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金币即是正义 > 正文 千金奇缘之章 第七百五十七章 向左走?向右走?
        “但是事实是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允许你做这种任性的事情。皇家魔法师协会现在肯定正在因为光明教廷的魔力转移技术而头疼,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同样反感那些元素机技术。毕竟魔法师最重要的存在价值就是他们是稀少的,并且拥有强大魔法的。可一旦这种强大的魔法变得并不稀有的话,那么他们现在所享有的一切特权也都将会消失。”

        “所以,皇家魔法师协会和光明教廷都不会容忍元素机的存在,这种强大的力量打从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是一种诅咒,是一种被恶魔所眷顾的力量。为了你好,也为了那些人好,我还是劝你最好立刻和这种技术做个了断,就当做这一生都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技术,把它忘了吧。”

        艾罗知道,这位老师是在关心自己。

        他关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担忧自己这个学生会不会因为一步踏错而走上一条万劫不复的道路。

        毕竟,这位老师是那么的一个大好人,打从自己还是学生的那个时候开始,康纳老师就一直都很关心自己,希望自己能够走上正途……

        现在,这样的一位老师开始劝说自己,希望自己不要再继续这样“错”下去……

        但是,这真的是错的吗?

        自己现在所做的这种事情,真的是一种可怕的“错误”吗?

        艾罗低下头,努力在脑海中搜寻自己的“错误”,希望能够找出一个更加强大的来说服自己“错误”的证据。

        但……

        只要他努力地去思考……只要他想要找到任何可以摆脱元素机的理由……

        那么他的脑海中就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场千灯婚礼所展现出来的绚烂与浪漫,那种即便是精灵族的领地都不可能媲美的仙境色彩!

        而当他想要努力去否定那美丽的夜晚的时候,同样的也会想到血燕镇中,所发生的的那场可怕的悲剧……想到咖啡和牛奶这对年轻男女,是怎样在因为没有魔力的情况下,而被硬生生地酝酿出这么一场可怕的结果。

        “康纳老师……您还记得我几天前和您说过的血燕镇的那个故事吗?”

        思绪良久,艾罗终于抬起头,缓缓说道——

        “我想……如果那个名叫咖啡的年轻人也拥有魔力的话,他是不是就不会死?但是他因为没有足够的钱,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去转移一个魔力到自己身上。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可以通过一种其他廉价的方法,从而使用魔力的话,那么这个悲剧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

        康纳的眉头略微皱起,似乎对于自己这个依然还在做“最后挣扎”的学生显得有些担忧而焦躁,连忙说道:“没有钱,那是因为他的命。他没有出生在贵族家庭,也没有努力去好好赚钱,这都是他自己的问题!这种事情虽然是个悲剧,但除了他自己死去之外,他的家人朋友都不会受到任何的牵连,教廷与协会都不会想要对他这个人做什么事情!”

        艾罗:“老师的意思是,如果是通过元素机,那么就算他在短时间内足以抗衡那个鲜·掘地工镇长,但是在长远的时间轴看来,教廷与协会终将派出强大的力量来掐灭他的生命之火,甚至有可能到时候连他的家人……都被连带着一起杀死,是不是?”

        康纳的面色显得十分的阴沉:“你知道就好。”

        艾罗抬起头:“可是老师,您之前也说过,如果只能用暴力来让对方屈服,那么就代表除了暴力以外,已经没有其他的方法能够用来压制自己的反对者了,这本身就是一种软弱的表现。如果仅仅只是暴力的话……那么如果元素机也能够塑造出足够的暴力的话……能够创造出一种绝对不亚于魔法的强大破坏力的话——”

        “够了!爱丽儿·加西亚!”

        一直以来,都是表现的十分温和的康纳·保守学老师,现在却是一反常态地表现出了一种强硬的态度!

        他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整个人看起来也显得相当的激动。他的这声怒吼甚至传遍了大半个图书馆,让那些正在埋头在书海的世界里面徜徉的学生都不由得抬起头来,寻找这个声音的来源。

        康纳大口大口地呼吸,似乎是努力地想要让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一点。

        现在,艾罗还坐在那堆书堆上,而康纳则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用自己身体的阴影全方位地笼罩住自己的这个学生!

