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武当扫地道童,开局觉醒满级悟性 > 正文 第46章 五桅大船,扬帆起航
        “回禀师叔,崆峒五老之一的唐文亮带队,除此之外,二师兄还打探道,峨眉派的人也在坊市之处。”

        陆恒眼神如电。

        峨眉派也来凑热闹,估计这场好戏要开始了。

        遂钻出马车,打量前方环境。

        只见三艘五桅大船,迎风而立,上悬挂天鹰教旗帜。

        每艘船上最少也有数十好手,操持运送物资。

        而在附近近海,更有十几艘小渔船。

        外远点看去,当地官府也似乎有所忌惮,不敢近前。

        见陆恒下了马车。

        远处殷天正不由点了点头,吩咐一声,直接跳上一艘大船。

        而在另一边。

        武当派俞莲舟,也带领十八名内门弟子,二十二名外门弟子在周围护持,也登上一艘大船。

        只不过,并未有和殷天正去打招呼。

        “师叔,我们也过去吧。”

        “不急,再去打探,看看少林寺,华山派有无派人去。”

        殷梨亭点头。

        对左右弟子吩咐一声,他们便运起轻功,离开。

        过了没多久,李天恒先带着一些教众,拿着一些熟食,送了过来。

        朗声道:“殷六侠,我们教主请你们过去一叙,诸位不会不给教主面子吧。”

        周围除了武当天鹰两派,还有不少江湖同道,在观察,见状也很吃惊。

        “不曾想,白眉鹰王殷天正也来了,这下可有热闹瞧。”

        “嘿,刚看到俞二侠,没想到殷六侠也到了,武当派这是要和天鹰教开战?”

        “看起来不像是啊,你看那可是天市堂主李天恒,听说此人心狠手辣,手段非凡,怪了,那边更有昆仑派,崆峒和峨眉出现,该不会是武林又出了什么大事吧。”

        “去去去,这可不是我们能够参与的,小心被溅了一身血,看看热闹就好。”

        周围半公里内,任何风吹草动,陆恒都能听到。

        那些武林豪客,江湖游侠儿的议论,自然也没有逃过陆恒的耳目。

        天鹰教如此大张旗鼓派兵遣将,自然躲不过有心人的探查。

        可最近江湖上可对天鹰对抗元庭,起了别的心思,已经不再骂他们是魔教,每每提起也会竖起大拇指。

        江湖风评也在逐渐扭转。

        哪怕六大派,除了峨眉之外,其余五派也顾不得在和天鹰教起什么龌龊。

        “师叔,鹰王的意思,你看怎么办?”

        “不妨事,你去陪他打个招呼,然后去见莲舟,我则留在这条船上,按原计划施行便是。”

        陆恒退了半拉身位。

        并不太显眼。

        殷梨亭点点头,带着武当弟子来到码头,独自跳上大船,朗声道:“殷梨亭见过殷教主,不知殷教主引在下来,是什么意思?”

        “无他,只是询问张真人一些消息。”

        “呵呵,殷教主不必如此,近期闻天鹰驱除元兵鞑子,可谓大快人心,师傅听闻如此义举,也不免赞叹一二,您也不必与我打哑谜,这次出行,不就是为了探查我五师兄的下落,寻找贵教千金,明人不说暗话,我们各寻各的。”

        说完话。

        殷梨亭直接用出梯云纵,跨越几十米,跳到了武当派所在大船。

        除此之外。

        陆恒早已悄悄溜到天鹰教的船只上,入了船舱。

        殷天正听到声音,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对武当方向拱了拱手。

        至于其他几派,反而没放在心上。

        在海面行驶三天后。

        “教主,船已经重新起航,大家也都准备完毕。”

        “外面风大,您去船舱,这里交给我们便是。”

        程坛主,封坛主两人轮流掌舵,其他教众侍立在大船两侧。

        升腾而起的天鹰大旗,迎风招招。

        陆恒在船舱里,盘膝坐着,而殷野王只能站在身边,讲着他们打探到的消息情报。

        “二叔,除了崆峒昆仑峨眉外,华山和少林并未有人来此,但是除了他们外,巨鲸,海沙也得到消息,在附近凑热闹。”

        “不过得知我爹也在场后,那些江湖帮派的人就散了,只是藏匿在坊市码头附近。”

        “看来归程时,他们肯定会阻拦,我们是否要去其他码头登录?”

        陆恒抬眼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不必管他们,北风可起来了?”

        “您猜的不错,已经来了。”

        陆恒开口道:“立刻加速航行,不必管其他事,安排让武当派和其他船只相互辉映,那些渔船上的好手,可以往其他方向搜寻,目的就是扰乱其他几派视线。”

        别的不管。

        最起码陆恒在上船之前,已经算了一卦,这次肯定能够遇见张翠山和殷素素。

        航行不能太过于招摇,其他门派也不是傻子。

        毕竟天鹰教已经寻觅多年,在外人看来,这点本来就很不对劲。

        “贤弟,希望你猜测的是对的,若是这次能够见到素素,老夫......唉!”

        陆恒瞥了他一眼,心里暗笑。

        若是被他知晓,殷素素和张翠山已经结成夫妇,还给他带回来一个大惊喜,说不得场面会很微妙。

        而且陆恒也有他的想法。

        童言无忌,说什么也不能让那小鬼说真话,否则五大派岂不是要和武当起了龌龊。

        哪怕他无惧任何人。

        但人言可畏,积毁销骨,到时候说不得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这样的内耗,反而会让朝廷得利。

        这不是陆恒想看到的。

        “兄长别担心,已经出来了,据我推算,这次一行,有惊无险,必然能够迎回亲人。”

        “借贤弟吉言,希望如此吧。”

        “野王,吩咐下去,急速航行!”

        按着陆恒的意思,就是走直线,只要逆着北风,便可以找寻得当。

        透过船舱的窗户,海面波涛汹涌,碧海蓝天,让他心生感悟。

        不由走出船舱,身影一跃而起,落在木桅之上。

        取出碧波玉箫,放在嘴边吹奏起碧海潮生曲。

        虽然未曾有附加内力,但却也引人注目,曲子相当精美,更能引起许多共鸣。

        殷天正不由沉下心,仿若浑身舒坦,散去多日心中郁结。

        “好一首曲子,这萧声大气磅礴,贤弟还真是多才多艺,可惜老夫是粗人,虽然不懂音律,却能听出老弟心胸广阔,我殷天正一生不服任何人,除了明教阳教主和武当张真人外,就要属你让我大吃一惊啊。”

        一首曲毕。

        在场众人,无不神思魂往,不由用敬佩的目光,仰望他。

        此时陆恒跳到旗幡之上,借助高度,看到距离他们三十多海里的位置,似乎有什么东西,向着他们漂浮着,顺着北风向他们快速疾驰。。

        难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