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大内功时代 > 正文 第四十章 师母
        (猫扑中文 )    为什么世上还会有这样的疯婆娘?陶然的心里如是想着。明明这穿着该是个雍容华贵的夫人,但她的言行却比市井中的泼妇还要来得激烈些。

        陶然就想不通了,一幅画而已,何苦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样子!更说不通的是,何苦把他折磨成这副样子!

        “他临终前有没有说什么?”李秋水扯着画卷冷笑着向陶然问道。

        “姐姐,您先放我下来好不好?被您这样吊着,我全身的血液尽往脑袋里倒灌啊,昏昏的,什么也想不起来啊!”陶然此时像是条被捆缚住的蠕虫,倒挂在一棵古树下。

        “哦?你叫我姐姐?我看上去有这么年轻吗?”这女人竟然展颜笑了,声音嚅嚅,像是充满了魔性一般。

        一个倒栽葱,脑袋稳稳地砸了一下地面后,身体倾倒在了地面上。

        “没有,挺显老的。”陶然摇着仅能动的脑袋,顿了顿道,“若只听您的声音,我还以为你您只有二八芳龄。”

        李秋水刚刚变得面若寒霜的脸一时间都变不回来了:“我的小郎君还真是会说话啊!”

        “快说,给你这幅画,传你这身功力的那人死前说了些什么!”李秋水的语气骤然一紧。

        陶然缄默不言,一看这女人的疯狂模样,就知道她和山洞里那老头有理不清的纠葛,不是大仇,就是大爱。自己在还没弄清楚情况前,绝不打算开口,至少自己没说出原委前,这条小命还是无忧的。

        “不说话?不说话我就先在你的小脸上画上几朵花。”李秋水拿这明晃晃的小刀子在陶然面前比划着。

        说句实话,若是这女人能安静地站着,不玩这些危险的道具的话,仍旧美得端庄典雅,就算是妙龄少女也比不上。如果给陶然一个上床的选择,一个是翠花楼的宛儿,一个是面前的妇人,那他肯定选择眼前的妇人。

        啧啧啧,这少妇的滋味,其中奥秘只有上过的人才能有体会。

        李秋水也觉着这威胁对个男人确实没多大效果,自己在深宫大院里待久了,竟然拿着容貌威胁一个男人。

        “你的眼神里很污秽啊。”李秋水直直地迎着陶然的目光。

        “卧槽!这都能看得出来?”陶然吓了一跳,眼光不自觉地收了回去。

        “我打算留下你的小脸蛋了,多么白净英俊的小脸蛋,划伤了多可惜啊。”李秋水的刀子在往下移。

        陶然胯下一冷,再迟钝,也知道这疯婆娘想要往哪里下手了。

        “前辈,这画卷上的女子与你有八分相像?”陶然小心翼翼地说道。

        “别和我提那小贱人!”李秋水激动地骂道。

        吓得陶然下半身忍不住就往后缩了缩,要是被这疯婆娘在盛怒之下剐了二弟,那可就尴尬了。

        “这便好,这便好,我还以为这画中人就是前辈,害得我不敢多言,白受苦了啊!”陶然一副抱怨的模样,“前辈啊!我可找着您了!”

        “哦?”李秋水柳眉一簇,这里面莫不是还有隐情?

        “我当日见到师傅的时候,他已经快要油尽灯枯了。”陶然努力想要把气氛渲染得悲伤些,但没有大蒜头,如何也哭不出来,“他将数十年的内力传与我后,让我将此画交与和画中女子相貌相似的女子,好偿还他在无量山中的罪孽。”

        “他说的是‘罪孽’?”李秋水不确信地问道。

        陶然郑重地地点了点脑袋:“曾经有一段真挚的爱情摆在他面前,他没有珍惜,直到失去之后,他才追悔莫及。若是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和那个女子厮守在一起,若是一定要加上个期限,他希望是一万年。”

        陶然念叨着最美的情话,开玩笑,连神仙都收服得了的情话,还干不掉一个疯妇?不怕你没感情,就怕你没故事!

        “他,他真的是这么说的吗?”李秋水的嘴唇都开始变得苍白起来,眼眶里的泪水“簌簌”地往下流。

        得,果然是有故事的,也难怪,一个长得这么帅,一个长得那么美,想没故事都难。

        “他还说了些什么?”李秋水焦急地追问着,哪还有刚刚的凶悍模样。

        陶然摇了摇脑袋,怅然若失道:“没了,当时师傅已经只剩了一口气,且外面又有恶人叫嚷着要杀进来。师傅他说完这些话后,就把我从山洞里抛飞了出来,待我再回头看时,那山洞已经火光冲天。”

        “那恶人是谁!”李秋水咬牙切齿道。

        “丁春秋”

        听到这名字,李秋水身子颤了颤,竟是哆嗦地站了起来,嘴里念叨着“丁春秋”的名字,脸色却在不停地变换,时而怨恨,时而懊悔,时而痛苦,时而沮丧,整张脸都扭曲了。

        这婆娘又疯了?天呐,这疯得信息量有些大啊!陶然看着她笑着,哭着,踉踉跄跄地往远处走去。

        “前辈,您先放了我啊!”陶然才发现自己还被裹成粽子模样呢!这深山老林的,跑出几只野兽来,那自己找谁哭去!

        ……

        李秋水到底还是回来了,但整个人的脾性似乎大变,再也不拿妖媚的语气和陶然说话了。

        陶然咬着手上的半只烤鸡,目光却从未离开过她的身体。一个人竟然能在一瞬间发生这么大的转变,真的让他始料未及,但,这好像不是什么坏事。

        “以后,我就是你师母。”李秋水如是说道。

        “师母!”陶然乖乖应道,对于编排了这样一个故事,丝毫不以为杵,反正人都已经死了。人死了,还能拿来让活着的人过得更舒坦些,又有什么不好的,这也算是积了份公德,下辈子兴许还有机会做人呢!

        当一个女人被洒满了母性光辉以后,简直美得不可方物,但这种美却容不得亵渎了,至少陶然看她的目光,再出现不了淫邪了。

        陶然无语地看着手里越来越多的烤鸟、烤鸡、烤兔,李秋水却一刻也不停,还在烧烤着。

        这就是李秋水在林子中间发泄了一通的结果,半片林子的生物都给震死了。

        陶然不得不制止了母爱四溢的师母,问道:“师母,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无量山!”猫扑中文

        
    热门搜索:性感的英文两性生殖器官相交时欧美喷潮4性感美臀两性情趣小说美女性感跳舞视频最性感的美女照片张咪我的性感女友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