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君上这厢有礼了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水落石出
        “既然二位小姐认识她,不如,就把她带回去吧,章台乐馆的客人,消受不起这样的小辣椒,妈妈被她折腾的气坏了身子,我们也就不让两位小姐赔了。”

        薛丹橘指着嫣儿,“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指使我?”

        说着就抬起手来要打嫣儿,一把折扇忽然出现,把薛丹橘的手禁锢在距离嫣儿三寸的地方,狠狠的一用力就把薛丹橘推出去很远,要不是画儿眼疾手快的抱着薛丹橘,怕是就要跌倒在大街上了,段书均一脸不屑,将嫣儿护在身后,

        “薛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到处发疯打人呢?要是有病,就去找大夫!”

        薛丹橘不可置信的看着段书均,“你,你打我?”

        她可是靖侯家的嫡出女儿,他竟然敢打她!

        “世家小姐就能随意欺负人了?”

        人群中嘈杂,“三殿下?是三殿下吗?”

        “是啊!怎么不是!莫非这三殿下也是嫣儿姑娘的入幕之宾?”

        段嗣音也余令在人群中看着,薛丹橘要跌倒的时候,段嗣音都害怕的闭上了眼睛,这样的美人要是摔了,这细皮嫩肉的,可怎么办!

        段嗣音他们还没有到靖侯府的时候就和司长薄撞上了,这么一来二就,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

        嫣儿看见小雀还在颤抖着身子,脱下自己的外衫给她披了上去,

        “你怎么来的,我不知道,我章台乐馆,一向做的光明磊落,你若是要把脏水泼到我身上,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今日,我以一衣给你庇佑,不求你报,只求你将事实说出来!我章台乐馆开门做生意,最怕你这不清不楚就来哭闹的!”

        说完之后,头也不抬的离开,

        “妈妈今日身体不舒服,章台乐馆今日休业。关门!”

        云官躲在人群中,指了指嫣儿,“就是她,她放我出来的。”

        司长薄倒是没什么惊讶的,简简单单的嗯了一声。

        众人眼巴巴的看着章台乐馆的门被关上。至此,再怎么闹,也和章台乐馆没有关系了!

        “该我上场了。”云官慢慢走上前去,还特地在薛丹橘身边晃悠了两圈,然后才蹲在了小雀身边,

        “小雀,这么衷心的为主子办事,到头来,你的主子都不愿意看你一眼,小雀,为他人做嫁衣做到这个份上,也足够了吧!”

        云官缓缓伸手,摸了摸小雀光洁的脸蛋,

        “这样的脸蛋,也不知道昨夜便宜了谁!呵呵!”

        此话一出,小雀的脸上满是惊恐,“你说什么?是你,是你害我!”

        云官的手指慢吞吞的在小雀的脸上游走,轻轻的抬起她的下巴,脸带笑意,缓缓开口,

        “是我,不是我,有什么意义呢?反正现在在这儿的人是你,不是我。小雀,你要是识趣,就把这件事情完完整整的说出来。你要是坚持你的心思,那本大人就要彻查了!”

        说完还人畜无害的对着小雀笑了,小雀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了,他们以为他们做的天衣无缝,怎么可能会这样!

        薛丹橘好不容易才从画儿的怀里起身,站在云官面前,

        “云官,你别逼她承认她没做过的事情,你这样屈打成招,我可以到皇上面前去告你。”

        薛丹橘恶狠狠的盯着云官,可云官也不是什么善茬,

        “告我?呵,丹橘小姐,你记错了吧。现在是你犯了错,是你的婢女犯了错,你要告诉我啊!怎么,想要舌战群儒,无中生有还是暗度陈仓?这么看来,丹橘小姐的本事不小么!”

        “你!”

        “我?我可没有小姐这样的本事!”云官冷冷的看着薛丹橘,

        “丹橘小姐,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说还是不说?”

        “我什么都没做,你让我说什么!”

        “好!硬气,来人,给我把那个宫女带走!至于丹橘小姐,押待会皇宫!听候发落!”

        “云官,你敢!你没有证据就抓人,你就不怕这些百姓以后都不服气吗?”

        薛丹橘真是气急了,什么都没捞到,最后还把自己的婢女的清白给搭上了。

        “丹橘小姐,你就没有想过,我本来应该在章台乐馆待上一晚上的,但是晚上待在章台乐馆的人不是我~,那这一晚上去哪儿了,干了什么你就不想知道吗?我的丹橘小姐啊,你还太单纯了!”

        云官实在不忍心骗她,骗这么单纯的小姐,她心里有罪恶感!哎~罪过,罪过!

        “什么?”

        云官吧唧吧唧嘴巴,“你这,不太聪明啊,”云官笑着,想和好朋友一起调侃一样对着薛丹橘说,

        “皇宫里,周潺已经被抓了啊,那个,谁,哦,陆惜文,就是那个有太后娘娘做靠山的人,现在也在被审问了,你觉得,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丹橘小姐,很快,刑部就会是你的家!

        来人,带走!”

        说完还对着薛丹橘摆摆手,“再见,丹橘小姐!”

        段书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司长薄身边,

        “你不帮忙?”

        司长薄摇摇头,“她自己可以!”

        “这么相信她?”

        “你太莽撞了!”

        司长薄没来由的冒出这么一句话,可段书均也只是笑笑,

        “这不是怕你会为了小美人而牵连到大美人么!行了,还是想想怎么帮小美人讨回公道吧,靖侯可不会把这个嫡出女儿让你们拿去嚯嚯了!”

        ………………

        段嗣音既然出了宫,就没有再回来,云官回宫之后,先和到咸福宫和宋明月报了平安,便回到了冼松殿,绮秀和小九儿一早就在门口等着了,小九儿朝着云官扑过来,“姑姑,你可算是回来了,担心死我了!”

        “我没事!宫里的消息怎么样?”

        小九儿偏头看向绮秀,绮秀一边给云官倒茶,一边说,

        “周潺那边,什么都问不出来,陆大人那边,连刑都没人敢上!”

        “什么?”

        “大人,陆大人是太后的人,这是满宫里都知道的,自然不会有人贸然动!周潺那边,却是严刑逼供,但是不知道为了什么,那周潺的嘴,也是很难撬开!”

        云官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这个好说,周潺想的,应该是,太后要保住陆惜文,就一定得保住他,他这是想要向太后表忠心啊!”

        “那,怎么办?不能就这放过他们!”

        “那是当然。走,咱们去会会那个小雀!绮秀,你留在冼松殿吧,冼松殿大大小小的事情就都交给你了,我带着小九儿去。”

        绮秀点点头,“大人当心。”
    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十大真正免费看书软件免费听书大全小说的特点短篇小说一杆进洞春眠药水姜糖顶点小说好看的小说云鬟酥腰放荡老师500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