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卓总的乖巧娇妻又崩人设了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私下处理
        然后她又转头看向颜瑶,“真是没想到那天会出这样的意外,你说你干嘛这么好胜呢?如果不爬到最高就不会出事了嘛。”

        助理被叶怜怼的神情愤愤,“叶小姐,如果你是来落井下石的,就请回吧。”

        叶怜不耐地瞥了助理一眼,示意身后跟着的人挡住颜瑶的助理,让自己更方便嘲讽颜瑶。

        而颜瑶完全听不到外界的动静,还是坐在床上闭着眼睛。

        叶怜以为颜瑶是故意忽视她,走上前推了颜瑶一把,“怎么不理人呢?”

        颜瑶这几天脑震荡后遗症厉害,总是头疼想吐,被这样一推之后更晕了,睁开眼睛扶住床头,语气不爽,“谁推我?”

        叶怜看着颜瑶无神的双眼,还以为她在故意装作看不见自己,被气笑了,“装什么呢?”

        她伸手点了点颜瑶的肩,“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你怎么不心怀感恩呢?”

        颜瑶不知道来得人是谁,头晕得厉害,没注意到肩上的触觉,只是说:“小文,拿个药给我。“

        她这几天总是头很晕,医生给她开了一点相关的药,但是交代她不能多吃。

        颜瑶平时也会忍耐一下,只有实在晕的不行了才会吃一颗药。

        助理小文听到颜瑶叫她,想转身去床头柜拿药。

        叶怜被忽视得彻底,心里冒起火来,让助理拦着小文,“我倒要看看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小文拿不到药,着急地说:“叶小姐,颜姐受伤了,她看不见也听不见。你干嘛要针对一个病人呢?”

        叶怜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这样,有些惊奇,伸手在颜瑶眼前晃了晃,而颜瑶还只是扶着头一脸难受。

        她又伸手推了颜瑶一把,颜瑶无力地倒在一边,头越来越晕,低声虚弱地说:“谁推我?药呢?”

        叶怜这才意外之喜似的笑出声,“怎么会这样?”

        小文不管怎样都挣脱不开叶怜助理,举起手机大声说:“我要报警了!”

        叶怜转头看小文一眼,收敛了笑,无趣地撇撇嘴,“行了,还真以为我能干嘛呢?”

        叶怜助理松开小文,小文赶紧去拿药想喂给颜瑶,但当她把药递到颜瑶嘴边的时候,发现颜瑶双眼紧闭,晕过去了。

        小文推了颜瑶一下,“颜姐!”

        叶怜见状不好,心虚地后退一步,“你去叫医生吧,我探望完了,先走一步。”

        叶怜溜之大吉,而小文急得快将呼叫铃按掉。

        等医生来完,得知颜瑶只是痛晕过去了,小文才放下心。

        十几分钟之后,颜瑶缓缓转醒,她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是说:“刚刚是不是有人来了?叶怜吗?”

        小文有点愧疚,在颜瑶的手上写了“对不起”。

        颜瑶说:“没关系,下次看见是她别放她进来了,去找宋琛让他安排几个保镖在门口。”

        小文点点头,连忙找到宋琛说了下午的事情。

        宋琛将事情转告给卓靳行,卓靳行抬眸,手指在办公桌上重重一敲,“她太闲了,给她安排一点事情做。”

        这个她,指的是叶怜。

        宋琛点点头,说:“卓总,目前的证据收集得太少了,叶小姐的可疑性很高,但是没办法指认。”

        卓靳行思索了一下,说:“私下处理吧。”

        私下处理的意思是不用再找证据,直接报复回去。

        宋琛点头,转身出了办公室。

        -

        综艺临时换人了,但节目还得继续录制。

        叶怜其实也不想去参与拍摄了,却先一步收到导演的解约。

        “叶小姐,由于参演人员临时更换,飞行嘉宾不再空缺。很抱歉耽误您的时间,期待下次合作。”

        叶怜为了能参加这个综艺也是花了一点心思拿到的,她就算不想去了也可以把资源置换出去,而不是这样狼狈地被单方面解约。

        叶怜怒气冲冲地给制片人打电话,“康总,为什么我被解约了?当时你答应我时候可没说还会再换人。”

        康总笑了两声,语气平和,“小叶,你不要急。节目组换人都是有考虑的,你要不先去微博上看看再说?”

        叶怜心里咯噔一下,“什么意思?”

        康总嗓音无奈,“小叶,不是我们做事绝情,但是有的时候缘分很重要。你和我的缘分对了,但还少了一点别的缘分,这事就成不了了,知道吗?”

        缘分只是一种美化的说法,实际上是暗指叶怜得罪人了。

        叶怜做事一向跋扈,得罪的人不少,但是能让康总这么隐晦地讲的人只能说明对方来头很大。

        挂断电话,叶怜马上去了微博。

        现在微博的热搜榜末尾就已经多了一个词条了,叫做“叶怜耍大牌”。

        叶怜点进去,跳出一个视频,长达十分钟,包含了三个她在片场和各种录制现场发火和为难助理以及工作人员的视频。

        明星耍大牌并不算是很出格的事情,但最重要的是其中有一个工作人员在她的威逼之下退出了行业,之后没有收入来源没能救回病重的母亲,随后自杀身亡。

        叶怜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词条,嘴唇都哆嗦起来,“这是谁在对付我?这明明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不是早就解决了吗”

        当初这个工作人员的事情在网上小范围传播过,但因为工作人员已经身亡,没有人为她伸张,叶怜很轻易地就收买了知情人,把事情压了下去。

        而且说到底,叶怜不觉得自己有错。她只是惩罚了一个工作能力不过关的小职员而已,重病和自杀也不是她直接导致的,怎么能怪她呢?

        叶怜推出词条,惊然发现词条在这么一会的时间里已经登上了热搜榜第一。

        经纪人给她发信息问怎么办,好几个品牌方要解约。圈里的好友也发来消息试探,同情的语气里传来深深的看好戏。

        叶怜连忙给公司的公关部打电话,“赶紧撤热搜啊!为什么让热搜在榜上挂了这么久?’

        公关部的人很无奈,“叶姐,微博的人说不能撤,让我们自己想办法道歉。”

        “什么叫不能撤?砸钱啊!我就不信钱给够了还不能撤?”叶怜语气激动。

        公关部的人沉默了一下,语气弱了一点,“叶姐,您今年的公关费用已经严重超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