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武当扫地道童,开局觉醒满级悟性 > 正文 第44章 成大事不拘小节
        光阴似箭,白驹过隙。

        半年时间匆匆过。

        江淮南北湖,天鹰教总坛。

        陆恒抱着小殷离,在湖边垂钓。

        此次算是他第三次主动要求下山。

        “陆师叔,殷教主,不成想上次一别,野王兄武功大盛。”

        殷梨亭,跟在陆恒身后,笑容中还带着一抹幸福。

        自和纪晓芙成亲后,这小子就过着人人羡慕的小日子。

        若非这次陆恒提议下山,也不会让他来。

        “听说殷梨亭你结亲,我们不能去祝贺,这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殷野王不由看了一眼,待在湖边,逗弄自家女儿的青年人,脸上不由带着一丝恐惧。

        陆恒住在天鹰教,已经有三天。

        每日都要他前去请安,陆恒虽说指点了他不少武功,但每次都弄的灰头土脸,让他这天鹰教天微堂主很没面子。

        殷梨亭笑了笑,道:“野王兄,如今武当派和天鹰教合作,共同去对付元庭,师叔做主安排此事,我师傅也是同意的,只要能成功,我武当派也不会在意其他五大派会有什么看法。”

        “二叔的确厉害,这般算计,就算我爹也自愧不如。”

        一条大鱼,被陆恒一勾,落在湖边。

        殷离咯咯咯笑的欢畅,抱起那鱼儿,丢到木桶中。

        “二爷爷,阿离想吃糖嘛。”

        “乖,吃多了会长蛀牙,野王,还不拿去,晚上要吃糖醋鲤鱼。”

        陆恒一摆手。

        丢下鱼竿,抱起殷离,就向内岛走去。

        “说吧,我义兄还有几天能回来?”

        “二叔,快了快了,父亲也没想到,您会突然来造访,正巧去了趟西边,阻击汝阳王府派去其的鹰犬。”

        “陆师叔,这次来是有什么事,不如提前和我们也讲讲看。”

        殷梨亭和殷野王对视一眼,倒是有几分惺惺相惜。

        上次一别,倒是还有些许书信联系。

        也是这次主动跟随陆恒,主要原因还是张三丰嘱托。

        稍稍转头看了他们一眼。

        陆恒正色讲道:“贫道夜观天象,卜卦察觉这南边将会有大事发生,而事关张翠山,殷素素。”

        此话一出。

        殷野王顿时停步,殷梨亭也不由吃惊的看向陆恒。

        “二叔,此事当真,我还有机会见到小妹素素?”

        “不出两个月,定能见到。”

        见陆恒说的笃定。

        殷梨亭赶忙在一旁解释道:“我师叔算卦,那是百分百准确,从未有半点失误,若是他这么讲,我五师兄也同样能归来,这是好事啊。”

        “什么算卦,你们在说什么。”

        “哈哈,贤弟总算来了,可让为兄盼你来我这里做客,可真是难寻呐。”

        一抹爽朗的笑容,从几人身后传来。

        白眉鹰王殷天正和他师弟李天恒,以及几名坛主舵主,皆到场,从湖那边赶来。

        陆恒笑着上前,抱了抱后,轻声道:“素素和翠山要回来了。”

        “真,真的?”

        殷天正不由愣住,随后大喜大悲,老泪纵横。

        李天恒等人也不免瞪大眼睛。

        十年啊,就快要十年了。

        殷天正苦苦盼着,派人到处寻觅调查,大江南北都走遍了,却一点消息都无,这岂能不让他失魂落魄。

        陆恒拍了拍他肩膀,笑道:“一两月内,就能有信,这次来天鹰教,除了是见义兄你之外,还有几件事。”

        “这只是其中之一。”

        “走,我们回去喝酒,边吃边聊。”

        “得到消息,为兄可是一路骑死六匹马,这才马不停蹄赶回,没想到啊,贤弟你可是给我一个大惊喜。”

        殷天正,的确有心了。

        自七个月前,得到陆恒传信,说是朝廷会有动作,让天鹰教主动出击,四处伏击汝阳王府一脉,并且施恩给其他几派。

        除了峨眉之外,其他四派和天鹰教之间的关系,已经逐渐缓和。

        这日子总算过的舒服一些。

        总坛聚义厅内。

        陆恒和殷天正两人对坐饮酒。

        一边谈论江湖消息,一边讲着这半年左右见闻,谈天说地好不快活。

        酒过三巡。

        陆恒放下酒杯,道:“还请义兄屏退左右,我有事和你讲,李兄和野王可留下旁听。”

        有他这话。

        殷野王,赶忙站起身和殷梨亭离开。

        陆恒翻了一个白眼,用得着这么怕自己么。

        “贤弟,不知何事,要这样?”

        殷天正有些不解。

        陆恒却从怀里,取出早准备好的六件质地透明又非透明,仿若有雄鹰在烈火中展翅的令牌,放在酒桌上。

        “兄长,可认识此物。”

        殷天正猛然站起身,浑身颤抖,盯着眼前的那东西,好半晌哆嗦道:“我明教圣物,圣火令,见令如见教主。”

        说完就要跪下行礼。

        被陆恒拦住。

        “兄长,此物是我意外获得,不必如此,我非明教中人,你我兄弟何曾要你对我行礼。”

        “可,这可是圣火令啊,我能上手摸摸看吗?”

        殷天正还没缓过来。

        李天恒不由也吃惊傻眼。

        天知道,眼前这位武当传奇道人,是如何获得这圣火令的。

        陆恒点头。

        殷天正拿起圣火令,仔细看了好几遍,叹息道:“曾经听我明教长辈谈起过,我明教圣火令丢失,而阳教主有言在先,不论谁寻回圣火令,必然被我明教尊于教主,而波斯总坛,更是曾经派人来寻找未果,老夫还以为此生都不能在见此物。”

        “兄弟,你拿出这东西,是为了?”

        “义兄,我敬佩你为人,此物可双手奉上,但义兄也要答应我一件事,就是你若重归明教,必须你来当教主,要重新燃起圣火,推翻元庭。”

        “如果你答应我,这圣火令,自然归你所有,而明教阳顶天的死活,我也可以告诉你。”

        殷天正差点没打翻酒桌。

        懵逼半晌,赶忙抓住陆恒的手,问道:“兄弟,你不是在骗我吧,你如何知晓,我明教教主去了何地,我们费力找寻多年未果,不然明教也不会四分五裂,教众也不至于为了教主而自相残杀。”

        “兄长是答应小弟要求了吗。”

        殷天正有些迟疑。

        但见圣火令,一咬牙道:“只要明教能重新走上正途,而我相信贤弟你不会害我,我答应你。”

        “我们击掌为誓!”

        “好,我殷天正发誓,不管能否当上明教教主,必定带领明教重归正途,以光复汉人山河为己任,若违此誓,明教必会消亡。”

        明教在殷天正心里地位很高的。

        能用这发誓,自然也是真心实意。。

        陆恒与他击掌后,淡淡道:“阳顶天已经死了,就死在明教密道之中,而他是走火入魔而死,别问我如何知道,待会会告知你一部分真相。”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