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重生之药材大佬 > 正文 第二九三章 李饷的神秘背景
        皇朝会所!

        面具人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手指头在桌面不断的敲击。

        昨晚上的事情真的让他有些意外。

        吴楚飞居然没能收拾了陈阳?

        “老板,从阳台上出来之后,吴楚飞的态度就变了,对于这件事也是三缄其口。我们恐怕是失算了,陈阳的背景不简单。”

        秘书低声说道。

        “他的背景自然不简单,否则如何能够一个人拉扯这么大的基业?看了我们都小瞧了他。”

        面具人低低的说道。

        “老板,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做?”

        “先不要轻举妄动,再把陈阳的背景彻底给我调查一遍。”

        “那白瑰呢?陈阳肯定不会放过她的,要不要把她藏起来?”

        “不用了,一条狗而已。既然吃了我的,就要担负相应的责任。”

        “明白了,老板!”

        秘书下去安排了。

        面具人双目又落到了陈阳的相片上,自言自语道:“陈阳,还真是能给我惊喜啊?我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少惊喜呢?”

        ……

        第二天一早,陈阳早早的起来。

        两个女孩还在沉睡之中。

        陈阳原本想一走了之,可又想到昨晚上的危险。

        虽然李饷的背景不一般,但云省实在是太乱了,他也不太放心把两个女孩留在这里。

        陈阳悄悄的出门,来到了前台。

        “先生,有什么需要?”

        一个妹子笑着问道。

        砰!

        陈阳勐的一拍桌子,冷冷道:“昨晚上,有人闯入了我的房间,你们是不是要给一个解释?”

        “先生,这不可能,我们是四星级……”

        砰!

        “闯进来的那个叫吴楚飞?没有你们的人配合,他怎么进来的?你要是不说,我可不客气了?”

        陈阳出奇的愤怒了。

        “陈先生,您好!我是这里的经理……有什么事情请跟我说。”

        一个男人匆匆走了过来。

        “你是经理,很好,说说吧,昨晚上究竟怎么回事?你若不给我一个解释,我马上报警……”

        “陈先生,请息怒,这件事的确是我们的错。我们准备给三位调了一个套间,还提供三餐,都是免费的。您看这样行不行?”

        “昨晚上我朋友差点被强奸,你说这样就行了?”

        一提起这节,陈阳有有些火大。

        “先生,飞少……我们也惹不起啊……要不这样吧,您说个数目,我们补偿成不成?”

        经理哭丧着脸。

        看到经理如此低三下四,陈阳的怒火也渐渐的消了。

        吴楚飞是有势力的人,酒店得罪不起也是正常的。

        再说,欺负酒店经理也没啥意思。

        不过犯了错,自然要付出代价。

        “房间在哪里,如果不能让我满意的话,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包您满意,包您满意!”

        酒店经理屁颠屁颠的待他去看房间了。

        昨晚上吴楚飞都灰熘熘的离开了,这位爷也不是个善茬啊。

        他们谁也惹不起啊。

        看了一眼套房,陈阳觉得还算满意,比他们之前住的那个强的太多,而且是两间卧室。

        挥手打发走酒店经理,陈阳回到了之前的房间。

        好吧!

        两个丫头还在睡。

        陈阳也没有叫醒她们,只是把套间的房卡留下,又留了一张纸条,然后悄悄的离开了。

        他刚关上房门,李饷就睁开了眼睛,然后下床来到了陈阳留东西的桌子旁。

        房卡什么的,小姑娘瞧也没瞧,只是拿起陈阳的那张纸条。

        陈阳告诉她们,酒店出于补偿,已经给她们更换了更大的房间,她们可以安心住在这里。

        自己还有事情,先走一步,有什么事情可以电话联系。

        最好还劝她们不要乱跑,尽量早点回去云云。

        李饷拿起纸条卷吧卷吧,扔进了垃圾筐,嘴角却露出了一瞥笑容。

        这家伙昨晚上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

        没有求饶,没有看着她们受欺负而不理会。

        是个爷们。

        啊呸呸呸!

        死太监!

        他哪里是爷们了?

        小姑娘忿忿的想着。

        ……

        “陈阳……你……你没事啊?”

        看到陈阳回来了,白瑰有些惊讶。

        “白经理觉得我应该出事?”

        陈阳冷冷的看着她。

        从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他就掉进了一个精心编织的陷阱。

        先是白瑰色诱不成,接着又把他带进了神秘的会所,见赌博美女也引诱不了他,又把马家姐妹安排给了他,最后引出了吴楚飞这个恶少。

        一环扣一环啊!

        要不是李饷的背景给力,昨晚上的事情恐怕没那么容易了结。

        然而这一切的引子都是白瑰!

        至于白玫知不知道,陈阳不清楚,但应该也是知情的。

        白家!

        呵呵!

