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我的巫师学院 > 正文 第十八章 阿尔贝
        跟着赵文涵和朱芷墨两人走进会议室,陈乐山还没有做好任何心理准备,比菜市场都要更为嘈杂的声浪就直接席卷了他的耳朵与大脑。

        “恕我直言,我们是在做无用功!没有人能打破一个已成型的‘降临领域’,就算是那一位也办不到!”

        “不如我们换个话题,先说说在没有任何警示的情况下,让亡者之国对于现实世界的渗透严重到这个地步,观测局那帮瞎子应该怎么处置?反正你们也没得救了。”

        “如果我是你,看到整座城市的魔力模拟模型的那瞬间,我就会开始拿笔写遗嘱。”

        “也许可以暂时完全开放世界树的权限,让它帮忙写几十万份的遗言......”

        至少有十个不同的人在同时说话,有的语气激昂,有的则冷的像具尸体。

        每个人表达的观点都有一定的出入,不过在最核心的要点上,可以算得上是完全一致。

        意思很明确,只有一句话。

        你,你们,还有城市里那几十万茫然无知的麻瓜们,死定了。

        “静一静,静一静!不要这么无情嘛!”

        终于,带着一股子酒气的副校长发话了,在墙壁的巨大光幕上,位于左下角的窗口中多出一张乍看起来有些滑稽的人脸来。

        都柏林第一魔法学院的副校长阿尔贝算是巫师世界里少有的传奇人物。

        虽然当年入学时他只拿到了B级的评级,并且还被当时的副校长萨沃科先生认为永远都不可能毕业。

        但,自那以后仅仅三十年,他就成为了都柏林第一魔法学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正职教授。

        专业是神代占卜术与黑巫术,在如何用魔法杀人方面有着最高级别的造诣,同时也是现如今都柏林魔法执勤局的一号人物。

        “我请你们聚在一起不是要你们想着法的说冷笑话的,现在都看过来,看着我的嘴型,看清楚来。”

        副校长阿尔贝拿起酒瓶再喝了一大口,然后冷下脸说道。

        “闭上嘴巴,解决我给你们的任务,或者今天晚上等着执勤局拜访解决你们家属对于财产分配存有的争议。”

        “阿尔贝,我想你应该还没有醉到忘了我们都是学院的终身正职教授吧?”

        一会儿的沉默后,终于,有人出来回应了一句。

        “你们还有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如果最后的结果不能让我满意,那么卡提斯,你会是第一个。”

        副校长阿尔贝重重的打了个嗝。

        “世界树,再把魔力模拟模型放出来给我看一下。”

        “有没有人对神代历史比较有了解的?或许我们可以从这方面着手?”

        “恕我直言,弄清楚了那位该死的神代君主的身份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能对抗他!”

        一刹那的寂静之后,会议室内很快又热烈了起来。

        直到这时,仿佛独立于这片狭小空间之外的陈乐山、朱芷墨三人才醒过神来,彼此对视一眼,都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你就是陈乐山?”

        正准备伸手示意自己就是当前都柏林神代历史学唯一的一位正职教授的汉弗莱有所感觉的望了过来。

        “是。”

        还是头一回经历这种场面,陈乐山有些不适应的怯怯的点了点头。

        而后,之前还喧闹无比的会议室内,瞬间就变得一片死寂。

        光幕上显示的所有人都将目光视线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我的天,这难道就是那个家伙?”

        “他看起来好普通,是不是找错人了?”

        “他连眼睛都没戴,你真的觉得他的魔法天赋能好到哪去?”

        很快,十数位德高望重,才华横溢的老头子教授们就开始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如果一个人的天赋是由外貌决定的,那你们没有一个人有资格出现在这间会议室里,明白吗?”

        副校长阿尔贝再次出来镇场子。

        “欢迎来到巫师世界,可能和你想象的有点不太一样,但这就是现实。”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之后,副校长阿尔贝看着陈乐山,难得的给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呃......那个,请问一下,你们现在是在讨论什么?”

        还不明白副校长的态度意味着什么,陈乐山眨巴眨巴眼睛,有些好奇的问道。

        虽然除了众人讨论的事情以外,他还很好奇,为什么一帮长着外国人模样的人中文都这么好,但考虑到巫师和魔法所代表的意义后,他很明智的没有选择问这个问题。

        “简单来说,你现在所处的城市正面临着一场灾难,很有可能,绝大多数人都没办法幸免于难,而我们现在正在想办法,让更有价值的少数人活下去。”

        副校长阿尔贝再喝了口酒,说道。

        “灾难,是指旧日领主吗?还有你说少数人,是指很少一部分吗?”

        看了眼身旁一言不发的朱芷墨和赵文涵,陈乐山忽然感觉有些不妙。

        原先他一直以为,事态还在巫师们的控制之中,就算旧日领主没那么好对付,也不至于要放弃一整座城市。

        但似乎并不如此。

        “如果已经有一位神代君主复苏了的话,我们不能保证要面对的敌人里会不会有一个完全应付不了的怪物,至于说少数,我可以给你一个很精确的数字,三百人。”

        仿佛自己只是在说某颗树桩下的蚂蚁一窝的命运,副校长阿尔贝冷静到几乎让人感觉到有些冷血的程度。

        “......三百人,都包括谁?”

        陈乐山难以置信的看着光幕中阿尔贝的脸,下意识的问道。

        “老实说三百人连带上所有巫师都不够,但如果你有要求的话,我们可以给你几个名额,安排熟人或者好朋友,但没办法包括她们的家属,因为情况比你想的还要窘迫。”

        仿佛是因为陈乐山的话联想到了什么,副校长阿尔贝说道。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说,真的没有办法救下别人了?”

        才刚刚做好准备要与现实世界挥手告别,然后投身魔法学院的陈乐山怎么也想不到,这他妈竟然是永别。

        “如果你要一个确定以及肯定的答复的话,是的,没错。”

        副校长阿尔贝几乎想也不想就说道。

        “我们无能为力,甚至可能连三百人的生命都保障不了。”
    媳妇㓜交txt晚上适宜看的小说顶点小说网想你想疯了全文阅读王府宠妾36不可描述米读小说官网在线阅读小说下载网哪个小说网站适合新人发展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