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武当扫地道童,开局觉醒满级悟性 > 正文 第47章 张翠山回归中土,大戏开幕!
        正如陆恒所想,或许是巧合,但需要打探一番。

        凝神观望根本看不清。

        跳到甲板上。

        陆恒急忙看向殷天正,道:“兄长,发现了发现了,有可能是他们,快去调来一艘轻舟,你我先行去那个方向。”

        殷天正浑身一震。

        忙不迭,道:“没听到二爷的话吗,还不快去准备。”

        殷野王等人也赶忙行动。

        虽然不知真假,但陆恒既然这样讲,肯定是有根据,或者看到什么。

        殷天正上前一步,问道:“贤弟,你当真看到是他们了吗?”

        “不确定,距离此方向,三十海里,估摸有一艘竹筏,如今北风已经吹到码头,不管如何看看再说。”

        “对对对,万一真的是素素,那不知该有多好。”

        陆恒沉吟半晌,道:“就你我两人去便是,其他人暂时不要妄动。”

        向后看了一眼。

        武当派和其他几个门派,距离他们的所在还有一定距离。

        两人跳上轻舟。

        殷天正刚想要撑杆划船,却被陆恒所阻。

        只见陆恒随手打出劈空掌,凭借反作用力,让船只飞快在海面上蹿了出去。

        “稳住!”

        速度要比大船快一倍的速度,殷天正唯有看着的份。

        只是眨眼的工夫,大船也只剩下模糊影子。

        “贤弟这掌法厉害非常,为兄不如也。”

        “此处没有旁人,待会若是见到殷素素和张翠山,还需要安排一番,有些事不能说,有些事需要安排清楚。”

        陆恒不想让张翠山再走老路。

        怎么也要让张无忌闭嘴,否则这从未和同龄人接触,没有受过社会毒打如同白纸一样的少年,万一说吐露嘴,暴露金毛狮王谢逊还活着的话,反而会适得其反。

        殷天正点了点头。

        他自然不会忘记,在密室商讨后,定下的对策,虽然不清楚,陆恒如何判断,谢逊没死,但这些天陆恒所给他的惊讶,却要比人生几十年来遇到的套路还要长。

        一掌风打出去,船只飘行数十米,若不是逆风,或许会更快。

        很快。

        两方,就在行驶二十多海里时,相见。

        “义兄,你看!”

        陆恒示意殷天正转身,两人同时看到,是穿着毛皮衣服,正惊疑不定的一家三口。

        “我不是在做梦吧,五哥,是爹,是爹爹啊!”

        “天鹰教教主?”

        “说啥傻话,你该改口叫岳父,夫君!”

        声音入耳。

        殷天正老泪纵横,喊道:“素素,素素。”

        陆恒运功狠狠一击,释放内力让船只停靠。

        竹筏上,一个唇红齿白的小正太,正好奇的打量。

        “无忌,快跪下,叫外公!”

        忘崽夫妇,总算想起他们的儿子,赶忙让孩子跪下磕头。

        第一次见到倚天世界的主角。

        陆恒也不由感叹一番,完全遗传了张翠山的俊俏和殷素素的妖艳。

        这货长大了不知会迷死多少少女。

        怪不得宋青书一直都对他这般嫉妒。

        仿佛上天也看不下去,这才让他一路坎坷。

        所谓父母祭天,法力无边。

        也是儿时经历,才让张无忌成为那种存在,但如果改变未来,只是武当弟子,陆恒很有兴致的上下打探那中年剑客。

        “你就是张翠山?”

        “阁下是?”

        “你这傻小子,还不快去拜见你陆师叔,这位可是武当张真人代师收徒收的师弟,武当太上长老,也是我殷天正的结义兄弟。”

        总算发现了张无忌,第一次被叫外公时,殷天正不由对那孩子感到欢喜。

        要知道,殷素素可是他的掌上阴珠,也算是爱屋及乌。

        “师叔?”

        张翠山略有一丝不信,因为陆恒太年轻了。

        殷素素看向陆恒,疑惑问道:“爹爹,这十数年离开中土,现在中原的情况如何。”

        这话,也是张翠山想问的。

        陆恒看了他一眼,也不当一回事,酷酷的说道:“义兄,你来给他们解释吧,你们一家人团聚,我和张翠山去一旁讲话。”

        殷天正感激一笑,拱手道:“贤弟,请!”

        “张翠山,来吧!”

        陆恒只是稍微显露,张三丰交给他的令牌和玉佩,如同武当掌门令一样,见令牌如见掌门。

        “别怀疑,本座就是你师叔,俞莲舟和殷梨亭,他们还在后面,待会自然能见到面。”

        陆恒这样一讲,张翠山觉得也不可能有人敢冒充武当太上,赶忙低头抱拳。

        “师侄张翠山,见过师叔!”

        “我年龄的确没你大,加入武当派也不过是这几年的事情,我师兄特别惦记你。”

        “好了,长话短说,现在你听,我讲!”

        陆恒遂把江湖近期发生的一些事,告诉他。

        另一边,殷素素和张无忌,也在听殷天正讲话。

        “义兄,差不多了,你看那船已经赶到,小无忌,待会不管听到什么话,你都不能出声。”

        为了安全起见。

        陆恒直接点了他的哑穴,以免听到一些不好的事情,出现差错。

        张翠山夫妇神情一禀,也不得不认可陆恒,否则他们与谢逊之间的关系若暴露出去,只怕会引起武林震动,给武当和天鹰两派惹事。

        “真的是大哥,爹爹我大哥也来了?”

        殷素素看到五桅大船,那熟悉的人影正对他们招手,同样激动不已。

        殷天正看了陆恒一眼,抱住了张无忌,飞身一跃,在海面上点了几下水,重新站到大船上,随后就是一愣。

        武当派,昆仑派,崆峒派,已然也在他们的船上,这是怎么回事。

        “父亲,昆仑和崆峒两派,不知从何处得来消息,刚刚拦住大船,特意登船,素素他们?”

        “这些事,待会再说。”

        殷天正不由看向俞莲舟和殷梨亭,对两人拱了拱手。

        随后看向昆仑派。

        “老夫殷天正,你们是谁人,报上名来,为何闯入我天鹰教座驾。”

        “前些日多亏天鹰教及时告知一些消息,免去朝廷对我派的围剿,晚辈昆仑西华子,她是我师妹维卫四娘,若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殷天正大袖一挥,冷哼道:“不请自来,你当真欺我天鹰无人。”

        一旁崆峒派赶忙出口,赔笑道:“殷前辈见谅,我们也是想要知晓那狗贼谢逊的下落,前些年虽然和天鹰有所误会,但已经翻篇,还请贵千金上来解释一番。”

        殷天正,随手把张无忌,交给殷野王。

        转头想外看了一眼。

        张翠山,殷素素,已经在陆恒的指引下,上了大船。

        “五弟,真的是你!”

        “五哥,我们好想你啊!五哥!”。

        “二哥,六弟,十年不见,你们可好,我也想大家,一言难尽,一言难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