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正文 第1485章未曾设想的道路
        北条幻庵能怎么看?看不懂!

        可偏偏在这层儿女情长的温柔之下,掩盖着斯波家业传承的巨大利益,让人不得不认真琢磨琢磨。

        北条幻庵心中写满了看不懂这三个字,但作为北条家外交事务的掌舵者,她必须说出自己的判断,供家督参考。

        她想了想,说道。

        “殿下,我以为,天下武家看待斯波家的态度,将要发生巨大的变化了。”

        北条氏政其实想问的是武田征伐是否要终止,但北条幻庵却提及斯波家的变化,让她很有兴趣。

        “哦,是吗?”

        北条幻庵的面色非常古怪。

        一般来说,武家阶级是非常现实的群体,有着强烈的功利心态,集体主义倾向。比起家业,个人的情感与生命全都不值一提。

        但斯波家不同于一般武家,很特殊,非常非常特殊。

        北条幻庵说道。

        “我虽然只与津多殿见过几面,但我能够感觉到,他是一个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异人。

        他不像一般的男人,斯波宗家覆灭让他必须坚强面对一切困难,所以他可以像姬武士一样的勇往直前。

        但他到底还是一个男人,无法像一名真正的姬武士那样,做到绝对理性,愿意为了家业抛弃个人的情感。

        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武家,他这样看似坚毅果决其实优柔寡断的性格,一定会导致家业覆灭,难以在这个乱世生存。

        可他却是武家奇男子,称呼他为自古以来最强的武士也不为过。

        他的能力足以填补他的缺点,让斯波家傲立于乱世。他就像太阳一样耀眼,让世人无法忽视他,必须正视他那些颇为天真的理念。”

        北条幻庵的话让在场其他三姬不禁点头,特别是北条氏政怀揣对斯波义银憧憬,对北条幻庵的话分外认同。

        北条氏政说道。

        “津多殿非比凡人,乱世之中唯有强者才有资格仁慈,他能坚持义理,确实是才华超越,无人能及。”

        北条幻庵点头道。

        “殿下说的不错。

        津多殿自尾张起家,出阵作战,七年间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令天下武家敬畏。

        现如今,大概已经没有武家愿意与他正面为敌。也许,强大的织田家算一个例外吧。

        可殿下您不要忘了,现在是乱世,无法击败一个对手,并不代表不能通过其他办法解决掉对手。

        斯波宗家覆灭,津多殿复兴斯波家不过五年,新斯波家缺乏谱代,根基浅薄,仅仅是依靠重臣自治维持家业。

        复兴的斯波家,其实是斯波家臣团被津多殿的个人魅力折服,自愿臣服。虽然强大,但也很松散,全系于津多殿一人之威望。

        只要对手的办法得当巧妙,斯波家并非不可战胜。

        津多殿其实也明白了自家的弱点,所以这几年开始扶持斯波同心众,建立中枢机构,意图向地方收权,扎实斯波家的根基。”

        北条氏政叹道。

        “津多殿的手段的确厉害。

        设立同心秘书处,辅以斯波忠基金,令斯波姬武士归心。现在的斯波家,可谓最团结的姬武士团。”

        北条幻庵笑道。

        “是呀,所以斯波家最大的隐患正在被拔除,给津多殿二十年时间,天下必出一个强大的斯波家。

        可是,从武田玲奈进入多闻山城的那一刻起,这一切都要变了。”

        北条氏政眯了眯眼。

        “恳请太姨母指教。”

        北条幻庵感叹。

        “武田玲奈的出现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征服斯波家不需要在战场上击败斯波义银,也不需要用阴谋诡计制造斯波家的内部崩溃。

        也许,只需要用一个孩子,就可以达到目的。

        武田殿下获取种子的方法可谓卑鄙无耻,但即便是如此屈辱得到的孩子,津多殿依然视为掌上明珠,愿意为武田玲奈不顾一切。

        因为津多殿的强大,所有人几乎都忘了,他即便天下无双,可依然是一个脆弱的男人。

        斯波宗家覆灭,津多殿一个人孤孤单单活在这个世上,即便复兴了家业,对他个人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当武田玲奈出现在他面前,他的人生才有了新的意义。那是他的骨肉,不管是怎么来的,那就是他的骨肉,他在世上的唯一亲人。

        俗话说,好女人重义,好男人重情。

        天下武家因为津多殿比姬武士更强大,一直以义理传颂他,以好女人的标准去尊敬他。

        但大家都忽略了一点,他也是一个好男人。一个好男人,他如何能做到像姬武士一样绝情,绝对理性?

