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神秘复苏之最强BOSS > 正文 第184章 诡异的脚步声
        柴刀的媒介被成功触发了。

        但是出现在苏慕白眼前的景象并不是这次鬼城事件的源头厉鬼,而是密密麻麻的红线。

        这些红线的一端缠绕在了周围居民的身体上,另外一端则是延伸到了北阳市的深处,似乎鬼城事件的源头厉鬼就在城市的深处。

        “鬼城事件的源头就在那片商场里面么?”苏慕白的目光微动,视线看向了北阳市的一处方向。

        整座北阳市都被白雾鬼域跟苏慕白的鬼域所笼罩。

        在苏慕白自己的鬼域里面,所有的一切都瞒不过他的感知!

        就算他没有亲眼看到,但只要是在这片鬼域里面所发生的事情就在苏慕白的感知之中。

        周围居民身上缠绕的那些密密麻麻的红线在蔓延到北阳市中心的一处地方时,就离奇的“消失了”。

        那是一个名字叫做“金源世纪购物中心”的商场!

        那片商场十分诡异,竟然能够屏蔽苏慕白的感知,并且会让人下意识的去忽略它的异常。

        之前苏慕白曾在北阳市大范围的搜索过源头厉鬼的痕迹,但最后却没有找到丝毫线索。

        对于那个“金源世纪购物中心”,苏慕白也曾搜索过,但当时只用鬼域一扫而过,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要不是这次红线直指那片商场,苏慕白也依旧不会想到那个商场就是源头鬼真正所在的地方。

        此时的苏慕白一手握着锈迹斑斑的柴刀,另一只手则掐着一个居民的脖子,将他的身体提了起来。

        “刷”的一声。

        苏慕白闪烁着幽幽绿光的眼眸异常冰冷,手中的柴刀直接挥出,朝着自己眼前的居民就砍了下去。

        “噗!”

        利刃入肉的声音响起,被苏慕白掐住脖子的居民的身体直接被他手中的柴刀给砍成了两半。

        柴刀的媒介直指源头,即便苏慕白砍的是他面前这个居民的身体,但柴刀的诅咒依旧会在所有跟居民身体有关的灵异身上爆发。

        就在苏慕白挥出柴刀砍中居民身体的瞬间,那根缠绕在居民身上的红线就直接断裂了。

        缠绕在居民身上的红线断裂就像是起到了一个连锁反应一般,地面上,那密密麻麻的居民尸体身上的红线也都在同一时间断裂。

        “会有用么?”

        在柴刀挥出的同时,苏慕白就一步迈出,带着数百个第三阶段以上的鬼婴直接瞬移到了“金源世纪购物中心”商场的外面。

        “这个商场确实古怪,我的鬼域竟然无法直接入侵进去!”苏慕白的目光微动,仔细的打量起了自己眼前的这个商场。

        苏慕白本来是想直接用鬼域瞬移到商场里面的,但却无法做到。

        “鬼域中的鬼域么………”

        苏慕白很快就发现了异常。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的鬼域确实是覆盖了整个北阳市,包括他身前的这个商场。

        但实际上苏慕白的黑雾鬼域只是覆盖了商场的表面而已,并没能真正的入侵进商场里面。

        一股强大的灵异力量弥漫在商场的内部,扭曲了商场里面的空间,现在这片商场的内部已经变成了一处特殊的灵异之地,就像是一个独立出去的空间一般。

        这种情况对于苏慕白来说并不陌生,他知道这是鬼域的一种体现,如果他想,也能轻而易举的做到!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起鬼城事件的复杂性恐怕远不止s级灵异事件那么简单。”苏慕白看着商场的大门入口,心里暗暗想着。

        以他目前的鬼域强度,竟然不能直接入侵到商场内部,这让苏慕白感到十分诧异。

        不说这片商场里面的灵异,就说这片笼罩了整个北阳市的白雾鬼域的强度,从某些方面来看就已经超过了苏慕白的鬼域!

