗的物品越来越多,仓库的需求应该越来越大,但拜你们房地产商所赐,现在是越拆越多,越拆越猛。

        谭淑珍和老谭都笑了起来,谭淑珍说:

        “张晨,再让你继续愤慨一下,我们蒋村的那块地,原来就是杭城百货公司在杭城的最大仓库。”

        张晨接着说到了想在杭城边上,也建这么一个大型物流基地的想法,老谭说,那就只有去九堡了,九堡现在有地,那里原来一大片都是部队的地,军转民的手续已经办好了,现在变成了市场的集中地,新建了很多市场,那里要是能找到一块地,就正好。

        谭淑珍也知道那个地方,她说:“原来杭城市政府,是想把四季青服装市场搬过去的,但难度和阻力太大了,没有成功,搬过去的,只是一个汽车东站。”

        车开回到二货的物流基地,张晨和老谭两个人下了车,谭淑珍坐着没动,她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和张晨说,你们先进去,我了解一下九堡的情况。

        张晨点了点头,和老谭先进去了。

        过了十几分钟,谭淑珍走了进来,朝张晨摇了摇头说,问清楚了,九堡的十几平方公里的土地,一直连到乔司,确实是已经办理了军转民的手续,但那里目前还不允许土地出让,只能出租,而且用途是用作承接城市配套设施。

        “物流基地,应该也算是城市的配套设施吧?”张晨说,“就是出租也可以啊。”

        “可以算,而且这部分土地,只要新的政策出来,还是有很大的可能可以租转售的,麻烦的只是,现在还没有完全到地方政府的手里,要租的话,只能问军区租,这个就没有办法了,军区那边,我没有熟人。”谭淑珍说。

        张晨点了点头,老谭说:“如果九堡不行,就要去富阳或者余杭和海宁了,杭城近郊,几百亩的土地,没人会舍得给你当物流基地。”

        “就是有,也不划算,杭城附近的土地,走招拍挂的话多贵,买了当物流基地,一百年也回不了本。”谭淑珍说,“还是等回去再找找关系吧,要是九堡的地能租,那是最划算的,现在那些市场的地,都是租的,都在等以后政策调整。”

        张晨说好。

        当天下午,张晨和当地政府签了物流基地的土地置换协议和拆迁协议,老谭这里,安排人第二天就进场,先对那些老旧厂房进行拆迁,还有沼泽地的填埋和探勘。

        签约仪式结束之后,老谭留在了二货这里,张晨和谭淑珍、小武一起回去杭城。

        还没有到杭城,张晨接到了柳青的电话,柳青和她说,台里面确定了,《一个人的油画史》就按第一集这么拍,希望张晨尽快去北京,马上开始拍第二集,台里准备年前就把这个系列推出来。

        张晨说好好,那我明天就过来。

        张晨挂断了电话,谭淑珍看着他不停地笑,张晨奇怪了,问:“你笑什么?”

        “你可真忙,是不是好久没有这么忙过了?”

        谭淑珍问,张晨说对啊,还真是。

        他想到了,忙完了柳青这里的事,回到杭城,就是春节,也就是“安迪·沃霍尔作品展”开幕的日子,这个春节,自己是没有办法停下来了。

        而过了春节,永城的影剧院又要开始拆了,剧团的人也都回来了,剧团的调整,自己哪怕不想去,谭淑珍也会拖着自己去。

        张晨和谭淑珍说:“剧团的事,你不要拖我下水,反正你永城有公司,你本来就要过去,你一个人全管如何?”

        “想得美!”谭淑珍说,开着车的小武大笑。

        张晨看了看谭淑珍,骂道:“谭淑珍,你讲不讲理,剧团改制,是你拉我下水的。”

        “少来。”谭淑珍说,“影剧院的拆迁计划谁提出来的?拉你下水的,不是我,是丁百苟。”

        “胡说,小武也在这里,你让小武说说,我是不是连丁百苟的面都不肯见,你拉我去见的,我要是连丁百苟都没有见,哪里来后面的这么多事,小武你说是不是?”张晨叫道。

        小武只是开着车,不停地笑,没说是,也没有说是,谭淑珍笑道:

        “好好,张晨,就算是我害了你,我是害人精,好了吗?没错,连你到永城,都是我拉你去帮我的忙,我承认是我害你的,好了吗?”

        张晨说:“本来就是。”

        “不过,张晨你想想,那剧团,老贵在那里,我本来就很多话不方便说,现在南南又去了,我更不方便多说了,还有一个徐建梅虎视眈眈呢,你让我到了剧团,能怎么办?”

        谭淑珍说着想起来了,骂道:“对了,南南去剧团,总是你在从中作梗吧,哼,我还没有找你算账!”

        张晨嘿嘿地笑着,他想想谭淑珍说的没错,要是剧团的事,全交给她一个人,还真的不太好弄。

        “晨哥,剧团的事,我也觉得还是要你多出面,剧团里的人都听你的,不管是老贵还是徐建梅他们,你的话比珍姐管用。”小武突然说道。

        “就是,你听到没有,小武都这么说了。”谭淑珍笑道。

        “好吧。”张晨叹了口气,“真是倒霉,我自己当年,好不容易才从剧团出来,怎么莫名其妙,自己又会跳进去了?”

        谭淑珍和小武大笑。

        “永城就是是非之地。”谭淑珍说,“我也正烦恼呢。”

        “怎么了?”张晨问。

        “还不是那个冯总,现在不仅是我越看他越不顺眼,下面的人也是,天天到我这里打小报告。”谭淑珍说,“特么的因为他姐夫的关系,我还不能直接开了他。”

        张晨想了一下,他说其实有办法的。

        “什么办法?”谭淑珍赶紧问。

        “你把他调离永城就是,他人离开了永城,和他姐夫之间的关系就自然而然中断了,他就作不了乱,而且这样,你还不会得罪他姐夫。”张晨说。

        谭淑珍点点头,她说:“办法倒是好办法,只是我集团里,一个萝卜一个坑,萝卜没有多的,坑也没有,没有适合他的位置。”

        “蠢,你不会因人设事啊?”张晨骂道。

        “什么意思?”谭淑珍问。

        “设立一个部门,给他一个虚职,听上去很好听,但没有实际权力,把他调过来,听着也是提拔了,但实际彻底削了他的权。”张晨说。

        “不错啊,张晨,你都会搞阴谋诡计这一套了。”谭淑珍笑道,“你是宫廷剧看多了吧?”

        “滚,我从来不看。”张晨说。

        谭淑珍想了一下,她说有了,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张晨问。

        “在永城和集团公司之间,还差一个杭城分公司。”谭淑珍说,“我调他来当杭城分公司的副总经理怎么样?听上去是不是被提拔了?”

        张晨说是,不过你这个杭城分公司,就他一个人?

        “哪里,我本来就想设了。”谭淑珍说,“现在我们的重点不是往下移了吗,杭城地区,本来就是我们的重点区域,设立这一个分公司,正好把整个杭城地区的项目都管起来。”

        “总经理呢?”张晨问,“你要是没有一个能力强的分公司总经理,别弄巧成拙,让他真的成了下面的婆婆。”

        “我把应莺调回来。”谭淑珍说,“现在像南京这种一线城市,已经不是我们的重点,把应莺放在南京可惜了,我想把她调回杭城,去当杭城分公司的总经理。”

        “这个可以。”张晨说,“应莺能压住他。”

        
    100个零基础学英语单词排行言情小说网好想弄坏你南书百城起点四大黄是那四本书将军,不可以!(限)最新章节免费电子书全本免费清欢渡(限)医生帮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