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 正文 1719 繁星满天
        凌晨三点多钟的时候,向南和老万小虎三个人,也从上海赶到了永城,冯老贵还在抢救室里抢救,没有出来,向南一听说这个情况,就瘫软在椅子上,痛哭起来,谭淑珍赶紧搂住了她,她自己的眼眶也红了。

        到了四点多钟的时候,冯老贵总算被从手术室推出来,送到了重症监护室,谭淑珍和向南跟了进去,丁百苟和张晨赶紧去边上的医生办公室,问医生,医生看看他们,然后摇了摇头,和他们说:

        “这位是张总吧?丁局长、张总,等会麻药过去,病人能醒过来就是万幸,大家都是熟人,我也不用藏着掖着了,就说大白话,你们还是准备后事吧,拖不长的。”

        张晨赶紧问:“现在马上送去杭城和上海,还来得及吗?”

        医生摘下自己的眼镜,哈了口气,然后用布擦起来,一边和他们说:

        “能做的手术,我们都已经做了,但病人的颅内都是血块,谁也没有办法,明白吗?长途颠簸,只会加速死亡,能不能活着到杭城都是问题,更别说上海,还是能通知的家属,尽快通知,让他们来告个别吧,就这个样子,在icu,可能还能维持一两天时间的生命体征。”

        话说得再清楚也不过了。

        丁百苟拍了拍张晨的肩膀,两个人走出医生的办公室,走去大厅里众人坐着的地方,那些哭泣的驾驶员的家属,已经移去殡仪馆,张晨看了看丁百苟,和大家说,你们先回去吧,老贵手术已经做完,最后怎么样,等白天医生们会珍以后再说。

        大家听张晨这么说,都松了口气,站起来走了,张晨让老万和小虎,送老谭和谭师母回去,然后去黄龙月亮湾大酒店住下,给自己也开个房间,他估计自己一两天是回不去了。

        张晨和丁百苟说:“我去重症监护室守着,光谭淑珍他们母女,肯定不行。”

        丁百苟点点头,和张晨说:“有什么情况,打我电话。”

        张晨说好。

        “走,我送你过去,我也看看老贵。”丁百苟说。

        两个人走过去,到了重症监护室门口,护士拦了出来,说什么也不让他们进去,丁百苟火了,吼道:“把你们院长叫来,看我们能不能进去!”

        隔壁办公室的医生听到动静,走了出来,见是他们,和护士说:“让他们进去。”

        护士扁了扁嘴,不过还是让他们进去了。

        病床上的冯老贵,插着管,还处于昏迷状态,谭淑珍和向南坐在床边,谭淑珍眼眶红红的,向南抱着谭淑珍,在轻轻地啜泣。

        张晨和丁百苟两个,盯着病床上的冯老贵看着,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张晨和丁百苟说:“你也回去吧,领导,我在这里。”

        丁百苟说好,他走过去,拍了拍谭淑珍和向南的肩膀,然后和张晨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张晨点点头,丁百苟走了。

        张晨到了病床的另外一边坐下,看着冯老贵,冯老贵的呼吸还算是均匀。

        张晨和谭淑珍、向南三个人坐着,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整个重症监护室里静悄悄的,只听得到监护着冯老贵的心电图、呼吸机和颅内压监测设备等,发出的轻微的滋滋声响,偶尔,还能听到值班护士收拾器具时,器具碰到白色的搪瓷盘,发出的一两声清脆的磕碰声。

        外面的天渐渐开始亮了起来,张晨松了口气,他觉得冯老贵挺过了晚上,就还有希望,不是人都只会在夜晚的时候才会走吗,现在夜晚已经过去,黎明就要到来。

        “爸爸,爸爸!”向南叫了起来,半蹲在病床前,握住了冯老贵的手。

        冯老贵紧皱着眉头,睁开眼睛,看到他们的时候,勉强地笑了一下。

        护士走过来看看说:“麻药过去了,让病人好好休息,不要说太多话。”

        张晨和谭淑珍赶紧点头,不过哪里忍得住,张晨叫着:“老贵,老贵,你怎么样?”

        冯老贵摇了摇头,向南又叫着爸爸,冯老贵看着她,艰难地说:“南南……你,你怎么来了……演,演出……比,比赛……”

        向南不停地摇着头,叫着:“爸爸你要好起来啊!”

