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神秘复苏之最强BOSS > 正文 第194章 过去的影像
        坐在红漆木床上的鬼新娘仿佛没有实体,如同一个虚幻的影子一般,那个第四阶段鬼婴的手掌直接从她身体当中穿了过去,根本无法触碰到鬼新娘的身体。

        “缺少某种媒介么?”苏慕白的目光动了动,随后一步迈出,直接就瞬移到了鬼新娘的边上。

        紧接着,黑色的鬼手伸出,朝着鬼新娘的脖子处掐去。

        绣有囍字的大红盖头几乎将鬼新娘的整个头颅都给遮挡住了,但从苏慕白此时的视角来看,依旧可以看到她脖子的部分皮肤。

        与苏慕白一开始所想的不同。

        鬼新娘的皮肤非常光滑且饱满,看上去与活人无异,甚至从皮肤的色泽来看,比很多普通人的皮肤都还要好。

        这一点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毕竟对于厉鬼来说,身上的皮肤基本上要么是惨白无比,要么是漆黑一片,亦或是腐烂严重,再不济也会带有许多类似于尸斑一类的斑痕。

        就拿苏慕白自己来说。

        他身上的皮肤就是黑青色的,鬼手则是漆黑一片,再加上他那幽绿色的眸子,嘴里更是有一副狰狞发黑的鬼牙,常人一眼就能认出他是一只厉鬼,并且由心的感到恐惧。

        不要说苏慕白这种真正的厉鬼了,百分之九十的驭鬼者身体都跟正常人不一样,他们的身体会被灵异力量影响,逐渐厉鬼化,然后脱离出“普通人”的范围。

        苏慕白穿越至今,所见过的厉鬼数量非常之多,但是像鬼新娘这样身体比正常人还要像正常人的厉鬼他还是第一次见。

        在苏慕白的印象中,像鬼新娘这种穿着打扮的厉鬼并不是没有,他记得原著里就有一个鬼新娘。

        那只厉鬼的代号为“干尸新娘”,是一个恐怖程度非常高的厉鬼,按照那只厉鬼的设定,完全体的情况下绝对能够被定义为ss级。

        但干尸新娘的模样与她的代号相同,她的身体就如同一具干尸一般。

        “果然,哪怕是鬼手跟鬼骨以及饿死鬼的灵异力量相加,也还是无法触碰到她的身体吗?”

        在苏慕白的注视下,他那黑色的鬼手跟之前那只第四阶段的鬼婴一样,直接从鬼新娘的脖子处穿了过去,没能触碰到鬼新娘分毫。

        “如果正常的情况下无法触碰到鬼新娘的身体,那么能不能用军刀或是柴刀的诅咒来进行攻击呢?”苏慕白想了一下,然后看了眼自己的左手。

        在他的左手上,拿着一把锈迹斑斑的柴刀。

        随着苏慕白的心念一动,一道高大的黑影凭空出现在了他的身前,这道黑影正是鬼影!

        鬼影的身体十分的黑,哪怕是在这没有丝毫光线的卧室里也依旧能够看清它的身形。

        下一刻。

        鬼影的身体快速拉长,变大,覆盖在了苏慕白脚下的木板地面上,并且它的身体还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

        鬼影所覆盖的范围开始变得越来越大,从苏慕白脚下的地面,到整个房间的地面,然后就是墙壁、房顶、家具、以及那张红漆木床………

        很快,鬼影就将卧室里的一切全都覆盖住了。

        很显然,苏慕白想要触发柴刀的媒介,以此来寻找对付鬼新娘的方法!

        虽然他自身的恐怖程度很高,但是无法触碰到对方的身体,那么恐怖程度再高也是白搭。

        柴刀不仅仅只能肢解,还能通过被触发的媒介查探到这间卧室里面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有着类似于回溯时间查看过去的作用。

        “柴刀媒介的触发应该不会失败。”苏慕白将自己手中那把锈迹斑斑的柴刀微微举起,等待媒介被触发后的影像出现。

        苏慕白准备的十分充足。

        不仅卧室里地面以及所有物品都被鬼影给覆盖了,就连空气都在不断飘荡着一缕缕宛如实质的雾气。

        苏慕白的鬼域配合鬼影的灵异力量,直接将这间卧室变成了某种更为特别的世界。

        只要鬼新娘在这间卧室里面留下过痕迹,那么柴刀的媒介就一定能够触发,除非鬼新娘自身的灵异抵消了柴刀媒介的探查。

        实际上。

        不止是鬼新娘,这间卧室里所保留的一切痕迹都能被柴刀触发,形成一段特殊的影像,从而让柴刀的拥有者能够窥探这间卧室过去所发生过的所有事情。

        如果柴刀媒介触发顺利的话,那么这间卧室里的一切对于苏慕白来说都将没有任何秘密。

        下一刻。

        柴刀的媒介被成功触发了!