        津多殿对待武田玲奈的态度,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一条新的道路,那就是通过血脉子嗣,亲近,利用,甚至吞并斯波家的道路。

        斯波家臣团可以通过获取斯波子嗣亲近主君,弱藩可以通过获取斯波子嗣寻求斯波家的庇护。

        同理,强藩大名可以学着武田殿下,利用血脉子嗣制约津多殿。甚至,可以尝试借此吞并斯波家。

        津多殿的重情,将成为斯波家最大的弱点,而他又难以改变自己与生俱来的父性。

        不需要再头疼津多殿军略武勇,不需要再琢磨搞乱搞坏斯波家业,血脉篡夺作为一条终南捷径,出现在所有野心家面前。

        从武田玲奈进入多闻山城的那一刻起,斯波家就不再是那个不可战胜的斯波家,而是拥有一个无法规避巨大弱点的斯波家。”

        北条幻庵是一条真正的老狐狸,侍奉过四代北条家督,她对于武家乱世的理解至深。

        这是一个没有道德没有原则,只在乎胜利的时代。群狼相互觊觎,相互提防。谁要是露出了弱点,就会被群起围攻,吞噬殆尽。

        世间最美好的伦常道义,都只是一层可以随时撕掉的窗户纸。

        斯波义银暴露出的弱点如此明显,怎么可能不被人利用呢?就算他为人冰清玉洁,也会有人想方设法让他成为荡夫,沉沦于乱世。

        北条幻庵想不出,斯波家还能有什么办法规避自身的弱点。除非斯波义银能成为供奉在神坛上高高在上的圣灵,否则后果终是不堪。

        在所有人还在为武田玲奈的出现而陷入混乱的时候,北条幻庵已经敏锐察觉到了未来。

        比起击败天下无双的斯波义银,睡了他,偷走他的种子,利用他作为男人的柔情一面,为自家牟利,似乎是更好的选择。

        该怎么做,武田信玄已经为大家打了样。武田家从武田玲奈身上,已经赚的盆满钵满,其他武家一定眼红死了。

        北条幻庵说的很有道理,但北条氏政心中却是越发悲凉。

        如果正如北条幻庵的预测,那斯波义银的未来将是一片灰暗,这世界待他太过残酷。

        连亲情和孤独都要被人利用,肉体也要被人觊觎,他到底做错了什么,竟要遭受这样的折磨?

        北条氏政忽然打不起精神,对武田信玄的征伐之心也淡了下来。

        自己满怀热血要为爱慕之人讨还公道,但乱世中豺狼虎豹环绕在他身边,武田信玄不过是其中一头罢了。

        这公道,讨得过来吗?无趣,无趣至极。

        北条氏政叹了一声,转移话题道。

        “津多殿既然来信警告,我们便停止行动吧,这份人情也值得了。”

        北条康种不解道。

        “殿下,津多殿信中并非要求我们立即停止行动,只要不涉及甲斐国,我们拿下骏河国也无不可。”

        北条氏政冷笑道。

        “德川家康已经回过神来,随时可能反攻进入骏河国。

        只要我们继续进攻,武田信玄一定会迅速缩回甲斐国,坐看我家与德川家相争。

        武田信玄正在下重手清洗骏河众,就是在为之后的坐山观虎斗做准备,我又何必去遂她的意。

        拿下骏东一部,我就要让武田信玄夹在我与德川家康之间,看她难受不难受。

        而且,津多殿的信件一到,我便停止进攻,这是好大一份人情。

        明年关东侍所春季大评议,将选出新的非常任理事,现在已经是众姬博弈,争夺支持者的时候。

        相信我的停战行委屈,会让津多殿感觉到北条家的善意,还我一份人情。

        只要我北条一系有力武家能够借此顺利融入关东侍所,想要长期占据非常任理事的一个位置,应该不难吧?”

        北条幻庵赞同道。

        “殿下说得对。

        如果我们不能和关东侍所配合,彻底消灭武田家。强攻骏河国未必是件好事,反而要面对与武田德川两家接壤的复杂关系。

        关东侍所大评议体系朝气蓬勃,已经有了取代关东将军旧体系的征兆,连上杉家臣团也在积极融入关东侍所。

        如果能够利用津多殿对关东侍所的影响力,将这份人情用好了,对于我北条家未来在大评议的政治地位,益处不小。

        相比之下,骏河国这块一时难以吞咽的肥肉,先放一放也无碍。

        反正我们已经拿下了骏东,拥有进出骏河国的先手,耐心等待下一次更好的机会便是。”

        北条氏政的话,北条康种未必肯听,但北条幻庵德高望重,这位老人说的有理有据,北条康种自然接受。

        一旁的北条康成开口问道。

        “今川殿下那边该怎么说?她对于回返骏河国,可是非常的期待。”

        今川氏真这个今川家督是北条家进入骏河国的政治王牌,如果因为北条家半途而废,让她感到愤怒不满,也是一件麻烦事。

        北条幻庵想了想,说道。

        “殿下,让我去和今川殿下好好谈一谈,相信她会理解的。”

        北条氏政点头道。

        “那就劳烦太姨母了。”

        北条氏政也是心中无奈,愤怒于爱慕之人的未来不堪又如何?

