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荆棘婚路 > 正文 第126章 这孙子欠收拾!
        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有些懵。转校生经常会有,可一般都是再开学的时候,还真是少见这种在临近期末考试期间转学过来的学生,再者说,转学生转进我们学校,一般情况下都是要进尖子班的。所以(8)班现在的学生,全员都是当初初一的时候入学就存在的,这三年,(8)班没有一个转学生进来,现在突然有,实在有些不寻常。

        转学生是我去校长室见的,由校长牵头引荐,可见这个学生也不是完全没有背景的人。

        在京城当老师就要是有这样的觉悟,除了那种外来打工子弟上学的学校,如我们学校这般根正苗红的传统名校,里面的学生十有八九都有些背景,当老师的,要严格要求学生之外,还要拿捏分寸,有时候说话重些,闹不好就要丢饭碗。

        我带了(8)班这快要一年的时间,从不对同学们恶言相向,能做的也只有言词鼓励,这样的方法对有些孩子有用,比如萧齐。对有些完全冥顽不灵,彻底不学的孩子,其实是没有用的,我只能跟他们耗着,用疲劳战让他们多学一点。

        说到萧齐,我跟萧齐妈妈约见之后,萧齐兴冲冲的跑来问我跟他妈妈说了什么,为什么她妈妈回家之后就恹恹的,没什么精神。我听萧齐的口气,就知道萧齐的母亲根本没有说明我跟萧齐的关系,按照血缘算起来,我算是萧齐的表姐。只是萧齐的母亲都不说,我自然也是不能说的,否则的话,看起来像是我特意想要跟他们攀上关系,就显得很不好了。

        我转移话题,跟萧齐说:“那你妈妈有没有骂你或者什么的?”

        上一次萧齐耿耿于怀说我在他背后告了黑状,导致他妈妈后来没少训斥他,这一次不知道他妈妈有没有说什么。

        说起这个萧齐摇头,“才没有。”想想萧齐又高兴起来,“看来老师这一次是夸我了。”

        到底才初三,对自我的意识很是很重的,其他的事情,他倒是看的淡。

        看着眼前个头已经超过我的少年,真的有些羡慕他,这样无知无觉的年纪,大概最大的挫折就是今晚的游戏又没有通关之类的话题。

        我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对,是你夸你了,你这学期表现的非常好,往后你要继续保持。还有我决定下学期让你当班长,你一定要好好考期末考,这样我才能说的理所应当不是。”

        萧齐撇撇嘴,“谁稀罕当什么班长。”

        “嗯?”我看着他,看来在他这个年纪,当官并不是一件多令人喜欢的事情。

        萧齐勉为其难,“好吧好吧,要是为了你,我倒是可以试试,哎,当什么老什子的班长的,除了会跟老师打小报告,还会干什么。”

        萧齐骨子里,还是一个叛逆的孩子。

        进到校长办公室,校长正笑眯眯的拍着一个少年的肩膀,很喜欢很信任的模样。

        “校长。”

        扭头看到我,校长十分热切的给我介绍,“林老师啊,这就是你们班上新来的学生。”

        然后校长的手还是放在少年的肩上,轻拍一下说:“来,自我介绍一下。”

        穿着枣红色羽绒服的男孩子,有些胖,一张脸肉乎乎的,看起来圆滚滚的很讨喜,开口介绍自己,“我叫霍山。”

        真是.......

        原本身形胖乎乎的,看着就有些可爱,一张嘴,声音更是嫩的,完全不是萧齐那种到了变声期的嘶哑,而是孩童般的稚嫩,我甚至怀疑,眼前的这个学生,他的真实年纪。

        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十五岁。

        校长笑了两声,跟我交待,“霍山同学可是市里有名的学生,去年的奥林匹克大赛,他是冠军。照理说是可以直接被招收进科大少年班的。不过现在霍山同学选择来我们学校上课,说明对我们学校的教学很是很认可的么!林老师,霍山这样的学生,你一定要多照顾。这可是明年中考,咱们学校提高分数的法宝啊!”

