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 正文 1798 你都不要我了
        张向北以为自己睡了很长的时间,其实也才睡了一个多小时,窗外天都还没有开始亮。

        张向北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吓了一跳,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看到郑新颖穿着睡衣,站在他的床前,张向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此才被从睡梦中惊醒的。

        张向北叫道:“我去,吓我一跳,郑新颖,有什么事吗?”

        郑新颖看着他问:“张向北,前面那个温州老板娘说的事情,可以吗?”

        说完,郑新颖咬着嘴唇,在等张向北的回答。

        张向北脑子还是一团浆糊,他被问糊涂了,说:“什么温州老板娘,什么事情?”

        “就我们吃晚饭的时候,那个老板娘说的,她说,她说我是你女朋友,可以吗?”郑新颖鼓足勇气,终于说了出来。

        张向北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他只是觉得自己这样光着身子坐在郑新颖面前不好,想下床去拿衣服穿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前面太困了,从卫生间出来就睡了,连内裤也没有穿。

        这一下尴尬了,张向北说:“郑新颖,你先出去,你到外面客厅去等我。”

        “那你先告诉我答案。”郑新颖说。

        张向北无奈,只能老老实实说:“我连裤子都没有穿,你先出去,我穿好衣服出来再说。”

        郑新颖转身走了出去,张向北赶紧下床,找出衣裤穿了起来,都穿好后,这才走出去。

        郑新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他,脸色苍白,心里已经冷了一大半,不用张向北回答,她似乎已经知道了答案,如果张向北愿意,就不会把自己从房间里赶出来了。

        张向北一边走一边用手挠着头,觉得自己面临了一个难题,坐下来后,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看着郑新颖嘻嘻地笑着。

        “我还以为我睡了很长的时间,结果才一个多小时。”张向北没话找话,“你没有睡?”

        郑新颖摇了摇头,她这时候也有些冷静下来了,她问:“你不愿意,对吗,张向北?”

        张向北说:“我从来没有想过。”

        “那现在想。”

        “不用想了。”张向北说,“郑新颖,我们还是继续当好朋友,好吗?”

        “是因为向南?”郑新颖问。

        张向北没有回答,他的脑子里浮现出了在浦东机场,和向南拥抱的情景,这样想着的时候,那种酸酸的感觉又回来了。

        “是吗,张向北?”郑新颖不依不饶,继续问。

        张向北说:“是。”

        “可是向南,她理你了吗?”郑新颖问。

        张向北摇了摇头,他说:“我不知道,但要是我需要一个女朋友,肯定是她,我不会有其他的考虑。”

        “好吧,我知道了。”郑新颖点了点头。

        两个人沉默着坐了一会,张向北说:“那我去睡了?”

        郑新颖“嗯”了一声。

        张向北站了起来,和郑新颖说:“你也睡吧。”

        郑新颖坐着没有吭声,张向北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张向北再醒来的时候,一下子还不敢睁开眼睛,他担心睁开眼睛,看到郑新颖又站在自己的床前,他竖起耳朵静听了一会,四周一点动静也没有,这才睁开眼睛。

        床前没人,张向北轻轻地吁了口气。

        张向北穿好衣服去了卫生间,洗漱完毕之后走出去,客厅里空无一人,张向北伸头看看郑新颖的房间,门关着。

        张向北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他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钟,冰箱里没有什么食物了,他们必须要么去超市采购,要么就去外面吃饭。

        张向北坐着又等了十几分钟,站起来,走到郑新颖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叫道:

        “郑新颖,起来了,我们出去吃饭。”

        房间里静悄悄的,张向北把门敲得更响了,停了一会,房间里还是没有动静,张向北试着推了推门,门开了,房间里窗帘已经拉开,光线明亮,张向北看了看床上,床铺整理得整整齐齐,床上没人。

        房间里的卫生间门开着,张向北叫着“郑新颖,郑新颖”,走过去看看,里面也没有人,张向北退了出去,走去对面的书房看看,也没有人。

        张向北走回沙发坐下,拿起手机,拨通了郑新颖的电话,电话响着,一直没有人接,直到传来急促的“嘟嘟”的声音。

        张向北再拨,电话又响了好久,终于被接起来,里面传来了郑新颖闷闷的声音:“喂……”

        “郑新颖,你上哪去了?”张向北问。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郑新颖说:“我回波士顿去了。”

        “你怎么走了?”张向北急问,“我还说叫你一起出去吃饭。”

        “我还留着干嘛?”郑新颖在电话里叹了口气,接着说:“张向北,谢谢你!”

        “郑新颖,你已经上车了吗?”张向北问。

        郑新颖“嗯”了一声。

        “你现在回去波士顿,一个人不是没有什么事情吗?”张向北说,电话那边沉默着。

        张向北继续说:“郑新颖,你让司机找个地方给你停下,我开车过来接你。”

        “你还来接我干嘛?”郑新颖在电话里失声哭了起来,“张向北,你都已经不要我了,你还来接我干嘛?”