        似乎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完全掌控住这个学生的行为举止,能够掌控他的行动,甚至……能够掌控住他的心……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在这个学生的眼睛里面并没有看到信任与崇拜。相反,一些猜疑,畏惧,紧张,害怕的情绪,却是从这个学生那双美丽的眼睛中透射了出来……

        而这些负面的情绪浮现在这双清澈明媚的眼眸中的同时,他也从这双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一个可怕,暴躁,显得怒不可遏,却又是如此丑陋的身影……

        “爱丽儿……爱丽儿我……我……唉……”

        康纳的脚步向后退了两步,重新在自己的椅子上坐倒。

        他就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似的,坐在位置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同时小心翼翼地望向面前的这个学生,观察他眼中对自己的反应。

        过了许久,他才轻轻地摇了摇头,带着些许近乎恳求的语气说道:“爱丽儿……你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你绝对绝对……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你拥有一个绝对美好的未来,一个璀璨夺目的世界……”

        “以你的美貌与聪慧,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拥有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女孩子想都不敢想象的权势与环境。这一切对于你来说,完全就是唾手可得的东西。甚至在三年前我就觉得你这种想要跑出去自己努力三年的行径完完全全就是一种没有意义的行为……”

        “可是现在你回来了,你还是可以拥有那么美好的人生。可是在你即将拥有如此美好人生的关键时刻,你却想着要做一件一口气得罪这个世界上的所有……记住,我说的是所有的魔法师,同时还将光明教廷一个努力钻研了差不多二十年的技术一口气彻底废掉的事情。”

        “这种行为实在是太不理智了……我不管血燕镇的那两个年轻男女的死究竟对你造成了多大的触动,但是你别忘了,等到你拥有了权力之后,你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更多的方法来改善底层老百姓的生活空间。你可以让他们过得更加快乐,你可以去做慈善,也可以提高那些工人的工资,也可以让这种事情今后尽量少地发生。我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你是绝对做得到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根本就没有必要去做这种可怕的事情……不是吗?爱丽儿,听我这个老师的一句劝,这件事情你真的不要再去想了,让那个起源公会的人立刻离开吧,我也当今天没有听过这件事情,让这件事情就此打住,再也不要讨论了,好不好?”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艾罗也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

        他只是默默地注视着眼前这位老师……这位看起来显得已经有些精疲力竭的老师。

        毫无疑问,老师是关心自己的,关心自己的这条性命。

        而且从某一方面来说,老师的说法也的确没有错,自己的确没有必要在这一点上死死地区纠结……

        自己,真的没有必要这么做……不是吗?

        离开老滕树的时候,天空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了。

        临近十一月,秋天的感觉已经过去,冬天的寒冷也渐渐地开始汹涌起来。

        一股冷风吹过,让艾罗甚至有些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在走出差不多百米之后,艾罗再次回过头,望着那座在夜幕的阴影下显得越来越灰暗的母校,望着那两个挂在门口的大大的光明球所形成的灯笼……身体,也是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

        这一次的老滕树之行,至少让艾罗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在学校方面,他艾罗·加西亚恐怕是得不到什么有关元素机方面的支持了。和自己关系最亲密的康纳老师在听到元素机的概念之后都如临大敌,那么自己更不可能将这些信息交给其他的学者,让那些学者去游说皇室。

        第二,他也明白了自己鼓励特斯拉的行为恐怕远远比自己所想象的要来的可怕。这不仅仅是一个让特斯拉重振起源公会的声誉的问题,更是一个需要连带着自己,甚至是自己公会中的所有成员都一起豁出性命去做的事情……而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包括特斯拉在内的所有人,恐怕都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会是那么的至关重要。更别提那些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公会成员了。

        
    热门搜索:性感照两性情趣小说潘春春写真在线写真视频性感海茶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