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怕不是一个奸臣 > 正文 第十七章 四月敲山,见龙首
        云间的日头,阳光明媚照的人睁不开眼,却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耿家村田地的事,也已到了关头,写有耿青、指印的契书做不得假,如今被人拿上门来收田,全村人再怎么闹都站不住脚。

        当然,如果胡搅蛮缠,也是能成,可到时候闹到衙门,里正也是站在刘邙那边,又是自己这边不占理,终究还是会被拿走田契。

        “诸位,你们因为一个不成器的侄子辈诓骗,我也很为你们心疼。”牛车上,刘邙让手下人搀扶下来,打破了安静、哽咽的氛围,朝着那边村民笑了笑:“但契书白纸黑字也写的清清楚楚,事情至此,我看也没必要争了,往后田还是归你们种,至于收成,之后我立一个章程,咱们就按着上面的来。”

        他这话才说完,那边村口,大春提着扁担就冲了出来,被他爹给拦下,他推搡两下,没挣开,红着脖子叫骂过去:“滚,少说假惺惺的话,肯定是你绑了大柱,逼他写了这狗屁东西。”

        “对,大春不说,我还没反应过来,定是这黑心眼的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不然柱子怎么到现在还不见人,说不得被这胖子关在他宅院柴房了。”

        “大伙别信他的鬼话,把他们看好了,敢过来,都别留手就往死里打!”

        .......

        叫叫嚷嚷的话语,直让一帮护院打手摩拳擦掌,打人他们可从未怕过谁,尤其是打一帮村里百姓,之前牛家集那两个村子,也是这般刁蛮,还不是教训了一顿才老实下来。

        “老爷,干脆还是教训他们一顿,您说这么多好听的,这些刁民也不一定听得进去。”

        一个刘宅做了几年护院的男人提着哨棒低声说了句,一旁的刘邙没说话,负着双手,挺着圆鼓鼓的肚皮往前走了两步。

        “诸位,刘某人跟你们说话,也没藏着掖着,是有什么说什么,如今事情明明白白,还有什么分不清楚,非要闹的窝起火气,那可就不好了。”

        “我打死你!”

        耿老汉举起棍子蹒跚的走去两步,就被王金秋拉了回来,活了这般大岁数,从未红过眼睛,此时淌着眼泪,一边朝乡亲说对不起,一边使劲在妻子怀里挣扎,要去跟对方拼命,替儿子赎罪。

        “哼。”刘邙负着手后退开去,先礼后兵他已经做过了,这帮村人既然不通情理,只好给他们通通筋骨,望着那边村口淡淡的说了一声:“打!”

        周围护院、打手听到吩咐,一个个扭了扭脖子,甩了甩手腕,举着兵器狞笑起来,站了许久,早就巴不得开打,好早点回去吃犒劳宴。

        “老爷,你到后面瞧好了吧。”

        一开始就嚷着想要教训这帮村人的护院,提了棍棒,当先就冲了过去,瞅着前面被搀扶的老头,“啊——”的叫喊起来,手里的棒子怒砸而去。

        周围,护院、打手跟着蜂拥冲了上去,下一刻,有叮叮当当的铜铃隐隐约约传来,刘邙一句:“什么声音?”转身侧过脸,一道黑影唰的穿过阳光,划过一亩亩田地,几乎贴着他面门,向着奔跑的护院追上去,然后.......呯的一声钉在地上,就那么插在两拨人中间,溅起的土块、细石打的对方脸生疼。

        在场所有人本能的停下动作,才看清那是一根长槊斜斜插在那里,长杆还余力不息的微微摇曳。

        “这......这是长槊。”

        “战场上的兵器.......”

        护院里自然有人认得,循着掷来的方向,村口的泥道外,距离十五丈左右的山间道路,一行几人挑着什么东西,正朝这边过来,路边,还有一个骑着大马的身影正望来。

        “这么远......掷过来的?”

        刘邙看去那边,视线都觉得有些模糊,要是对方真将长槊掷过来.......冒出的这个想法,他把自己都弄的有些发懵。

        远远近近,那边一行人过来,铜铃悬在马脖叮叮当当作响,安敬思抚着鬃毛,微微偏头,好奇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他看了旁边走动的耿青一眼,“接下来你怎么做?”

        “你看着行了。”耿青淡淡的回答他,越来越近的目光望着村口颤颤巍巍的耿老汉,明媚的天光照在他脸上,有些微微眯眼,“记得等会儿叫声好。”

        一旁,安敬思看着他眨了眨眼睛,还有些稚嫩的脸上露出笑容,随即纵马狂奔起来,穿过对面一个个回望、停下脚步的护院,飞驰的马身上,俯身探手一把将插在泥里的长槊连着泥块一起拔了起来,一勒缰绳,拉着马匹人立而起。

        唏律律——

        马匹怒啸,扬起的蹄子回落,安敬思一横长槊拦在中间,目光冷厉的扫过周围,最后落在牛车旁的胖子身上。

        “我乃飞狐县安敬思,县尉麾下司兵,尔等聚众争执所为何事?”

