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全家成了修仙文炮灰?抱紧反派金大腿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想弄死你
        其实濯云仙尊说的是有道理的。

        姜拂也不得不承认,她这次过来,主要不就是为了学陶家的机关偃甲术及阵法,而顺带的,想修复母亲和陶家的关系。

        关键看对方的态度如何,再做打算。

        而如今看来,似乎没得谈,况且濯云仙尊都说了,知道了她们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姜拂也不想费那个劲洗白自己。

        “东西是外祖母给的,也没有要回去的道理。”姜拂原本是尊敬长辈的,可是对面的外祖父看起来就跟年轻人一样,又要打她,就让她少了些许敬畏之心,说完就打算带着母亲走。

        “给了你什么,东西留下,人可以离开。”濯云冷声说。

        姜拂:“不给不给,就不给。”

        “……”濯云不禁气血上涌,怒而甩拂尘,“如此没有家教,陶英云,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孩子!”

        “是我教出来的,你又如何?!”

        陶如雪也护在姜拂身前,完全无法忍受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挑刺行为。

        母女二人将濯云仙尊气得不行,最终,还是陶老夫人站了出来,她声音无奈地道:“还嫌不够丢脸吗,让她们走吧。”

        于是,姜拂立即带着母亲离开,余下的人也跟着走。

        好在姜家来的人都在这儿了,一同走出若虚山,路上也无人送,无人拦。

        姜拂沉默,一旁的沈行舟见师母受训,十分气不过,却也只能安慰几句。

        “师母,您这些日的所做,我们看在眼里,外人说的话请勿往心里去。”

        “好,行舟,你是个好孩子。”陶如雪道。

        沈行舟又转头去安慰姜拂。

        不过姜拂也没什么多余的感觉,并且觉得松了口气。

        然而,当她看见母亲脸色不对时,又觉得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鉴于陶玉也没有出来,一行人没办法再回他私宅,就只能去城中客栈。

        但鉴于最近金宝山法会即将开始,赶路的人也多,因而空房极少。

        若是原本的陶英云或者姜拂,多半会给掌柜钱,让他腾出空房间来,但此时的陶如雪也没那个心思,就说让大家挤一挤,仅剩最后三间房。

        碧梧和折梨、以及陶如雪的侍女绿竹纷纷说要去外面看看,说不定其他客栈有房间,他们自己可以找地方睡。

        无论陶如雪说什么,他们也一溜烟跑了,她无奈看了姜拂一眼,“看这些孩子。”

        随后,姜拂原本是跟陶如雪住一间的,但门口的秦无霁似乎有话要说,一直盯着她看。

        姜拂忍无可忍,将他拽到另一个房间里,而此时房间里的云宝已经睡了过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姜拂直白地开口问道。

        秦无霁的目光有些深邃,就好像要把姜拂死死盯住一样,他沉声问:“若刚才那老头儿没出现,你打算在陶怜音面前,让我给你们作证吗?”

        “……”

        果然让她猜对了!秦无霁就是在等她叫他作证,他如果站出来说一切都是假的,到时候难堪的人就会变成陶怜音。进而令她心魔活跃,就此入魔。

        或者,陶怜音没那么容易入魔,但秦无霁应当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所以这些都是你做的,是么?是你故意欺骗陶怜音,让她知道了金仙府的事,于是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不然呢?”秦无霁坦然地承认了,他缓缓走向姜拂,姜拂也步步后退,最终撞上了桌子。

        她双手向后撑在桌子上,有些警惕地看着秦无霁,那种目光,让秦无霁看了想笑。

        “你难道以为我会向着外人说话?”秦无霁克制住想伸手摸她脸的冲动,就这样站在了她面前。

        “我没有,我就是猜这是你故意做的。”

        “是,设了个套给陶怜音钻,她也钻进去了,可你就这么不信任我么?”秦无霁见姜拂在那广场之上的窘迫,见她被人嘲讽辱骂也没有让自己上去澄清,就知道了她并不信自己。

        “你凭良心说,若我想的话,姜家人都死了多少次,你都死了多少次?过去那些事我都不提了,不在意了,还至于主动对别人说?”

        根本谈不上报仇,在秦无霁原本的计划中,他在姜家甘愿受辱,挨打的时间越长,人们就越相信他是一个毫无背景的人。

        等到几年后,他亲自掌控姜家人入魔,看他们备受折磨,简直是一件无比快乐的事。

        然而姜拂的出现打乱计划。

        姜拂、姜家夫妇都开始对他态度转变,他又不是傻子,这表示原本的计划行不通了,所以他也不再把那些当回事。

        身体上的虐待,不会让秦无霁增添对陶夫人的仇恨,只会让他认为她是一个可怜的疯婆子而已。

        “我不追究那些事。”

        秦无霁咬牙切齿,“那我留在这儿,是为了什么?”

        “……”

        姜拂眨眨眼,幸福来得过于突然,她一直担心秦无霁按照他原本的计划报复姜家,这样一来,似乎他真的不想了。

        “以前的事是我和我爹娘不对,所以我们想……”

        “弥补”两个字还没说完,秦无霁干脆抬手捂住了她的嘴,“不用提以前。”

        “唔……”

        姜拂挣脱不成,立即点了点头,用眼神示意他,不提了,不提了。

        “回答我的问题。”秦无霁说。

        姜拂:“?”

        她双手抓住秦无霁的手腕试图把他的手从自己嘴上拿开,但对方力气大到都快把她牙怼碎了,于是她愤怒在心中喊道:“你捂着我嘴我拿脚回答你?!!!”

        不知道是不是秦无霁听见了她振聋发聩的心声,松开手的同时他补充道:“你只有一次机会,想好了再说。”

        “好。”

        姜拂摸了摸自己的嘴,刚才被秦无霁按得挺疼的,牙齿都磕到了肉。

        她回想了一下秦无霁问的是什么,他问,他为什么留在姜家。

        姜拂很是苦恼。

        她原本当然以为秦无霁是为了自己的计划才留下的,天知道她多担心秦无霁魔性不改,非要让姜家人一起入魔。

        现在看来,她这么长时间的耳濡目染并非没有用,姜拂满怀感激地看着秦无霁,欣慰感油然而生。

        秦无霁冷着脸说:“撒娇无用。”

        “?”

        也没有撒娇好不好!

        姜拂这么大人了,被一个外貌比自己小的孩子说她在撒娇,还是觉得有些羞耻。

        她冥思苦想,最终,还是想不出一个答案。

        谁知道秦无霁他怎么想的,大概只有原文作者知道……

        姜拂认输地叹口气,“不知道,你要是实在气不过就杀了我吧。”

        秦无霁再一次咬牙切齿地道:“姜拂,我也真想弄死你。”
    小说大全免费阅读小说网站排名人气一言不合就开车的小说她千娇百媚慕吱阳春h元鳕小说搜索神器多肉质量好的文笔春潮奶酥好看小说红烧肉PO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