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女巫塔成长指南 > 正文 第21章 见到艾达
        但事实上,她的能量还是100%,并没有什么变化。

        恍惚间,那黑暗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她看见了一些东西,但她只记住了那种恐惧感,却无法用任何的言语来描述她看见的是什么东西。

        也许她看见的是某种概念,理念,又或者是规则。

        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穿透厂房的天窗,照在阿黛尔的脸上时。她眨了眨眼睛,从地上爬了起来。

        在没有开休眠模式的情况下,她竟然睡着了!

        身边老人的尸体已经凉透了,他的指甲泛起淡淡的青色,皮肤干燥皲裂。

        他的眼睛闭着,嘴角还带着笑容。

        他活着的时候挣扎的那么痛苦,死去时却变得如此平静,仿佛已经去了极乐世界,此后只剩下快乐,倒没有一点痛苦了。

        ……

        接下来的几天多少是有些枯燥,阿黛尔从炼金杂货店那里购买了用于制作生产【锡铁徽章】一起的材料——一些玻璃试管,还有模具。

        锡铁可以去找铁匠订购,她买够了升级用的便宜的黑铁矿,顺便订购了一批黄铁矿,等到她下一次和克莱顿交易,她就有钱买下来这些东西了。

        生产【锡铁徽章】和【体力药剂】并不需要阿黛尔操太多心,所以大部分的时候,她都是呆在城立图书馆,恶补关于这个世界的常识。

        因为她还没有去警署确认自己的身份,所以她不得不以平民的身份去阅读,她不仅不能把书带出图书馆,就连能借阅的种类都不是很多,大部分都是一些基本的常识类书籍。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反而是这些最基本的书籍,对于阿黛尔来说最有用。

        一顿恶补之后,阿黛尔感觉自己终于不用再当“十万个为什么”了。

        一转眼的时间,就到了阿黛尔和克莱顿约定好的时间了。

        两个人还是约在之前见过面的饭店交易,可能因为现在是白天,而且没有下雨的缘故,这里的位子几乎都坐满了。

        当阿黛尔到的时候,克莱顿已经在位子上等着她了。

        他远比他表现出来的更重视和阿黛尔的交易。

        仅仅是通过之前的两次交易,他提供上去的【体力药剂】就已经得到了一些大商人的侧目。

        其实【体力药剂】的数量并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药剂师们大部分都被贵族所垄断着,只有极少的药剂师才会有精力去制作一些额外的药剂用来售卖。

        如果克莱顿有渠道获得一些药剂的话,这无疑是对垄断的一种打破。

        一旦垄断被打破了一个小缺口,距离它彻底被打破的日子,还远么?

        “您来了。”见到阿黛尔,克莱顿连忙起身,这两天他已经被好几个大商人询问过关于药剂的事情了,颇有些诚惶诚恐。

        虽然他扛住了压力,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渠道——不过也是因为那些大商人们并没有打算刨根问底。

        只是时间很紧迫了,他必须尽快发展出自己的势力,这样才能够避免自己的利益被掠夺——起码是一种双方能接受的方式被掠夺。

        “希望我没有来晚。”阿黛尔从斗篷内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时间。

        “当然不会。”克莱顿亲自为阿黛尔倒了酒,再三按捺自己的心情,却还是没忍住问道,“怎么样,大人,还顺利么?”

        阿黛尔很清楚对方在问些什么,她将十瓶【体力药剂】放在了桌面上,“这些是这周我们可以交易的分量。”她留下了五瓶,并不打算交易。

        克莱顿的神情多少有些失望,不过这也是不能够强求的,药剂师本来就不能够很稳定的制作药剂。

        不过阿黛尔的下一句话让他激动的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虽然药剂并不多,但是我这里有一些新的东西,你要么?”阿黛尔把制作好的五个锡铁徽章放在了桌面上。

        最后锡铁徽章以25先令一枚的价格成交。

        阿黛尔的资产一下子暴涨到两百先令以上,等一下她就可以升级小木屋了,想一想就令人兴奋!

        这一次小木屋升级到3级,就可以解锁科技和魔法。要知道,她对此早就迫不及待了。

        同样迫不及待的还有克莱顿,现场简单地测试了一下【锡铁徽章】的效果,他也等不及回家再好好看看了,毕竟如果这个能够卖出去,可比倒卖【体力药剂】赚多了。

        同时,克莱顿还给阿黛尔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虽然还没有买到,但是他打听到了一些关于【达克希的爱抚】的消息。

        如果阿黛尔真的需要这个东西,他可以在半个月之内把它搞到手。

        这对于阿黛尔来说是个实实在在的好消息,只不过在那之前,她还要去找亨利的姐姐艾达确认一下。

        ……

        再次踏足亨利家的时候,亨利的父亲显然神色不愉。

        不过当阿黛尔递出两先令之后,亨利的父亲就变成随意提问的温和态度了。这种改变是如此的迅速——她亲眼看见象征着对方橘黄色的圆点变成了黄色,又变成了黄绿色。

        “我要见见艾达。”她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虽然亨利的父亲似乎还有些不情愿,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看在先令的份上,他点了点头。

        不知道是出于好心的提醒,还是出于对女儿的担忧,他还提醒道,“大人您最好站在门口,不要往里走。”

        阿黛尔没点头也没摇头。

        从第一次来到亨利的家里,她就注意到了,被关在家里,从没有见过阿黛尔的艾达,竟然在地图上被表达为金色的圆点!

        要知道,亨利因为和她有一段交流,所以才变成了绿色的圆点。

        素未谋面的艾达怎么会是金色?

        她从没见到过这样颜色,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比起那刺眼的红色来说,金色看起来并不是多坏的含义。

        这就是为什么阿黛尔会三番五次地要求打开门见一见艾达。

        她感觉,也许这个女孩能带给她惊喜。

        房门打开的时候,阿黛尔看到了瑟缩在被子当中的女人。

        她的脸颊极为瘦削,颧骨很高,鼻梁也很高。

        尽管疾病破坏了她的五官,但是看她的五官轮廓也可以想见,如果是在对方状态正常的时候,应该看起来是颇具干练之美的。

        她左颊上一大块疹子破坏了这种美感,反而平添了刻薄丑陋。

        亨利的父亲退后了一步,没有上前,只是他也没有离开,反而站在阿黛尔的身后,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我想,你应该不介意我进去吧。”阿黛尔问。

        床上的艾达嘴唇紧闭,蠕动着,却没说出来话,最后只是点了点头。
    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看书网七猫小说的草坪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