        不不不……

        白瑰的神色明显有些慌乱。

        陈阳离开会所后,白瑰这才知道马家姐妹是吴楚飞的紧脔。

        她也知道陈阳闯祸了。

        吴楚飞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果然当天晚上,吴楚飞就带着人找上了陈阳。

        吴楚飞可是春城一霸,背景很大,陈阳多半要吃亏。

        陈阳在这边没什么根基,一旦遇到了事情肯定会向她求助的。

        白瑰也能趁机勒索点东西。

        这也是幕后人的安排。

        可她左等右等也没等到陈阳的求助电话,心中正有些迟疑。

        陈阳居然回来了?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家伙究竟什么来历,吴楚飞都奈何不了他?

        这让白瑰有些惴惴不安了。

        “早餐挺丰盛的啊!白经理自己吃个饭,都这么铺张浪费,你那点工资恐怕不够吧。也对,昨晚上白经理赢了上千万,这点程度还是浪费的起的。”

        陈阳看了一眼。

        “陈总说笑了。您吃了没?要不一起吃点。”

        白瑰强笑了几声。

        不必了!

        陈阳哼了一声,道:“我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从今以后,海王和云药的合作结束了。”

        说着转身就走。

        这臭娘们敢算计他?

        呵呵!

        还真当老子没脾气!

        陈总,别啊!

        白瑰慌了。

        海王线上商城前景很好,云药上线后,药材的销售量是去年的三倍,盈利是翻了好几番。

        白玫也凭此功劳一跃而上,成为了掌权高层。

        整个云药上下都很看好这个渠道。

        如果海王断了他们的渠道的话,整个云药就会遭受巨大的损失,这个损失肯定是白家姐妹承受不起的。

        “陈总,消消气,消消气!”

        白瑰赤着脚追了上来。

        现在的她哪里还顾得上别的。

        吴楚飞都奈何不了陈阳,这家伙的背景恐怕比她们想象的还要大。

        完了!

        这次恐怕是弄巧成拙了。

        好处没捞到,还连累了姐姐。

        陈阳哼了一声,道:“现在我的火很大,消不了。”

        自重生以来,他还没吃过这种亏,被人扒光了衣服吊打,还当着众人的面?

        一想到这里,陈阳就怒火中烧。

        昨晚上有李饷在,他没好意思发作,现在看到了白瑰,怒火更旺。

        “消的,消的……我给陈总消火……”

        白瑰缓缓的低头。

        陈阳抬起了她的脸,冷笑道:“别来这一套,你以为我就会这么算了?吴楚飞都奈何不了我,你还有什么想法不成?”

        其实这话说的有些不要脸了。

        吴楚飞明明是忌惮李饷的背景,跟陈阳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白瑰却十分的震惊。

        吴楚飞在这边可是一霸,听说他舅舅更厉害。

        这样的背景都奈何不了陈阳?

        这个陈阳究竟是何方神圣?

        不过有一点,白瑰很确定。

        那就是这个人,她惹不起。

        白瑰露出妩媚的笑容,低声道:“我一个弱女子,哪有什么想法。只要陈总肯消气,我怎么样都行……”

        这会的她楚楚动人。

        现在陈阳震怒,她也没什么办法了,唯一的优势就是女人的身份。

        说什么也不能让陈阳断了云药的线上交易,否则她们姐妹彻底的完蛋了。

        呵呵!

        陈阳也笑了,笑容有些冷。

        “那好,就先收点利息吧。”

        然后粗暴的把她按沙发上。

        这几天,他心中憋着一股邪火,必须要发泄一下。

        就从白瑰开始吧。

        敢算计老子,自然要付出代价!

        一般来说,这种公交车,陈阳是瞧不上的,但是用来泻火确没什么心里负担。

        ……

        半个小时后,陈阳才从别墅里出来了,脸色却有些阴沉。

        白瑰这会儿已经瘫软成泥了,自然什么都招了。

        陈阳这才知道有一个叫颠国会的组织瞧上了海王。

        颠国会是一个由几个神秘商人组成的小规模的商会,一般人根本就没听说过。

        这些人能量很大,但很少露面,所以一般人都没有听说过。

        颠国会吸收会员的条件很高,云药都没能有人入选。

        或许也是白家谨慎,不愿意参合。

        皇朝会所的神秘老板就是其中一员。

        颠国会有人瞧上了陈阳,瞧上了海王,确切的说瞧上了海王的前景。

        不过海王的核心资产在谯城,他们也是鞭长莫及。

        所以他们就制造事端,想办法把陈阳给诓了过来。能收买就收买。不能收买,那就制造困难逼迫他答应。

        至于白瑰和吴楚飞,不过是个工具而已。

        当然了,她也想从中捞点好处,所以也可以配合。

        颠国会吗?

        很好!

        陈阳眯起了眼睛。

        对于这个商会,白瑰也不是很了解,她只知道皇朝会所的老板应该是会员之一。

        一切事情也都是皇朝的老板指示她做的。

        能在国内搞这么大的一个会所,能量自然可见一斑。

        目前陈阳还奈何不了人家。

        这个仇先记下了。

        以后有机会的话,他一定会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