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就地成仙 > 正文 第十九章 大真人的威压
        戴冠轻敌了,本以为是件简单的事情,自己只要搞清楚是赵颂搞的鬼,就可以顺藤摸瓜,把事情妥善解决。

        所以他才毫不犹豫的来找赵颂,只是简单的花了三百两银子,兑换了霍元甲的武力傍身,想着可以一举震慑住赵颂一家人。

        此时此刻,赵颂他爹肯定在县衙当差,他们家也不像是养得起厉害修行者的,而且也没听说他家哪个人是修行者啊!

        可是现在,先出现的两个人就不说了,护在赵颂身边的还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儿,童颜鹤发,姿态不凡,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

        这是什么情况,赵颂家走了狗屎运,一夜之间发达了,请来了三位高手。

        戴冠看不出他们的深浅,但是先出现的两位,至少是比福伯厉害的,而护在赵颂身边的这个,跟师父马成贤的气势很相像,难道也是二品境的修行者?

        那可就麻烦了, 难道自己还要再兑换一次地仙修为,还来得及吗,要是老头突然发难,自己绝对要吃大亏。

        而且沁儿也被抓了,自己挟持的,很可能是个假的赵颂。

        而真的赵颂,或许就是不怀好意看着自己笑的这个。

        戴冠疑惑道:“你不是真的赵颂吧!”

        完好无损的赵颂哈哈笑道:“戴兄口口声声说跟我再熟悉不过了,怎么到头来连我的样子也认不出来?”

        “这太让人匪夷所思,那他是谁?”

        戴冠指着自己手里的人问道。

        “戴兄何不检查一下他脸上的伤呢?”

        戴冠闻言,用手抹了一下手里这人脸上的淤青,然后惊呆在原地,这……竟然是画上去的,看着手指山的颜料,戴冠心里大急。

        奸诈,可恶,这人怎么能如此狡猾复杂,是自己轻敌了,现在怎么办?

        戴冠反问自己,现在他的处境很是堪忧。

        “所以颜玉儿被软禁在州牧府,是你搞的鬼?”

        戴冠一点也不想认怂,至少要把事情搞清楚,趁机多说点话,为自己争取一些时间。

        站着的赵颂哈哈笑道:“该说的,他已经说了,我的回答也是一致的,你不该揪着我不放,你已经毁了我的名声,不该还要把我彻底踩在脚下,欺人太甚,是会付出代价的。”

        “我欺人太甚?这话从你赵颂口里说出来,不觉得讽刺吗?若不是你心术不正,处处害我,会落到今日这般田地?”

        戴冠有些被气到了,说话时胸腔难免一鼓一鼓的,他本想尽量保持平静,可是赵颂太不要脸,自己也是处于险境之中,还有人质在别人手里,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情况,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那么,你想要怎么对付我?”

        戴冠不再啰嗦,直接问了赵颂对自己的打算。

        “很简单,我赵颂是个专一的人,你只要把婚约解除,把胡娴让出来,那么我可以保证你一家平安无事,至于颜玉儿,也可以争取一下。

        要比起才华和美貌,颜玉儿比胡娴更加出色一些,你把她救出来,她一定感激得以身相许,到时候大家各取所需,不是很划算的事情吗?”

        赵颂得意洋洋说着自己的计划,戴冠却是被气到脸色阴沉。

        “赵颂,殊不知谋人妻者,必然自食恶果,不仅不能享齐人之福,还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戴兄这是在威胁我吗?”