        毕竟,白雾鬼域笼罩了整座城市,鬼域的强度还能维持在五层鬼域之上,甚至是六层鬼域。

        这一点是苏慕白无法做到的。

        他的黑雾鬼域在笼罩了整座城市之后,鬼域的强度就只能维持在四层鬼域到五层之间,根本无法维持在六层鬼域。

        也正是因为如此。

        苏慕白的鬼域在与白雾鬼域的对抗中隐隐落入了下风,自身的鬼域被入侵了,这也是之前那些居民能够进入苏慕白鬼域袭击他的原因。

        踏踏踏!

        但苏慕白也没有丝毫畏惧,直接迈步朝着商场的大门走了过去,准备通过商场的大门进入内部。

        “噗!”

        就在苏慕白刚走到商场的入口,抬起脚,正要准备迈步走进去的时候,他的动作就猛的一顿。

        一道狰狞恐怖的伤口从苏慕白的额头开始,贯穿了他的全身,仿佛要将他的身体直接砍成两半一样。

        柴刀诅咒的反噬,爆发了!

        锈迹斑斑的柴刀跟老旧的军刀不同,使用前者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在砍别人的同时,自身也要遭受相同的诅咒伤害。

        因此,柴刀也可以算是一把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灵异物品了!

        然而很快。

        那道贯穿苏慕白全身的伤口就直接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很显然,苏慕白选择了重启,让自己的身体恢复到巅峰的状态,直接抹除了柴刀反噬所带来的伤口。

        踏踏、踏踏踏………

        苏慕白继续迈步,从商场的入口走了进去。

        “这里并不是商场内部,甚至都已经不在北阳市了,这是一处与现实重叠了的灵异之地。”

        走进商场的瞬间,苏慕白眼前的景象就发生了变化。

        之前从商场外面透过玻璃往里面看,看到的是依旧是商场内的场景,只不过是环境有些昏暗罢了。

        现在苏慕白走进了商场,发现他此时并不是站在商场的一楼大厅,而是站在了一条泥石路上。

        道路的两旁漆黑一片,即便是苏慕白的鬼眼也无法看穿那片黑暗,而他的身后并不是那个商场的入口,而是一面用石头垒起的墙。

        在道路的前方,弥漫着浓郁的白雾,但这些雾气就无法阻挡苏慕白的视线了,他的目光看向了远处。

        在道路的前方,距离苏慕白大概一百多米左右的位置,有着三间看起来有些年头的老宅。

        具体什么年代的苏慕白也看不出来,但可以肯定是这三间老宅绝对不会是现代的建筑。

        最让人感觉古怪的是。

        在三间老旧房子的中间,有着一个凸起的土堆,从土堆的模样来看的话,似乎是一个坟墓。

        苏慕白仔细打量了几眼,却没有看到墓碑。

        “三间房子,难道说之前有三个人居住在这里?是驭鬼者么?镇守那个坟墓以及别的灵异?”

        苏慕白的思绪快速转动了起来。

        “算了,不想了,我相信那三个老房子里面应该有与之相关的答案。”

        没有过多犹豫,苏慕白就直接顺着眼前的道路,朝前方那三个老旧房子所在地方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

        北阳市。

        李军等人此时也遭遇到了危险,遭遇到了厉鬼的袭击!

        “快,鬼烛就快要熄灭了,我们必须在鬼烛熄灭前摆脱那只厉鬼,或者是想办法关押它!”

        队伍中的陈义脸色凝重的说道。

        他们此时都很狼狈,尤其是队伍后方罗旻,他的身上更是挂了彩,衣服都被自己的鲜血给染红了。

        很显然,罗旻已经受伤了,但他脚下动作却丝毫不敢停下,紧紧的跟着队伍朝前跑去。

        正在奔跑的李军看了眼手中快速燃烧的鬼烛,发现就这么一会儿,散发着绿色烛光的红色鬼烛就快要见底了。

        这也说明了盯上他们的那只厉鬼的恐怖程度有多高,红色鬼烛燃烧的速度越快,就证明了他们所面对的厉鬼越恐怖。

        踏踏踏!

