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道君的正确养成方式 > 正文 第二卷 番天印 第56章 拔殇之术
        次日,刘队长派小五给吴穹送来了去工厂的通行证。

        吴穹四人就开着刚刚修好的神车小五零,带着拔殇之术开坛所需要的桌子、香案、贡品等,再次驱车前往王家村。

        说来,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到这里来了。

        这次和之前几次又有些不同。

        或许是因为村主任被抓的原因,家家户户门口摆着的蜡烛也都已经被收走了,也有人坐在门口嗑瓜子闲聊了,虽然聊的全是王家的八卦,但看起来总算像个平静的普通村子了。

        几人来到工厂门口,递出通行证,被小警察放了进去。

        因为那日分开时吴穹和刘队长说了一下先别动这里的东西,所以刘队长也只派了人在外围看护。

        他们两个之间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很多话不用说出口,对方就能明白意思。

        ……

        再次进入到工厂里,流水线已经停工了,工厂里安静地掉根针都听得到。

        而之前关押他们的碎玻璃和符咒依旧洒的满地都是。

        吴穹打开了直播。

        [检测到直播间已开启,系统已同步上线。]

        【还有脸来?】

        【哇这主播怎么还敢开啊?】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女乔女乔:吴道长,别听他们的。】

        【玄木真君:道长,前几日到底是什么情况?】

        吴穹一头雾水,还是小树想了起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前几日不是开直播的时候,赶上那个……王有仁,他割脸放血……”小树在吴穹耳边悄悄说道。

        吴穹恍然大悟,简单地解释了一下那个人是被邪神迷惑的狂热信徒,已经交由警方处理了。

        【哦原来是这样。】

        【我爱我老婆:那个仙女呢?怎么样了?】

        【优势吹牛B劣势讲道理:好久没来了,今天这是又演的什么?工厂?流水线?】

        【我爱吃大枣:主播我在火车上,旁边有个小崽子不停嚎叫,能不能教我画个闭嘴符。】

        【女乔女乔:楼上的有病,建议你直接跟孩子妈妈沟通。】

        吴穹不再理会这帮人在聊什么奇奇怪怪的,上次不方便开启鉴魂瞳,这次却可以了。

        他通过鉴魂瞳望去,这个流水线旁,居然坐了几十个魂魄。

        有半透明的生魂,也有像小飞一样奶白色的游魂,大家都呆呆地坐在流水线旁,像木偶一样。

        “今天主要是做一个拔殇的科仪……是闾山法分支徐甲教的不传之术,贫道希望能通过直播让大家进行一个了解。”

        “这个科仪可以超度枉死生魂、可以召回离体生魂,还可以固魂、解束。”

        吴穹一边干活,一边对着直播讲解道。

        另外几个人,则是有条不紊地在设坛。

        牛哥把扛过来的桌子摆上,又上面铺上桌布、桌围。

        小树将蜡烛、香炉、酒盅筷子等贡品摆上。

        白先生则是从自家堂口带来了大量的往生钱,还是吴穹提前和他沟通好的,因为吴穹总觉得这里应该不止那五个人。

        今天还真验证了吴穹的猜想。

        这个工厂的魂体太多了。

        吴穹将手机交给小树,开始根据笔记中记载的方法准备登坛。

        他站于东南角,点燃了蜡烛走到坛前,又取香三支点燃。

        此时肉眼可以清晰地看到香的烟雾已经四散开来,往流水线上飘去,盘旋于每个幽魂的头顶。

        吴穹又右手持香,左手做印朝东方行了三礼。

        【女乔女乔:哇……】

        【这是在做什么?看起来好帅……】

        【玄木真君:标准,厉害,吴道长有大能耐。】

        【仙风道骨说的就是这吧?】

        【怎么办,我好像爱上了一个道士。】

        水友送出守护*20。

        水友送出游艇*1。

        一时间直播间里刷礼物的人络绎不绝,吴穹脑海中疯狂响起系统的提示音。

        他充耳未闻,继续进行着科仪流程。

        烟雾已经彻底充满整个屋子,每个幽魂身上都有烟雾绕成的圈圈打转。

        吴穹将三根香分别插于不同的位置,然后退后一步,朝着坛三跪九叩后闭上眼睛,并开始祷念咒语:“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魂无丧倾!”

