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云灵仙路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墟极宗最终目的(为少摸小鸟等大佬的累计打赏加更)
        这座三百丈高的小山叫做秋涯山,有一条二阶上品灵脉,“百里赤沙阵”正是布置在其上。

        此山周边近百里,经过十数次大战后,已经完全变成赤沙之地,没有任何水灵之气。

        妖兽想要攻入立杜坊市,此地绝对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盖因鳄族麾下的各族,以水属性妖兽为主。

        在赤沙之地战斗,它们的实力要消弱两、三成。

        而人族的土属性修士,可是不降反增,一上一下之下,差距就极为明显了。

        没过多久,许昭玄出现在小院上空。

        没等他打出传讯符,笼罩小院的禁制灵光一闪,向两边分开后现出一条通道。

        错愕了一下,他法诀一掐收起飞舟,径直遁入。

        “薛师兄!”

        许昭玄落在小院的竹亭中,向眼前的老祖抱了抱拳。

        “坐。”

        许瑞昌目光示意了一下,脸上满是欣慰的道:“闭关数月,观气息,你的实力增加不少啊,不错!”

        他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小辈有多少天赋,但以族叔对其重视程度,决然不凡。

        对于他们这些许氏老一辈来说,没有什么比家族出现俊杰更让人欣喜了。

        “是的,这次闭关有点收获。”

        许昭玄承认了下来,随后岔开话题问道:“师兄,战斗的情况如何了,看我宗应付起来并不是很吃力。”

        远处杀声震天,但战场还没推进到秋涯山,想必问题不大。

        “我宗在立杜岛的防御工事做的如铁通一般,兽潮想攻过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且它们并没有像表现出来的那么急迫,而是在耗。”

        作为立杜岛的主事长老,许瑞昌把握的战况最为清晰,道出了实情。

        “它们难道在等三阶生灵的胜负,同时慢慢逼迫,让岛上的修士不战而逃?”

        许昭玄思绪一转,脱口而出道。

        “恩,暂时看来是这样。”

        “那如今岛上的修士士气如何?还有宗门有什么计划?”

        连续提出两个问题,许昭玄目光灼灼的看着老祖。

        “在红虾海,每个种族的修士都不是吓大的,且都知道只有在大战中,才有大机缘。”

        许瑞昌虽然没有直接回答,但意思和明显,慢条斯理的道:“至于宗门,它们不急,我们更不燥,我们要的就是将万鳄群岛变成血肉磨坊。”

        “即便此战战胜了鳄族和青苍鸥族,宗门也不会占据剩下万鳄群岛的半数岛屿。”

        “同时,等待着最后一个环扣,那位水猿族的族长,已经在密地闭关突破了,想来这段时日差不多有消息了。”

        “那位突破的话,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听到有了详细计划,许昭玄面色一轻之下,瞬间又提起的担忧。

        “无碍,宗门的另一位已经突破到了后期,正在看着。”

        许瑞昌抚了抚白须,说出了一个好消息。

        “真的?”

        许昭玄惊疑了一句,得到肯定的答桉后,毫不掩饰的面露狂喜之色:“太好了,这样的话,宗门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了。”

        这消息还来的正是时候,可以让他放下了心中的负担。

        “现在还不是大决战之时,你先回去炼制丹药吧,毕竟战场上消耗最大的就是这些。”

        眼皮一抬,许瑞昌叮嘱道。

        “是,师兄。”

        许昭玄起身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在兽潮面前,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反而炼制丹药会有更大的作用。

        况且,已经战斗了一个月,立杜岛上的修士有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战斗计划,不会那么容易被攻到内陆的。

        没过多久,许昭玄在那位青年修士的目送之下,往来时的方向遁去。

        ······

        “轰隆隆~”

        立杜岛上方的传来穿云裂石般的巨响,阵法光幕狂闪不已,抵挡着各种攻击。

        而在阵法内的墟极宗一方的修士,正各自施展手段,把成千上万道攻击打向茫茫一片的青苍鸥。

        若是在三重天上往下看,立杜坊市被无尽的妖兽、飞禽给团团围住,除了地底,没有任何一处死角。

        这样可怖的场景,已经持续了数天。

        索性,立杜坊市方圆四百里,有一条三阶中品灵脉,一条二阶极品,一条二阶上品和数条一阶上品。

        阵法的运转,在如此浓郁的灵气的补充之下,不太需要考虑灵气的损耗。

        除非有绝对的力量,直接将数座三阶阵法抹掉。

        “看来,妖族不打算等下去了。”

        制宝殿的一处厢房内,许昭玄感受着地面的震动,眸光凝重了起来。

        自从那天和老祖许瑞昌谈话结束后,除了几趟回小院看一下小石头,他就一直在此厢房内炼丹,已有月余。

        在兽潮的步步紧逼之下,岛上的修士不得不凭借着数不胜数的禁制陷阱和阵法,边打边退,不断消耗妖兽数量的同时,完成转移。

        直到退入坊市,才凭借着三阶阵法,止住了颓势。

        “铛~铛~铛~铛”

        连续四声雷鸣般的钟声在雪吟山山巅响起,响彻千里。

        同时,打断了许昭玄的思绪:“全员集合的钟声,那边已经到位了!”

