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腹黑千金甜爆了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哪里惯坏了
        厉晨的面色也跟着冷了下来:“凌锦绣,你是不是对墨寒做了什么?”

        “笑话!墨寒是我的亲弟弟,我会对他做什么?他是因为受伤太重,伤到了大脑才导致失忆的,已经三年了,他什么都没想起来,这就是天意,你以后也不要再来找他了。”

        凌锦绣语带警告的说完,冷哼了一声,就转身回到了车里。

        刚刚她在车里正准备开车的时候,就看见了厉晨和凌墨寒。    她等到凌墨寒走了,才下车来和厉晨说这些话。    这厉晨倒是挺有毅力的,三年来凌墨寒都没记起他,他却逮着机会就往凌墨寒身边凑。

        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凌墨寒根本不会记起他们这群人。

        想到这里,凌锦绣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驱车离开了。

        ……    车厢内。

        凌墨寒靠着椅背微瞌着眸子小憩了片刻,倏的睁开眼,问司机:“这是厉晨这个月第几次到公司门口堵我了?”

        “……十几次了吧。”司机其实也记不太清了,只能十分小心的给一个模糊的回答。  凌墨寒听了他的话,也没有多说。

        直到汽车在厉家老宅门口停了下来,司机才出声提醒凌墨寒:“少爷,到了。”

        车一停稳,就有守门的保镖过来,替凌墨寒打开了车门。

        凌墨寒才走到大厅门口,就听见了小孩子连环炮似的说话声。

        “你这个……不对……我大城堡……”小女孩奶声奶气的声音精神气十足。  凌墨寒走进大厅,就看见思默那个小肉—球坐在地上,边上围了一圈佣人跟着她一起塔城堡。    她嘴里还叽叽咕咕的说着什么,语速太快了,边上的佣人都是一脸懵逼,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这时,苏如雪端着水果走了过来:“思默,起来吃水果。”    思默低头专心的搭自己的城堡,吐字清晰的说了两个字:“我不想吃。”

        苏如雪面色不郁,指着思默面前的城堡,吩咐佣人:“把这些东西收了。”

        她说完,就蹲下去将思默抱了起来,放到了沙发上。

        思默还要跑,苏如雪面色一沉:“坐下!”

        思默被苏如雪的吓住,圆嫩—嫩的小脸一僵,眼圈一下子就红了,瘪着嘴抱起双臂,将头扭向一边:“哼!”    这一扭头,她就看见了凌墨寒。

        看见凌墨寒的时候,她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眼里的泪花在闪,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小短腿在沙发上边上晃荡了两下,利落的翻身扭着身子从沙发下来,朝凌墨寒跑过去:“李凌寒!”    思默刚过完三岁生日没多久,语言能力算是同龄孩子当中好一点的,但是她念凌墨寒的名字的时候,总是念不准音。

        凌墨寒面上的神情依旧淡淡的,但是他如墨的眸子里还是闪过了一丝暖意。

        他屈膝蹲下去,张开手臂接住朝他飞奔过来的小软球。

        思默搂住他的脖子,习惯性的伸着小肉手去玩他的头发。

        从小就这样,每次他一抱她,她就抓他头发,但她不会特别用力,就是觉得抓着好玩。

        苏如雪刚刚没注意到凌墨寒,现在看着凌墨寒抱着思默走过来了,这才反应过来,叫了一声:“墨寒,回来了。”

        凌墨寒的扫了她一眼,目光淡漠,和平常看下属看陌生人的目光没两样。

        他径直抱着思默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让她面对着他坐在他的腿上,沉着眼,语气严肃的教导她:“叫爸爸。”

        思默也学着他的样子,认认真真的叫了一声:“爸爸。”

        “嗯。”凌墨寒应了一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下一刻,思默又叫了一声:“李墨寒!”  她的眼眶还有点红,小小的一团坐在他腿上,笑得得意极了。

        凌墨寒感觉自己的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却又像什么都没有。

        思默见凌墨寒一直盯着她看,以为凌墨寒生气了,就扒拉着他的手,无比利落的从他腿上滑下去溜走了。

        凌墨寒怕她摔到,她从他腿上滑下去的时候,他还伸手扶了她一下。

        小孩子哪里会注意到这些细节,思默一落地,就飞快的跑远了。

        有两个佣人,十分自觉的跟了上去。    凌墨寒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一直到思默的身影消失,才收回视线  。    那个小肉—球每次都这样,每次一惹到他了,就迅速的溜走找个自以为隐蔽的地方藏起来。

        苏如雪将凌墨寒的一系列反应看在眼里,面色有些难看。  但很快,她的面色又恢复如常,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自然温和:“墨寒,你吃饭了吗?”

        凌墨寒并没有给她好脸色,低沉的嗓音带着一股疏离的冷意:“既然你不懂得怎么照顾孩子,就不要再来老宅找思默。”苏如雪没想到凌墨寒一开口就是说这个事,面色骤变:“什么意思?”

