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天刀之狸猫后传 > 正文 第十八章 烽火起燕云 神威堡大劫(上)
        韩师业正在气头上,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此刻正来了几个不长眼的西夏兵撞到枪口上,韩师业不由分说,撞门而去。

        “啪——”整个房门被撞得四分五裂,成了第一个被韩师业发泄的对象。

        “你们几个是西夏兵?”韩师业声音与整个人此刻的火爆不同,狠厉中更透着一股阴冷,刚刚还在叫嚣的西夏兵感觉踢到铁板上,开始胆怯。

        “我问你们是不是西夏兵?”韩师业爆喝。

        “小子,胆子不小,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吗?敢与西夏对抗,难道你们宋狗现在想跟我们西夏开战吗?”领头的立刻扯起开战的大旗来。

        “是!还是不是!”韩师业冲下楼,提着那个领头人的脖子,满眼通红,脖子上青筋暴起,声音好像炸雷一样在耳边轰轰作响。

        “我们可——”那领头的还想说话,岂料韩师业失去了耐心,直接手上一用力,扭断了他的喉骨。其他西夏兵一看宋狗杀人了,直接发出了一个响箭呼救,只要方圆十里的同伴都能在第一时间赶过来,援兵一到,这人再厉害也翻不起什么浪,指不定还是个什么重要的角色自己等人还能赚一把。

        “你们到底是不是西夏兵。”这次韩师业声音低了下来,转头看向剩余的人,不过即便声音低了,眼中的阴狠却丝毫没变。

        “大家分开走,这小子不对头,等人来齐了再弄这小子。”立马西夏兵中有人给出了意见,大家果然作鸟兽散,赶往闹市的、城门口的、跳河的、翻墙的。不过与此同时,有一个小队长之类的角色赶往了西元府府主的位置。

        府主大宅前

        “有没有人?开门!”这个小队长拍着门。

        “嚷嚷什么啊?谁这么没大没小的?”不大一会儿就有一个老管家开门。

        这小队长学着韩师业的样子一把抓住管家的脖子,按在门框上,痛的老管家只喊“哎哟”。这小队长完全没有人性可言,不顾老头的死活:“你们府主呢?你们宋人在此地公然屠杀西夏人,难不成想开战吗?”

        周边的奴仆一听西夏要开战,吓得浑身发抖,没办法,宋朝在百姓眼里就是受辱的对象,各个国家都想来咬上一口,偏偏几任皇帝鲜有能打出气势的。家奴如此,那主人呢?西元府府主一听西夏人在自己领地上被杀了,头变得两个大:这可如何是好?究竟是谁啊给我惹这么大的麻烦?这要是开战了我这官职就保不住了,不行,我要把这人揪出来,交给西夏发落。

        府主想好了对策,便出来关心一下这老管家的死活。一到府口,看到那嚣张的小队长踩着管家的胸口一个劲儿的晃着腿,偏偏府主不敢有半点怨言,还强作笑脸贴上去:“这位官爷,不知我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

        “你就是西元府府主?”小队长当然知道他是府主,不过还是刻意的臊一下他,自己可是西夏王城禁卫军里的头目,这次出来可是代表大王行事,大宋这些人得罪自己就是就是看不起西夏大王,结果就是开战,他当然不怕。

        “我是,不知何事让官爷这么生气?”

        “哼——”小队长感觉欺负一个管家太无聊了,转头对府主冷眼相向,“你们大宋真是厉害啊,我西夏十万兵马还在边境呆着呢!你们竟敢派人光天化日之下杀害我西夏军人!”

        这一下直接把府主吓得魂不附体,西夏兵在大宋被杀了,这可是大事,怎么轮到自己摊上这事儿了呢。

        小队长很满意府主被自己吓坏的态度,将韩师业的凶恶抛的一干二净,又恢复了往日的嚣张跋扈的气焰:“这样,你赶紧派人跟我走一趟,这件事你必须将那凶贼抓住给我西夏一个交代,要不然就等着开战吧,一旦开战,你就是千古罪人!哼——”说完便回到刚刚的客栈下。

        “唉,管家你没事吧。”府主见那小队长走后,搀扶起管家,谁料管家竟仰天痛哭:“天涯何处是神州?天涯何处是神州啊?”

