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真武凌天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血色玉佩
        听到这话,纪阳抬头,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得意,随即眼前一黑,长久的饥饿和劳累,再也支持不住,脚下一个踉跄,向前栽倒而去。

        一道红色仙元力从屋内冲出,带着凌厉的气势,稳稳接住纪阳的身体,随后将其带入屋中。

        随着这仙元力回到屋内,也将两扇门带上,破烂的门,也将这心一堂,关了个严实。

        这一觉,纪阳睡得很好。

        即便是修炼神气境之时,也不如现在这般,睡得安稳而舒服。

        长久的劳累和饥饿,让纪阳已经不想再去管其他事,不过,这梦,却是美好的。

        “倒是个倔驴。”红衣女子看着不远处躺在床上的纪阳,摇了摇头。

        时间在均匀的呼吸声中过去,当纪阳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中午。

        要不是实在饿得厉害,可能睡的时间还会更长。

        看了一眼陌生的环境,眼神再一扫,便看见了背对着自己坐在不远处的红衣女子。

        呼!深呼吸了一口,纪阳调整了一下精神状态:“前辈,谢谢。”

        “你不要会错意了,只是不想你一直站在门口,到时候这左邻右舍该说我心一堂没有待客之道了。”红衣女子的语气依旧很冷漠,冷得让纪阳都有些发怵。

        “这么说,前辈是绝不可能给晚辈那两样东西了。”纪阳调整一下,站了起来,鞠了一躬,对于这件事,还抱着希望。

        “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红衣女子顿了一下,淡淡开口。

        “只要前辈能把三力生生花和四叶真草给晚辈,别说一件事,就是一百件事,也不在话下,只是。”纪阳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只是,以你十二经封堵,区区武威境的实力,又能做些什么,对吧。”红衣女子淡淡开口,知道纪阳接下来要说什么。

        “前辈既然知道,又何必明知故问?但凡晚辈能力之内,赴汤蹈火,绝不皱眉。”纪阳抱拳,恭敬的说道。

        “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红衣女子的语气中,充满了狠厉!

        听到这话,纪阳心里咯噔一声。

        这要求,说奇怪也不奇怪,说不奇怪也奇怪。

        奇怪是因为这红衣女子实力绝非常人,深不可测,为什么要自己这样一个实力宛如蝼蚁般的修炼者,她自己出手就好了。

        不奇怪也是纪阳推测出来的:这红衣女子,好像因为什么原因,不能出手。

        因为整整两天,这红衣女子都在这心一堂中,一直都在这个小房间里。

        想到这里,纪阳也不做作:“依晚辈来看,前辈实力深不可测,若是真要杀一人,何不自己动手?要让晚辈来行这事,怕是有些不合常理。”

        红衣女子听到这话,并不回头,语气之中带着嘲讽:“怎么?怕了?在堂外站这么久时间的勇气哪去了?就你这样,也配得到我的三力生生花和四叶真草?”

        听到这话,纪阳心里有些生气,有些不舒服的说道:“前辈,我求这三力生生花和四叶真草,并非为我自己,若是要晚辈杀一人而救一人,恕难从命。”

        红衣女子听到这话,顿了一顿,随后淡淡问道:“为什么?”

        “首先,前辈想杀之人,一定实力比晚辈厉害得多,晚辈若是答应前辈,必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自己的命都没有了,还怎么去用这三力生生花和四叶真草就我朋友?”

        “其次,前辈让晚辈所杀之人,与晚辈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晚辈根本不认识此人,无缘无故却要了人家的性命,这是什么道理?”

        “第三,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前辈与这人的恩怨,与晚辈无关,晚辈不能因为要救朋友,便用别人的生命,用做交换。”

        纪阳说到这里,顿了顿:“生命,是无价的。”

        “好一个生命无价,那如此,这三力生生花和四叶真草,你是真的带不走了。”红衣女子淡淡说道。

        与其说是交易,更不如说是红衣女子抓住了纪阳想要得到三力生生花和四叶真草的把柄,用作威胁。

        “那晚辈便告辞了,前辈这样的要求,恕难答应,而且晚辈也不相信,这世间,三力生生花和四叶真草,只有前辈一个人有。”纪阳对着红衣女子深鞠一躬,语气坚定的说道。

        说完便转身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外走去。

        “若是杀这一人,可救百人,千人,万人呢?”

        就在纪阳走到门口的时候,红衣女子忽然开口,抛出了一个问题。

        纪阳听到这话,脚步停住,回过身来,看着这红衣女子:“这样的人,是该杀的。”

        红衣女子背对着纪阳,两道红色仙元力从手中流出,朝着外面的前堂而去。

        纪阳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约莫过了两个呼吸,这两道红色仙元力回到屋内,纪阳定睛一看,发现这两道红色仙元力中,各自包裹着两样东西。

        一朵三片花瓣,一片天青色,一片地黄色,一片银白色的花。

        一株四片长叶,翠绿色的草。

        三力生生花和四叶真草!