        就在这时,一阵沉闷的古怪脚步声在李军等人周围的白雾中响了起来。

        听到脚步声的李军等人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了起来,因为这个脚步声的主人,是一只厉鬼!

        北阳市中的白雾非常浓郁,即便是李军等人也只能勉强看到身前一两米距离里的东西。

        即便是红色鬼烛,也只是以李军为中心,驱散了周围五六米范围内的白色雾气。

        红色鬼烛驱逐了灵异,因此脚步声的主人只在烛光范围外的白雾之中游荡,但又不离开。

        “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不如想办法关押这只厉鬼?我们几个联手,成功的可能性很大。”队伍里的苏凡开口说道。

        说实话,他已经快要跑不动了。

        而且苏凡很清楚,这只游荡在他们周围的厉鬼显然是已经盯上了队伍中的某人,只是现在红色鬼烛还没熄灭,因此厉鬼没有袭击他们。

        按照现在这个情况来看的话,等到红色鬼烛熄灭的瞬间,也就是厉鬼攻击他们的时候了。

        “我同意苏凡的想法,我也快跑不动了,与其活活累死,还不如跟鬼拼了,我们这么多人,没必要怕它。”

        周登第一个开口附和,鬼知道他们已经跑了多远的距离了。

        “既然这样,那大家就停下了吧,趁现在鬼烛还没有烧完,我们想个对策,争取一击必胜。”李军一锤定音,第一个停下了脚步。

        “………”

        随后,几人趁红色鬼烛还没熄灭,开始讨论起了关押厉鬼的计划。

        ………………

        与此同时。

        大昌市。

        在靠近市郊的一处烂尾楼里,一群五大三粗、头发染的花花绿绿的青年男子此时正将一名身形瘦弱的中年男子围在中间,一顿拳打脚踢。

        “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了,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不,一个星期!再宽限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到时候我一定凑够钱还给你们!”

        正在挨打的中年男子只能用双手抱住自己的头,身体缩成一团护住要害,嘴里不断的开口求着饶。

        听到中年男人的话,周围几名打人的壮汉手上的动作一顿,看向了一旁站着的另一名中年光头男子。

        “龙哥,求求你,再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去凑钱,我不骗你,真的,就一个星期!”

        挨打的中年男子借此机会连忙对着一旁的光头男子说道,生怕说晚一秒就会再次遭遇毒打。

        “你这话我听了已经五六遍了,有哪次是真的?一个月又一个月,一个星期又一个星期,你叫我怎么信你?”

        被叫做龙哥的光头男子瞥了地上的中年一眼,随后继续对着周围一群青年开口说道:“给我打!往死里打,让他长长记性!”

        “好嘞!”

        周围那些青年壮汉听到大哥发话了也不疑迟,对着地上的中年男子继续拳打脚踢了起来。

        一时之间,各种惨叫声跟求饶声不绝于耳。

        因为这片烂尾楼的位置接近市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来往的车辆也都匆匆行驶而过,因此倒也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住手!”

        突然,一道女子的暴喝声响起。

        就在这时。

        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快速从烂尾楼外面跑了进来,女子边跑边大声喊道:“住手,别打了,你们快给我住手!”

        “我爸欠你们的钱不是已经还了吗?为什么还要找他的麻烦?!”

        跑到近前的女子用力的推着周围的几名打人男子,但以她的力气根本无法推开这些壮汉,在尝试了几次无果之后就只能用自己的身体护住自己父亲的身体。

        “好了!”

        这些壮汉可不会怜香惜玉,眼见他们不管不顾,准备继续动手的时候,站在一旁的龙哥突然开口制止。

        龙哥看着冲进来的女子皱了皱眉,想了想后开口说道:“你爸才还了我们五万块,这只是他借的本金,还有二十万的利息没还呢!”

