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逆行诸天的剑客 > 正文 第一章 此夜无月
        “殿下,有人挡路。”

        夜幕下,旷远的荒野,有人如是说道。

        “问问他的来意,见机行事。”

        华贵马车中传出一道温婉的声音,可却听不出有几分养尊处优的架势。

        “是。”

        侍卫统领骑着马,朝着车队之前挡路的那位白衣人而去。

        “伞。”

        车队前端的一辆简陋马车上,少年忽然出声。

        一旁立着的黑瘦小姑娘默默将背后的黑伞递给了少年。

        少年并不是什么强者,但从某些角度来说,他又是很强的强者。

        他有预感,挡在车队之前的那个人,很危险。

        侍卫统领双眼微眯,遥遥望向那少年,但却未曾言声,而是转过头继续前行。

        车队末尾,侍卫对最后的那辆马车问道。

        “吕…”

        “莫慌。”

        马车中传出一道苍老的声线,除此二字之外,再无其他嘱咐。

        侍卫统领终于行到了车队之前,他借着星光,终于看清了那人的样貌。

        一袭白衣,腰挂朱红葫芦,气度潇洒,说是贵公子,却没有那种隐约可察的贵气,说是书生,却又少了几分孱弱之感。

        “先生,请您让开。”

        侍卫统领一手握紧缰绳,另一手已经朝刀柄靠拢了。

        白衣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解下了腰间的葫芦,敲了敲,传出了清脆的响声。

        “水?”

        侍卫统领开口问道,白衣男子点了点头,但依旧没有说话。

        很快便有侍卫给白衣男子送来了一壶水,但那人只是打开塞子闻了闻,却摇了摇头。

        统领沉默良久,思忖片刻,这才对身旁的下属吩咐了几句。

        “去向那群草原人借一壶酒。”

        说完,统领再度看向白衣男子,却发现他的神情依旧有些……迷茫?

        “他是个哑巴?”

        黑瘦小姑娘对着身旁的少年问道。

        “不像,他更像是听不懂唐人的话。”

        少年忽然放下伞,他笑了笑,露出了一个小酒窝。

        不知怎的,那种危险的感觉消失了,白衣男子如今给他的感觉,更像是一个迷路且不通语言的可怜人。

        “酒。”

        侍卫统领将酒囊递给白衣男子,男子这次又闻了闻,终于点了点头。

        “殿下,这位先生似乎来自远方,我大唐乃是泱泱大国,理应欢迎天下之客,不如让这位先生随我们一同去长安吧。”

        侍卫统领思忖片刻,这才甩动缰绳,去往马车之侧,对着车里的贵人问道。

        “可。”

        马车中再次传出一道声音,可那声线似乎与此前略有不同。

        侍卫统领怔了怔,回到白衣男子身前,连说带比划地解释着他的用意。

        “这统领真是个好心人。”

        黑瘦姑娘笑着说道。

        “他只是怕泄露了某人的行踪,那白衣人敢独自夜行,定然有我们不知道的本事。

        他们不敢贸然打探那人的底细,这才会让他与我们同行。

        不过,这未必是好事,若是这人真是冲着她来的,放走与留下没什么区别。”

        少年侃侃而谈,只是神色却愈发冷漠。

        ……

        车队在一片开阔的地方停了下来。

        夜幕已经笼罩了整个世界,荒野中架起了一座又一座帐篷,在星光映衬下,如同一枚枚白色的棋子,落子人间。

        白衣男子独自坐在距离营帐很远的一块大石上,他一边饮酒,一边仰望天空。

        “你似乎不怕黑夜?”

        老人忽然出现在白衣男子的身后,可白衣人却未曾回头,只是有些奇怪地自天东看向天西。

        “此夜无月。”

        陈玄低声呢喃。

        老人愣了愣,他听见了那人说的每一个字,但他却一个字都听不懂。

        这不是唐人的语言,也不似大月国或是大河国,就像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

        如果那个脸上生着雀斑的少年在此,定然会惊讶莫名。

        因为这个世界,只有他可以听懂陈玄的话,而且他知道,这个世界的所有人,从来不会觉得夜空少了什么。

        永夜无月,世人敬畏黑夜。

        “你是修士?对吗?”

        老人如是问道,虽然他也没指望陈玄能够回答。

        “修士?”

        陈玄忽然回头,用一种奇怪的语调重复着这两个字。

        老人一指朝着陈玄点去,陈玄不躲不闪不动作,只是静静地看向老人双眸。

        他看见了一座雪山,一座充满气机的雪山。

        老人的手指停滞在陈玄眉心一寸处,直觉告诉他,最好不要继续下去。

        “修士。”

        陈玄再次重复了这两个字,这一次,无论是发音还是语调,都与正宗的长安人无异。

        老人颇含深意地看了陈玄一眼,身形兀地一闪,消失在夜色之中。

        “殿下,若是老朽没猜错,他应当是一位天下行走。”

        老人进入了营帐正中的那一座帐篷,对着坐在主位的女子说道。

        “书院?像又不像。”

        “魔宗?定然不是。”

        “悬空寺就更不是了。”

        “知守观。”

        婢女打扮的女子正坐在主位,眉头微蹙,猜测着陈玄的身份。

        最终,两人断定陈玄来自知守观。

        “西陵神殿与大唐向来不合,此时派出一位天下行走至此处,难不成是冲着大唐来的?”

        名为吕轻臣的老人,虽出身昊天道,但却是大唐的簇拥者。

        “知守观是知守观,西陵神殿是西陵神殿,何况我弟弟……”

        女子言尽于此。

        老人默默退出营帐,他们都知道那样做是与虎谋皮,这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可有的选总比没得选要好。

        陈玄在夜幕之下静坐一整晚,他并没有吐纳修行,只是怔怔地望向那片天空。

        他有预感,第六颗定海珠定然在那天幕之后。

        ……

        翌日清晨,黑瘦姑娘提着水桶出了帐子,她要去往营帐百丈外的一个小湖泊取水。

        陈玄忽然看向那个黑瘦姑娘,整座营帐,哪怕是那少年都有着不同的气机波动。

        唯独这个黑瘦少女,体内气机似有似无,或者说,难以窥探到她气机究竟如何。

        少年忽然走出帐外,他立在原地,静静地看着黑瘦姑娘的背影,顺着那条路径,他看见了陈玄。

        陈玄笑了笑,起身拍了拍衣衫上的灰尘,朝着营帐走去。

        onclick="hui"

        
    小说完结榜排行杨家后宅(全)冬儿梅雨(兄妹骨科)二原蛋白乖,我低头,免费阅读小说哪个网站最好师兄不可以(限)一上到底总裁小说下载番茄小说免费赚钱大叔我会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