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第一百次相亲当天,逮捕相亲对象 > 正文 第571章 提线木偶
        办案不能靠猜测。

        证据,一切都需要证据。

        丹市侦缉队。

        陈言正在组织召开第一次案情分析会。

        首先由张耀明说明案件的基本情况。

        「王璐瑶,女,36岁,今天早晨7点59分,辖区分队接到报警电话,润华小区有人死亡。」

        「我本人第一时间带队,8点11分赶到案发现场,之后侦缉队的现场勘察侦缉员对死者死亡现场进行了初步的勘察。」

        投影仪上,是死者死亡的客厅照片。

        「第一,死者王路遥的死亡时间是今天凌晨3点钟,致死的致命伤是腹部近乎贯穿的刀伤伤及脾脏,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导致死亡。」

        「第二,死者死亡前,身中32刀,左臂、胸部、腹部和两腿内外,有多出刀伤,其中大部分微试探性刀伤。」

        「因为死者身上的刀伤过多,我们第一时间怀疑是他杀随即对房间内进行了细节上的一些勘察。」

        「但是,我们在案发的客厅内没有发现任何痕迹,没有陌生的指纹、头发或者脚印。」

        「经过血迹痕迹分析,当时也得出了现场没有外人存在痕迹的结论。」

        「另外,我们检查了房屋的入室防盗门,没有任何破损痕迹,排除了有人故意闯入的可能。」

        「同时,我们对昨天晚上死者王璐瑶下班回家后,其廊道内的视频进行了调阅,也没有发现陌生人进入的痕迹。」

        「通过现场的一些发现,我们初步得出的判定是王路遥死于自杀。」

        「但是,」张耀明话音一转:「出于谨慎考虑的态度,还有王璐瑶身上刀伤实在过多的原因,队里将案子上报辽省侦缉大队。」

        「陈组长,我们先前发现的案件细节大概就这些。」

        陈言点点头,环顾四周看了看:「大家都是老熟人了,这次的案子非常棘手。」

        陈言的表情有些严肃,接过张耀明手里的投影笔:「丹市侦缉队先前的工作是严格按照流程推进的。」

        「从流程上来看,从张队对案子的重视程度看,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陈言对张耀明,对丹市侦缉队前面的工作给予了肯定。

        这倒不是陈言客气,张耀明前期的工作确实很扎实。

        人员排查、视频调阅、现场痕检等等,每个方面都很到位。

        一般来说,其实在这些基础上,基本就可以给案子定性了。

        但是,出于谨慎和对死者自杀方式的怀疑,张耀明还是毫不犹疑的将案件上报。

        这才有了陈言过来接手案子。

        「中午到达现场之前,张队已经将案子的详细情况给我做了汇报,之后我也仔细翻阅了卷宗记录。」

        「在现场,我对照现场的情况,和丹市侦缉队之前所做的检查进行了对照,同样得出了死者自杀的结论。」

        「但是。」陈言切换投影。

        上边是死者后背的大腿根部的尸斑形状。

        「在搬运尸体准备进行解剖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王璐瑶尸体上的尸斑有异常状态。」

        关于尸斑的特征规律,在场的众人都是有经验的。

        所有尸体在死亡后都会出现尸斑。

        王璐瑶死后的姿势是斜着躺在沙发上,按照正常的情况判断,其背部和臀部,都会出现相应的压迫状痕迹。

        但是,投影以上的照片显然不一样。

        尸体背部的尸斑痕迹有一排类似纽扣的痕迹,两腿下方

        有椭圆形痕迹。这种情况…

        「死者在死亡的时候,只有坐在人身上,才会有这种尸斑痕迹。」

        .2ksk.

        「而且,对方应该穿着了带有排扣的外衣!」

        「也就是说,王璐瑶在死亡的时候,现场肯定有过其他人!」

        哗!

        陈言说完,不少人开始交流沟通。

        「陈组长,从尸体尸斑的形状判断,确实有些奇怪,但是死者家里的客厅并没有发现任何其他人曾经出现的痕迹。」

        说话的是丹市侦缉队副队长韩磊:「尤其是血液痕迹分析,是我带队亲自做的。」

        「我可以确定,死者的血液痕迹非常自然,如果死者被杀,那么对方是怎么躲过这么多血迹的?」

        「王璐瑶身中32刀,全身的血液都快流没了,客厅内到处都是血迹,对方如果在现场,不可能不留下任何痕迹啊。」

        韩磊的判断其实没有错。

        现场越复杂,凶手留下的痕迹就可能越多。

        以王璐瑶的死亡现场看,如果真的有人的话,那对方除非是漂浮在空中的,否则一定会破坏血迹。

        陈言看向韩磊:「韩副队长说的没有问题。」

        「在如此复杂的现场,如果真的有的凶手,那么对方不可能避开所有血迹,而不留下任何线索。」

        「但是…如果凶手和死者当时所有动作重叠了呢?」

        重叠?