        心头一凛,他立即一拂衣袖,将地上的各种灵物一收,随后遁光一闪。

        等再次出现之时,他已到了大殿之外。

        此时,数百位修士已在湖边的广场上集结了,都是有修仙技艺在身的修士,他们各个神情凝重,为即将到来的大战担忧。

        当然,一众阵法师不在其中,而是在坊市的各处阵脚、阵眼处主持阵法的运转。

        人群中有古子霜三人的身影,她们看到公子到来后,紧张的心绪放松了不少。

        “诸位,胜败在于这一役,望全力战斗,出发!”

        为首的主事长老许克沥见众人来齐后,当即下令道。

        “是,谨遵指令!”

        众修在大战来临之际,不敢片刻怠慢,为了坊市中在意的人,更是为了自己,都要竭力战斗。

        片刻,数百修士分成数队,朝不同的方向奔去。

        而留下的一百余修士,登上了许克沥祭出灵舰,向着东方快速掠去。

        一盏茶的时间后,许昭玄踏着金羽雷凋出现雪吟山的上空,郑重的看着阵法之外的漫天飞禽。

        接着,他手指跳动,开始狂甩大火球,砸向阵法外的飞禽。

        短短几息时间,一片方圆千丈的火海在上空形成,阻挡着灵禽斩击出的风刃攻击。

        金羽雷凋不甘示弱,妖力充斥全身后,一道道雷矛噼出,后发先至,顷刻间轰在离的最近的青苍鸥身上。

        二阶飞禽被突袭后反应极为迅速,立即凝聚护体遁光,虽有些措手不及,受到重创的不少,但到底是保住了性命。

        那些一阶飞禽就没那么好运了,连哀嚎都没有叫出来,顷刻间被斩落。

        和一人一凋相同行动的修士有不少,他们都有一手大范围、且威力不俗的法术傍身,或防御,或攻击,为阵法减轻压力。

        ······

        “禀师姐,所有修士都已经部署到位了。”

        雪吟山山巅,一位中年修士来到一位清秀女子身后,郑重的道。

        若是许昭玄在此地,定会感到无比惊讶,原本应该待着火岺岛的五十叔许千景竟然出现在立杜岛。

        “恩,那就开始吧,让青苍鸥族尝尝我宗阵法的厉害。”

        没有转身,清秀女子,也就是许千燕立马下令,说道最后,语气森寒无比。

        “是,师姐。”

        许千景领命之后,立即向雪吟山的一处阵基飞奔而去。

        同一时间,在立杜坊市的数百处地方,或一位,或几位修士,掐诀之时,丹田内的法力汹涌灌入阵法的阵基之中。

        “绝飞禁空阵,起!”

        一声娇喝,许千燕双手飞快掐诀,一缕缕灵光打入身前的阵眼之中。

        她身后的的数位二阶阵法师紧随其后,在一段眼花缭乱的掐印法诀时,操纵着手中的副阵盘开始全力复苏三阶阵法。

        一瞬间,一道道巨大的白色光柱在各个阵脚升腾而起,耀眼之时直射云霄。

        十丈,百丈,千丈,一重天,两重天···

        瞬息间直插到两万丈,隐藏在云层中的一枚枚晶片浮现,接住光柱后,将光华向四周发散,形成一成光幕,将下方笼罩其中。

        “咕咕~”

        “嗷~”

        飞禽中作为上族的青苍鸥,其族群中的二阶鸥妖发现怪异的白色光柱从人族阵法中激射而出后,立即张开尖嘴啼鸣起来,发出警告。

        随后其余飞禽亦是迫切的吼叫不断,驱使族群远离人族修士的阵法。

        下一息,无数飞禽惊恐的发现,扇动的双翅愈加的沉重了,犹如垂吊着巨石,且愈来愈重。

        一阶中、下品飞禽更是背负了千斤巨石一般,在一阵悲鸣声中,径直往下掉。

        “咕~”

        “不好,是人族的禁空阵法!”

        “什么时候红虾海的人族有了如此恐怖的禁空阵法了!”

        “该死的人族!”

