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无上剑墟 > 正文 第九十章:老人
        大黄狗体型浮肿,宛如一头恶狼,它犬齿森然,咬住了酒鬼胖道士的大腿,这一幕它心心念念了许久。如今,终于得偿所愿,猛地大笑起来:“哈哈,死胖子,当初你敢调戏本王,现在要你生不如死!”

        它笑得很疯狂,但同时也有鲜血从嘴角流出。

        先前,它因祭动自己的铃铛,受了不小创伤,可以想象,祭动一件旷世且堪称无敌当世的帝兵,若受到伤害,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恢复过来。

        “你…你…”胖道士双目圆瞪,后知后觉,身躯打颤,厚厚嘴唇与满身肥肉都在抖动,感受着右大腿传来的剧烈疼痛,醉意片刻转醒,哆哆嗦嗦道:“土……土匪狗,你,你快给道爷我松口!”

        “旺~死胖子,你休想!”

        大黄狗如愿,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爱喝酒的胖道士,它显得很兴奋,犬吠之后猛地用力,如钢刀的犬齿,很轻松就刺入了胖道士的大腿内,刹时间,大量鲜血四溅,犹如两股喷泉,已经分不清是它的血还是胖道士的血,看起来尤为可怖。

        “啊…无~无量个天尊!”胖道士被吓得不轻,脸色惨白,大叫道:“死土狗,本道爷注定与你没完!”

        说着,他实在是忍不住疼痛,带着满身肥肉蹦蹦跳跳,疯狂甩动大腿,想要将这条该死的大土狗摆脱。

        可惜的是,无论他如何用力甩腿,大黄狗都死死咬着,坚如磐石,落地生根了一般,无论如何就是不松口。

        “没完就没完,本王咬断你的大~腿!”大黄狗笑着,满嘴犬齿森然,大量的血抹与口水,被胖道士带动着,漫天飞舞。

        “啊~啊~啊~”

        酒鬼胖道士疼得龇牙咧嘴,醉意消失全无,清醒无比,短时间无法摆脱花王,他连连抖动自己大腿,生无可恋的向远处袁凡投去求救目光。

        他可怜巴巴喊道:“小子,这是不是你家养的土狗,如此咬贫道,你也不管管?”

        “额~道长,这狗好像不是我家的!”

        远处的袁凡,早已看得目瞪口呆,也没有想到花王会突然转醒,对胖道士下死口。他想了想,最后吐出这样一句话,差点没直接气晕那胖道士。

        “气煞贫道也!”酒鬼胖道士欲哭无泪,恶狠狠看向花王道:“你大爷的死土狗,你松不松口,再不松口,贫道打得你皮开肉绽,今晚吃狗肉!”

        “哈~哈~别挣扎了,本王今天注定要卸掉你这条大腿!”对于胖道士的威胁,大黄狗不以为然,斜眼大笑,满脸的不屑。

        闻听大黄狗的话语,胖道士面色瞬间阴沉下来,变得很是难看,下一刻他左脚轻轻一点,倒掠飞去,紧接着大手一挥,白芒光华洒落,嗤的一声,一柄三尺软剑凭空出现在他掌中。

        胖道士紧握软剑,那柄剑不是凡品,晶莹如一股清泉,亦如发丝飘荡,在微微颤动,闪烁白光,顿时发出剑鸣,震出了一股可怕的杀伤力。

        “恩?”大黄狗皱眉,抬头看向那柄软剑,大吃一惊道:“这~死~死胖子,这剑怎么会在你的身上!”

        胖道士面色不改。他“名声在外”,如今被一只长得极丑的大土狗紧咬大腿,鲜血四溅,而且还无法摆脱,心态近乎崩溃边缘。

        他没有回答花王的问题,双目发出两道莹白光芒,当即挥动手中软剑向着自己大腿斩去。

        “嗡!”

        软剑奇异无比,通体漾着白芒,如星河流动,嗡嗡嗡的,响彻一连串剑鸣,剑身仿若一条细小白蛇游走荆棘丛林,缠绕着胖道士的大腿席卷向花王。

        “汪~汪~”

        大黄狗见状,心头一跳,它见识颇广,知道这柄软剑来历非凡,看似柔软无力却蕴藏无尽杀机。

        “死胖子,本王看今日的天气不好,就先放你大腿一马!”

        它立时松开胖道士的大腿,狂吠一声,化作一道黑白花影躲过了这一剑,出现时,身影已在十丈之外。

        “大~大腿,大你大爷!”胖道士一剑落空,被气炸了,大骂出声,面色黑得如焦炭,气愤这土狗怎么老是想着自己的大腿。

        “嗤!”

        他没有多言,流转剑柄,收剑背负在身后,脚下神虹突现,跟随冲斩了过去,决定要给这只该死的土狗一个教训。

        “嗤!”

        就在他动手的瞬间,另外一道剑鸣响起,袁凡出手相助,掌心摊开,乌金色的光芒如一颗小太阳,一柄绣花小金剑从掌心飞出,划破长空,径直斩向胖道士。

        胖道士大肥耳朵微动,察觉剑斩而来,止住脚步,轻喝一声“破”,转身就是一剑挥出。

        “嗤!”