        冯老贵微微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他又睁开眼睛,怔怔地看着谭淑珍,看了一会,声音微弱地说:“珍珍……”

        谭淑珍走近一步,腰弯下去,凑近了冯老贵,冯老贵断断续续地说:“……和南南……说……珍珍……和南南说……”

        谭淑珍摇了摇头,冯老贵还想说什么,却说不出了,眼睛闭了起来。

        护士又一次走过来,有些不耐烦地和他们说,让病人休息,你们留一个人在这里就可以了。

        谭淑珍和张晨说:“张晨,你去休息,我和南南在这里。”

        张晨看看手表,已经六点钟了,再看看冯老贵,眼睛闭着,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迷,好在呼吸还算均匀。

        张晨预计接下来的一天,对冯老贵来说,是难熬的一天,他和谭淑珍两个人,总有一个要陪在身边,听他还有什么要交待。

        张晨说好,“我去酒店打个盹,八点多钟再来换你们。”

        谭淑珍摇了摇头,她说,中午再过来吧,有什么事,我会打你电话的。

        张晨点了点头,走过去,摸了摸向南的头,和她说:“好好陪陪爸爸。”

        向南“嗯嗯”地点着头。

        张晨离开医院,开车到了黄龙月亮湾大酒店,老万他们已经给他开好房间,钥匙留在了总台。

        张晨上楼进了房间,人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连衣服也没有脱。

        张晨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钟,赶紧拿出手机看看,除了有一个小芳的未接电话外,并没有谭淑珍的电话,张晨吁了口气,看样子在自己睡着的时候,老贵还没有危险。

        张晨回过去电话,小芳说:“我已经到办公室了,谭大哥他们在路上,南南的爸爸怎么样了?”

        张晨叹了口气:“医生和我们说,挺不过去,就这一两天的事,我在酒店里,刚刚醒来,洗个澡就去换谭淑珍,她和向南在医院里。”

        小芳长叹了口气说:“好好,那你快去。”

        张晨匆匆地洗了个澡,下楼去医院,等他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十点多钟,白天的医院大厅人来人往的,热闹非凡,张晨朝重症监护室走去,到了门口,看到老谭和丁百苟站在这里,张晨透过玻璃朝里面看看,看到只有谭淑珍一个人坐在那里。

        张晨问:“向南呢?”

        “去上海了。”丁百苟怕张晨以为是他逼向南回去上海的,赶紧解释说:“你走之后,老贵又清醒过一次,他一定要向南回去上海,向南答应他了。”

        老谭叹了口气:“老贵也是演员,他怎么不知道演出的重要性,这要砸了,可不是南南一个人的事,是整个团,何况又刚拿了文华大奖,影响太大了。”

        张晨不想听他们说这些,问:“老贵怎么样?”

        “一下清醒一下糊涂的,我已经让司机去乡下,接他父母了。”丁百苟说。

        “我进去换谭淑珍。”张晨和丁百苟、老谭说,两个人都在他后背拍了拍。

        ……

        下午的时候,冯老贵的父母到了,两个老人在病房里,快哭晕过去,张晨让香香和她老公送他们去酒店休息。

        小武和老杨也从杭城赶了过来。

        外面的天一黑下来,冯老贵的病情就开始恶化,到了晚上七点多钟的时候,脑电图平直,医生宣布冯老贵已经脑死亡,到了八点多钟,自主呼吸停止,动脉压陡降,到了九点多钟的时候,冯老贵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医生宣布死亡时间是九点十八分。

        谭淑珍红着眼睛和张晨说:“南南现在还在台上。”

        张晨点了点头。

        张晨把谭淑珍先请了出去,他和小武帮助护工给冯老贵净身和换衣服,张晨做着这一切的时候,心里忍不住一阵酸楚,这他妈才隔了多少时间啊,自己就要再次经历这样的事情。

        衣服换好,红色的寿衣寿帽和被子穿好捆绑好,谭淑珍搀着冯老贵的妈妈,香香老公扶着冯老贵的爸爸进来,剧团里其他的人也涌了进来,重症监护室里面哭声一片。

        张晨走了出去,走到外面花园里,他抬头看看天上,今晚的天上繁星点点,三月的风吹在脸上,是和煦的。

        “老贵,老贵,你走好!”张晨在心里暗叫一声,眼睛模糊了。

        殡仪馆的车来了,把冯老贵拉去了殡仪馆,小武和香香老公他们七八个人挤到了一辆车上,也跟着殡仪馆的车走了,张晨和谭淑珍站在那里,不知道他们去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要干什么。

        老杨走过来和他们说:“走吧。”

        张晨问:“去哪里?”

        “殡仪馆啊。”老杨说。

        张晨糊涂了,问:“晚上还能去殡仪馆?”

        老杨更糊涂了,说:“不是都要去殡仪馆?”

        老杨和他们说了,张晨才知道,原来这里的殡仪馆和上海是不一样的,这里的殡仪馆里有灵堂,冯老贵的遗体会放在灵堂的冰柜里,亲友还需要守灵,一直守到火化的时候。

        张晨和谭淑珍、老杨上车,朝殡仪馆开去。

        7017k

        
    七猫免费小说疯读小说极速版下载免费安装桃运小村医尺度第二百七十九节 杀人不简单・2小时前更新新说好的禁欲系呢 姜凌青春禁地诡秘之主医生,给我开点药全文你知我情深(1V1.)甜,限值得熬夜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