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手可摘星辰 > 正文 第37章春日游
        时间如天上云,卷卷舒舒,瞬息已是草长莺飞,春暖花开。城外的桃花更是不负韶光,开得正盛。

        城内各处飞花,世家大族都趁着浓浓春意出来赏花,一时车马粼粼,络绎不绝。

        金家的爷们,姑娘也不能免俗,听说淇水边上桃花最美,大家就相约一起去了。

        让梦雪没想到的是,那个漠茶正在和景止谈笑风生。心中浮起一丝厌恶:真是好手段,竟能能笼络到哥哥。

        想起元宵节的事,梦雪更是对他感到不齿。

        看着他满面春风,殷勤的一一扶了金家姑娘上马车。梦雪心里冷笑一声,漠茶转身看见了她,先忙行礼,梦雪微微一笑回了个礼,丝毫看不出讨厌的情绪。

        路上陆陆续续走过贵族的马车,人们聚在淇水边上,只见春风拂过,两岸桃花落樱缤纷,乱红入水,半水半花煞是好看。

        小丫头们难得被各自的姑娘放开去玩,便各自赏花去了。

        姑娘们则三五成群的去采桃花,豆蔻年华的笑脸隐藏在花丛中,一时花面交映,蜂飞蝶舞很是热闹非凡。

        一丛花树下,倩雪佯装采不到花,嘴里叫着:“哎呀,这个怎么这么难摘。”

        早就蠢蠢欲动的漠茶闻声赶来。赶紧殷勤地过来帮忙,两人借着桃花眉来眼去,暗暗传情。

        “要不要,提醒她呢?梦雪看到这一幕心里纠结,倩雪只是脾气暴躁了点,鲁莽了点,却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要不,找个时机提醒她一下。

        伸手攀上一支含苞待放的桃花,眼睛漫不经心的瞟过掩人耳目的两人,心里暗暗斗争,却不知自己已似那黄雀被人盯上了。

        别人都在寻花探柳,只有芳雪一脸厌恶的神情,与这明媚的春光格格不入。

        蓦然看见辰渊也站在花树下,脸上立刻换了娇媚的笑,莲步快移,朝他走去。

        然而却看他的眼神紧紧的盯着一个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尽头处,却是站在花树下沉思的梦雪。

        笑来不及收就凝在了脸上,心里登时翻涌起一股嫉妒之火,脸也变得扭曲起来,恨恨撕扯着重重的帕子。

        小时候就狐狸精似的把辰渊哥哥霸占着,她那个晦气的娘死了,她怎么没跟了去。

        现在还不知好得地赖着辰渊哥哥,为什么当初死掉的那个不是她?沈侯夫人只能是我!金梦雪,连妾室都不配。

        五颜六色轮翻在芳雪脸上转变,转眼看见景停在那里捡石头往河里丢,于是计上心来。

        于是走到景停身边,瞟了眼四周,叫景停:“六弟弟,大家经常夸你弹弓打的好,我却不这么想,你若能打到藏在花里的鸟,我便服你。”

        小孩子心性的景停,好胜心被激起,见她这么一说,便忙不迭的问:“那鸟在哪里,一会就让二姐姐看看,定让你服我。”

        芳雪扭了景停的肩膀,伸出一根手指,遥遥指向梦雪头顶那片密密的花枝。

        “你瞧它就藏在那花枝里呢。”她语气暗幽幽,好像阴暗里滋生出来一般。

        景停皱着眉瞅了瞅,只见花不见什么鸟,但怕姐姐笑他,不敢再问。

        少年爱逞强,拿了弹弓夹了石子去取瞄准。刚要松手却看见梦雪在那棵树下。他停下手,“可是三姐姐在那里站着呢,若是我打到她该怎么办?”

        “呵,打到她,说明你技术不行呗,看来也不尔尔,是不是你逼着下人们给你吹出来的名声啊。”

        “我才没有逼下人夸我,我这就打给二姐姐看。”景停登时涨得满脸通红,急忙反驳。说完拿起弹弓对着那丛花打去。

        一颗石头打过来,花树上一群闹哄哄的蜜蜂,一下子嗡了起来。

        在树下梦雪可惨了,莫名被围攻,来不及躲闪已被蛰了一下。

        吓得她双眼闭得紧紧的,双手疯狂乱舞,然而无济于事。

        惹祸的景停看到这景象,早就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生怕被景止看到骂他。

        摇得花枝乱颤的梦雪,惨叫连连,倏地一下,一个黑影带着一个网似的东西劈头盖了下来,梦雪被重重压倒在地。

        她忍着疼痛睁开一只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辰渊那张俊毅紧张的脸。

        四目相对,狼狈极了。

        随着辰渊的脸离她的脸越来越近,梦雪双眼的距离也逐渐靠近,然后变成了斗鸡眼。一时气氛变得微妙起来,春意浓浓,那外面的哄闹的蜂,叫嚷的人皆与他们无关。

        蓦地发现某人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双唇瞄准了好久的位置却转了个弯落在了梦雪的唇边。梦雪双颊腾的一下烧了起来,鬓边似有灼灼桃花,那火烧得连带着心也发了烫。

