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逆行诸天的剑客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另一个祂
        书院后山,两人立在一线飞瀑之侧。

        “我想,或许是时候了。”

        夫子提着酒壶饮了一口,抬起头望向天空。

        “这或许并不是一个好时候。”

        陈玄看着那座雄伟的长安城,轻轻摇头。

        “我等了一千多年,等了太久了,也看见了太多故人逝去,我想了想,人间是很好,可我总不能永远赖着不走吧。”

        夫子用手背抹了抹嘴角,笑了笑,连带着下巴的胡须也跟着颤动起来。

        “我一直很好奇,你如何能够快过昊天?”

        陈玄望着立在几丈外眺望远方的李慢慢,这才转头看着夫子。

        “人间怎么可能会有人快过昊天?我只不过是把自己融进了人间,这样一来,人间处处是我,但又处处无我,祂如何能寻见?”

        夫子得意地扬起了眉毛。

        “既然如此,你又怎么能引祂来到人间?

        你知道的,我说的不是桑桑。”

        陈玄低头望向深不见底的悬崖,想了想,就在崖边坐下,伸出手掌从左向右一抹,便抹去了那一片云海。

        “我一直很好奇,既然你本就不属于此处,又为何要做这些事?甚至不惜忤逆昊天?”

        夫子不但没有回答陈玄的问题,竟是反客为主,向陈玄发问。

        “我要找一样东西,这东西对我很重要。

        况且,逆天这种事,我也不是第一回做了。”

        陈玄低下头,缓缓翻开手掌,一团微小的云雾在他掌中聚而又散。

        “初见你时,你较轲浩然还略逊一筹,如今却已与我相差仿佛,既是这般,我也能放心地去见祂了。”

        夫子看了看崖上的那座山洞,缅怀一阵,最后只是洒脱一笑。

        夫子一步迈过崖边,消失不见。

        李慢慢的眼神有些悲伤,但他依旧对着陈玄点了点头,这才一步去向千里之外。

        “真是洒脱啊。”

        陈玄望着夫子离去的背影,感慨万千。

        ……

        “唉。”

        夫子披上了那件黑色大氅,荒原之上漫天风雪,他老人家的身子骨,还真经得起吹。

        “老师?”

        李慢慢慢慢地跟在夫子身后,慢慢地张开嘴,慢慢地发声。

        “你说为什么宁缺当年会捡到桑桑呢?

        你说问什么宁缺又会成为我的弟子呢?

        你说为什么昊天就不能喜欢吃羊肉呢?”

        夫子有些恼怒地挥袖,于是风雪停滞空中,每一片雪花都不敢动弹。

        李慢慢哑然失笑,他还以为老师当真是那样的洒脱,如今看来,这才是老师真实的样子。

        “听君陌说,桑桑的记性很好,比世间任何一个人都要好。

        我想,兴许祂在最开始就算好了一切。”

        李慢慢苦笑着说道。

        “是啊,祂是天,世间哪有天算不到的事。

        不,有,还不止一个。”

        夫子忽然开怀了,他仰起头,大笑不已。

        风雪再度喧嚣。

        这是昊天的世界,可以有人创造自己的规则,但没有人能无视昊天的规则。

        当然,夫子除外。

        “也不知他们如何了?”

        李慢慢拍了拍沾在肩头的几片雪花,望向那一片雪白的世界。

        他们自然指的不是一个人,但也不是两个人,而是两个人和一个……神?

        “没想到,我这个老头子居然有一天会为一个人的婚事操心。”

        夫子叹了口气,无奈地继续前行。

        “小师弟若是选了另一位,那么桑桑……会不会再次觉醒?”

        李慢慢忧心忡忡地将一绺鬓发捋到脑后。

        “这便是你我此行的目的……”

        夫子再次叹了口气,消失在风雪之中。

        ……

        宁缺与桑桑偷偷逃出唐军大营,来到墨池苑驻地。

        他们要跟随墨池苑一道进入荒原。

        作为交换,若是墨池苑遇到麻烦,宁缺必须以书院的身份作为最后的庇护。

        营帐的帘子被掀开了。

        “师姐在帐中等着你们呢。”

        这是一位穿着藕色长裙的少女,大约是惧寒的缘故,脸畔颈上围着一圈毛茸茸的围巾,配着清稚的面容,乌溜溜灵动的大眼睛,显得格外可爱。

        事实上,那一日宁缺用弓箭指着的,便是她。

        “我知道了。”

        宁缺笑了起来,脸上绽开两个酒窝,他顺手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

        桑桑静静地立在他身后,一言不发,只是眼睑微垂。

        “小十三……”

        宁缺闻声愣愣地环顾四周。

        “带着桑桑出来……”

        宁缺脸上的笑容缓缓消逝了,他转过身,望向驻地之外。

        “天猫女,告诉你师姐,今夜子时我再来寻她。”

        宁缺不由分说便拉着桑桑朝外走去了。

        营帐的帘子拉开了一道缝,那一张白皙却微圆的脸露了出来。

        “师姐?”

        天猫女回过头,委屈巴巴地看向莫山山。

        “快进来吧。”

        莫山山拉开帘子,但眼神却依旧停留在远去的两人身上。

        风雪与谁归?反正不是莫山山。

        ……

        “夫子?!”

        桑桑又惊又喜地望向风雪之中伫立的两人。

        “弟子拜见老师。”

        宁缺望了望那手捧书卷的书生,也不曾直视夫子,反而俯首低眉,瞬息跪倒在地。

        “你很好。”

        夫子笑着将宁缺扶了起来。

        李慢慢始终盯着桑桑,就在夫子扶起宁缺的那一瞬,桑桑的眼眸忽然亮了亮。

        事实上,早在桑桑见到莫山山时,她的眼眸就亮过一次了。

        “但你就不怎么好了。”

        夫子脸上的笑意消失了。

        宁缺脸上的笑意的也消失了,他下意识地抽出那一把大黑伞,护在自己与桑桑身前。

        “小师弟,老师对桑桑没有恶意。”

        李慢慢的笑容是那样温和,即便在冬日,依旧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但宁缺的心却暖不起来,桑桑就是他的命,谁也不能将桑桑抢走。

        “我很好。”

        桑桑笑了。

        宁缺侧过头,却忽然觉得有些冷,因为桑桑的笑容实在是太淡漠了。

        桑桑的眼眸之中,绽开一缕缕光辉,她推开了宁缺,夺过黑伞,向前迈出一步。

        宁缺怔怔地立在原地。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桑桑。

        天空中传出一道悠长而又喧嚣的响声。

        门快要开了。

        夫子毫不在意地笑了笑,他一只手缓缓握紧,于是桑桑眼中的光熄了。

        但是天上的那位桑桑,或者说那位昊天,已经彻底打开了神国的大门。

        onclick="hui"

        
    禁区小说免费看乡野情事听小说女频言情小说姐弟恋锦衣之下原著小说小说穿越沈兰舟萧驰野在马上肉肉多高质量甜宠评分9.5以上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