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来自角落的潜伏者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重拾
        情况不妙。

        这是在梁安听见赵翼跑下楼梯,连喘气带比划的同时心里的第一感觉。

        现在都时间尚早,但李丰年房里的嘈杂动静惊起了剩余的几人。虽然事情的发展逐渐有了脱离掌控,越发陷入阴谋论的趋势,但几乎所有人都达成了默认线索会自行找上门的共识。

        正因如此,前几天还颇“流行”的搜查行动已经失宠,大清早的,其他人更倾向于待在原地守株待兔,静等事情发生,同时也相互有个照应。

        旁人是这样,身为人父的李丰年更是如此——本该如此。

        然而根据尚未现身,还在楼上的李丰年所言,就在今天一早,他起床便发现李娇娇人不见了。

        每个房间自带铁门,然而门上并没有反锁的设备,似乎天生就为了互相通达的“邻里和睦”而打造,手工制造在这荒岛也是吃力不讨好的工程。

        正因如此,出于或是隐私或是安全感的顾虑,所有人在一开始都会或多或少的找来木柴枝叶堵住门缝,以保有最后的一丝界限。

        可凡事都有例外。

        不仅仅是随着时间的进展警惕心逐渐几天的事件一直放松下来,作为一个小朋友的父亲,尤其是把孩子长时间独自放在原地的人,李丰年不可能把这种原始而充满尖锐角落的东西摆在房中。

        小孩子的皮肤最是娇嫩,随便一点锐利的物品就能割伤,任何风险都会被视作洪荒猛兽。且不提这种鬼地方究竟有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感染细菌,就算有江秋的装备作为后备急用,光是孩子哭闹就能让大人陷入更一步的焦虑当中,自然冒不得一点风险。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内部刻意减少了这种不定因素的李丰年所在的房间易于进出,而结果在于,李娇娇人也因此消失不见。

        “所以李丰年呢?”

        梁安把这个问题搁置了有一会儿,再往上一瞅发觉依旧无事发生,也只能把它实在提出来。

        赵翼咂了咂嘴,“说是他太着急了,下楼把自己脚崴了,还有点侥幸心理,让我找找看是不是丫头跑出去玩了。”

        “这个点,这么大个孩子,开门下楼梯跑出去玩?”

        “我就说他想得离谱来着,但人家能不着急吗?”赵翼嘴里嘟囔,“江医生,你要不要上去看看?我瞅着好像挺严重的,道都走不动,郑老哥也挺有心,说是在那先帮忙照看着,守着别让人出事。”

        这人逮着一个人就是一个叫法,这些天和谁都侃过,甚至差不多腆着脸皮度过了自来熟的基础阶段。

        江秋先是嗯了一声,然后仰头往上看,数秒之后才动身。

        一旁的赵蔷皱起了眉头,“我和我妈应该是下来最早的,那时候没看见那个孩子,后来也没什么异常情况。”

        “就是这个问题,”赵翼一拍大腿,“现在该怎么办?分头找?谁走哪边?大家选选?东南西北各一个,绕着外头找人。能藏人的地方就这么几个,或者咱抽个签?”

        听见这个问题,在场的三个年轻人分别抬头,几乎完全一致的神情古怪,像是被唤起了什么不太好的印象。

        “您是认真的?”

        “咋了,我们都是一个起点。”赵翼觉得莫名其妙,“谁也没什么偏好啊,你们年轻人就喜欢纠结这个纠结那个,总之得快点。”

        “没什么,您这想法…实在有点别致。”梁安一时扶额,“这样,我们两人一组……”

        说着安排,他又把目光转向那对吵架的母女组合。

        “我不待在这。”王楚月却很坚决,似乎受够了自己被当做累赘。

        平心而论,以这个年纪,她确实称得上是身体健壮的老年人。

        赵蔷偏头,“我无所谓。”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本来还在上头警惕着可能有威胁的郑春生一齐离开了这里,然而此时楼上,江秋却并未进门,而是侧身站在门口。

        他从来看重自己的工作和病人,将其视为执行列表上第一位人选,并且能够实时根据病情和概率进行前后调整。

        这并非由于常人称作“偏好”、或者“敬业”、“责任感”这样美好又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只因为他的职业就是一个医生,动机和结果都理当如此。

        然而应该没有第二个医生,会在职业有关的宣誓时心中同时存在着旁人定义中的郑重其事,又如死水一般古井无波,并且在每次将这样充斥人情的宣言付诸实践的同时把它当做公式一样冰冷的定论。

        ——对于江秋而言,这是一种指令。

        但起码表面上,这时的他并没有遵守这种守则。

        江秋知道大部分人都把自己视作另类。虽然没有与自己相似的案例以供参考,他人或保护、或疏远导致的缄口不言也令江秋自己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疑惑难解,但世上总有愿意告诉他实情的人。

        他虽然不明白感激、何为欣喜,但大可以平静地等。学习和经验是他获知一切的原理,经验让他认定自己总会等到一个结果。

        此时此刻,顺着海岛咸腥的风,叶片在空中飞舞的轨迹无序而有序,完全是一副恬然无比、岁月静好的模样。

        很虚伪,又很真实。

        但单纯感受也需要时间,手头没有手表,他便在心里默记着一个个流淌的数字,唯有他自己在这种流淌中静止不动,就像把四维的时间临时置入了。

        一个人在回头看他。

        江秋忽然发觉了这异样的眼神,于是朝下看去,目光一如既往的堪称寂静,但瞳孔总归下移,视线毫无遮掩的将彼此身份挑明。

        这毫无疑问是一个临时而草率的约定。

        直到那人走远,江秋才又一次移开了视线,好像在一场被称作对视的游戏中大获全胜,却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

        如果随便换一个人,哪怕是最迟钝的类型,也会察觉到这将近半分钟的对视含有其他意义,可能包括其他的深层线索。

        甚至可以提前揭露最终的谜底。

        但他没有。

        记忆如落叶飘零的轨迹一般被储存起来,而另外一位“玩家”也转身离去,似乎认定这结果正在意料之中。
    女主和男主翻云覆雨的小说番茄看书免费完整版许芸溪许熙辰小说纵横能看到让你流水的小说苏雅雯陈蓉小说沈教授,请你矜持点击率过亿的小说我的小说网经典小说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