        “来人,带百人官兵,随我去缉拿恶贼!”府主心中有愧,不再理睬管家的哭诉,直接叫了一百人跟着刚走不远的小队长。

        ……

        “这?”西元府主来到现场一看,触目惊心,城楼上赫然一排尸体被挂了起来,死相一致,眼球突大,显然是被一掌打死的,府主跳了起来心里已经在考虑是不是学一下关羽封金挂印了,“数,给我数一共有多少人?”

        “回府主,一共七十九人,都死了。”

        “废话,我看不出来他们都死了吗?”府主现在很生气,七十九人啊,自己领地突然暴毙了七十九个西夏兵,这回真的是完了,“查,给我查这到底是是谁干的?”

        “府主大人,今日你可要给我一个交代!”小队长看到自己的同袍无端惨死大宋,怎么不气愤?

        “官爷息怒,我一定查,一定给你们一个交代,还请——”

        “你先找到凶手再说吧。”

        此时,城楼上突然降下一道巨大条幅,上面全是用鲜血书写的字:

        西夏狗贼无道

        辱我大宋之傲

        燕云风沙不散

        此仇必将血讨————安湖王

        “这是谁写的?”府主知道自己算是彻底完了。

        “好好!”与之相反,整个集市上聚集过来的人无一不拍手称道。

        “安湖王?韩师业!”小队长反应过来,再也不叫嚣了,就是这个人,将他们这些禁卫军的脸撕烂,五十一人闯入都城如入无人之境,没想到现在又看到了这个名字,“不是说韩师业死了吗?怎么在这儿?不管怎样,此地不宜久留,我还是先走为妙。”小队长偷偷摸摸的出了城门,低着头快速奔跑。

        小队长一路小跑,跑了五里地,城门已经看不见了才停下来缓了口气,屁股还没坐下呢,身旁一棵大树轰然倒塌,吓得小队长一跳,“谁?”

        “跑的挺快!”从树后,一个满头灰发的青年绕了出来。

        “你是谁?”小队长虽然见过韩师业画像,但是现在这明显与韩师业的样子相差太大,起码年龄上就不对应。

        “安湖王——韩师业!”

        “怎么可能?你不是死了吗?还有你不是这个样子。”

        “我变成这样都是拜你们西夏所赐!”

        “韩大侠!你饶了我吧。”小队长不再纠结这人到底是不是韩师业,反正是来杀他的,这时候过去的各种张狂全部没用,低声下气的磕头求饶,比之刚才的西元府主更加不堪。

        韩师业不为所动,不紧不慢的走过去。

        小队长明显地感觉到了那股阴冷的杀气,实在没办法,硬着头皮说:“韩大侠,我这边有一个可靠消息,想换取小人一命。”

        “什么消息,说!”韩师业不介意再套点东西出来。

        “你们中原武林以金玉山庄为首,联合各地势力准备声讨神威堡,段无仇、水空楼、木河州满门被灭,要为武林正道讨一个说法。”

        “段无仇、水空楼和木河州死了?满门尽灭?”韩师业怎么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利害,灭人满门是江湖大忌,对待仇人自然讲究斩草除根,但是这个仇如果是韩师业上门去报自然没人有异议,可是神威堡如果仗着自己家大业大,动不动就灭人满门,这就不行了,“此事真的是义父做的吗?不管这事是不是义父做的,但都因自己而起。”韩师业想到这儿丢下这小队长不管了,先回客栈找玲儿来商谈。

        客栈内

        韩师业心里已经平静了下来,又来到房间里,散乱的房间已经被黎心児收拾干净了,韩师玲一条腿放在床上,一条腿搭在地上,背靠着床杆坐着,看到韩师业火急火燎的回来。

        “气消了?杀够了?”