        瞬间。

        苏慕白眼前的景象一变。

        略显简约的房间里凭空出现了四道人影,这些人影都是之前在卧室里留下过痕迹的人。

        其中一道人影是一名穿着喜服的男子,大概有三十岁左右,胸前一朵新郎所戴的大红花看上去十分喜庆。

        如果苏慕白没猜错的话,这道人影应该就是这间房子的主人之一,也是那个鬼新娘的结婚对象了。

        除了这个新郎之外,房间里新出现的另外三道人影分别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以及两名老人。

        其中那个青年男子的长相非常模糊,根本无法看清面部五官,就像是他的脸上被一层迷雾所笼罩了一般。

        另外的良民老人分别是一男一女,大概都在七八十岁左右,满脸皱纹,头发发白,身上的衣物但是非常朴实。

        除了这几道人影之外,这间卧室里的所有物品也都焕然一新,但奇怪的是,摆放在卧室中间的木桌,以及被鬼新娘坐着的木床竟然不是红色的,而是正常的木质颜色。

        由此不难推断出,这红色的油漆应该是后来喷上的,然后在较长的时间下侵蚀,漆面严重脱落,这才变得像现在这样斑驳不堪。

        从柴刀媒介触发的景象来看,那名青年男子跟两个老人应该都是来喝喜酒的,至于几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间卧室里苏慕白就不知道了。

        毕竟,这间卧室一看就是新房,也就是古时那句“送入洞房”中的洞房,而喝喜酒不应该是在大厅或是院外么?

        再者说了,哪怕是闹洞房也不至于两名七八十岁的老人也都跟着进来闹吧?

        影像中的几人正在不断的说着话,似乎是在讨论着什么,并且几人还不时的朝着坐在床边的鬼新娘方向看去。

        初时,几人的交谈还算顺利,脸上都带着笑意,但随着交谈的继续,几人的意见似乎出现了分歧,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尤其是那名新郎,脸上更是带有怒色。

        “看样子,这几人交谈的内容应该跟那个鬼新娘有关。”苏慕白静静的观看着事态的发展。

        只可惜,他不会唇语,因此也不知道在这场听不见声音的交谈中,几人分别说了些什么。

        随着时间的推移,柴刀媒介影像中几人的情绪都开始变得激动了起来,说话时嘴巴张合的弧度表大变快,且带有一些肢体动作。

        尽管不知道几人说了什么,但苏慕白也看得出来,几人应该是在据理力争,都想要说服对方。

        可最后的结果应该是谁也没能将其他几人说动,影响里几人的情绪也都变得越来越激动了起来。

        紧接着。

        卧室里影像的内容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似乎是柴刀的媒介受到了其他灵异的干扰,所以媒介中的内容也受到了影响,变得模糊不清。

        但很快,柴刀的媒介又变得稳定了下来,影像中的画面也开始变得清晰了起来。

        然而这事,卧室里的环境又有了新的变化。

        那名青年男子跟那两个老人都消失了,卧室里只有坐在木桌旁边那张凳子上的新郎,以及坐在木床上,红盖头依旧没有掀开的鬼新娘。

        但这时卧室里的木桌、凳子、以及那张木床,跟房间里的其他家具全都变成了红色,就像是涂了一层红色的油漆一般。

        “难道说,新郎将其他几人都杀了,然后在这过程中出了某些事,导致卧室里的家具都变成了红色?”苏慕白暗暗猜测着。

        很显然,之前在柴刀媒介中显现的青年男子跟那两名老人都是驭鬼者,且跟这名新郎认识。

        再联想到在这栋老宅的边上还有着另外两栋老宅,苏慕白不得不猜想几人应该是某支驭鬼者队伍。

        “老宅只有三栋,但是人却有五个,这个新郎跟鬼新娘住一栋,那名青年男子独自一栋,剩下的一栋很有可能就是那两名老人的了。”