        见戴冠略显底气不足的说着,他更加得意了,自己胜券在握,不好好羞辱你一番,我丢掉的面子怎么挣回来。

        沁儿见公子落入下风,尖声喊道:“公子你快走,不要管我,他们人多,你不要吃亏,沁儿没事的。”

        戴冠看着梨花带雨却强作镇定的沁儿,全心想着自己的安危,顿时一股心疼油然而生,动我可以,但是要伤害福伯和沁儿,那不行。

        戴冠下定决心拼一把,心念一动,袖中玉石立马有了反应,戴冠大概估算了一下对手的实力,就得到了最为准确的推荐——王重阳的全部修为半个时辰,所需银两二千两。

        戴冠深吸一口冷气,王重阳,全真教创始人,吕祖弟子,神通广大,想来应对眼前的 困境,应该足够了。

        戴冠咬牙接受了推荐,刚好,大彪帮送来的银子派上了用场。

        不过想着自己丝毫攒不下家底,还是有些唏嘘,看来得尽快想到源源不断的生财之道,以自己目前的处境,只会麻烦不断,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等王重阳的修为灌注体内之后,戴冠底气十足对着赵颂道:“放了我家沁儿,我留下,你们想怎么样都行,前提是能拿得下我,我想你们这么多高手,不至于为难一个十三岁的小丫头。”

        赵颂扯了扯嘴角,还真不想被戴冠继续看扁。

        “二叔,放了那小丫头,让她去胡府通风报信也好,我要让胡娴亲眼看到她的如意郎君是多么的落魄!”

        那个面相和赵颂差不多的男子松了手,沁儿却不愿意离去,他知道公子有很厉害的手段,可以暂时敌得过坏人,可事后也要承担严重的后果。

        她实在是不忍心公子继续受到伤害,这才刚刚恢复,就又要受到折磨,谁也经受不住,都怪自己,非要跟来,这下好,非但不能照顾公子,还连累了他。

        沁儿陷入深深的自责,所以劝戴冠不要管她,赶紧走。

        如今自己脱离了危险,却陷公子于危难,这可如何是好?

        对了,师父,公子的师父。

        沁儿焦急道:“公子小心,我这就去找胡小姐!”

        戴冠点头:“去吧,正好也让某些人看笑话的心思落空!”

        赵颂皱起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好大的口气啊,就算你是一品修为又怎么样,自己这边可是三大高手,身边这位老人,那也是修行几十年,趋于圆满的一品修行者。

        看赵颂对他恭敬的态度,就知道这绝不是赵家能请得动的人物。

        戴冠见沁儿走了,顿时轻松不少,抓着假赵颂的手轻轻一挥,这人就飞出去几丈远,落在地上翻滚了好几下才停下来,早已经晕了过去。

        看得真赵颂一阵慌乱,戴冠的本事他可是亲眼所见,虽然大家都不相信是实打实的修为,但是不管怎样,杀他轻而易举。

        要是几位高手稍有疏忽,自己的小命儿也就不保了。

        赵颂也等不及让胡娴来看好戏,立马对身边人躬身道:“劳烦邱真人出手了,这小子有点邪门,只怕我二叔他们拿不下他。”

        老者也不言语,袍袖轻轻一挥,一道真气将赵颂笼罩起来,形成一个气罩,看来是保他不被戴冠伤到。

        随即向前踏出一步,离戴冠足足近了三丈,这就是缩地成寸吗?

        戴冠极为惊讶,这可比大彪帮的道士厉害多了。

        老人带着无上威压,势必要一举震慑住戴冠。

        他又是大手一挥,一物从袖中飞出,带着千钧之力直奔戴冠,那东西也越来越大,俨然是一块金砖。

        这一砖头,就是要把戴冠压扁在地。

        戴冠心念一动,默默运转九阴真经催动一阳指,顿时原地起小龙卷风,空气也为之扭曲,磅礴的气息将他整个人变得虚幻起来。

        看着转瞬即到的金砖,他只是随意一指,就不再出手,显得极为自负。

        老人顿时眉头紧皱,感觉到不太妙。

        果不其然,一声铿锵响起,他那硕大的金砖再也落不到戴冠头上,他加大了力道下压,还是不能前进分毫,金砖在颤鸣抖动,发出刺耳的声响,就像是钉子在铁片上使劲儿剐蹭,听得人十分难受。