        见到如此诡异的一幕,成百上千的妖识在空中碰撞,表达着内心无比的惊恐。

        有灵智低下的二阶飞禽,不顾自身安危想要救助自己的族群。

        也有灵智不俗的,直接奋力一振双翅,向更高空遁去,想要离开阵法的笼罩范围,再作打算。

        虽然绝飞禁空阵只有二阶阵法师在操纵,但墟极宗早已将坊市中的阵法师都汇聚在一起。

        数十位阵法师一同操纵阵法,亦能发挥三阶阵法九成多的威力,对付二阶飞禽绰绰有余。

        “杀!”

        阵法内的一众修士等的就是此刻,不知谁大吼了一声,其余修士尽皆发出杀气震天的怒吼。

        一时间,比之前更加可怖的攻击在众修手中打出,犹如惶惶天威,径直轰向那些坠落而下的飞禽。

        现在是斩杀飞禽,收割功绩点的好时候,没有哪位修士敢不尽力。

        墟极宗一方的修士在天空展开反击之时,南、北、西三个方向依然采取着守势。

        唯独东面鳄族主攻的方向,在阵法师特意操纵阵法留下的非禁飞区,两艘庞大的灵舰从坊市中飞掠而出,一左一右包抄而去。

        且在鳄族的后方,又一艘同样规模的灵舰闯入。

        三艘灵舰普一飞临鳄族的上空,无比闪耀的灵光迸射而出,其上的伪三阶攻击阵法同时启动,轰向下方的无数鳄妖。

        墟极宗的意图已十分明显,集中力量绞杀鳄族,若是能灭族,那就再好不过。

        “这人族修士竟然还有一艘灵舰,这下麻烦了。”

        兽潮之中的一道庞大身影,鳄族二长老沃二看到的墟极宗展开反击,睿智的童孔中有了一抹担忧。

        但它的心智极为坚定,当即向族群咆孝道:“后面的族人全力防御,前面的族人不惜代价攻破人族的城池,杀光他们!”

        “吼~”

        “吼~”

        数十万鳄妖整齐划一的暴吼,席卷出的恐怖威势直冲云霄,瞬间震灭一重天的云彩。

        紧接着,在二阶鳄妖的带领下,一道道水蓝色光幕快速形成,以应对即将到来的阵法轰击。

        决战爆发,除非是高阶生灵,个人的力量在种族之战中显得微乎其微。

        只有在无数同族之人拧成一股劲下,才能体现出绝对力量,组成一把斩杀异族的锋利刀刃。

        而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都如这般在行动的。

        ······

        另一边,四重天的一处空域。

        三道身影正激烈的战斗着,每一道蕴含恐怖威势的攻击轰出,皆会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同时余波直接将方圆万丈的云彩、异物斩灭。

        这是两只妖兽在围杀一名人族修士,都是三阶生灵。

        若是有修士看到这一幕,定会猜到三道身影的身份,鳄族大妖沃狱,青苍鸥族大妖鸥倥弓,而人族修士正是墟极宗太上长老许守平。

        自从兽潮推进到立杜坊市后,许守平为了让坊市中的人族修士能安心对敌,独自出阵对付两只三阶大妖,战斗至今已然持续了月余。

        在两只大妖的围攻之下,他节节败退,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盖因他的遁术被三阶中品飞禽的青苍鸥克制,身体强度又无法和妖族相比,落入下风实属正常。

        若不是凭借着四重天已然开始的复杂环境,许守平也无法和两大妖兽周旋这么长时间。

        此时,他的状态并不好,身躯多处地方受创,青衣染血,气息起伏不定,但一双幽目却冷静无比。

        他一边挥动六把法宝飞剑组成剑阵抵挡着无尽风刃和水、土两种法术的轰击,一边败退之时,不着痕迹的向一方移动。

        这样的举动,在一个月大战中,一直在持续,自然不会引起两个大妖的怀疑。

        “人族剑修,你若就此罢手,离开万鳄群岛,本王和鸥道友可以放你一马,如若不然,你就永远留在这里!”

        沃狱的蓝色头颅诡异的开口,竟想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和谈,偃旗息鼓。

        “沃道友,到了这般地步,说出些许话语不怕被耻笑,人族一向狡猾无比,可不是这么好欺骗的。”

        不待许守平回话,一旁双翅狂扇之下的打出无数风刃的鸥倥弓却是看不下去了,冷嘲了一句。

        这鬼话,不说人族,就是她都不信,能骗得了谁。

        还有,这姓沃的到现在都不想用肉身优势直接轰杀人族剑修,最是让她不满。

        “哈哈,鸥道友说的极是,沃道友,你还是不要丢人现眼了。”

        许守平再次斩灭数万把风刃,同时御使盾牌抵挡住鳄妖的法术攻击后,高声大笑道。

        “找死!”