        「您的意思是?」

        陈言离开座位,走到投影前:「大家看这张图片。」

        「死者是斜着躺在沙发上的,我曾经在现场还原了死者对自己下刀的整个过程。」

        「可以确定,死者身上的伤口都是死者右手能够持刀造成的。」

        「但是,大家看死者手臂和大腿外侧的几处刀伤。」

        「这些位置,并没有动脉分布,切割这些地方,就算伤口再深,也不可能危机生命。」

        「但是,王璐瑶却在自己的左手手臂和大腿外侧留下了多处刀伤。」

        「这种位置的刀伤,不符合王璐瑶自杀的意愿。」

        「另外,大家注意这些伤口的顺序。」

        投影切换,王璐瑶尸体上的所有刀口都被标记了序号:「从死者伤口的形状、流血的痕迹,我们对死者32处刀伤进行了先后顺序的测定。」

        「手臂、大腿的伤是最先出现的,然后是胸部的刀伤,最后才是腹部的刀伤。」

        「为什么会是这个顺序?」

        「而且我们测定了第一处刀伤出现的时间和最后一处刀伤出现的时间,间隔大概在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王璐瑶是自杀,不是受虐!」

        「从一般的心理学来讲,一个人如果待定决定自杀,一般的都会想要在最短时间内结束生命。」

        「可王璐瑶的自杀过程,竟然持续了一个小时!」

        「这不符合逻辑。」

        陈言转头看向韩磊:「至于韩队所说的,为什么现场没有凶手的痕迹,因为整个过程中,凶手一直和死者保持着同步的动作。」

        「或者说,凶手控制着王璐瑶完成了所谓的自杀!」

        「控制?」

        「对,就是控制!」

        「朝阳,王刚你们过来一下。」

        「

        朝阳坐到沙发上,王刚坐到朝阳身上。」

        两人按照陈言的要求,叠坐在一起,之后,陈言随手把桌子上的空调遥控器递给王刚。

        然后,陈言让张朝阳握住王刚的右手,而王刚的右手中拿着遥控器。「王刚,你不要动,一手不要用力,朝阳你控制着王刚的右手捅向王刚的腹部。」

        凌空刺下!

        「大家看明白了吗?」

        .2ksk.

        ************

        提线木偶!

        原来陈言是这个意思!

        韩磊神色激动,奔到张朝阳和王刚身边,从二人身后看向前方。

        「原来是这样!」

        「陈组长,您的意思是,王璐瑶的自杀,其实是有人在她后背控制着她!」

        「而这样的坐姿,凶手相当于和死者重叠,所以他根本不会影响伤口血迹的喷射方向,自然就不会破坏血迹痕迹!」

        淦!

        这个凶手……有点牛逼啊。

        他居然在采用提线木偶的方式,操纵王璐瑶「自杀!」

        怪不得没有留下痕迹呢。

        原来是什么回事!

        【叮!最强警察培养系统任务发布。】

        【侦破悬疑自杀案,限期五天,完成任务,奖励三度细胞强化,失败或者超期取消任务奖励。】

        案件性质确定,系统发布任务。

        「可是这人是怎么进入王璐瑶家的,又是怎么离开的?」

        韩磊也是看过监控视频的,没有疑点!

        听了韩磊的问题,陈言微微沉默。

        这也是他心中最疑惑的地方。

        进入王璐瑶家里的方法,陈言已经发现了漏洞。

        就是监控视频系统重启的5分钟。

        但是,凶手是怎么出去的呢?

        王璐瑶的母亲报警后,在张耀明带人来之前,所以进如果房间的人,陈言都一一对应过。

        12名物业人员,没有多一个人。

        凶手不可能事先躲在房间内,之后融入进物业工作人员中,然后撤离。所以,王璐瑶的死亡时间可以确定是今天凌晨3点。

        而这个时间之后,监控系统是正常的,王璐瑶所在楼层廊道内的视频陈言亲自看过,没有任何人出去。

        所以,对方到底是怎么离开的?

        窗户?

        也不太可能。

        案发现场,所有的窗户都是关闭的。

        王璐瑶的家居住在四楼,凶手如果使用绳索的话,还是有可能从窗户逃走的。

        但是,如果对方真的是从窗户上逃走的话,那么绳索在哪里?

        窗户又为什么是关闭状态?

