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国师大人又来蹲墙角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感情是软肋亦是劫
        凰泽沉着一张脸,那副模样要多搞笑有多搞笑。

        不过凰绯清可不敢在这个节骨眼调侃他,清了清嗓子,开始安慰,“不管父皇怎么处置信都侯,也不管信都侯到底有没有通敌叛国,当务之急是查清楚在背后操纵的人是谁,接下来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

        “呵,除了太子,还会有谁?”凰泽紧紧捏着茶杯,大的力道几乎快把茶杯捏碎,眸中情绪,风雨欲来。

        凰绯清蹙了蹙秀眉,故作震惊,“不可能吧,太子就算再想除掉你,这么大的局他做不出来。”

        “更何况这段时间你们兄友弟恭的,关系虽不不像别人口中的相亲相爱,但太子实际上挺忌惮皇兄的,要说诬陷信都侯来拉踩打压皇兄,不太像是太子的作风。”

        换言之,太子就算是有这个心,他是没有这个胆子的,凰绯清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凰泽冷哼一声,轻不可闻的嗤笑道,“你太小看他了,人人都只知道太子德行兼备,爱民如子,是不可多得的贤良储君,是尚都国未来的希望,受父皇的百般器重,可有谁知道他从头彻尾都是装出来的。”

        “皇兄,你也不必太过忧心,就算是太子做的,我们想对策就是了。”

        她灵机一动,转而眯着眼提醒了一句,“不管父皇如何处置信都侯,眼下我们能够做的就是静观其变,切莫生出事端让太子抓到把柄,太子如今正得意着,我们便让他多得意两天,,我答应再过几天,必定能给太子的送上一份大礼。”

        “大礼?”凰泽挑着眉,静静的看向胸有成竹的凰绯清,兴奋的神色稍纵即逝。

        他最快恢复了神色,眯着雪眸淡淡开口,“你指的可是尚都国与南疆联姻一事?我听说,南疆国的南公子遭到了行刺,此事不会和太子有关吧?”

        “那皇兄是希望和太子有关,还是无关呢?”

        凰泽:“这……”

        “呵呵,和皇兄说笑的,就算不是太子,我也会有想方设法让父皇相信是太子做的。”她闪烁着晶莹的大眼睛,自信的唇角疯狂上扬。

        凰泽低头喝着茶,默不作声,看那副模样对凰绯清的提议并不是那么满意。

        当然不满意了,这个男人睚眦必报的性格凰绯清前世已经深有体会,她莞尔一笑,起身饶到男人身上,纤纤玉指轻轻的落在他的肩膀。

        一寸又一寸,揉捏着。

        凰绯清身上淡淡的幽香窜入男人的鼻中,很好闻,凰泽却有种心悸,下一秒扣紧了她的手腕。

        “时间不早了,芙儿还在等着我,没什么事的话今天就到这儿吧。”

        手被淡淡的甩开,凰绯清不怒反笑,毫不避讳的调侃,“也是,今晚是皇兄洞房花烛,确实不应该让皇嫂久等。”

        紧接着,她拍了拍手掌,门外一直静默等候的燕雀推门而入,手里拿了个精致的红色锦盒。

        凰绯清接过锦盒之后,转手递到了凰泽的手中,“这是给皇兄和皇嫂的新婚贺礼。”

        “不是已经送过了吗?”凰泽大致扫过礼单两眼,凰绯清豪气的送了半人高的夜明珠以及一对红珊瑚,如今还送?

        汇上凰泽那疑惑的目光,凰绯清笑笑解释,“那是明面上走的礼数,这是我特意给你们俩挑选的,皇兄不必与我那么客气,反正到时候我大婚了,皇兄也得还给我。”

        见她这么说,凰泽忍俊不禁,没有继续推辞,接了东西交给蕨衣,愉悦道,“今日之事还要多谢你,待事情过去之后,我必定好好回报。”

        “至于今晚我们说的事情……”他欲言又止。

        凰绯清心领神会,点头应下,“皇兄放心好了,如何行事凰儿心里有数,皇兄你还需要静静的等待消息即可,当然了,如果我这边有什么需要,届时需要皇兄助力,皇兄可不要推辞才行。”

        “这是自然。”凰泽应得很爽快,从今晚的反应来看,应该是彻底放下了戒心,全心全意的相信凰绯清了。

        待凰泽前脚刚离开澜梦轩,凰绯清静静的坐在包厢里吃着点心,故而闻到了一阵熟悉的香气,她生性敏感,不管是什么香气都能过目不忘,香味一出,她就认出了造访的人。

        “出来吧,鬼鬼祟祟的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澜梦轩闹鬼了?”