        我胸口微微一阵,霍山这样的经历,别说是我所带的(8)班,就是全京城,只要他愿意,想去哪个学校都是受人欢迎的,可他为什么会选择我呢?

        或者说根本不是他选择的?

        我抿抿唇对着校长说:“校长,霍山这样的学生,我觉得是应该重点培养的,(8)班的情况您也知道,虽然这半年很有些进步,但是那只是相较于过去的基础上,总体来看,还不能算是出类拔萃。按照霍山同学是水准,我认为应该进(1)班比较妥当。”

        不是我看轻我自己的学生,而是实事求是的为霍山考虑。

        一般在奥林匹克上能拿到奖的学生,基本上都是偏才或者天才,这样人实在应该得到更好的精英教育,而不是进入我现在带的(8)班。针对每个班级学生的情况,代课老师都会作出相应的调整,比如给(1)班讲课,尤其是数理化方面,老师都会讲一些发散思维的方法,一是因为(1)班同学的底子比较好,能够完全接受这些并不怎么容易的算法。二来,也是为了启发班里一些拔尖学生的思维,让他们能够走的更高。

        相反的,针对(8)班,就不会运用这样冒险的方法,老师们会不厌其烦的讲最基础型的题型,力保让同学们对基础的概念有深刻的意识,这样的教学也许枯燥乏味而且重复性很高,但是在应付考试的层面,非常的有效。

        我成为(8)班的班主任之后,很认真的跟各科老师研究过这个问题,不能一视同仁的教。

        如果用教(1)班的方法来教(8)班,那同学们就完全成了听天书,他们连最基础的东西都还没有学会,哪里还能去了解更加深奥的理论。

        对于我的想法,很多老师都是赞同的,所以上学期,在(8)班都实行了这样的做法,数理化专注于基础的题型,力求把书本上的核心概念让学生吃透。而英语语文这样的科目,就全靠我这个班主任跟同学们打疲劳战,早、晚自习我都盯着,英语就是背单词,语文就是背古文,没有别的什么捷径可走。

        取得了一些成效,我很高兴,但我心里明白的很,这样严防死守的教学方式,并不适合眼前的霍山同学。

        我说完建议霍山去(1)班的话,校长还没有开口,霍山就已经口气不善的说:“你居然不要我?”

        胖乎乎的男孩子,就算是脸上的表情想要表现的凶恶,都还是看起来很可爱。

        我知道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自尊心很重,尤其是霍山这样在学业方面非常优秀的孩子,大概从小都是被老师家长赞扬的多,所以听到我的建议,他心里会非常的不满,不平衡。

        面对学生,我总是耐心十足的。

        我跟霍山说:“目前你的水平,我没有接触过,不敢下结论,但是如果你是在某一门学科上面特别厉害的话,就需要去更放松的学习氛围里去,(8)班现在的学习方针,并不适合你。”

        霍山脸上露出鄙视的表情,“就那个渣子班,还谈什么学习方针。”

        已经很久没有听人提起(8)班是渣子班了,不是不生气的,小小的一个少年,张嘴说话就这么嚣张,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当然,很多尖子生都有这样自傲。

        我不赞同说:“也许在某些方面,我的学生真的不如你,但是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学习这一项事情可做。”

        在十五六岁的年纪,大概是真的觉得学习是天下最大的事情,学习好就证明了这个孩子非常的优秀。但是长到我这个年纪,就会明白,学习只是众多技能中的一方面,还有更多的学习跟历练。我希望我的学生多学一点,尤其是在基础知识方面,当然首先是为了他们能取得好成绩,其次,也不排除将来他们就算是学习并不好,这些基础知识能伴随他们一生。

        学习数学,难道就是为了让学生们明白所有函数或者公式关系?并不,人这一生,除了极少数专门去做这个事情的人以外,没几个人能用到那么高深的数学。但是在学习这些的过程中,能感知到科学的伟大与神秘,能让人产生不断进取的情绪。