        王璐瑶家里的窗户,陈言已经检查过,是小区建设的时候统一安装的塑钢窗,从外面是无法关闭的,只能从里面关上。

        这和现场的发现是相互违背的。

        面对韩磊的疑问,其他人也没有办法解释。

        因为,这些线索本来就显示王璐瑶是自杀的。

        只不过,因为王璐瑶身上的刀伤实在过多,所以张耀明才决定将案子上报,请重案组接手。

        「陈组长这是不是密室杀人呢?」

        张耀明只能有这一个猜测方向了。

        首先,王璐瑶的是尸体上有不明痕迹的尸斑,这绝对不是无缘无故出现的。

        这一条线索,就能锁定王璐瑶在死亡之前一定有人和她在一起。

        当然,现在不能说这个和她在一起的人就一定是凶手。

        这还要看后来的证据。

        不过,从办案的逻辑和王璐瑶身上的伤口数量来推断,这个人应该就是凶手。

        毕竟,正常人就算自杀也不会在自己身上捅30多刀。

        尤其是很多刀伤并非是致命伤而是试探性刀伤。

        王璐瑶作为一个成年人,不可能不知道哪里是致命的要害,而在自己手臂和大腿上划了那么多刀,与其说是自杀不如说是被折磨。

        .2ksk.

        但是,王璐瑶家里的门窗紧闭,房门口廊道内的摄像头一直处于开启状态,王路遥死亡时间是今天早晨凌晨3点,之后的时间内是确定没有人进出的。

        而只能从室内锁上的窗户紧闭,这不是密室杀人是什么?

        陈言眉头紧皱。

        对于张耀明的判断,陈言是同意的。

        但是,所谓的密室杀人,陈言不是没接触过。

        从科学的角度来讲,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密室杀人。

        所谓的密室杀人,无非就是两种可能。

        第一,密室形成之前,密室中的人就已经死了。

        第二,

        第三,这种情况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伪造自杀,比如事先让被害人服用慢性致命药物,密室由被害人自己形成后,被害人才在密室中死亡,形成了所谓的密室杀人。

        第四,

        其实,严格来讲,这种情况就是被害人在进入密室前,就已经注定要死了。只不过时间延后罢了。

        第五,那就是人死之后,凶手利用一些漏洞才形成的密室。

        第六,

        第七,比如陈言上次侦破的密室杀人案,所谓的密室,不过利用密室内的家具堵住出口。

        第八,

        让被害人误以为密室形成。

        而王璐瑶被杀的现场,显然不可能是第一种。

        因为现场有其他人存在的痕迹。

        王璐瑶尸体上的特殊尸斑就是证明。

        所以,对方是怎么做到第二种密室杀人的呢?

        「这样,」片刻后,陈言决定暂时安排部署其他工作,破案就是这样,不是每一条线索都能走通的,也不是所有的疑问都能在一开始就找到答案。「现在,根据王璐瑶背后和腿部的特殊尸斑,可以断定,王璐瑶在死亡的时候,身边是有其他人的。」

        「虽然目前我们没有发现这个人是怎么进入和离开王璐瑶家的。」

        「但是,找到这个人,无疑是我们破案的关键。」

        「张队,」陈言看向张耀明:「关于王璐瑶的身份背景调查,还是咱们丹市侦缉队这边负责。」

        「电话通话记录、微信聊天记录、同事关系、银行流水等等,所有有关王璐瑶的信息,越详细越好。」

        「是!」

        「第二,要排查王璐瑶小区的所有监控视频。」

        陈言看向刘青山:「刘队,这件事你来负责。」

        「王璐瑶家里的门锁没有任何破坏的痕迹,所以对方进入王璐瑶的家只能有两种方法。」

        「要么这个人是用钥匙打开王璐瑶家的门,要么就是从窗户进入王璐瑶家的。」

        「目前的情况看,只有王璐瑶的丈夫还有王璐瑶的父母,手里有她家的钥匙。」

        「而从现在的线索来看,这几人都没有犯罪作案时间,所以是什么人能够接触到王璐瑶家的钥匙呢?」

        「查一查王露瑶家有没有过换锁记录,有没有过物业维修的记录。」

        家里钥匙,一般情况下熟人是不可能有的,即便关系再好,都不会将家里的钥匙给其他人。

        所以,大概率对方是因为工作原因接触到的王璐瑶家钥匙。

        「另一方面,如果对方是从窗户进出的,那很有可能留下蛛丝马迹,查一查窗户有没有攀爬的痕迹,看看有没有监控记录下。」

        「是!」

        「另外」

        陈言思索片刻,看向张耀明:「我亲自去见见王璐瑶的丈夫。」

        第一次案情分析会结束。

        丹市侦缉队一号

        .2ksk.

        审讯室。

        陈言见到了王璐瑶的丈夫赵光。

        坐在陈言对面的赵光神情有些恍惚,满眼血丝,看上去异常的疲惫。「警官,我老婆不可能自杀的,你们一定要查清楚,她怎么会自杀啊!」没等陈言开口,赵光先开口说话。

        「赵先生,请你节哀,你说王璐瑶女士不可能自杀,你有什么证据或者说为什么这么笃定她不会自杀呢?」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