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鲜卑王帐。

        赫绰匆匆忙忙的从帐外走了进来。

        “大王!”

        看着一脸慌乱的赫绰,魁头心里也是一咯噔。

        要知道,就算是之前於夫罗带人来抢草场,赫绰也没有表现的这样慌张,现在赫绰却惊慌成了这个样子,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更糟糕的事情?

        努力压下心头的忐忑,魁头知道自己作为鲜卑的首领,越是危机的时候他越不能慌。

        端起手边的酒喝了一口压压惊,魁头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威严一些,然后看向赫绰,沉声道:“赫绰,又发生什么事了?你整天这样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大概是魁头表现出来的镇定让赫绰稍微安心了一点,他喘了几口气,勉强控制了一下内心的惶恐,对着魁头道:“大王,外面来了汉人的使者,打的是‘吕’字旗号!”

        闻言,魁头下意识的就想呵斥:“不过是区区汉使......”

        然而,话刚说到一半,魁头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他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事情。

        当初在朔方郡,那个带着一万汉骑赶着他们三十万胡骑当猪杀的杀神,大旗上绣着的貌似就是“吕”字!

        砰!

        魁头一个哆嗦,手中的酒杯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

        他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着赫绰,声音不经意间也带上了几分颤抖:“你说那汉使打得什么旗号?”

        赫绰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看魁头。

        此时他整个人也在颤抖,因为当初朔方郡那一战,他跟魁头一样也是参与者。

        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比任何人都能明白那种绝望。

        看到赫绰这种反应,魁头一下子就瘫坐在了地上。

        最后,还是赫绰强压着内心的慌乱抬起了头,对着魁头道:“大王,既然来的是汉使,而不是大军,应该还有的谈,大王不必太过慌张。”

        听到赫绰这么说,被一个“吕”字吓得六神无主的魁头也是精神一振。

        是啊,来的只是汉使而已,又不是大军。

        这说明对方并不是要灭了他们啊!

        就算是要灭了他们,那也不是现在。

        至少,现在还有的谈。

        想通了这一点,魁头也是略微镇定了一些。

        不过随即他也是想起了什么,急忙对着赫绰呵斥道:“该死,赫绰,你怎么能让尊贵的客人在外面等着,还不快点把客人请进来!”

        说完,没等赫绰有动作,魁头就自顾自的继续道:“不行,这样太没礼貌了,我得亲自去迎接才行。赫绰,你赶紧吩咐下去,准备好最嫩的羔羊,最好的马奶酒来迎接我们最尊贵的客人!”

        “是,大王!”闻言,赫绰也是连忙应下。

        而魁头在吩咐完之后,直接就匆匆忙忙的朝着大帐外面走去。

        鲜卑王帐外,贾福带着十余名并州精骑正在那里等候。

        在他们周围,数十名鲜卑骑兵正一脸戒备的看着他们。

        不过,虽然身处鲜卑骑兵的包围之中,但是不管是贾福还是他身边的并州精骑脸上都没有半分惧色。

        他们是吕布的人,而且是来出使的,这些鲜卑人除非是活腻了,否则绝对不敢对他们动手。

        作为常年混迹在边塞的人,他们比谁都清楚在朔方郡那一战过后吕布的名号对于这些胡人有多么大的威慑力。

        事实上,情况也没有出乎他们的意料。

        贾福一行人都没有在部落外面等太久,远远的就看到一个衣着华丽的胡人从部落里面一路小跑了出来。

        “不知使者前来,小王有失远迎,还望使者莫怪!”

        远远的,都还没走到眼前,一看到贾福一行人,尤其是看到那面绣着“吕”字的大旗,魁头就一个哆嗦,连忙高声赔罪。

        看到这一幕,贾福也算是彻底放下心来。

        这鲜卑的首领一上来姿态就摆的这么低,看来此行的任务多半不成问题了。

        贾福翻身从马上下来,他周围的并州精骑也跟着下马。

        与此同时,魁头也是来到了近处。

        看着满头大汗的魁头,贾福缓缓道:“老朽奉我家吕太守之命,有要事来找鲜卑首领,你可就是这鲜卑首领?”

        尽管贾福是一身管家打扮,但是魁头却丝毫不敢有半分怠慢。

        此刻面对贾福的问题,魁头连忙道:“正是小王。使者莫急,小王让人在帐中准备了酒宴,还请使者入内,至于使者口中的要事,吕太守但凡有命,小王莫有不从!”