        “我也不跟你们废话,我再给你们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要是还不了钱,我就卸了你爸的一条腿!”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替你爸还款,我很有人性的,没钱可以肉偿嘛,陪我一个月就算清账。”

        说着,龙哥露出了一抹猥琐的笑容,随后对着周围的青年壮汉一挥手,道:“兄弟们,我们走!”

        龙哥知道,李媛媛不可能傻到一个人来这片烂尾楼,应该是已经报过警了,现在对方敢冲进来,那说明警察应该已经差不多要到了。

        “爸,你怎么样?要不要紧?”李媛媛并没有理会那名光头男子,她快速扶起被打倒在地的父亲,关心的检查起了自己父亲的身体。

        “滴~呜~~滴~呜~~滴~呜~~”

        也就在这时,警笛声大作。

        几辆警车行驶到了烂尾楼的外面,正好将刚刚走出烂尾楼,正准备离开的龙哥等一行人给堵了个正着。

        “站住,别动,双手抱头蹲下!”

        下车的民警快速上前,将龙哥等人制住,随后拿出随身携带的手铐,将他们的双手给铐了起来。

        在这过程中,龙哥等人也都十分的配合,没有做出任何过激的行动。

        “带走,全都带回局里,其他人去烂尾楼里面查看情况!”领队的警察看到这一幕,脸色平静的对着拷住龙哥等人的几民警说道。

        龙哥等人被带上了警车,在走到领队的民警身前,龙哥露出了一抹意义深长的笑容,而带队的中年警察也不留痕迹的点了点头。

        两者的动作弧度都不大,其他人也没注意到这一幕。

        而且就算有人注意到了也不会说什么。

        因为他们大多数人都很清楚,这次很有可能只是走个过场,只要烂尾楼里面被打的伤员不是伤的特别严重,那这件事最后都会不了了之。

        毕竟有些地方就是如此,警匪串通一气,过年过节红包收礼,当然,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否则这章很有可能过不了审………

        “报告张队,烂尾楼里面还有两人,一个是这次的报警人李媛媛,另一个则是她的父亲,也就是这次的受害者。”

        进入烂尾楼查看情况的民警很快就走了出来对着领队的中年民警说道。

        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李媛媛搀扶着自己的父亲李云走了出来。

        此时的李云鼻青脸肿的,在他的嘴角还有着血迹,走起路来也是一瘸一瘸的,显然是一只脚被打伤了。

        “小刘,你跟这位受伤的同志和他女儿一起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然后带着验伤报告来警局做笔录。”

        “小杨跟小王现场取证,在事发地拍摄一些图片,然后其余人跟我一起先回警局。”

        张易快速安排了下工作,然后上车,跟其他几名警员一起,带着龙哥等人朝着市区驶去。

        “走吧,我带你们去医院验伤。”名叫小刘的警察是一名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男子。

        他看李云的脚受了伤,行动不便,就上前帮忙搀扶着李云朝路边停着的一辆警车走去。

        “谢谢你。”李媛媛连忙道谢。

        小刘笑了笑,说道:“这是应该的,为人民服务,这不就是我们身为警务人员应该做的事情嘛。”

        等到李云跟李媛媛坐进了车里,小刘这才打开驾驶位上的车门,然后点火将警车朝着市医院的方向驶去。

        “大叔,你是怎么得罪那一伙人的?”在行进的过程中,小刘好奇的开口询问道。

        他看李云的样子应该跟龙哥那伙人不是一个路子的,很好奇两者之间是怎么结怨的。

        “唉~~~”

        李云闻言,叹了口气,正准备开口说话,就被李媛媛抢先开口道:“那伙人在敲诈我爸,不给钱就打我爸!”

        “哦?”小刘一听立马来了兴致,道:“对方在敲诈勒索你们?”