        两人就以这样的姿势静静躲避着头上闹哄哄的蜂群。两人空间之外,那打落的乱红纷纷落下,似欲迷住人们的眼睛。

        怀中的人不敢乱动,只闻乱红送香,心跳紊乱。

        不知多久,那群蜂散去,两人面部神色各异的站起身。梦雪被蜜蜂蜇到了眼睛,此时已开始微肿。

        看热闹众人见了她这副模样,有可惜的,可惜那花下美男救的不是自己,也有偷偷笑的,梦雪的眼睛肿的着实滑稽。

        梦雪羞得捂住了脸,心里默念:看不出我是谁,看不出我是谁。

        只有芳雪依旧恨恨的,虽然蜂子是蛰到了梦雪,可是辰渊哥哥奋力扑过去的样子却是深深地伤到了自己。

        为什么从小到大,辰渊哥哥看向自己的目光总是被梦雪抢走?哪怕此时梦雪眼睛肿得蛤蟆,遭众人嘲笑,辰渊哥哥的眼神还是紧紧粘在她身上。

        压在心里的阴暗又滋生了起来:是你挡我的路。她恶毒的眼光落在开的在正盛的桃花上,被一把扯下,片片残红纷纷落下。

        风光旖旎处,辰渊用袍子包着梦雪。“不要怕,我先送你回去。”

        被裹成粽子的人,哪里还敢拒绝,只得轻轻点头。心中懊恼:“可惜了我这双眼睛,美景没看到,却被春色蛰了眼。莫不是,自己元宵时偷看了不该看的?”

        刚走两步,却见漠茶在水里浮浮沉沉的呼救,活像一只落水的鸭子。

        被裹得就剩一只眼睛的梦雪却不认得。

        不过看那女子用鼻孔看人,相来应该家世不错。

        原来漠茶趁倩雪不在,巴巴的去给那姑娘献殷勤。不曾想,那姑娘竟是个耳清目明的,这种油头粉面,风流之气的男子她向来看不上。

        见他如此行径,便心生厌恶,于是故意诓他去摘近水的那枝花,然后趁其不备,一脚把他踹进了水里。

        众人见了大笑不止。梦雪心想:还好,还好。今日不止我一个人出丑。于是心里也没有那么别扭了。

        在哄笑中,景止走了过来,看到被裹着的梦雪,一连三问:“这是谁?除了何事?我三妹妹在何处?”

        “哥哥,是我,我被蜜蜂蛰了。”梦雪露出半颗脑袋,一只肿起来的眼泡如杏子一般,景止有点心疼又有点想笑。

        看着景止抽搐的脸,辰渊一个眼神飞了过去说了句:“你可真是亲哥哥,我先带她去医馆。”

        也不等景止发话,只管掳了梦雪走。景止在身后憋笑交代:“照顾好我三妹妹,不用着急送她回家。”

        呃?不用着急回家,又把我往外推?这是亲哥吗?

        想起前段时间的事,梦雪不禁愕然:当初是谁脸红脖子粗来着?今天怎么这么快就转了风向?

        这个辰渊,到底给了哥哥什么好处,看哥哥这样子,是把她给卖了。

        好在漠茶落水,引得大家都围在那里嬉笑吵闹,热闹得很,没有人注意到她和辰渊。更是无心看热闹,眼睛痛的厉害,只得乖乖让辰渊抓着走。

        两人避开众人,打马而去。马飞踏在浅草上,落花纷飞。此刻他坐在马上怀抱梦雪,一脸的春风得意,像是在昭告天下,梦雪是他的人。

        喂,大哥,我眼睛肿了你就这么开心?你的快乐的源泉难道就是我的痛苦?

        但也无法,谁让亲哥亲手把自己推给了他,而且她居然觉得他辰渊也没那么讨厌了,甚至还有点好看,可见这繁华之地,却实养人。

        搁谁不得被攻陷,哥哥说辰渊和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是个值得托付的人。只可惜,这块肥肉亲自送到在嘴边,她却吃不得。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我的小说网经典小说全本小说txt免费下载冀女小说免费阅读52000免费小说阅读网伪装学渣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师姐还要吗番茄看书免费完整版女主和男主翻云覆雨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