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武当扫地道童,开局觉醒满级悟性 > 正文 第43章 浅水何能困蛟龙
        两人相视一笑。

        到有那么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宋远桥等二代,兴奋的站起身,互相询问一番,均有各种不等的提升。

        半晌后。

        俞莲舟觉得有些奇异,问道:“师叔啊,可为啥那些弟子不能听这曲子,若是他们也能提升,那该有多好。”

        陆恒摆手道:“这是当年桃花岛主,东邪黄药师自创曲目,贫道也只是借鉴一番,又怎知这位奇人,如何创造出这等曲目,不过你们也不要认为习武可有走捷径,我只是特例,你们别跟我比。”

        这种凡尔赛的话。

        让一众师侄们无语至极,就连张三丰都不由笑骂,道:“你们感谢你师叔就行了,问那么多,没用。”

        “都退下,我和师弟还有话讲。”

        驱散宋远桥他们。

        张三丰迟疑问道:“师弟,你说你学会了桃花岛武学,莫非你发现了郭黄两位前辈,埋葬那东西的地点?”

        这老道这样认为,也不是没有可能。

        因为全天下,知晓这个秘密的人,唯有陆恒,张三丰和峨眉灭绝。

        不会再有第四人知晓。

        陆恒摇头道:“如何获得,我说了你也不信,还不如不说,不过屠龙刀被谢逊夺走,倚天剑如今已经回到灭绝手里,这桃花岛武功,或许能够办到一些别人办不到的事。”

        “你难道,想要诈一诈灭绝那小姑娘?”

        听张三丰语气似乎来了点兴致。

        陆恒不由翻了翻白眼,道:“峨眉除了倚天剑,哪还有别的珍贵武学可以被看重,那妖尼姑绝不是良善之辈,倒是一心为了峨眉发展还算有心,除此之外,她算什么东西?”

        这话,张老道很认同。

        只是不愿意和小辈一般见识。

        他不管事,陆恒不能不出头。

        “倚天剑虽然锋利,但也不是没有弱点,屠龙刀与它材质相同,刀剑相击过后,这东西就废了。”

        “唯有武功,才能延续门派生命,峨眉灭绝也是看重这点,才费尽心思去参与各种抓捕,我可不信她是为了那孤鸿子才与阴教交恶。”

        “那只是塑造,武林正派的一个人设,为了名声而已。”

        “阴教自阳顶天失踪后,四分五裂,再不复当年义气,教众群龙无首,自然也很难和朝廷抗衡。”

        “这背后,必然有一个大阴谋,只是师弟我现在还参悟不透。”

        “关键点,在于金毛狮王谢逊,和他师傅混元霹雳手成昆,师兄你且知晓江湖百事,可有听闻过其中原因?”

        陆恒的话,让张三丰沉思起来。

        他虽然不管世事,但当年还是特意派人去打探消息,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武痴。

        能创造武当派,闻名于世,绝非蠢笨,更像是大智若愚。

        武林正道,受困于各种条条框框,讲仁义规矩礼仪,却被限制思想。

        被陆恒这么一引导,张三丰也理会出其中一丝不对之处。

        “师弟,你是说......朝廷也参与其中?”

        “不错,朝廷自然不希望阴教做大,更不愿意见到阴教和六大派合作,这样对他们没有好处。”

        “唯有坐山观虎斗,让咱们内耗,到时候他们只要派出重兵围剿,到时候我们何去何从。”

        “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定要增强宗门力量,那是为了在今后大势开启时,能保他们一命,而不会被洪流给冲散,武当延续也要依靠你我啊,任重道远。”

        陆恒虽然看似年轻,但灵魂却要比一般人更加老到,处理事务,井井有条,走一步看三步。

        如此推断。

        张三丰有些难以置信,但又在情理之中。

        “这就是,你和殷天正结交的目的之一?”

        “师兄猜得不错,不过这并不是最主要的,你可知此物是何。”

        陆恒手一翻。

        六枚圣火令,就出现在他手中。

        被递给张三丰看了一遍。

        “这东西,难道是阴教圣火令?”

        看到上面的波斯文。

        张三丰眉头紧皱,而后突然想起什么,脱口而出。

        陆恒点点头。

        “师兄好见识,的确是阴教丢失的那圣火令,此事也和郭黄两位前辈有关,他们曾听说那圣火令相当神异且坚固,想要融了炼制屠龙刀和倚天剑,可惜阴教那时候与江湖各派关系不错,自然不愿意奉上圣物,所以丐帮曾大战阴教,由耶律齐夺走圣火令,可最后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并未带到襄阳,这才有神雕大侠杨过,主动奉上玄铁重剑......。”

        这些事,并非陆恒猜测,或许就是事情真相。

        “辗转反侧,此物落在我手,上面的武功路数非中土,而是波斯武功。”

        “学之无用,倒不如把它交回阴教,或是拉拢阴教,驱使阴教用于对抗朝廷。”

        “师兄,这就是我的全部计划。”

        陆恒话语落下,许久都没有人声。

        不由抬头去看。

        却见张三丰张大嘴,惊讶的看着自己,不由有些奇怪。

        “师兄?师兄!”

        “呃,师弟你这布局也太广泛,不论是朝廷,阴教,六大派都在你的计划中,老道真没想到,你还有这种能耐,一时惊奇,难以释怀啊。”

        张三丰喟叹,自愧不如。

        陆恒的主要目的,还是护住武当派,这点张三丰很清楚,但算计朝廷,让他热血沸腾,恨不得亲自出手,驱除胡虏复山河。

        论计谋,不输任何人,甚至连这张老道,都不由产生后生可畏的心思。

        收陆恒当师弟,这步棋让他更满意自己的眼光。

        这岂不就是浅水何能困蛟龙之势。

        “师弟放心,大胆的去做,就算赔上武当派,只要能让汉人重新站起来,驱逐元蒙,老道就算赔上老命,也甘愿。”

        “师兄不必如此,不过这并非一朝一夕能做到,或者需要耗费十年,二十年时间,你且看着吧,武当不会做什么赔本买卖,你也不会赔上性命。”

        一老一少,就在这闭关洞府,设下了影响后续几十年,影响江湖变化的大棋,也算是一种天人化生。

        正所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元蒙气数已尽,自无在掌管汉人江山,也难以在以异族身份欺压百姓,唯有被驱赶,要嘛就被同化,而无第三条路可走。

        这或许就是陆恒穿越的最大任务,也是一种为了逍遥而不得不去出头的原因。。

        “师兄,我还有其他事,就不多留了,改天我们在切磋武艺,师弟我先走一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