        “还有力气说话。”

        两只大妖对于插话进来的人族修士,一个立即狂暴,一个诧异无比。

        这回许守平倒是没有再回话,而是一心应对起来,挥舞的飞剑都快了三分,剑气犹如风暴之海,牢牢将他的身躯裹住,绞灭着无数斩击。

        盖因,两大妖被他的言语刺激,纷纷妖力喷薄而出,加大的攻击力度。

        沃狱更是大战一月以来,首次打算是使用体魄战斗,庞大的身躯径直狂奔而至,横冲直撞一副誓要扫灭可恶的人族。

        “恩?不好!”

        正准备施展天赋神通的鸥倥弓微微低头,巨大眼珠中射出的目光穿透层层云彩,落在二重天的阵法光幕上。

        它看到自己的族人原本翱翔的姿态不再,而是在阵法内纷纷跌落。

        像是落入深渊巨口一般,没有生还的希望。

        “咕~”

        “禁空阵法,可恶的人族!”

        鸥倥弓仰天长鸣一声,愤恨的看了一眼许守平。

        它没有发出攻击,反而将数十丈双翅一卷,妖力凝聚之间,青色遁光闪起。

        “现在想着去救,可就太晚了。”

        “千剑万影阵,起!”

        许守平遁光一闪,避开沃狱的轰击,一身气势徒然攀升,哪里还有之前的颓势。

        随后,他法诀快速一掐,四面八方,天空上下的岩石、浮云中一道道青色光华不断喷射而出。

        瞬息间,方圆数万丈被一道青色光幕个笼罩。

        接着,阵法笼罩的一方空间,遍布细细碎碎的剑纹,向内扩散着凶厉冰冷的威势。

        没有停止,许守平微微张口,一道青光激射而出。

        这是一把平平无奇的三尺短剑,没有剑尖、坚韧,宛如一块废铁。

        但短剑被他轻轻一握,顿时一阵清亮的龙吟声响起,随之一团团风暴剑芒狂卷而出,和阵法的威势融为一体。

        “斩!”

        握住龙吟清风剑的瞬间,许守平气势一敛一放之间,剑道第二境界剑势之境肆无忌惮威压而出。

        在阵法的加持下,半息不到的功法形成一方剑域。

        他持剑轻轻向前一刺,身形与本命飞剑融为一体,直坠而下。

        阵法空间中数之不尽的剑气、剑纹向着龙吟清风剑的斩出的方向汇聚,犹如一条青色天河一般,直落轰向鸥族大妖。

        “阵法,剑势境界。”

        鸥倥弓的遁光被阵法一滞,整个身形僵直了半息时间。

        等到它缓过来之时,看到了惊骇的一幕,被视作羔羊的人族修士,竟然变成了充满远古威严的青龙。

        面对剑气长河裹挟着涛涛汹威斩击而来,尽管没有斩落,但来自妖识之海深处的战栗,让它生不起抵抗之心。

        “苍风遁!”

        努力抵御住惶惶威严,鸥倥弓立即施展天赋神通。

        妖力喷薄四周,骤然卷起巍巍苍风,如闪电般向外扩散,它的身形随之消散,不见踪迹。

        “想攻破阵法,愚昧。”

        一道意念在剑气长河中传出。

        阵法之内的一方天地,此刻由他主宰,只需一个意念,剑气长河便能瞬移般出现在每一个角落。

        顷刻间,剑气长河一阵光耀,出现在鸥倥弓闪击的前方。

        旋即,龙吟清风剑借着狂勐的风势,威势疯长一成之下,斩向苍风中的一道虚影。

        此时,许守平意志已经非常明确,定要斩鸥族大妖于剑下。

        这是墟极宗,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人族红虾海北段人族一方的最终谋划。

        相较于鳄族,作为飞禽的鸥族最是让人族忌惮。

        其凭借着让人族望尘莫及的遁术,屡屡破坏人族的计划,肆意斩杀人族修士。

        而墟极宗愿意配合其他势力实施此计划,除了考虑到鸥族确实是人族的心腹之患外。

        另一个重要原因,万鳄群岛的东面就是鸥族的苍风群岛。

        墟极宗想要发展,迟早要面对来去自如的鸥族,有其他势力牵制金贝鲍族等敌对势力之下,是灭杀此族的最好时机。

        还有,人族和与人族交好的几个势力承诺给予的好处,也是墟极宗的考虑范围之内。

        而鳄族,从来不是墟极宗的第一目标,只不过是顺带的。

        “人族剑修,他此前隐藏了实力。”

        沃狱也被突然出现的阵法愣怔了一息,等它反应过来之时,见茫茫剑气长河犹如看到了大恐怖一般,两个头颅纷纷露出恐惧之色。

        剑气长河轰向姓鸥的时候,它惊惧之下,不由的升起一丝喜意。

        沃狱立即妖力汹涌而出,增加护体灵盾的灵光,抵御着剩余剑气的“软弱”斩击。

        “今日怕是无功而返了,甚至有殒命的危险。”

        不好的念头闪过,沃狱想要离去,但又不敢做的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