        闻言,绾千念撩起粉色的珠帘,妖媚婀娜的身姿映入凰绯清的视野,“小凤凰,你说说你这人也太冷血了,好歹我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不给我喝口茶就算了,还对人家那么凶,小心国师大人知道了你的这一面,不要你。”

        “你话太多了,也难怪大祭司不喜欢你。”凰绯清毫不客气的怼回去。

        绾千念差点咬了舌头,脸色又窘又气,“小凤凰,差不多可以,别拿本尊的容忍当纵容。”

        哪里是南彧不喜欢她,分明是那个臭男人口是心非而已。

        还未等她出声,绾千念已经坐了下来,毫不客气的捡了她吃了半块儿的桃花酥塞嘴里,引得凰绯清频频蹙眉。

        “我说,那是我吃过的。”

        她就不能重新拿一块吗?

        绾千念含糊不清的说,“我知道是你的啊,吃了一半就不吃了,浪费,而且这一盘的糕点只剩下了半块桃花酥,我只爱吃这个,其他的不想吃。”

        凰绯清揉了揉肿胀的内心,长舒一口气,“算了,无关紧要的事我不想和你争辩,说正事吧,你找我干嘛?”

        “啧啧啧,小凤凰你知不知道以你现在的这副嘴脸像什么?”

        “什么?”凰绯清不明所以道,

        绾千念撩弄着胸前的青丝,勾唇魅笑道,“哎呀,特别像哄骗单纯少女,骗了身心,然后冰冷无情抛弃人家的……负心汉。”

        凰绯清:“……”

        “呵呵,和你开玩笑的,今日信都侯府的一出大戏看着是不是特别过瘾,我可是按照你说的做的,相信不出三日,信都侯府满门都逃不过,这样一来二皇子和太子的梁子算是彻底给结下来了,你还真别说,通敌叛国这个罪名确实很好用,皇帝老儿还没调查就将人直接送到内狱去了。”

        “他不是没有调查,而是查到的结果不如人意。”

        其实凰绯清早就将探子安插在元帝身边了,皇宫的任何风吹草动她都一清二楚。

        唯一出人意料的是元帝竟然会默认凰泽保下了楚芙,尽管凰绯清也不希望楚芙受到任何伤害,凰泽不出面护住楚芙,她也没打算置之不理。

        眼下看似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去发展,照理说凰绯清是应该高兴的,然而她现在不仅高兴不起来,反倒十分心堵。

        “怎么了,觉得伤害了唯一一个真心对待自己的朋友,后悔了?”绾千念喜欢在人的伤口上撒盐。

        凰绯清的脸色果然冷了下来,冷眸狠狠刮向似笑非笑的女人,语气不善,“你想多了,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有用则多留一会儿,无用自然没有活下来的必要了。”

        “可我瞧着你那位二皇兄,对这位新王妃倒是喜欢得紧。”

        她半闲适慵懒的靠在贵妃榻上,悠哉悠哉的摇着一柄翠羽扇,笑容炫目,“你猜猜,日后这位准王妃,会不会成为凌王殿下的软肋呢?”

        凰绯清:“……”

        “呵呵,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有意思了,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一旦有了软肋,那就离死不远了。”她托着腮,目不转睛的看向面容绝丽无双的少女,目光徒然一凛,说了句耐人寻味的话。

        “我很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仇恨,让你处心积虑的做了这么大个局,被你盯上的那个人,真惨。”
    热门搜索:性感紧身内衣两性情趣网枪神纪烈焰性感图性感美妇我的性感阿姨美女性感脱衣视频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