        “玲儿,别消遣我了,刚刚是我不对,不过我这边有要事跟你商量。”

        “那我要不要回避一下。”黎心児声音很小地说到。

        “这倒不用,毕竟这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江湖上已经人尽皆知。”

        “到底什么事啊?”韩师玲不耐烦了,而且她从韩师业眼中看到了慌乱。

        “金玉山庄联合众势力声讨神威堡,段无仇、水空楼、木河州三家被人灭门,这触犯了武林的底线,要神威堡给个公道。”

        “那三个死了多好,其他人不杀,我也会去杀的,不过这事儿的确难办,三家被灭门江湖上规矩的确说不过去,看来我得提前回去了。”韩师玲想尽快回燕云,神威堡已经死了一个八品,不能再损耗下去了。

        “我现在这个样子回去只会是累赘,我想带黎心児找到寒阳草,算是还一份承诺,而且我直接回去,可能会有更多的西夏兵跟着我一起回去。”

        “嗯,那就这样吧,明天我就快马赶回神威,混小子,你也要尽快回来,你的危险还在,秦川这边没什么武林势力,太白一家独大,但你也不能掉以轻心,虽然武林人士不再对你有什么想法,西夏、吐蕃那边可能会不依不饶。”

        “好,我短则一月,多则三月便会回去。”

        一夜无话,不过韩师业在西元府的壮举随风一般迅速传遍天下。

        翌日

        韩师玲骑着快马,直接奔着神威堡而去。

        西夏王宫

        “嘭——嘭——”整个大殿的东西被西夏王砸了个稀巴烂。

        “好!好!好!”西夏王不断地喘着粗气,“好你个韩师业,真当我治不了你了是吧。来人!把苗洛那个废物找过来!”巨大的吼声响遍整个都城。

        很快,苗洛便来到大殿

        “苗洛,我再给你三十个六品,这一次,你要提着韩师业人头来见,要不然你就别回来了!”西夏王脸直接吼得通红。

        “来人!”西夏王继续吼着,“给我快马加鞭传给燕云的供奉大人,我要他十天之内,给我踏平神威堡!踏平神威堡!!我要整个神威堡为我西夏儿郎陪葬!让散乱在中原的小队,集结到雁门关,这一次我要韩师业插翅难逃!”

        神威堡内,韩学信也很快就知道韩师业在西元府的事情。

        “堡主,你看这?”这是天营长的声音。

        “看来业儿知道二叔的死了,想来也是玲儿告诉他的,至少这俩孩子现在没什么事,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挡住外面的两千兵马,至于金玉山庄那事,只能传信给八荒同门了,相信公道自在人心。”韩学信端坐主位,一切皆有安排。

        “堡主,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大辽的催促?”

        “大辽?”韩学信听到这两个字目露凶光,“他们不来则已,来的话,就别回去了。”

        “堡主!”此时营外一个传信员跑了进来,“堡主,唐门唐天豪前辈已在营外等候。”

        “哦?唐天豪来了?快请他进来。”韩学信不明白为什么唐天豪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过来,神威堡老夫人与唐门掌权者王郅君前辈是师姐妹,所以两派关系一向不错。

        “哈哈哈,韩兄,多日不见,别来无恙!”一阵爽朗的笑声传进营帐中,唐天豪身后带着三名随同弟子,整个人衣着青色,一把折扇轻合,向韩学信抱拳打了个招呼,如果你定睛细看,你会发现那三名弟子其实有两个事傀儡,唐天豪只带了一个弟子而已。

        “唐兄见怪了,不知今日来此有何要事,我神威堡如今大敌当前,万一伤了天豪兄,我怕不好对王老太太交代。”

        如果其他人说这话,唐天豪会以为主人在下逐客令,不过韩学信肯定不会这样做,就凭两派之间的关系,还有神威堡刚刚折损一个八品顶尖力量,又有武林、西夏两方面的困难,断不会拒唐门于千里之外。

        “韩兄,你都这样了,还不跟服软啊,现在神威堡可是不好过啊。不但有两千西夏精锐,金玉山庄还联合一众势力声讨,不但我们过来了,连天香也有两个八品往这儿赶,助神威度过这次劫难。”

        “唉,唐兄有心了,多谢。”韩学信恭敬行了一礼。

        “韩兄,此次我觉得有必要传信真武。”唐天豪有种预感,张真人说的事情慢慢开始实现了。

        “为何?难道有唐兄和天香两位师妹仍然渡不过这次难关?”