        她自己现在也是束手束脚,远不如先代北条氏康在时大权在握,一言九鼎。

        北条家督,有名无权,为之奈何。

        ———

        斯波义银三信平关东的壮举,让天下武家更加敬畏。

        上杉谦信想打,但上杉家臣团唯恐越后双头政治崩盘,都开始缩手缩脚,敷衍了事。

        当年斯波义银帮上杉谦信整合越后国有多痛苦,今日上杉家臣团与斯波家决裂的阻力就有多大。

        要知道,斯波义银并不是依靠仁义道德征服了贪婪的越后武家集团,而是借助大量的利益捆绑。

        好处吃到嘴里的越后武家集团,怎么能够接受斯波上杉两位主君撕破脸呢?

        越后国重新陷入动荡,大家都没好日子过的恐惧,让上杉家臣团坚定站出来弥合分歧,主动充当了越后双头政治的压舱石。

        特别是上杉深雪的诞生,更让越后双头政治有了长治久安的可能性,上杉家臣团很乐意接受这个新少主,能保佑大家继续吃好喝好。

        另一边,真田信繁的确想打,但没有关东侍所的授权,她个人的一己之见是无法得到西上野武家集团支持的。

        西上野武家集团肯听命于真田信繁,完全是因为山民们穷怕了。

        借助三好清海搞出来的土特产经济,真田信繁掌控了一条同往富裕的康庄大道。

        真田信繁手里有肉,西上野山地这些饿得皮包骨头的野狗,当然愿意承认真田信繁这位新首领。

        可如果真田信繁和关东侍所闹翻,西上野土特产运不出去,大家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所以,真田信繁也只能是听进了岛胜猛的劝告,主动停止战事,以免陷入内外交困的境地。

        而北条氏政通过斯波义银的来信,得到一份便宜人情,准备用在北条家融入关东侍所这件事上。

        在北条氏康这头相模雌狮过世之后,北条家臣团显然对继续扩张缺乏动力,躺平当日子人的想法占了上风。

        北条氏政不是北条氏康,她自己的家督之位都不稳当,更不可能忤逆北条家臣团的意志,只能是顺水推舟。

        关东三方围攻的局面戛然而止,武田信玄的后顾之忧解除,蠢蠢欲动的德川家康也被迫喊停。

        德川家康可不愿意单独与武田家作战,三方原战败的伤痛,德川家臣团到现在还没缓过气来呢。

        如果武田家遭遇关东诸藩围攻,德川家康很乐意跟着落井下石。但如果只是德川家自己单挑,那还是算了吧。

        经过七年奋斗,斯波义银已然成为真正的上位者。斯波家的实力虽然算不上冠绝天下,但他个人的影响力已是天下无双。

        他仅仅只是送出三封信,就为武田信玄挡住了灭顶之灾,令武田家上下振奋。

        武田家臣团俨然忘记了,当初大家是怎么担心武田信玄强行索种暴露,会引来何等可怕的报复。

        因为武田玲奈上洛的意外受宠,武田信玄似乎替武田家趟出了一条新路,一条意想不到的道路。

        武田信玄忽然发现,自己担心的战败失控并没有发生,武田家臣团反而比之前更听话,更顺从了。

        正如北条幻庵这头老狐狸琢磨的那样,武田玲奈的出现是打开了一扇新大门。

        除了织田信长还准备用武力征服斯波义银,其余武家大名既然打不过,自然要开始动别的小心思。

        即便是狂妄如织田信长,她要是打不过,难道就真的会死不回头硬撞墙?要知道,织田信长本身,就是一个极度现实的功利主义者。

        一张名为情感的巨网已然撒向斯波义银,只等最后的挑战者织田信长落败,武家集团对斯波义银的权力挑战,也将彻底变味。

        (本章完)

        
    热门搜索:两性频道性感美女壁纸性感食人族在线观看性感翘臀美女图片两性口述性感美女小游戏范冰冰性感图片两性生殖器官相交时性感大胸美女图片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