        “别乱说!”谁知李云的脸色一正,瞪了李媛媛一眼后对着小刘道:“我女儿并不清楚真正事情的起因,警官不要在意。”

        李媛媛不服气,开口道:“本来就是嘛,我们家明明就只借了他们五万块,现在五万块钱都已经还了,他们还要二十万,不是敲诈是什么?!”

        “你还是太年轻了,你不懂。”李云叹了口气道。

        “我哪里不懂了,不就是我妈生病的时候家里没钱借的高利贷吗,但是这也太黑了,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就利滚利快三十万了,比敲诈还要狠!”李媛媛气愤填膺的说道。

        “………”

        李云跟李媛媛在警车里不断的说着事情的经过,警员小刘也从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是李云的老婆,也就是李媛媛的母亲前段时间生了场大病需要做手术,但是家里的积蓄不够就只能借钱。

        在跟亲戚朋友借遍了之后还是差了五万块。

        这时候,李云没法了,就只能去借高利贷,然后事情的走向就超出了李云的掌控。

        之前说好的九出十三归,变成了短短时间里翻了两倍,李云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最后就要变成了现在这样。

        “你们放心,你们家的这种情况我会重点汇报的,肯定能够得到警局的重视。”小刘开口说道。

        当然,他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小刘很清楚,能在大昌市的市中心放高利贷,并且还这么猖狂的人,上面肯定有人,否则早就完蛋了。

        李云也知道这只是一种场面话而已,如果报警真的有用的话,也不会拖到现在了,李云早就报过警了,但是最后的结果却令他寒心。

        车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李媛媛也没有继续开口说话,而是皱着眉头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如果警察靠不住的话,那就只能希望那个小女孩说的话是真的,那个东西真的有用了。”

        李媛媛一咬牙,然后快速的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了两样物品。

        一根已经削好的铅笔,跟一个小纸团!

        李媛媛将右手中的小纸团缓缓摊开,一张脏兮兮的卡通贴纸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这个卡通贴纸是李媛媛之前在大昌市遇到的一个小女孩给她的。

        那是一个差不多只有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她穿着连衣裙,浑身脏脏西的,就像是一个流浪儿。

        当时的李媛媛出于同情,就买了点东西给那个小女孩吃,然后那个小女孩为了感谢她,就递给了她一张纸。

        并且,那个小女孩说在这张纸上面写下东西就能实现愿望。

        当时的李媛媛只是微笑着收下了,并不以为意,但后来发生在小女孩身上的事情就让她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了。

        那个小女孩就像是只有李媛媛一个人能看见一般,她的同学说她在对着空气讲话,并且后来小女孩走到了马路中间,但是路过的车辆竟然没有撞到那名女孩。

        这件事情让李媛媛极为震惊,要不是手里面的卡通贴纸,她都会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如果这张卡通贴纸真的能够实现愿望,那我应该许什么愿呢?”李媛媛思索了片刻之后,最终,用铅笔在卡通贴纸上写下了一行字。

        “我希望,那些敲诈我爸的坏人都能得到应有的惩罚!”

        见状,李云有些疑惑的问道:“媛媛,你在写什么?”

        “没,没什么。”李媛媛连忙回答,并将卡通贴纸连同铅笔一起放回了包里。

        此时的她只觉得自己荒唐到了极致,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愿望成真的事情呢!

        即便从那个小女孩的表现来看,对方确实有些诡异,但也不代表这张卡通贴纸就能实现人的愿望了。

        “或许当时的我撞鬼了说不定,那个古怪的小女孩就是鬼,但不论是怎样,不管你是人还是鬼,我都希望你能帮帮我!”

        李媛媛在心里暗中祈祷。

        ………………

        7017k

        
    2020免费听书神器为什么小说叫小说小说的发展第二百七十九节 杀人不简单小说阅读网早餐英语拼读文小说是什么人云深不知处txt父女全书免费全本小说大全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