        纪阳心中一喜,立马心中有了答案。

        果然和名字描述得一模一样!

        “最后一个问题,什么人该杀?什么人不该杀?若是回答让我满意,这两样东西,便是你的了,不过那真仙境强者的仙元力,我可是帮不了你。”红衣女子操控仙元力包裹着这两样纪阳梦寐以求的东西。

        纪阳听到这个问题,也陷入了沉思。

        什么人该杀,什么人不该杀?

        “晚辈拙见,还请前辈见谅。”纪阳想了约莫三个呼吸,淡淡开口:

        “乾坤浩大,日月照鉴分明,宇宙浩瀚,天地不容奸党。该杀之人,是为恶,是为奸,是为邪。不该杀之人,是为善,是为良,是为正。”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不知前辈对于这个答案,还满意?”

        红衣女子微微点头,纪阳见此情景,心中暗喜:有戏!

        “即是如此,这答案,倒也是中规中矩,也罢,这两样东西,你就拿去吧。”

        话音刚落,这两道仙元力包裹的三力生生花和四叶真草,缓缓飘到纪阳跟前。

        纪阳下意识的伸手去接,猛然之间,又想起之前这红衣女子的问题,又把手缩了回来:“前辈,先前的条件?”

        “放心吧,你现在的实力,别人不杀你就好了,还指望你帮我杀别人,不过,这件事,你是要答应我的,至于杀的是什么人,一定是你口中的该杀之人,等你强大了,再来找我,我会告诉你的,怎么样?”

        这红衣女子的话,算是给纪阳吃了颗定心丸。

        有了这个承诺,纪阳不再迟疑,坚定的点点头:“好,前辈,我答应了,多谢!”

        说完再次伸出双手,一边一个,拿住了三力生生花和四叶真草,小心翼翼的放进怀里。

        这可是雷战丹田修复的希望啊!

        做好这一切,纪阳转身便要走,却又被这红衣女子叫住:“这个也拿去吧,对你兴许有些用处,对了,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话音未落,一道红光已经朝着这边射来,速度不快,纪阳一回头,便抓住了这红光。

        摊开手一看,是一块血红色的长方形玉佩,没有丝毫的雕刻和打磨。

        就像天生这块玉就长成了这样子一般。

        这玉佩颜色红得让人有些心悸,不过拿在手里,却有一种让人宁静的感觉。

        纪阳却没有发现,当他摊开这块玉佩的时候,瞳孔之中,边界处的一小丝血红,消散了一些。

        而这块玉佩,颜色加重了一些。

        “晚辈纪阳,星辰剑派四堂主。”纪阳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身份,随即目光注视着这块血红色的玉佩,疑惑的问道:

        “前辈,这是?”

        “拿着吧,以后对你有用。”红衣女子摆摆手,不再说话。

        “多谢前辈。”

        说完转身,大步流星走到前堂,推开门,离开了心一堂。

        只是纪阳没有看到,如果他在正面,就可以发现,当纪阳说完自己是星辰剑派四堂主之后,这红衣女子的脸上,表情有些复杂。

        咕咕咕咕咕咕。

        刚走出门外,纪阳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想来也有一天多米粒未进了,是该好好找个地方补充一下了。

        半江城中,一家不算豪华的客栈之中,纪阳单独开了个偏僻的房间,此刻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菜肴。

        二话不说,纪阳取下黑怒拿出小玄放在桌子上,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不多时,桌子上的各种菜肴,已经被横扫而光,只留了些残羹剩饭。

        “小玄。”纪阳舒服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吃了个舒服。

        “我还以为你没吃够,再来一轮呢,你们人类真是奇怪,还要吃饭。”小玄没好气的说道。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又不是人,你怎么会知道吃饭的快乐呢。”纪阳舒服的打了一个饱嗝,惬意的说道。

        “是啊,我不是人,我怎么会知道呢。”小玄淡淡说道,语气,有些失落。

        纪阳听到这话,感到有些不对劲,连忙捧起小玄:“喂,你怎么了,生气了?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

        “没有,言归正传吧。”小玄淡淡说道,语气中有些掩饰刚才的情绪。

        “额,那好吧,如果我刚才说错了什么,你一定要指正。”纪阳还是有些担心刚才自己所说的话。

        这小玄,该不是个母的吧,呸呸呸,雌的雌的。

        约莫过了两个呼吸,小玄没有回答,纪阳只能挠着后脑勺:“额,好吧,接下来该怎么办?”

        “回北州。”
    肉写得生动带感的现代言情肉很多很细致的糙汉文推荐你知我情深(1V1.)甜,限值得熬夜看的小说不大不小 小说书荒推荐有肉言情入夜,润物细无声全文阅读成人睡前听书桃运小村医尺度第二百七十九节 杀人不简单・2小时前更新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