        戴冠没想到自己装逼太过,一指差点没顶住,急忙催动真气,瞬间加大力度,一阳指变得无坚不摧。

        “碰”的一声,一道真气如利剑贯穿了金砖,直冲空中而去,好一会儿才用尽了势头。

        那金砖则被顶了回去,在空中翻腾,逐渐变小,神通已经被破了。

        老人一口鲜血喷出,急忙招手收回了金砖,看到自己的法宝被贯通了一个指头大小的圆洞,他面色十分苍白,心疼不已。

        这当然不是他真正的手段,可是他是谁啊,梁州少有的几个大真人之一,对付一个小辈,不至于亲自动手厮杀,掉了辈分。

        他这样的高人,就该是有雷霆手段,弹指间即可败敌于五丈开外。

        所以他祭出了自己的心爱法宝,想着一举镇压不知天高地厚的戴冠。

        没想到非但不成功,还得他耗费很大的真气来维持威压之势,被套牢在金砖上面不说,而且不能击败这个无名小卒,反而被他重伤。

        这可是丢脸丢大了,所以他一张老脸上全是后悔,不该如此轻敌。

        他深深吐出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一下翻涌的气血,赞叹道:“好厉害的后辈,那么就让老夫好好会会你。”

        他终于打算动真格的了。

        戴冠右手十指和中指紧并在一起,催动真气凝聚出一柄剑,淡然道:“尽管来就是,如果你害怕我欺负老人,那就叫他俩一起上。”

        老人大为恼怒,好大胆的后背,真的不知死活吗?

        他催动全身真气,袍袖鼓荡得呼呼作响,凌空飞起,一掌拍向戴冠。

        看着凶猛而来的老人,在空中凝聚出一只巨大的手掌,就像如来要把猴子压住那般,他暗道好一个老家伙,这是如来神掌吗?

        不对啊,你不是道家高人吗?

        戴冠懒得去分辨,也把九阴真经运用到极致,气剑斜指,正对凌空而来的大掌,要来一个矛与盾的终极较量,第一次赢了,这第二次,我依然要赢。

        剑掌相接,强大的真气撞击在一起,戴冠耳边响起雷鸣之声,空气激荡得像是要燃烧起来,疯狂爆裂,席卷了他全身。

        他只感觉头发都被烤焦了,人也不断下陷。

        但是好在顶住了这雷霆一击,接下来就是比拼体内真气,硬耗着,他如果撑不住,就会被一掌拍扁在地。

        他要是胜了,蓬勃的剑气也会一剑贯穿身在空中的老人。

        好霸道的老家伙,一出手就是你死我活的架势,至于吗?

        戴冠有些郁闷,从未遇到过如此强势的对手,想要多出手表演一下都没机会。

        他侧眼看着地面,发现自己方圆一丈之内,石块泥土都化为飞灰,早被狂暴的真气卷走,留下光秃秃的一个坑。

        自己正站在坑里,看上去很是狼狈的样子。

        赵颂见到这一幕,大喜,以为戴冠不是对手,对老真人更加崇拜。

        一个在天上,凌空一掌,如仙人降世伏妖,一个陷入土坑,苦苦抵抗天威,高下立判,不必说,自己赢定了,戴冠啊,你就等着被压成肉饼吧!

        不,直接灰飞烟灭吧,老真人的神通,足够让你尸骨无存。

        而且,二叔和另一个三品修行者还没出手呢,这绝对是万无一失的了,可惜啊,胡娴看不到这一幕,不然,一定会崩溃的吧!

        赵颂在肆无忌惮的意淫,丝毫没看出身在空中的老真人已经惊恐莫名,地下的小子太诡异了,真气源源不绝,就像是有源头活水不断注入一般。

        而自己身在空中无从借力,一身真气却在快速消耗着,再这么下去,自己必败无疑。

        可是此时撤手,已不能保证自己毫发无损,他已经骑虎难下了。

        戴冠感觉到了他的心急,顿时笑道:“老人家,你可以再用力一些,我还撑得住!”

        见戴冠还有余力调侃,观战三人大惊失色,这也太夸张了吧!
    热门搜索:性感海滩zero性感网名性感空姐性感女主播男女两性性感文胸两性视频两性夜话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