        音落。

        礼成。

        所有烟雾同时如有千斤般,瞬间从天灵处坠入幽魂的灵体内。

        如同一颗颗小炸弹炸开。

        然后爆发出灼眼白光。

        所有幽魂身上被降下的束缚之术,全数解开。

        几乎同时,吴穹在心底存想的幌金绳也飞出,将幽魂们捆了个结实,像一把筷子一样,堆在了工厂中间的空地里。

        这都是一开始就做好的计划。

        考虑到在场除了亡魂还有生魂,一旦解开束缚,恐怕会到处乱跑,还是捆上保险。

        直播间里的人,还有在场的白先生等人,看不到吴穹能看见的世界,但能看见烟雾,也能看得到幌金绳和白光。

        外行看热闹,只会说这个特效真帅。

        内行看门道。

        白先生暗暗震惊于这名年轻道长的学习能力。

        他听说这本拔殇之术到吴穹手里不过三天,却已经能用出如此威力。

        自问哪怕是他这个从小就被夸奖有天赋的出马仙,也很难做到这一步。

        天赋。

        羡慕不来。

        科仪完毕,小树也就跟各位道了别,然后关了直播。

        随后就开始目光灼灼地盯着吴穹,嘴里念叨着:“小飞、小飞、小飞。”

        而吴穹那边已经开始在一堆幽魂里开始寻找小飞了。

        “吴老师啊啊啊救命啊啊我在这里啊啊啊再也不想拧螺丝了荒野大骑士还没打完呢呜呜呜呜吴老师!!!”

        人未看到声音先至,小飞得嚎啕大哭声传入吴穹耳中。

        吴穹一脸黑线将她从幌金绳里拉出来,问道“你有记忆?”

        小飞哭得声音更大了,“当然有呜呜呜吴老师我好像被鬼压床了,有意识但是不能动,中间还有个好丑好丑的人类过来,呜呜呜呜呜!”

        吴穹被她哭得头疼,把她赶忙丢给小树,让小树沟通。

        小树失而复得,慌忙从书包里掏出显卡,能让她缩回去休息一会。

        小飞就这样把整个身子浸入显卡里,只有脑袋留在外面和小树甜甜腻腻地聊起了天。

        而吴穹那边则是又把牛哥拉过来,他指着牛哥对着幽魂们问道:“牛家妹子在不?或者有人认识这位不?”

        “……哥?是哥吗?牛青云?”魂体中有个声音弱弱地响起,若不是仔细听,都听不清楚。

        吴穹就像在菜市场买菜一样,从一堆生魂中一顿胡乱翻找。

        最后凭着对牛青姝的外观记忆,摸到了一个非常虚弱的生魂。

        “姑娘,你是牛青姝吗?”吴穹把她也从幌金绳中拉出来。

        牛青姝,也就是牛哥的妹妹,微不可闻地道了声是。

        她的灵体状态实在是太差了,其他的幽魂也没有这样。

        吴穹虽然不解,但手上也没有停止忙碌。

        他从口袋里摸出准备好的因果线,将牛哥和他的妹子绑起来,虽然他们之间不似小飞和小树有特殊的羁绊,但亲兄妹之间本就有浓厚的因果。

        绳结绑住,牛青姝的状态肉眼可见得好了很多。

        牛青云骤然间看到妹妹的灵体,完全没有害怕的感觉,反而是也很惊喜,他拉住牛青姝的手腕,开心道:“妹妹!你怎么样?!”

        牛青姝睁开眼睛先看了看兄长,应了句还好,又看着吴穹问道:“您是……”

        现在时机不太适合回复复杂的问题,吴穹也就没跟她解释太多,只说是牛青云求助他来的。

        牛青姝点了点头,靠在牛哥的身上,不说话了。

        两个熟人都已经捞出来了,剩下的二十几个魂魄怎么办,吴穹犯了愁。

        总不能一个一个地送回去。

        “吴道长,可是在纠结怎么处理剩下的魂体?”白先生看吴穹皱眉,知晓他在心烦什么事,于是开口道。

        “嗯?白先生可有什么好办法?”吴穹抬眸看向白先生。

        “若不嫌弃,我有一送魂归体之术,只是以我能力,恐怕送不走这全部的。”白先生说道。

        “……”吴穹沉吟了半天,最后还是尝试着问道:“不知白先生可愿教授与贫道?”

        “自然没什么不愿意,我们虽不属一脉,却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缘分匪浅。”白先生很果断,没有任何藏着掖着的想法。

        但隔了一会,他又补充道“但是因为这属我堂口秘传,术法也归于胡大奶奶,所以恐怕我要请仙出来教您。”

        吴穹点点头,白先生愿意分享他已经很感激,自然没什么好挑的。

        见吴穹点头,白先生放下心来,他开始念咒跳舞,虔诚地请起胡大奶奶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