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着一脸坦然,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张角,吕布眼中也是露出几分欣赏。

        作为一个穿越者,他相对能从更加客官的角度来看待问题。

        毫无疑问的是,张角完全称得上是一时英杰。

        只是,吕布有一点很奇怪。

        现在张角就在眼前,所以他直接问道:“上次交手的时候我就感到很奇怪,按理来说,天地灵气复苏,像你我这样的人寿命理应变长才是,然而你却本源枯竭,寿命所剩无几,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张角本就是来找吕布做交易的,所以这种问题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所以面对吕布的疑惑,他解释道:“大汉气运犹存,太平道难成气候。如果不出意外,太平道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发展才能对大汉造成威胁。”

        “然而,唐周泄密,局势一触即发,我为了给太平道谋求一线生机,便以太平要术中记载的秘法,将我个人的气运转嫁为太平道的气运。”

        “气运一失,寿数自减,再加上这种秘法本就是逆天之举,是要夭寿的。如此一来,我的寿命自然就所剩无几了。”

        听着张角的解释,吕布心里也是暗暗咋舌。

        灵气复苏之后,很多事情果然已经不能用科学来解释了。

        连气运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都能转嫁,啧啧。

        不过,张角连这种事情都能做到,这让吕布对张角此来的目的终于提起了几分兴趣。

        他直言不讳道:“现在看来,你这种人能做的事情,似乎要比我想的还要多。直说吧,你能给我什么,又想让我做什么,如果我觉得可以,倒也不是不能跟你做这个交易。”

        听到吕布这么说,张角脸上也是浮现出一抹异常的红晕。

        他笑道:“如此甚好。我大限将至,能看到的东西也比以往更多。我能够感觉到,如果我死了,尽管太平道黄巾凭借着我遗留的气运还有几番起势之机,但最终都会被镇压下来,最后化作历史的尘埃。”

        “而我既然看到了这一切,自然会想办法改变它。”

        “万事万物不破不立,与其让太平道黄巾依靠着我遗留的气运苟延残喘,最后被人所灭,不如让我来拼死一搏,说不定还能为太平道黄巾留下一线生机。而我要做的这件事,对你也是有利的。”

        “详细说说。”吕布不置可否道。

        “我欲以我最后的生命以及太平道的气运去耗尽大汉最后的气数,让乱世提前到来。如若大汉朝廷秩序尚在,太平道黄巾断无生路,但若是天下大乱,太平道黄巾也就有了一线生机。大汉已经病入膏肓了,它每存在一天,对于天下黎民来说都是更大的伤害。我欲送它走最后一程,这一点,相信你也很愿意看到。”

        张角一开口又是这种气运之类的神神叨叨的东西,这让吕布听得稍微有点头疼。

        不过张角口中的太平道黄巾还有几番起势之机,但最后都被镇压,这一点让吕布对他多了几分信任。

        因为在吕布的记忆里,黄巾之乱过后,确实陆陆续续又有黄巾余部造反,有几次闹得声势还不小,不过最后都被平定或者招安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张角应该不是在糊弄他。

        而如果张角真能把迟暮的大汉王朝往坟墓里推一把的话,他确实会乐见其成。

        毕竟,乱世不来,又哪来他们施展的空间呢?

        当然,话是这么说,但吕布可不会觉得张角这么做是为了他。

        他道:“你是为了给太平道谋取一线生机才选择殊死一搏,即使对我有利那也是顺带的,如果你能给我的就只有这个,那我觉得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闻言,张角笑了笑:“当然不会如此。耗尽大汉最后的气数是我无论如何都要做的事情,而除此之外,我的头颅,以及太平要术,想来还是有些价值的吧?”

        “太平要术乃天书,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当初它出世的时候,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才从南华还有于吉手里抢到了它。如今我大限将至,留着它也没什么用了,我可以把它给你。”

        “至于我的头颅......”

        “若是天下大乱,朝廷必然会想方设法安抚天下,我的头颅就代表着天大的功劳,只要你能拿到我的头颅,到时候朝廷即使只是为了取信于天下,也必然会重赏于你。”

        “这就是我的诚意,如果你能够接受,我还可以再附赠你一个机缘。”

        “真是难以拒绝的诱惑。”吕布道:“不过,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是变数。”张角道:“我虽然选择殊死一搏,但是太平道的未来如何,我也无法再预料了。不过,如果我真的能为太平道博得一线生机,那么这一线生机,也绝对会跟你这个变数有关。我不需要你刻意做什么,我只想要你一个承诺。将来如果有机会,我希望你给太平道留一条生路。不管是收为己用也好,还是别的什么也好。”

        “听起来很划算。”吕布道:“不过如果我拿着你的头颅邀功,将来太平道又怎么会为我所用?”

        长叹一口气,张角眼里闪过几分挣扎。

        最后,他缓缓道:“元福可以帮你。”

        “大贤良师!”

        听到张角这么说,周仓下意识的就想要劝阻,然而却被张角制止了。

        他叹息道:“我有一个女儿,本打算让元福带着她隐姓埋名,摆脱这一切。毕竟,我为太平道献出了所有,我不想让她再陷进来。如果你能答应我保她一世平安,到了那个时候可以让元福带她出面,帮你把太平道收为己用。她是我的女儿,如果有她出面的话,其他人会相信你的。”

        说完这番话,张角整个人又显得苍老了许多。

        最后,他还是没能让自己的女儿彻底脱身掉。

        “好,我答应你。”吕布果断道。

        先不说太平要术,光是斩杀张角的功劳,就足以让他心动了。

        更不用说,将来他还有机会收太平道为己用。

        看到吕布答应了下来,张角终于松了一口气。

        示意周仓扶他起来,张角缓缓道:“七日之后,我在广宗城中,静待你来取我项上人头。既然做人情,我也不妨做得彻底一些。这破城之功,就一并给你了。”

        “一言为定。”
    往下边塞东西上班短文小说排行榜2020前十名九真九阳请问可以吃掉你吗txt港综世界大枭雄 萌俊从红月开始 黑山老鬼十大完结巅峰都市小说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好看小说排行榜前十名总裁大人放肆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