        对科学多了解一点,离愚昧就远了一点。

        我是教语文的,难道学语文是为了让这些学生最后都成为诗人?作家?并不是的。

        最大的希望,不过是同学们将来看到美景的时候,脑子里浮现的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而不是我擦,好美。

        霍山对我的说法不以为然,他还是坚持自我,带着显而易见的傲慢,“我就是想要去(8)班,你还没有这个权利阻止我。”说完他扭头看校长,“是吧?校长。”

        不大的孩子,口气里已经带了威胁的口吻。

        校长表情一变,就差对我吼起来,“林老师,能收到霍山这样的学生,其他的老师都要烧高香的,怎么偏偏就是你!不知所谓,还不赶快把霍山同学带回去,尽快上课。”

        我有自己的坚持,“那我能见见他的父母吗?”

        孩子有可能胡闹,家长总是会清醒的吧。

        而且跟霍山说了不过几句话,我对这个学生实在是喜欢不起来,试问这样高傲的学生,又有那个老师喜欢呢。

        霍山自己迈步子往外走,嘴里不屑的说:“你还没有这个资格见我的父母!”

        说完他就自己开门出了校长室,校长在他身后急忙给我挥手,“林老师,你可别给我找事了,现如今,这些孩子各个都是祖宗。”

        我看校长的表情,就知道这事情恐怕是没有回旋余地了。

        怕霍山一个人乱走,我自然是急忙跟了出来。

        小胖子裹的圆乎乎的走在前面,雄赳赳气昂昂的,我跟着他身后,是真的头疼。(8)班的学生可都不是什么善茬,这半年我能带的好,靠着是萧齐在班上一呼百应的威信。当然还有不听萧齐说话的人,我给这些学生的要求,很简单,那就是自己不学,不要影响其他同学,所以班里有一些同学是我被安排在后几排坐着的,随便睡觉也好,玩psp也好,只要不打搅别人就成。

        可这个霍山,跟我班里的学生完全不同,这要怎么教啊。

        现在还是上课时间,霍山根本不顾讲台上还在上课的老师,推门就进,我想拉都拉不住。

        我跟进去,跟正在讲课的老师说明了情况,当然说了抱歉。

        代课老师很理解,转头出去,“你先介绍新学生,等弄完了,我在继续讲课。”

        我自然是很感谢他的理解的。

        我开口说:“这位是咱们班的新同学,往后......”

        我话没说完,就被霍山打断,他直接上来站在我身边,毫无畏惧这里是讲台,扬了扬圆圆的下巴,声音洪亮的说:“我知道你们都是些学习不好的可怜虫,往后跟着我,我一定让你们都考的好。”

        这话.......班里顿时就炸开了锅。

        “你特么的谁啊?说谁可怜虫呢?”

        “这孙子欠收拾!”

        “林老师,这坨肉能丢出去不能?”

        班里种种恶言恶语起伏,我似乎看到了我刚刚接手时的那个(8)班,半年的平静,因为一个学生的到来产生了变化,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不仅如此,听到下面这些毫不留情的话,霍山扭头看我,他脸上的讽刺更加的重,“还以为你有什么三头六臂,原来不过就是带着这么一些垃圾的老师,可见,你也是垃圾。”

        完全就是人身攻击。

        没等我回话,萧齐已经冲上来。

        他的性格本来就冲动,完全就是个脱缰的野马,平时被管制着都有可能失控,更何况是现在的情形。

        萧齐根本不管不顾,上来就给了霍山一计窝心脚。

        霍山言词犀利,可遇上这样的暴力,他哪里是对手,胖圆的身体球一样的往讲台下滚。

        随之而来的,是全体(8)班学生的哄笑声。
    热门搜索:精品街拍白冰性感性感紧身内衣两性情感口述性感翘臀美女图片性感长腿美女图片美女综合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