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师姐你不对劲啊 > 正文 第八十五章、丧心病狂的你终于想要“御兽”了?
        上官仙儿大大咧咧撸着串儿,根本就没有任何要道歉的意思。

        她一指那受伤的云垂金雕,与柔弱伤心的溟烟不耐烦道:

        “小姑娘,刚才那串儿你可也没少吃啊,怎么这会倒打一耙呢?提醒你一句,有些事情并不像表面上看去那般简单!”

        溟烟在得知刚才吃的菜肴是用雕肉做成的以后,本就伤心欲绝,这会听见上官仙儿不愿承认,心中委屈就更加溢于言表了。

        “小哥哥,你家的师姐也太盛气凌人了,她怎么比你那二师姐还凶啊!明明伤了我们万毒窟的护山神兽,拿雕儿的肉来做菜,现在还不愿承认。”

        小姑娘越哭越凶,到后来索性坐在地上胡乱踢着雪白的玉腿。

        上官仙儿表面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却是有意无意地瞥了单千一眼,好像在等着单千的决策。

        溟烟也是眨着泪如泉涌的大眼睛,时不时瞄单千一眼,等着她的小哥哥给自己做主。

        呃……

        这等修罗场最为致命,稍有不慎,一个处理不好就是要“灰飞烟灭”的下场啊!

        上官仙儿是他甜宠的重要对象,溟烟则是跟他性命攸关的双生蛊持有者……

        正当此时,单千忽地注意到那受伤的云垂金雕露出一抹狡黠的目光。

        难道……其中有诈?

        他不能真的去质问三师姐,一来那就直接说明自己对她不够信任,更是带有一定的不尊重。

        以三师姐的剑仙脾气,肯定会切了自己的吧……

        只见单千拿起一根肉串,细细品尝片刻后,又凑到了云垂金雕的伤口附近,认真观察起来。

        “这伤口处散发的鲜血味道跟肉串的味道确实很接近,但若是以引血术来感应,好像又有些区别……”

        单千走近金雕,以双指勾起一丛血液放在鼻尖,仔细一闻。

        而后做出了精准判断:“金雕的伤口确乎是三师姐的魔流剑所致,但这烧烤和肉汤里的肉却不是它的肉,好像是同为金雕的某个同类!”

        “小哥哥,事到如今,你怎么还在雕儿的伤口上撒盐呢?证据确凿,我还误食了雕儿的肉,呜呜呜!”

        “小丫头,单干说得没错,我宰杀的确实是一头母金雕,当时它们两个正在……哎呀,没法细说,我出剑很快,这公的有点道行,躲开了,否则,今天还能再加一道烤全雕!”

        上官仙儿言罢,十分蔑视地瞪了那云垂金雕一眼,后者立刻浑身发抖,恨不能把脖子缩回到翅膀里。

        见云垂金雕有些心虚,一直在哭闹的溟烟也在心里打起小鼓:难道真如这青衫女子所说,刚才吃的肉是另一只金雕的?

        上官仙儿没有心情再做解释。

        酒足饭饱后,脸色泛起一丝红晕的女子剑仙仰头一躺,就要在单千的床上休息了。

        单千起身来到溟烟跟前,安慰了溟烟几句,又运转灵力给云垂金雕疗伤,低声吩咐道:

        “我那三师姐有多不好惹你也知道,无论溟烟还是我都给你做不了主,天涯何处无沙雕……呃,是芳雕,你还是收拾收拾心情回去吧!”

        云垂金雕看上去还是心有不甘,毕竟被宰了来吃的母雕可是它最宠爱的后宫之一。

        就这么不明不白被个外来客给弄死了,它自己又打不过,无论如何心里都是咽不下这口恶气。

        单千摇头,略有无奈地掏出上官仙儿的飞鸟剑。

        “苍啷!”一声剑鸣过后,只见那佩剑之上华光隐耀,带着一往无前的锋利,直指不远处的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

        “唰!”剑气滚动之下,宛如一大片剑山推出,那棵大树的一半儿被瞬间砍断。

        更是因为剑气过于浓重的缘故,半拉树身被生生绞碎,成为齑粉消散在空气当中。

        其被劈斩的整齐程度犹如工匠打磨一般平整光滑。

        “这便是我三师姐真正的佩剑,她若多发一分力,你的后果可想而知。”

        言以至此,单千不再相劝,轻轻把溟烟搀扶起来。

        溟烟也不愚笨,她已经意识到自己是被云垂金雕的苦肉计给骗了。

        看来小哥哥的三师姐还是有些轻重的,没有真的对万毒窟的护山神兽下死手。

        不过雕儿受伤也是真的……到现在,她不过是见识到了小哥哥的两位师姐,就堪称一个比一个恐怖……

        未来若是真嫁到他们天煞宫里成了新媳妇儿,还不知道日子会过成什么样呢!