        伴随胖道士挥剑,软剑剧烈扭动剑身,软如白布条的剑刃,震出道道剑气,如瀑布溪河,大江奔腾,白茫茫一片,荡出气浪,轻易就挡住了袁凡的绣花金剑。

        “道长,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这狗刚刚我想起来了,是我家养的,准确的说是我远方亲戚的二伯的小舅子养的,可乖了。”袁凡一副笑眯眯的面容,扫了一眼胖道士手中软剑,掌心摊开,收回了金色小剑。

        “无量他妈个天尊,妈的,这瞧瞧,这狗,乖你大爷!”

        胖道士彻底被气炸了,完全不顾及自己是出家人的身份,挥动软剑斩向袁凡。

        “无量他妈个无名,妈的,今天本王注定咬断死胖子的大腿!”

        就在这时,大黄狗悄无声息的串了过来,咧着大嘴,满口被鲜血染红的犬齿,疯狂咬合,吭哧作响,直冲胖道士的大腿,亢奋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死狗妖!”胖道士目露狠意,斩向袁凡的软剑当即收回向后一震,想要挡住大黄狗。

        然而,他只要一转身,袁凡就出手相助花王,金色小剑破空而至,胖道士只好挥出剑气抵挡。

        大小如绣花针般的金色小剑,剑鸣震天,乌金剑气流转剑身,胖道士自然看出不凡,深知不抵挡,肯定会被这剑捅出窟窿。

        很快,场中出现极为滑稽的混战,只要胖道士背对袁凡,或是背对大黄狗,其中一人或一狗就会扑上去,但却不敢碰硬,只是在拉扯,都没有下杀手。

        时光匆匆,半个时辰过去,酒鬼胖道士气喘呼呼,整条右大腿被大黄狗咬惨了,满是狗牙印,空有一身修为,却无法奈何袁凡与大黄狗。

        “天尊啊,道爷我叱咤风云近三十载,没想今日被狗咬了!”他哭哭啼啼,背靠古树,警惕盯着袁凡与大黄狗,预防被偷袭,模样尤为狼狈。

        “哈~本王今天咬了一个‘酒囊饭袋’的大腿,真是痛快!”花王瞪着铜铃大眼,扫视胖道士,在远处大笑,同样气喘呼呼。

        袁凡收了金色小剑,看着胖道士与大黄狗,想笑出声却是忍住了,让胖道士吃这样的亏,心中很是暗爽。

        突然,两人一狗同时停下争斗,感受到一股奇异的力量波动,横扫当场,急忙都抬头眺望向迷雾森林的远空。

        这一刻,这片区域的天空逐渐暗淡,一只黑色的毛笔点动虚空,涟漪波纹席卷四方,那毛笔以虚空为纸,竟凭空画出一个“封”字般的道纹,极其夺目,隔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与此同时,谪仙圣地的太上长老从头顶驾驭神虹而过,面色阴沉无比,双目肆无忌惮的扫视大地。

        “给本尊暂封这片区域,任何人也不得擅自离开!”他的声音席卷八方,威严且带着不可违抗的命令。

        在其身后,数十位修士修为浩瀚如海,神力尽展出,祭动各自神兵,驾驭神虹飞向十方,皆在划刻道纹,横断这片区域。

        袁凡心中一凛,见此便猜想到,是这个圣地没有找到花王的铃铛,开始封锁,势必寻到,占为己有。

        “死狗,我们快走,这里不可久留。”他轻点脚尖,来到花王身旁,低声提醒。

        大黄狗对胖道士失去了兴趣,皱着眉,看着远空,也觉得有些棘手,小声嘟囔道:“又是这个该死的老头,本王真想咬断他的大腿!”

        “你小声点,别说了。”袁凡闻听赶忙提醒,谪仙圣地的太上长老为一方强者,在东荒凡域,可谓无敌,生怕大黄狗这样言论,恐会惹来麻烦。

        大黄狗则是摆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为什么不让我们离去,东荒凡域可不是你谪仙圣地说了算!”

        “一件帝兵,我等不参与寻找争夺便是,为何还要阻拦去路?”

        被那“封”字道纹隔绝的这片区域,怨声载道,许多人不解,诸多修士停下脚下,不再寻找那件帝兵,

        “轰。”

        但很快,在森林各处的怨声,停了下来,一道骇人炸响尤为突兀,轰的一声,惊动这方区域,山林古树摇动,气浪滔天,七彩光华夺目。

        “暂封这片区域,即便是长生圣地的人也不得离开!”有人展开神力,轰击高空那个“封”字道纹,想要离去,谪仙圣地的太上长老大喝,冲入了林中,直接与那人交战。

        “那是仙紫剑炁吗,敢问上天,世间真的有仙吗?”同一时间,一个衣衫褴褛,背着一捆木柴的孤独老人缓缓低语,他立身在迷雾内,身影模糊不清,双目无精打采,盯着迷雾森林的中心那种火山。

        “仙,长生,或许真的没有吧。”老人低声一叹,转头看向袁凡的所在地,扫了一眼大黄狗,紧了紧身后木柴,双目荡出两沫剑光,踏动脚步,口中自语道:“有些奇怪啊,那只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