        从当初的朔方郡之战到现在,魁头作为鲜卑的首领,当然不可能不知道那个正面击溃他们的人是谁。

        那个杀神乃是如今的五原太守,吕布吕奉先。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两年魁头一直都约束着手底下的人,丝毫不敢让他们踏入并州边境半步。

        眼下,贾福口中的“吕太守”三个字一出,魁头心里就半点抵抗的念头都没有了。

        因为在他的心目中,那种宛若天神下凡的存在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

        只要那位吕太守愿意,魁头毫不怀疑他一个人带兵就能扫平整个草原。

        所以现在魁头已经躺平了,他决定接下来贾福不管说什么他都会答应下来。

        对于经历了朔方郡那一战的魁头来说,这一辈子他估计都不可能鼓起勇气去面对吕布了。

        既然如此,若是能趁机抱住这位吕太守的大腿,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魁头的态度让贾福也是有些讶异。

        毕竟,面前的魁头已经不仅仅是客气,甚至可以说是谦卑了。

        不过,魁头越是这样,贾福也就越能够明白吕布对于这些胡人的威慑力。

        所以他也没有客气,直接就对着魁头道:“既然如此,首领带路吧。”

        “使者请跟小王来!”

        魁头毫无防备的就带着贾福朝着部落中走去,就连那十几名并州精骑也都放任跟了进来。

        一路带着贾福来到大帐,魁头亲自走过去掀开大帐的门帘,然后才转头对着贾福道:“使者里面请。”

        大帐里,赫绰已经按照魁头的吩咐让人准备了酒食。

        贾福在魁头的引领下进入了大帐,他身边的那些并州精骑则是牵着战马守在了大帐外。

        然而魁头对此却丝毫没有表示异议,反倒是下令道:“来人,给这些勇士们也备上酒肉,莫要让他们饿着。”

        吩咐完之后,魁头才进了大帐。

        大帐里,贾福才刚坐下,两名少女就来到了他身边。

        魁头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十分热情的冲着贾福道:“为了欢迎使者,小王特地让人宰杀了最嫩的羔羊,取出了最好的马奶酒,希望使者能够喜欢。”

        如果是一般人,面对这种隆重的招待,可能还会沉迷进去。

        但是贾福作为贾诩的老仆,自然不会轻易被这些外物所诱惑。

        因此面对这般态度的魁头,觉得时机已经差不多了的贾福也是直接道:“首领,老朽此来,是有命在身,其他事情暂且押后,希望首领能先配合老朽完成我家吕太守的事情。”

        听到贾福又提到吕布,魁头也是脸色一紧。

        他连忙道:“使者请说,吕太守但有所需,小王莫有不从。”

        看着魁头这般卑微的姿态,贾福却并没有直接说出目的,而是先问道:“不知首领怎么看我家吕太守?”

        怎么看?

        面对贾福的问题,魁头不禁又想起了当初朔方郡的那一战。

        那道金红色的身影,只是一人一马,一柄方天画戟,却视他们三十万大军如无物,举手投足之间都有成片的胡骑倒下。

        手中一柄宝弓,每开一次必有一名胡人头领毙命。

        他们整整三十万大军,硬是被那一个人带着区区一万骑兵给打崩了。

        对于经历过那一战的魁头来说,直到今天,他依旧忘不了那一场噩梦。

        深吸一口气,魁头看着贾福,声音略微有些颤抖的说道:“吕太守乃天神下凡,所向无敌,简直像是天狼神转世一般!”

        看到魁头这个样子,贾福高深莫测的笑了笑,然后淡淡道:“首领怎么知道我家吕太守就不是天狼神转世呢?”

        魁头愣住了。

        是啊,如果不是天狼神转世,又怎么可能这么强大呢?

        那一日那个人所展现的,真的不是凡人能够拥有的力量啊!

        扑通一声。

        魁头居然就这么直接跪倒在地。

        在这一瞬间,他仿佛明白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不明白。

        见状,贾福也是趁热打铁道:“我家太守乃天狼神转世,合该一统草原。然而那和连却不识天数,妄然入侵我家太守领地,冒犯天威,所以我家太守降下神罚,将其诛杀。”

        “不过,尔等鲜卑虽然已经为冒犯我家太守付出了代价,但是那匈奴、乌丸等部却依旧不敬我家太守,引得我家太守震怒,欲要荡平草原。”

        “只是,我家太守既然身为天狼神转世,麾下也不能没有鹰犬,所以并没有打算消灭你们所有人。其中,念在尔等鲜卑近些日子表现良好的份上,所以我家太守大发慈悲,愿意给你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只要......”

        然而,贾福的话都还没说完,魁头就直接拜倒在地,道:“小王愿为吕太守帐下鹰犬,鞍前马后,万死不辞!”
    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看书网七猫小说的草坪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