        “韩兄有所不知,张真人与十八年前卜卦得出在不久后江湖上会有大劫,我恐怕神威堡会是第一个应劫的。”唐天豪当下把灵逍到巴蜀所说的事情和自己亲自上真武拜见张梦白的经过告诉韩学信。

        “此时当真?若是真的,神威堡这次真的难了。”

        “韩兄,不知你已传信给那几个门派来应对此事?”

        “不瞒唐兄,我只传信给了天香和太白两派,太白与我神威唇齿相依,天香是武林公认的纽带,本以为这就足够了,可是如果事情真的依张真人所预言,那神威堡稍有不慎就会有灭顶之灾啊。”

        “此时暂且不谈,韩兄,你老实告诉我?段无仇那三桩血案到底是不是神威堡所为?”

        “不是。”韩学信坚定地摇头。

        “看来,张真人所说的是真的了。天下人这次声讨神威堡是被人利用了,韩兄,恕我直言,神威堡此次恐怕得伤筋动骨了,背后之人所图甚大,一腿一臂恐怕满足不了他的胃口啊。”

        “唉。”韩学信将前后事情联系起来,这其中的蹊跷怎可能发现不了无奈叹气,“多说不益,一切等八荒同门来齐再作商议。”

        “报!堡主!”营外又有人进来通报,“堡主,探子来报,西夏兵营内突然升起白烟,而且在外训练的士兵全部停止了训练,恐怕——”

        “看来西夏准备动手了,韩贤侄在西元府做的事是把西夏王彻底给点爆了啊,哈哈哈!”唐天豪虽说是个武林人士,烧火做饭、整军出击还是懂的。

        西夏军营

        “大供奉,二王爷昨日前来助阵,此次两名八品带队,随同两千兵马能否攻下神威堡?”说话的是西夏这两千禁军的现统领——李含笑,一身修为也是七品巅峰级数,不过也才刚到达这个境界两年,和苗洛相比,最多五十招后就会落败,与此同时,整个禁军中,七品巅峰还有五人,其他七品有三十人,五品以上有五百人,剩下一千五百人只是比普通人强壮一点罢了。

        其他不谈,光七品以上三十八人,其中巅峰六人,八品初级一人,八品中级一人,这些战力便足以碾压八荒之下第一教的追日剑教,再加上上千正规军队,神威堡这次不死也残。

        “李统领,万事不能大意,这次虽然我们优势是有,但是神威堡那边仍有四个八品初级和一个八品中级,而且我刚刚感应到一股强大的气势进入了神威堡,很可能是来协助的,万事都不能大意,顶尖战力我们还是有所欠缺,不过这是战争,一人之力倒也难成气候。”

        “是!”李含笑对眼前这位供奉十分崇拜,毕竟这是西夏第一高手。

        “你去叫二王爷过来,这次我和他不能莽撞,得先提点他一下。”

        约过了半刻钟,西夏第二高手——二王爷来到帐中。这个二王爷是西夏大王的胞弟,没有野心,是个武痴,而且比较犯浑,与他哥哥一样长得五大三粗的,名为李洪,武功也挺对他胃口,就是普通的金钟罩之流,不过却被他练得炉火纯青,曾有好事者将李洪与和为笑作对比,和为笑是内功深厚,外伤该有的一个不少,但是想让他内伤却不容易,不过李洪与和为笑相反,这个人真的把自己练成了一个铜皮铁骨,刀枪不入,除非比他高一个等级,否则你打他疼的只会是自己。

