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心有所屠 > 正文 121.步步清风都是你
        裴瑾廷背挺得直直得,坦然答道,

        “会去抢亲。是臣的事情。不放手,要去边疆,也是臣的事情,还望陛下不要责罚于她。”

        皇帝重重地拍桌,“你如此任性妄为,想一出是一出,朕不罚你都不行。来人。”

        大喝一声,外头的侍卫涌了进来。

        “好。你既如此执拗,那今日朕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刑杖硬。来人。给朕重重地打。”

        皇后原本气愤裴瑾廷宁愿去边疆也不对顾氏放手,这会听到皇帝要杖刑。

        立刻就道,“陛下。这可怎么行?景珩的身子骨本就不好……”

        “景珩,你莫要再倔了。这五十下可是要命的。”

        裴瑾廷淡淡地望了她一眼,又淡淡地移开眼神。

        这五十板子他愿意挨着,挨了这五十下,他无愧于皇后。

        到时候,就算皇后不同意,他也会去边疆,也不会再有人敢在背后说顾青媛的闲话。

        因此,裴瑾廷声音沉着,

        “娘娘。臣如此倔,想来是有传承的吧。不必担心,只管让行刑的人动手。我受得了。”

        板子打下去,裴瑾廷瞬间绷直了身体,闷哼一声。

        这一次,和抢亲夜那次的杖刑不同。

        是实打实的打下来。

        板子落在皮肉上,一声比一声发闷。

        初时,裴瑾廷跪得直直的。

        然而,十杖以后,他后背见了血,血肉和板子粘在一起的声音一落下,听得人心惊肉跳。

        皇帝不知何时背过了身去,负在身后的手紧紧地交握在一处。

        皇后手心也生了汗,眼眶里盈满了泪。

        她忍不住大声叫道,

        “裴景珩,你是疯了吗?停下,停下……你何苦为了那样一个女人把自己毁了。”

        “她有什么好?来历不明,还被……那样一个女人教养过。”

        仿佛失言一般,皇后慌张地闭上嘴,去看皇帝,幸好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裴瑾廷额上布满了汗,手臂上青筋暴起,却仍是挺直脊背,

        “娘娘不必说什么。圆圆很好。毁了我的从来不是她。”

        皇后一听气得更甚,重重地喘了几口气,指着他的手都在发抖,

        “执迷不悟,执迷不悟,那就给本宫打,狠狠地打,五十下,一下也不准少。”

        板子如雨点般密集地落在裴瑾廷的背上。

        后背每被重击一下,裴瑾廷就闷哼一声,跪着的身体也在往前趔趄,牙关紧咬,倒下前,又挺直了背。

        很快,他的后背一片血肉模糊,额上的汗和唇角了血混合在一起,咸咸湿湿分不清。

        疼痛至极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穿着素净裙子的女孩,她把帕子轻柔地放置在他的手上。

        雨幕下,她好像一个仙人,对着他浅浅地笑着。

        他攥了攥手心,半颓的背,又缓缓直起。

        顾圆圆还在等他,所以,他无论如何都得捱了这五十板子,到时,才能光明正大地到镇国公那里,把她接回家。

        皇帝一直背着身,听着身后一声一声地重击,眉头越发皱紧。

        偏偏裴瑾廷骨子里的倔,好像石磨,移也移不走。

        仿佛被打得皮开肉绽的不是他一样。

        皇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原本想着镇国公看不上景珩,那他就帮一把,几杖下去,血肉模糊,不仅惹了顾家小娘子的心疼。

        也让镇国公出口气,不至于太阻扰小两口。

        想了想,皇帝到底还是心软了,重重地咳了一声,下令,

        “停。”

        皇后气呼呼地口不择言,

        “陛下……这还没到五十杖。”

        皇帝并未接皇后的话,而是问到,

        “朕再问你一次。你后悔吗?”

        裴瑾廷用指腹擦了擦唇角的血,慢慢地摇头,

        “臣不悔。”

        “你执意要跟着镇国公去北疆……这辈子,认定了顾家小娘子?”

        他又问道。

        “是。”裴瑾廷微微垂眼。

        “边疆战事一触即发,哪一个邻国都不是善茬,否则镇国公也不至于十来年都不回京。”

        “战场上刀剑不长眼,万分凶险,你就那么能确定能够保全自己?保证有命爱护顾家娘子一辈子?”

        裴瑾廷迟疑了片刻,须臾又摇头,“臣不能保证,臣只能保证在有生之年,用尽全力对她好,让她快活。”

        他声音依旧沉着,但唇色已经失血发白,额上的汗也如雨滴一般,汇聚到下颌往下落。

        仿佛下一刻就要撑不住。

        皇帝见他这么执着的模样,恨不得当场打死他。

        但到底于心不忍,只是鼻腔里却是冷冷一哼,

        “你以为你要去北疆,镇国公就会收你吗?现在可不是朕阻拦你们。”

        说完,他背过身,吩咐道,

        “赵林,把他带下去,给他配个太医,不要让这个孽障死在宫里。”

        “把他送到镇国公府上去。”

        赵林得了令,慌忙叫了起来,朝一旁的小黄门呵斥道,

        “傻了吗?还不来搭把手。”

        几个人手忙脚乱地将裴瑾廷挪到软榻上。

        叫了太医,换了好几盆水,又上了金疮药,等他身上的伤口没那么狰狞了。

        又让人将裴瑾廷送到镇国公府去。

        皇后一直在屏风后,看着那一盆盆血水端了出来。

        “顾氏就有那样好吗?值得你放弃京中的生活,还挨了这么重的打。”

        “要是你挨了打,镇国公也不同意,你怎么办?你不是白白的挨了吗?”

        屏风薄透,皇后看着他背上纵横交错的伤口哭骂。

        裴瑾廷连眼皮都抬不起,顾青媛有多好?

        他也不知道。

        只知道,她是他的骨,是他的血。

        见他说不出话,皇后问道,

        “如果你是为了让太子在大皇子那里扳回一城,不需要的。”

        “景珩。你是你,太子是太子。”

        裴瑾廷敛了敛眼神,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

        皇后怎么也想不到,裴瑾廷会为顾青媛做到这样的地步。

        那个女人害得景珩如此痛苦,她绝对不轻饶。

        她原以为裴瑾廷多情,不会对一个女人上心太久,却没想到他最终还是走到这一个地步。

        皇后一拍桌案,越想越气。

        镇国公府。

        顾绍正在书房,准备面见皇帝时的奏疏。

        “国公爷,门外,姑爷……在外头求见……”管家从门外匆匆进来禀报。

        顾绍双眼一瞪,清清淡淡地说,“什么姑爷?让他走。”

        
    热门搜索:两性养生邱淑贞性感图片两性刺激好看的小说性感美女诱惑性感少女图片性感萝莉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