        “这么简单的话都听不懂,思默就不能交给你的照顾了。”

        凌墨寒微微蹙眉,嗓音也更冷了。

        他的耐心在一点点的消失。

        “不管怎么说,我都是是你的未婚妻,  是思默的亲生母亲,你怎么这样对我说话!”苏如雪被他激怒,音量拔高,没有了一点平时冷静优雅的样子。

        她受够了,都三年过去了。    就算是块冰,也该捂化了可是凌墨寒却像块石头似的,对她的态度还是一点改变都没有。

        “第一,未婚妻的事,是凌锦绣说的,与我无关。第二,如果你不是思默的亲生母亲,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和我说话吗?”

        凌墨寒的语气冷酷到近乎残忍。

        苏如雪白着一张脸,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拿起包就起身出去了。

        她刚走到大门口,就和进门的凌锦绣的撞了个正着。

        凌锦绣连忙拦住她:“如雪?你这是去哪儿?这么晚了就住下吧。”

        苏如雪朝谨慎的朝里面看了一眼,就拉着凌墨寒往大门外的一个没人的角落走去。

        昏黄的路灯下,凌锦绣看见苏如雪泛红的眼眶,面色微变:“发生什么事了?”

        “锦绣,我真的有点受不了凌墨寒了,他简直就是块石头……”

        苏如雪就将刚刚凌墨寒的话,转述给了凌锦绣。

        凌锦绣沉吟着,没有说话。

        苏如雪十分压抑的呼了一口气:“当年你就不应该把思默带回来,凌墨寒对她都比对我好!”

        “别这么说,思默是墨寒的亲生女儿。”在凌锦绣的心里,血缘亲情很重要。

        凌墨寒不记得以前的事,凌锦绣以为她告诉凌墨寒,苏如雪是思默的亲生母亲之后,凌墨寒至少会对苏如雪有点特别的感觉。    但没想到,凌墨寒对思默倒是不错,但对苏如雪却仍是这么冷淡。

        三年来,一点变化都没有。

        正因为如此,凌锦绣才会故意向媒体放出消息,说苏如雪是凌墨寒的未婚妻。

        苏如雪虽然不满凌墨寒的这个说法,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有些疲倦的说道:“我今天有点累了,我先回去了。”

        “我让司机送你回去,我会想办法的。”凌锦绣说着,伸手拍了拍苏如雪的肩膀。

        ……

        送走了苏如雪,凌锦绣才进去。

        凌墨寒正在吃晚餐,他旁边放了一个儿童餐椅,思默正抱着一个粉蓝色的小碗吃水果。

        她眼尖的看见凌锦绣走了进来,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姑姑~”

        “默默在吃果果呀~”凌锦绣笑着走了过去。

        思默伸手拿着叉子,叉了一块西瓜递到凌锦绣跟前:“姑姑吃。”

        凌锦绣看着碗里被思默默叉着稀烂的水果,也不知道涂了多少口水,凌锦绣有些犹豫。

        她笑着握住思默的小胖手,将水果往思默的嘴边递过去:“默默自己吃,吃多多,长漂亮。”

        一旁的凌墨寒听见凌锦绣的话,转头朝她看了一眼,低低的出声道:“默默,给爸爸吃一块苹果。”

        思默听见凌墨寒的话,眼睛一亮,将西瓜往自己嘴里一塞,准确的找到一块苹果叉起来递到了凌墨寒的唇边。

        凌墨寒张嘴吃了下去:“剩下的自己吃掉。”

        思默像是得到了能鼓励了一般,直接丢掉叉子用手抓。

        凌锦绣想要出声制止,却被凌墨寒打断:“你还没吃饭吧?”

        “还没。”    凌墨寒漫不经心的说道:“那就去吃吧,  不用管思默。”

        凌锦绣刚进餐厅的时候,就有佣人已经拿出了餐具放到凌墨寒的对面。

        思默三两下将碗里的水果吃完,就扯着凌墨寒的衣袖,将碗举得高高的:“爸爸我吃完了。”

        她嘴里的东西还没有吃完,本来就肉嘟嘟的脸鼓得更圆了。

        凌墨寒看着觉得有趣,就伸手去捏她的脸。

        “哎呀,干什么……”  思默伸手去拍凌墨寒的手。

        凌墨寒收回手,就有佣人拿了纸巾要给思默擦嘴角的果汁。

        思默不是很合作,而是朝凌墨寒伸出双手,想要凌墨寒将她从儿童餐椅里面抱出来。

        “我来。”凌墨寒从佣人手里接过纸巾,帮思默擦了嘴角,将她抱出来放到腿上:“坐好。”

        思默难得听话的乖乖坐好,  也不乱动。

        凌墨寒继续吃饭。

        对面的凌锦绣看着这父女俩的互动,面色有些复杂的说:“你也别太宠她了,孩子小,别惯坏了。”

        思默正好奇的研究凌墨寒的喉咙,凌墨寒吃饭的时候,喉咙就会动,思默奇的伸手去摸。

        凌墨寒握住她作乱的手,警告的垂眸看了她一眼,思默连忙乖乖的靠在他怀里不出声了。

        随后,凌墨寒抬眼看向凌锦绣,语气淡漠:“哪里惯坏了?”

        
    全职艺术家 我最白临渊行 宅猪好看的小说推荐好看的重生小说推荐小说完结榜排行杨家后宅(全)冬儿梅雨(兄妹骨科)二原蛋白乖,我低头,免费阅读久爱小说网txt父亲姚大旺女儿姚尧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