        “二王爷的功夫倒是又有长进了。”大供奉对着憨货也欢喜得紧。

        “大哥,你别取笑我了,有什么吩咐直接说吧。”李洪小山般的块头重重的压在只有他半个屁股大的凳子上,凳子被他坐的嘎吱嘎吱直响。

        “说了多少次,你大哥是王上,你这不是陷我于不义吗?”大供奉很早以前就不满他对自己的叫法,任何一个皇帝看到自己的胞弟鄙视自己人认其他人为兄,都会生闷气,皇帝生闷气引发的海啸可不小,偏偏李洪这个武痴只认比自己强的,西夏王现在也不过是个七品初级而已,李洪站那儿让他哥哥白打估计可能西夏王会先被累死,所以李洪只认大供奉为兄。

        “大哥,你有什么吩咐?神威堡已经多次辱我西夏,我早就看不惯了。”

        “吩咐到没有。”大供奉已经不想改变这头牛了,“明日我们攻打神威堡不已武林争斗方式进行,我们以攻城阵势进行。”

        “攻城?不用吧,那神威堡的破门有什么好攻的,我一脚就踹烂了。”

        “我说的攻城是攻心,神威堡那破地方我还不稀罕呢,我们这边以武林争斗方式的话高手数量不多,很可能会吃大亏,用军队方式更好一点。我们俩的任务不是冲上去杀敌,而是保护这边的军官不被神威堡的高手斩首。”

        “你是说保护李含笑那小子?”

        “可以这么说。”大供奉点点头。

        “嗯——,好,大哥我听你的。不过我们这次所带的攻城器具不多,发不了几轮啊,万一失败了,可是自己闹笑话了。”

        “这个好说,你是西夏的二王爷,地位举足轻重,我派人去三十里外的大辽边境上以你的名义求一些辎重,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大辽狮子大开口占我们的便宜,而且,大辽南院与神威堡一直不对付,对方肯定会支持。”

        “嗯,大哥,这是我的印信,一切你做主就行了。”李洪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印,是他专属的,可直接代表西夏二王爷。

        “李含笑!”大供奉对着门口喊了一声,“你速带着二王爷的印信前去大辽那边借一些辎重,不用太多,主要的是把神威的气势压下去,”

        “是!明日战前,一定送到。”李含笑结果印信出了营帐。

        “大哥,不知你有几成把握踏平神威堡?”李洪也有一丝紧张。

        “三成。”

        “怎么可能?咱们这么多人啊!”

        “二王爷,我们虽然人多,但是禁军养尊处优惯了,真刀真枪上底气有些欠缺,而且我也不允许这两千人马全部送在神威堡,况且,咱们只是第一波而已,不着急。”

        “第一波?你是说中原武林讨伐神威堡?”

        “嗯,咱们先把神威的气焰压下去,中原武林人看到满目疮痍的神威堡你觉得会怎么做?二王爷不意权势,殊不知八荒二字的分量,一旦有一流势力能颠覆神威堡,那么神威堡就不再是八荒之一了,这才是根本上的打击。”

        “大哥说的在理,看来咱们真的不能急。”

        “二王爷,我不急躁还有一个原因。”大供奉也察觉到了,“中原武林在不久会乱成一锅粥,我们犯不着去给别人打工。”

        山庄

        “大伯,金玉山庄此行辛苦了。”赵跖坐在主位抱拳感谢。

        “跖儿不必如此,此行柯幽那家伙真是好对付,金玉山庄真实战力不比追日剑教差,虽然追日剑教有四个八品初级,金玉山庄只有两个,但是柯幽那老家伙可是实打实的八品中级,这一点上领先追日剑教,所以这次讨伐神威堡一旦成功那么柯幽顺势组建另一个八荒势力,我跟李二借机投奔,这蚕食八荒的游戏就正式开始了。”

        “大伯,你觉得这次神威堡能存活下来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次主要还是看西夏那边的情况,西夏与神威堡因为韩师业的关系,两边已经是剑拔弩张,但是燕云那个地方不大好出兵,毕竟宋、辽、夏三国共用地带,这次两千军马大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多半是南院从中协助的,所以神威堡其实面对的是大辽、西夏两处合力,只要神威堡外在形象没了,柯幽一定能手到擒来,夺下神威堡在武林中所建立的威信。”

        “大伯,听闻神威堡与赵宗皇室关系密切,朝廷会不会出兵?”