        陡然的声势,震慑的一帮护院、打手脸色惶惶,相互拉扯着飞快退开,看向自家老爷。那边,刘邙看到缓缓走来的耿青,脸色有些难看,这个时候对方忽然出现,自己派出的两个仆人又没有消息,摸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连忙拱起手朝马背上的少年说道:“是为田地一事。”

        他指着后面走来的耿青,“此人将自家一亩地卖给了我,又让里正作保,信誓旦旦的写下契书,要让耿家村上中三十亩良田保证都予我,司兵,这白纸黑字的契书还在我手中,以及这份耿青家的田契,这可不是我胡说。”

        村口那边众人见到耿青回来,先是高兴,随后也一一问起他怎么一回事,是不是做了对不起大伙的事,让他将事讲清楚。

        “没有。”

        耿青脸上带着笑,摇头否认了,他看了看对方手里的契书,“刘老爷,你这就强人所难了,在下又不识字,哪里能写得出什么文书来。”

        那边的刘邙也不急,他可不信公人会乱来,将契书在手里晃了晃。

        “就算不是你写的,可名儿总是你亲手写的吧?”

        耿青瞥了一眼,又将头转回去,将手背在身后:“刘老爷,我姓耿没错,你那上面落字的地方,写的可是耿青,县衙人丁户簿上,我名却叫耿大柱。”

        他轻笑着凑近过去,盯着那张圆脸细眼,一句一顿:“耿青写的,跟我耿大柱有何关系?”

        所有人都愣住了,马背上的安敬思微微张着嘴,想不到竟然还有这种不起眼的细节在里面。

        村里的老人将听懂的部分讲给众人,一个个瞪大了眼睛,许久才明白这里面的弯弯道道。

        大春更是兴奋的挥着棒子叫喊:“看吧,我就说大柱很厉害,你们不信!”

        .......

        “你!!”

        事情的细末浮现,最早或许知道有些勾当在里面,可刘邙从未想到会栽在这种不起眼的地方,哪里还有之前的从容,气得胡须都在发抖。

        “你这是胡搅蛮缠,契书上还有里正作保,你家的田契也在这里,说明是你亲自递到我手中,间接也说明,你来过我家里,这契书不是你写的,还能有谁?!”

        “可.......那又怎么样呢?”

        耿青笑眯眯的看着他,侧脸望去差役那边,挑了一下下巴:“你说对吗,王里正。”

        三个差役后面,那里正低着头从人背后挪脚慢慢出来,不敢看几乎瞪裂眼眶望来的刘邙,附和的点了下头。

        “至于我家那张田契?已经不要了,县令那边许我们换新的,那张就留给刘老爷,权当一个念想吧。”耿青朝那边招了招手。

        两个差役担着箩筐过来这边,揭开上面照着的青布,全是崭新还残有墨香的田契,上面印着的一个个官印如同一把利剑刺进刘邙眼里。

        “你诈我、诓我!!”

        肥硕的身子跌跌撞撞的向后退,撞在车斗上才停下来,一手捂着胸口,一手发抖的指着对面朝他笑的青年,半个字都说不出口。

        扭着粗肥的颈脖,看了眼低眉顺眼的里正,刘邙咬紧牙关,陡然:“啊——”的一声,拿起车斗里的凳子,朝对面背影怒砸过去。

        耿青掂量箩筐里的田契,眸子划过眼角,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猛然抬起,就在肥硕的身形冲来的一瞬,他侧脸呈出怒容,也有着同样的怒吼,“日.....你妈——”

        转身,手中捏着的一锭银子呯的砸在了对方脑门,刘邙手里凳子滑落,下意识的捂去脑袋,直愣愣的看着对面的身影,口中‘你......你......’后面的话都未说完,几条血线淌了下来,黑暗顿时席卷眸地,只觉视线一黑,直挺挺倒去地上。

        “这是替我爹打的,嗬忒!”

        耿青偏着脑袋,朝地上呸了一口,将手里有些扁了的银锭,连带另一个随手抛给箩筐边的差役,“几位拿去分了吧。”

        又看了眼地上昏厥的刘邙,拍拍手上灰尘,转身走去村口。有护院冲来举棒想要打,一杆长槊轻描淡写的将那人扫到地上。

        安敬思坐在他的马匹上,目光威凛扫过这帮护院骂了句:“滚!”

        目光却是看着走动的身影,眼中颇有神采。

        ‘这盘棋,原来是这么下的啊。’
    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看书网七猫小说的草坪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