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君上这厢有礼了 > 正文 第二十二章:包扎伤口
        “你也不算是抓错人,他们确实夜探皇宫,有造反之意。”

        “造反?”

        “不必担心,敬虔帝京最近会很热闹,你且保护好你自己,好好的等你父兄从边疆归来。是不是造反,现在还未下定论。但那些人突然出现在敬虔帝京,定然是有目的的。”

        “你的意思是,是那些突然出现在敬虔帝京的人,惹出来的事?那个人也是他们的人?”

        “现在不知道,日后就知道了。”

        “嗯嗯!”

        云官看见是司长薄的时候就没那么紧张,现在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更是让她放松下来,只是这一放松下来,就闻到有一股血腥味儿。

        云官担心的看向司长薄,

        “临渊殿下,可是我的陷阱伤到你了?”

        司长薄眼眸转了转,淡淡的嗯了一声,云官的愧疚立马爬上脸庞,

        “对不住啊,殿下,你,我,您要是不介意的话,我给你包扎一下吧。”

        总归是她想抓人,抓错了人,还伤了人。

        说完,司长薄放开了环抱着她的手,两人去了八仙桌上,云官找了纱布,司长薄倒是很配合,把自己的胳膊伸过去,云官看着伸过来的胳膊,确实有血迹,可……,

        云官皱着眉头,

        “殿下,我的陷阱是抓老鼠的,怎么会伤到你的胳膊呢?”

        云官这话一出,司长薄万年不动的脸色微微动了动,看向了别处,她一个深宫中的女子,能有什么杀伤性的武器?只有这抓老鼠的东西可以借来用一用。

        “哦!”

        然后把胳膊收了回去,云官赶在他收回去之前抓住了他的胳膊,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他,

        “我都看见了,哪有让你收回去的道理呀?您若不嫌弃,我便给您包扎?”

        司长薄把脸转过来,看向云官,

        “不嫌弃。”

        云官笑道,

        “不嫌弃就好,我包扎伤口的手法不是很娴熟,殿下忍着点疼。”

        云官包扎伤口的手法确实不好,属实疼些,不过司长薄还可以忍受,也没喊疼,云官包扎着包扎着就想起来,那个贼人被抓住的时候脚好像是没事的,那么他是怎么被抓住的,云官想着便问,

        “临渊殿下,那贼人是”

        司长薄知道她想知道什么,也耐心的和她说,

        “我从宫外追着那贼人,一路追到这里,在这里打斗了一番。他身上的伤是我伤的,你的陷阱还算计不了他。”

        有这样伤害人的自尊心的吗!

        云官用自己的眼睛好笑的看着他,

        “所以殿下身上的伤也是那贼人伤的了?”看来你的功夫也不怎么样么。

        来呀,互相伤害啊,谁怕谁呀?

        司长薄看着这个小丫头,倒是一点亏也不肯吃,

        “是,是那贼人伤的。”

        “好了,你切记,伤口不可沾水。伤口伤的不算太深,应该过两日便结痂了。”

        “谨记。”

        云官笑着,

        “我又不是御医,可担不起这谨记二字。”

        说着就收拾了东西,准备把纱布放回原处,可是咱们的云官大人显然是忘记了她的陷阱是放在了何处,云观大润走的方向,这是那捕鼠夹的位置,一脚便要踩上去,幸好司长薄眼疾手快,大手一捞,将云官再一次捞回自己怀里,云官和司长薄眼神相对,司长薄薄唇轻启,鄙夷的神色跃然脸上,

        “蠢!”随即放开了她,把八仙桌上的茶杯朝着那捕鼠夹扔过去,咣当一声,茶杯应声而碎,捕鼠夹从地上飞起,又落到了地上,如此反复,终于停下,司长薄回过头来,问,

        “你的纱布应该放在哪里?”

        云官懵懵懂懂的告诉司长薄,

        “柜子左边,第,第三个抽屉里。”

        然后司长薄拿起那一箩筐的东西,大步流星的走过去,把纱布放了进去,然后又走回来,毫不拖泥带水,

        “好了。”

        司长薄的身形落在云官眼里,云官从惊讶中回过神来,

        “这些我自己可以的!”

        “你自己来的话,脚还要不要?”

        “我……”

        司长薄害还是淡淡的说着,

        “那个人,你得将他交给我,把他送到哪里去了?”

        云官回答,

        “刑部,现在应该还没送到,殿下若是要,就得去截住绮秀他们。”

        司长薄想了想,随即说道,

        “也罢,就让他在刑部待些时候吧。明日便是琼楼宴,早些休息。”

        “嗯,还有,谢谢你的桃子。”

        司长薄眼角略微温和一些,

        “既然要谢我,就就帮我做一件事吧!”

        这个人,不知道她说的是客套话么?还这么顺着杆子下,她还没让她给她包扎伤口的药钱呢。但这也只敢腹诽,脸上还是笑盈盈的,

        “什么事?”

        “明日琼楼宴便知,不是什么难事!”

        “好!”

        “时候不早了,我不适合继续留在这里。”

        说完就走了,很快他就和黑夜融为一体,消失不见。好像他本来就应该与黑夜为伍。

        一夜无梦,第二天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琼楼宴,络和公主的驸马,皇亲贵族的女儿,就靠着这次宴会名声大噪,一鸣惊人呢!一大清早的,云官就拿着吹花芙蕖簪子和那原原本本的图纸去找皇上,未央宫外,柳公公还守着门,云官笑呵呵的走过去,

        “柳公公早啊,劳烦柳公公通传一声,就是云官有事求见!”

        柳公公看云官来的这么早,也很惊讶,

        “云官儿来的早了些,皇上还没起呢,您得在这儿等一等了。”

        云官惊讶,段定乾虽然说不是什么宵衣旰食的君主,但也不会睡到这个时候还没起,虽然有些早,但以往这个时辰,皇上也应该起来了呀,何况今天还是琼楼宴,

        “嗯?都这会儿了,皇上还没起身?”

        柳公公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大人有所不知,佟嫔娘娘也在里头!”

        “她睡在未央宫了?”

        “  哎,这皇上也不知道怎么了,自打这佟嫔娘娘进宫以来呀,就对这佟嫔娘娘过分宠爱,为她打破了不少规矩呢!这不,连平常妃子都很少能进入的未央宫,昨儿个都让这位娘娘歇下了。”

        云官想了想,莫非是她猜错了,他对着佟锦霜还是真的在意了?情真意切,深情厚谊?可帝王家哪里会有长情的人呢?最是无情帝王家,若这段定乾真的是一位痴情人,只怕以后的路会更加的不顺遂。
    网上兼职小说打字员小说白妇少阅读全文最全的免费小说软件农家小福女302寝室的那些事全文阅读免费看书阅读器排行榜东北一家人第一部小说短篇小说集1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私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