        “且三栋老宅的中央有一座坟墓,而我之前从卧室往外面看所看到的却是一片仿佛没有尽头的坟场,它们之间应该也有什么关联。”

        一瞬间,苏慕白想了很多。

        在灵异事件当中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哪怕是自己看到的也不一定就是真的。

        如果苏慕白的猜测成真的话,那么这三栋老宅的主人之所以会住在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应该都是为了压制那座坟墓当中的灵异!

        而那座坟墓里面如果仅有一只厉鬼的话,那么是不需要这么多驭鬼者一起联手的。

        也就是说。

        苏慕白之前所看到的三栋老宅中央的坟墓很有可能只是一个表象,真实存在的应该是一片坟场!

        真实的情况到底如何,还需要苏慕白后续自己去验证,此时的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就是尝试用柴刀去肢解那个坐在床边的鬼新娘!

        至于那个中年新郎,直接就被苏慕白给无视了,哪怕对方确实出现在了柴刀的媒介中,但苏慕白也依旧不打算肢解了新郎。

        原因很简单,没有收益!

        苏慕白之所以想肢解鬼新娘,是因为对方就在这间卧室当中,他能够驾驭对方,再不济,也可以让第三阶段的鬼婴吞噬,然后成长到第四阶段。

        而新郎却不在这间卧室,即便柴刀的诅咒顺着媒介肢解了新郎,苏慕白也无法获得对方的拼图。

        看着近在眼前的鬼新娘,苏慕白没有丝毫犹豫,手中的柴刀猛的挥下,朝着鬼新娘的身体砍了下去。

        刷!

        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响起。

        锈迹斑斑的柴刀快速朝着鬼新娘的头顶砍去,如果这一刀砍中了的话,那么鬼新娘的身体会被柴刀的灵异直接一分为二。

        然而就在手中的军刀快要砍中鬼新娘脑袋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原本坐在红色木凳上的中年新郎似乎发现了什么,猛的转头,朝着苏慕白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

        “嗯?”

        苏慕白的瞳孔一缩,他能够确定,此时那个中年新郎看的就是自己,而不是坐在床上的鬼新娘。

        “一个属于媒介中的人,竟然能够从过去虚幻的影像中入侵现实,直接看到现实中的自己?”

        这一幕太过古怪,苏慕白有些不太能理解这种灵异现象。

        这跟原著中杨间所遇到的那个提着篮子的老人不同,对方是因为自身的特性,所以才能从媒介中入侵现实,且直接袭击杨间。

        那个老太婆的特性就是不能被人记起,与其说对方是从柴刀的媒介中入侵现实,倒不如说是从杨间的记忆中入侵现实更为贴切。

        而柴刀的所触发的影像只是促使这件事情发生的媒介之一。

        也正是因为如此,苏慕白此时才会觉得惊讶。

        因为那个老太婆能做到的事情,不代表其他人或者厉鬼也都能做到,最起码他自己就无法做到。

        “难道这个新郎身体里厉鬼的能力跟原著中的那个老太婆类似?如果被人记起或是看到,就会触发厉鬼的杀人规律,因此在满足一些特定的条件下,对方能够看到自己,甚至这段影像中的新郎也能入侵到现实世界?”

        苏慕白心中想着,但手上的动作却没停。

        锈迹斑斑的柴刀继续砍下,直接从鬼新娘的脑袋处砍入,然后将她的身体从中间砍成了两半。

        在这过程中,鬼新娘依旧坐在床上没有动静,而新郎也只是坐在红色木凳上,双眼直直的看着苏慕白,并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

        “砍中了!”

        苏慕白的目光一凝。

        从柴刀上传来的触感告诉他,鬼新娘的身体被砍中了,这一刀直接砍中了实体,并非是像之前的鬼手那般无法触碰到鬼新娘的身体。

        ………………

        7017k

        
    万千之心禁忌的爱40章短篇小说集txt下载全部免费看书神器纵横中文网邪器校园系列txt全文阅读目录王城陈榕小说在线阅读短文集合百度小说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