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诸天之我是沙悟净 > 正文 356  闯入禁区
        在距离五角大楼还有五十公里的时候,骆天明就发现路边的交通警察多了不少。

        这些警察看起来很正常,但骆天明知道,其中肯定有不少是五角大楼外围的警卫,不知道用什么仪器在扫描来往的车辆。

        但他一点不慌,因为第六感还没报警,没有人对他产生敌意。

        大货车依然不紧不慢的向前开着,好像普通的货车一样。

        可是到了四十公里范围时,他的第六感终于有了感觉。先是一股不知什么射线扫过了整个车身,连骆天明在内都扫了一遍,然后就有警车追了上来。

        骆天明估计了一下,要是现在就强行闯关的话,很难冲过二十公里的距离。

        如果米国人确定他是冲五角大楼去的,动用导弹都不是不可能,大货车可躲不开导弹的攻击。

        于是他镇定的停下了车,接受警察的检查。

        警察其实也不确定这辆货车上装载的是武器,所以在走过来的时候,步伐很轻松,没有剑拔弩张的味道。

        这就让骆天明更放松了,坐在驾驶位上一动不动。

        可是警察过来后,还是被吓了一跳,实在是骆天明那张脸太吓人了,简直没有人样了。

        警察本能的把手放在枪套上,然后见骆天明举手投降,才镇定了一点,问道:“你是怎么回事?”

        骆天明用怨妇的语气道:“还能是怎么回事?被火烧了呗!我本来是个电气工程师,工作轻松,薪水还高。可就因为我被毁了容,公司就把我开除了,其他工作也都不要我,我只能来开大货车。这活儿有多累你知道吗?而且每天都只能一个人待着,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

        警察急忙打断他道:“好了好了,我不是来听你诉苦的。驾驶证拿出来!”

        虽然骆天明的脸还是那么吓人,但警察的手却从枪套上移开了。

        一来是警察见多了各种各样的惨状,被火烧伤的脸也不算什么;二是骆天明一口流利的米式英语,一听就是土生土长的米国人,疑心就更小了。

        骆天明拿出驾照递给警察,警察一看驾照上的照片,就皱眉道:“这是你吗?”

        驾照是骆天明偷来的,上面的照片当然不是他。可他毁容了,谁能看出照片不是他?

        所以他理直气壮的道:“当然是我。我知道,照片和我现在的相貌不符,可是我不想再照相了,不行吗?”

        警察理解的点点头,任谁被烧成这样,也不会再想照相的。

        可是理解归理解,该查还得查,于是又开始讯问骆天明的家庭住址,货车隶属哪个公司,车上运的什么货等等,还要开箱检查,确保没有问题。

        其他资料都好办,骆天明为了冒充这个身份,资料都背熟了。

        可是开箱检查就麻烦了,虽说他在火箭炮外表做了伪装,可瞒不过真正的行家,仔细看看就能发现端倪。

        但骆天明表面上却很顺从,利索的下了车,一边往车厢后面走,一面“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警车,说道:“你们的警灯似乎有问题,亮度忽明忽暗,这样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你们就必须换个新的了。”

        在距离五角大楼还有五十公里的时候,骆天明就发现路边的交通警察多了不少。

        这些警察看起来很正常,但骆天明知道,其中肯定有不少是五角大楼外围的警卫,不知道用什么仪器在扫描来往的车辆。

        但他一点不慌,因为第六感还没报警,没有人对他产生敌意。

        大货车依然不紧不慢的向前开着,好像普通的货车一样。

        可是到了四十公里范围时,他的第六感终于有了感觉。先是一股不知什么射线扫过了整个车身,连骆天明在内都扫了一遍,然后就有警车追了上来。

        骆天明估计了一下,要是现在就强行闯关的话,很难冲过二十公里的距离。

        如果米国人确定他是冲五角大楼去的,动用导弹都不是不可能,大货车可躲不开导弹的攻击。

        于是他镇定的停下了车,接受警察的检查。

        警察其实也不确定这辆货车上装载的是武器,所以在走过来的时候,步伐很轻松,没有剑拔弩张的味道。

        这就让骆天明更放松了,坐在驾驶位上一动不动。

        可是警察过来后,还是被吓了一跳,实在是骆天明那张脸太吓人了,简直没有人样了。

        警察本能的把手放在枪套上,然后见骆天明举手投降,才镇定了一点,问道:“你是怎么回事?”

        骆天明用怨妇的语气道:“还能是怎么回事?被火烧了呗!我本来是个电气工程师,工作轻松,薪水还高。可就因为我被毁了容,公司就把我开除了,其他工作也都不要我,我只能来开大货车。这活儿有多累你知道吗?而且每天都只能一个人待着,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

        警察急忙打断他道:“好了好了,我不是来听你诉苦的。驾驶证拿出来!”

        虽然骆天明的脸还是那么吓人,但警察的手却从枪套上移开了。

        一来是警察见多了各种各样的惨状,被火烧伤的脸也不算什么;二是骆天明一口流利的米式英语,一听就是土生土长的米国人,疑心就更小了。

        骆天明拿出驾照递给警察,警察一看驾照上的照片,就皱眉道:“这是你吗?”

        驾照是骆天明偷来的,上面的照片当然不是他。可他毁容了,谁能看出照片不是他?

        所以他理直气壮的道:“当然是我。我知道,照片和我现在的相貌不符,可是我不想再照相了,不行吗?”

        警察理解的点点头,任谁被烧成这样,也不会再想照相的。

        可是理解归理解,该查还得查,于是又开始讯问骆天明的家庭住址,货车隶属哪个公司,车上运的什么货等等,还要开箱检查,确保没有问题。

        其他资料都好办,骆天明为了冒充这个身份,资料都背熟了。

        可是开箱检查就麻烦了,虽说他在火箭炮外表做了伪装,可瞒不过真正的行家,仔细看看就能发现端倪。

        但骆天明表面上却很顺从,利索的下了车,一边往车厢后面走,一面“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警车,说道:“你们的警灯似乎有问题,亮度忽明忽暗,这样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你们就必须换个新的了。”

        
    免费小说书城武炼巅峰小说璧水popo h师徒快穿禁忌文尺寸大的肉多有点污的小说现代言情乡村小说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疯读小说下载网游小说小说月报精品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