        光是这群师姑姐就够她头疼了吧!

        在溟烟的安抚之下,云垂金雕终于扇呼着翅膀愤愤不平地离开了。

        溟烟还有点不想离去的意思,但碍于房间里小哥哥的三师姐已经躺下,她也不好再进去叨扰。

        “嗯……小哥哥,今天你睡在哪儿?”

        但凡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天煞宫里有着断情绝爱的规矩,所以溟烟默认单千不会和上官仙儿挤在一张床上。

        然而她还是低估了单千在天煞宫中,足以做到雷区蹦迪的超绝地位。

        “没关系,上次二师姐也是在我房间睡的,今天我就和三师姐将就将就,你先回去吧!”

        “你是说那天你跟你的二师姐挤在一张床上?”

        溟烟惊讶到小嘴微张,完全无法相信单千的说辞。

        倒是让单千好生奇怪,不就是和师姐睡一张床么?这有什么离谱的?

        以前在天煞宫那不都是基操勿六么……

        在依依不舍的几次回眸后,溟烟这才走向自己的住处,其实她住的地方距离单千并不很远,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便到了。

        ……

        屋里,上官仙儿眯着朦胧醉眼,捻起自己的一缕青丝,不知在盘算什么。

        在床下,有一个弱小的身影,正被她那无与伦比的强大剑意吓得瑟瑟发抖。

        单千进屋后,先是把床下躲藏的小草莽叫了出来。

        “不用怕,我三师姐人很好的,不会轻易伤害小妖兽。”(=?w?=)m

        “可……可她今天就伤了金雕老大。”小草莽抱着小脑袋颤巍巍说道┮﹏┭

        金雕老大?是指云垂金雕么?

        之前听小草莽还称呼夔牛为老大,又说过十万大山中有三大妖王,想必剩下的最后一个就是猿定奇了吧?

        吃过单千给的灵丹后,小草莽的伤不过一两天的时间就好得七七八八了,更是一举突破到了筑基境初期。

        此刻,她畏畏缩缩地站在单千身后,不敢抬头去看上官仙儿,但不知为何,对于床上侧卧的魔道剑仙,她心里还总有那么点好奇。

        好像不看清对方的容颜不愿罢休似的。

        陡然间,上官仙儿凤眸一亮,两道目光如光似电,映到了小草莽身上。

        有点熟悉的感觉,不过……哎,怎么可能呢,肯定是自己太敏感了……

        她脸上先是闪过怅然若失的神色,而后又出言调侃:“啧啧啧,单干,你现在不会连妖兽都不肯放过了吧?”

        “三师姐说的哪里话,这妖兽乃是我在十万大山里收服,是小锦鲤想与她学习变化之术,我才暂时收留。”

        单千言罢,将小锦鲤放出来给自己作证。

        只见五彩光芒之中,一个身姿曼妙的大美人正托着身前的贝壳抹胸,无奈地嗔怪道:

        “义薄云天我大哥,我现在严重怀疑你就是想看我的便宜,其实你可以直说,我又不是不给你看,咱俩谁跟谁啊?还用制造这种巧合嘛,你等我给你摘贝壳来当酒杯,保证气泡酒奶香四溢!”

        啊这……

        怎么越解释越乱了呢!

        迷迷糊糊的小锦鲤被单千敲了记板栗,然后跟着小草莽一起给收回到了怀中。

        如今在单千怀里,已经被阿奴开辟出了一个完美的住宿空间,她还用灵力凝聚出了一些日常生活所用的桌椅板凳,相当于一方环境优雅的小天地。

        在床榻上的上官仙儿在看到方才一幕时,不禁一阵恶寒:“你还跟我说你对妖兽没兴趣,我看你这是御剑御够了,想要御兽了吧?”

        单千知道多说无益,三师姐也有存心拿他取乐的意思,索性就坐在床的一角,静静陪伴着三师姐。

        ……

        黄昏时分悄然来到,桌上的雕肉串和肉汤还剩了许多,用灵力倒是可以热一热,不过上官仙儿明显是有些吃腻了,说是想换换口味。

        单千向来以宠姐狂魔自居,索性拉着三师姐便往食堂走。

        不知为何,向来洒脱不羁的三师姐在被单千拉着小手时竟是没有在第一时间撒开。

        而是走出了好一段距离之后,两人这才意识到手还紧紧握在一处。

        “呃,三师姐,我知道食堂里的一款灵果橙汁味道不错。”

        “那你还不快带路?我可不想喝奶香四溢的气泡酒。”

        上官仙儿回眸一笑,那风姿绰约的青衫身影透着一股别样的英美风情……

        调皮如她,如何不让单千的心底泛起涟漪呢?

        
    当书网txt小说下载网黎明之剑 远瞳总裁大人放肆爱好看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小说网站哪些出名小说打字员兼职50部巅峰玄幻小说最好小说网请问可以吃掉你吗txt九真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