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救命!疯批夫郎总想杀本妻主 > 正文 第14章 俊乐丢失
        “我家乐宝真能干。”储清笑着接过,催促储俊乐去洗手。

        麻子脸女人对着大门呸一口,白瞎那么好看的娃娃了,住在这破地,不过,高门大院她还真不好下手。

        麻子女人返回刚才的巷口,往地上和衣一倒,养足精神她好办大事。

        天空阴暗,雾气弥漫。

        贺临,终潇和一点没有被影响,兴冲冲准备游湖的东西,一大早太阳还没出来储娇等人就早早的来到了湖上,估计太阳也不会出来了。

        终潇和无奈,“储相,你不带美妾带着婢女!”

        “比起后院的莺莺燕燕,曼香最得我心。”储娇悠闲坐在船头,墨衣红颜,碎发随风扬,自成一副美人画卷。

        终潇和指着和贺临整理东西的融慕,“这是储相新收的?”

        “对,我的最爱宽肩窄腰禁欲脸。”

        “禁欲脸是什么脸?”终潇和不解。

        “对女人不敢兴趣偏偏女人又喜欢的脸。”储娇思来想去决定让融慕在明处保护她,后来储娇就后悔了,悔的肠子都青了。

        终潇和懂了,心中浮现出男人清冷的面容,这不就是储娇描述的,禁欲脸!

        储娇撑着下巴喃喃自语,“ 莲花不少,不知道有没有莲蓬。”

        贺临刚好走到储娇身边,展开双臂飞到荷花丛中,脚尖轻点荷叶再次飞起,找了两圈后,贺临手握一大把莲蓬稳稳落在船头。

        “给,莲蓬,这朵荷花最大,最好看,都给你。”贺临冲储娇嘿嘿笑。

        这一幕可惊到终潇和,贺临什么时候与储娇关系好到为她摘荷花了。

        储娇也目瞪口呆,原来她身边的人这么厉害,就她一个人是个弱鸡。

        “谢谢。”储娇心里暖暖的,摸摸贺临的头,有个忠犬弟弟也不错,突然她脸色一变,不是每个弟弟都是忠犬。

        “你不喜欢吗?”贺临敏锐觉察到储娇的情绪变化。

        “喜欢。”

        “那就好,我,给你剥,这个很硬,你手还没好。”

        “谢谢。”

        “不用谢,我们不是,朋友嘛。”

        终潇和打开折扇,“那本王是你的朋友吗?”

        贺临想了想,“你现在还不是。”

        终潇和脸上的笑容僵住,储娇又撒了一把盐,“王爷真是不讨喜,第一次见贺临,我们就是朋友了。”

        终潇和一愣,储娇自称我,昔日傲慢狂妄的储丞相自称我。

        “小王爷回城就邀请本相游湖,真是受宠若惊。”

        终潇和笑笑,“太后在城郊别院非要我去,皇命难辞。”

        贺临递给终潇和一个莲蓬,“你也剥,给储娇剥。”

        终潇和:“……”

        麻子女人手抖如筛,心跳如雷,麻春儿你也太没出息了,二姐被抓起来了,你得自立更生,抓住福娃娃能卖一大笔钱呢,麻春儿给自己打气。

        俞秋露的家偏僻,储俊乐每天会早起一会儿,走步去学堂,路上有几个巷口,麻春儿坐在地上头倚靠墙壁上。

        “我去学堂了,娘。”

        “娘送乐宝吧,刚好今天大理寺审讯得早去。”

        “乐宝已经是男子汉了,娘去忙吧。”储俊乐对两人挥挥小手。

        大理寺与学堂是两个方向,看儿子这么听话,俞秋露很是欣慰,不再坚持送他。

        储清收拾碗筷时总感觉心不安,他笑笑,自己瞎担心什么啊。

        “嗯——”储俊乐小手胡乱扑腾,渐渐失去意识。

        麻春儿咧嘴舔去手上的伤口,福娃娃咋还挠人呢,疼死她了,顾不上那么多,匆忙拿出准备好的绳子捆好,把储俊乐绑好套进麻袋里。

        七拐八拐向城外走去,巷子里黄褐色的药纸静静躺在地上。

        天蒲大理寺,专门审讯小偷的牢房中,俞秋露一拍桌子,吓的斜眼女人一颤。

        “来到这还嘴硬就是和自己过不去了,你要好好想想再说!”

        “我没什么好说的。”

        俞秋露身边的女人腾的站起,手握鞭子,“我看你是欠抽,秋司狱我去打她一顿她就招了。”

        “莫急,打一顿不可,”斜眼女人松了一口气,“把烧红的铁拿来,鞭子抽太累。”

        “我说,我说,我偷了那个面馆的一两银子。”

        “接着说。”

        “没了。”

        “昨日丢失的孩子是不是你偷的?”

        “我没偷孩子。”

        “你打听好孩子的住处,待大人不在身边将其抱走,街坊邻居口中描述的女人和你的长相正相符,你怎么解释?”俞秋露一字一句说的斜眼女人一愣一愣的。

        “不是我,那是…不是我。”

        “那是什么?接应你的人?想好再说哦。”俞秋露挑起烧红的碳。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斜眼女人怕了,银子没赚到她不想把命搭里。

        “你们在哪交易?”

        “都没来得及交易就被抓了,只见过一面。”斜眼女人哭丧着脸,“哦,对了,他的下颚有很大的一颗痣。”

        那天风很大,她斜眼刚好看到。

        俞秋露示意录事记录下来。

        城外树林中,储娇揉着肚子,都怪贺临剥那么多莲蓬,她一个没剩都吃了,肚子咕咕一直响。

        “我跟你说,这小娃娃可漂亮了,没有十两我可不给你。”麻春儿拉开麻袋一角给男人看。

        “是男娃娃吗?”

        “是啊!”

        麻春儿笑嘻嘻接过银子,把麻袋扔在一旁,男人过去捡起,眼神扫到蹲在远处的储娇和曼香。

        “嗨!融…啊!”储娇被男人一个冲劲扑到,脖颈磕到石头上昏倒了。

        曼香见状抬手和黑衣男子打起来,在两人打斗期间,深林里出现另一个黑衣男子,看着储娇精致的侧脸,男人犹豫了。

        贺临向林子里张望,“储娇去了许久,怎还不回来?”

        终潇和,“放心,她的婢女跟着去了。”

        融慕垂眸翻转着烤架上的肉。

        曼香再次转头去寻储娇时,地上只有一摊血迹。“相爷!”

        融慕扔下烤串,贺临也听到了,两人施展轻功向树林飞去,终潇和紧跟其后。

        贺临最先看到和黑衣人打斗的曼香,环视四周,“储娇呢?”

        黑衣人见状不妙咬破嘴中的毒丸,融慕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相爷不见了。”曼香似丢了魂。

        贺临对着树木大喊,“储娇!储娇!”

        回声萦绕众人,贺临怒瞪终潇和,“都怪你!”

        终潇和:“……”
    言情+文笔好+肉 推荐古言禁庭 小说都市言情免费阅读小说修仙小说我尝一下可以吗 小说家幻想小说全集百度小说澜丰蜜依 全文你好,白教授她那么软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