        “这你放心,其他不敢保证,但是朝廷方面,肯定不会出兵?”

        “干娘的关系吗?”赵跖信口猜测。

        “跖儿,有些事情不是不告诉你,只是真的不能让现在的你知道。但这次掀起的武林纷争,的确是夫人给你的一场考验,你通过了,那么你的前途会不可估量。”李大解释道。

        “大伯,我知道了。贺追星那小子现在正在巩固七品高级的实力,一旦出关,我们又多了一把利剑。这把剑,用来对付太白、真武最好不过。”

        “跖儿,其实神威堡那边交给柯幽就行了,我们可以兵分两路,闪击天香并一举拿下,你觉得怎么样?”

        “天香的战力怎么样?”

        “天香医道入武,武学上与真武类似讲究生生不息,进攻有限,而且净是女子,不过却有几大阵法着实不错,但是杀伤力仍然不足。高层战力,梁知音已经多年没有出手了,不过最多也就是八品中级,反倒是传功长老卢文锦是个硬角色,如果说西夏的苗洛是八品以下最强,那么卢文锦就是八品中级以下最强的,至于其他几大长老,要么采药要么种花,几个七品就够打发了。”

        “嗯,我觉得可行,我们胜在中层战力够结实,大伯你是八品中级,还有两个八品初级,我觉得能打,而且据我所知,天香此次会派两个八品中级赶往神威堡救援,顶尖战力没有优势,机不可失。”

        “大伯,恕我无知,八品那个境界的实力究竟是怎样划分的?九品又是什么境界?”

        “八品?九品?”想到这儿李大难得生出一丝憧憬,“八品高级已经是传说了,但是传说终会有高度,而且据我所知,真武张梦白就是八品高级。”

        “张梦白?八品高级?”赵跖被这个吓了一跳。

        “八品高级,可一招击败八品中级,八品高级很强大,而且,如果我们猜得不错,你的杀父仇人也是八品高级,当年他应该是刚刚突破,实力还比较浮躁,否则当年我救不下你。”

        “八品高级?原来我的杀父仇人这么强大?父亲啊父亲,你究竟放弃了什么?当世最顶级的高手都屈尊降贵来杀你。”赵跖摇了摇头,自己现在距离那个境界差的太远太远,“那九品呢?”

        “九品是神话,那个境界凡人的理解无法形容,自古有九品一怒碎天山这个说法,移山填海一蹴而就,九品的威能我们已经没法想象了。而且,江湖流传,在已知中,大悲赋是通向九品的唯一途径,但是练就大悲赋要承受很大的代价,代价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轰——”李大的一席话狠狠地撞在赵跖的心口上,赵跖摸了摸怀中的大悲赋一式,心海顿时刮起狂风巨浪,不能平静!

        时间的轮盘不会停下,命运的轨迹开始交接。

        赵跖等人开始了闪击天香的计划,而此时的天香,仍然一片莺歌笑语,丝毫没有预感到针对她们的灾难已经酝酿。

        神威堡众人建了不少防御工事,来抵御西夏正规军队的袭击,谁都不看好这场战斗,尽管神威堡顶尖战力较多,但是在这战场上八品又能做什么呢?对面可是两千最精锐的部队,说不定还有正规的攻城器械,八品挡得住吗?

        相比较神威堡的紧张,西夏则是毫不慌张。

        终于,当东方的晨曦穿透飞扬的沙土,炎热的空气反倒让人觉得胆寒,从这一刻起,那江湖上的巨大阴谋开始推转,啃食着天下人的血肉,不断地迈进未知黑暗中的冥冥深渊。
    小学五年级英语上册免费学习小说推荐文笔好高质量无限小说网折腰蓬莱客肉肉七上九下(全) 小说久旱逢你by酱子贝800小说网招摇小说全本免费小说阅读器app番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