        ……

        张晨他们在郴州待了两天,回去杭城,寻找刘立杆的任务,只能交给徐总和马总了。

        张晨心里有些不甘,要不是他必须回去,他还想在这里再找几天,但时间不允许了。

        永城中心已经建成,永城婺剧团也已经搬到了永城中心里,后天,永城市政府出面,要举行一个规模盛大的永城中心开业仪式,张晨本来的意思是谭淑珍去参加就可以了,但孙晋给他打了很多电话,和他说,老同学,这个仪式你一定要来。

        “你要是不来,我书记和市长那里都没有办法交待。”孙晋说,“永城中心的开业,可不是一家酒店或一家超市开业那么简单,而是我们永城文化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你要是不来,老同学,别怪我不客气。”

        “怎么,又要和我翻脸?”张晨笑着问。

        “对,没二话。怎么样?”

        “你这么威逼,我敢不来吗?”张晨说。

        孙晋笑道:“你知道就好。”

        永城中心的落成,不仅永城婺剧团有了自己的演出场地、办公和排练场地,也让永城终于有了永城人民盼望已久的,和杭城一样的豪华影城,特别是,这还标志着永城婺剧团和永城影剧院的改制成功,所以孙晋说,这是永城文化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也没有错。

        张晨急着要赶回杭城,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在杭城动感地带楼上的半亩田大酒店的装修已经开始,虽然有全套的设计图纸,但张晨还是需要把自己的想法和要求,和装修公司沟通,张晨设计的时候,脑子里是有完整的场景的,但施工队并没有。

        张晨需要把自己的想法,从一开始就灌输给他们。

        动感地带的大楼主体工程已经建成,下面市场的装修和楼上酒店、办公楼的装修同步展开,而且都很赶工期,张晨要去现场盯着。

        张晨和小武、吴朝晖,与张绍文和徐总他们告别,独自踏上了回杭城的路,三个人都有些沮丧,小武和吴朝晖说,你们的快递员要是发现了杆子,不要打扰他,通知我,我带人来把他绑回去。

        吴朝晖说好,我等会交待下去,这王八蛋,还真的是要给他一点苦头吃吃,这么大的人了,比一个小孩子还要幼稚。

        张晨听着吴朝晖的话,心里一阵的苦笑,是啊,连向南现在都比刘立杆成熟了,这个家伙,还是这么的不靠谱。

        三个人在杭城都很忙,路上还是没有停,轮换着开,到了第二天的上午,就回到了杭城,他们先到产业园区,小武和吴朝晖开车走了,张晨去小芳那里报了个到,也开车出去,他要先去动感地带,然后去求是书院。

        张晨走进谭淑珍办公室的时候,谭淑珍抬头看了看他,问:

        “这几天你去哪里了,孙晋到处在找你?”

        “还找我干嘛,我不是已经答应了明天去永城吗。”张晨说。

        “明天安排了你讲话,孙晋的意思,是你的讲话稿要先发给她审核一下。”谭淑珍笑道,“她知道你是大牌,直接和你说,你一下子很难接受,就到我这里打迂回了。”

        “我去,我自己的大楼落成,我就是上去讲个话,讲什么,也不需要他们批准吧?”张晨骂道。

        “谁让你这张臭嘴,已经出了名,明天到场的,不仅有永城的四套班子,杭城这里也有人过去,体谅一下,你逞一时之快,万一惹了祸,人家孙晋丢的,可能就是乌纱帽。”谭淑珍说。

        “那不用我去就可以了,她还一定要我去。”张晨叫道。

        “不去也不行,你是吉祥物。”

        谭淑珍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了两页A4纸,递给张晨,张晨问:“这是什么?”

        “你明天的讲话稿,我让孙晋,直接让她秘书帮你写了,你背熟就是。”谭淑珍笑道。

        “不要。”张晨说。

        谭淑珍站起来,走过来把讲稿朝张晨手里塞,哄着他说:

        “哎呀,你就委屈一下,就当明天是上台跑个龙套,可以吗,只要把场面撑过去就可以了,不看僧面,也看看南南他们这段时间没日没夜地筹备,辛苦了,让永城中心顺顺利利地开张就可以了。”

        张晨叹了口气说:“好吧,真是麻烦。”

        谭淑珍走回自己的位子,坐了下来,看着张晨说,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这几天去哪里了吧?

        “我去找杆子了。”张晨说。

        谭淑珍一怔:“他有消息了?”

        张晨点点头,把老乔给自己打电话,以及他和小武、吴朝晖三个人去郴州找刘立杆的过程,和谭淑珍说了,谭淑珍刚听到说刘立杆在郴州,脸上就生动起来,但听到后来,又黯然了。

        张晨看着于心不忍,他和谭淑珍说:“你放心,现在大的方向有了,吴朝晖会盯着的,我想,要不了多久,杆子就可以找到了。”

        谭淑珍眼里噙着泪花,她说:

        “我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他爱回不回,张晨,我和你说,我心里就是想着,想给南南一个完整的家,你知道吗,南南从小到大,想起来,都没有过一个正常的家。”

        
    好想吃掉你无删除全文大叔我好疼小说肥肉 小说男女主学霸文带肉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这么写小说她又软又甜全文阅读29诸天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