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从看见血条开始无敌 > 正文 第158章 碰瓷(求订阅)
        一看到这么多人,苏安林眼眸彻底冷了下来。

        没想到,古代还有碰瓷,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他捡起地上的破碎铜镜,抛了抛,澹澹道:“做的倒是挺精致的,放下了就碎裂,有这个技术,不走正道,居然走这些歪门邪道!”

        “小子,你废话真多,东西反正就是你碰坏的,今个你必须赔钱。”

        人群里,一个穿着宽大黑色袍子,额头上绑着一根白色丝带的壮汉走了出来。

        很明显,这人是这群人的头目。

        摊贩立刻站在他身后,也是一伙的。

        “你就是他们老大。”苏安林冷笑:“跟我耍这种花招,你找错人了。”

        头目眼睛一眯,他看出苏安林这幅打扮,应该也是个武者。

        不过这又如何,他们人不但多,自己实力也不俗。

        对方一个人而已,实力应该不高,毕竟高手的话,哪一个不是身边前呼后拥的?

        关键是,对方看起来20岁左右的样子,这样的年轻人,算他天赋好吧,也就锻体五层顶多了。

        “少来这套,赶紧赔钱。”头目手一甩,霸道无比。

        苏安林语气澹澹,只吐出一个字:“滚!”

        “你丫的找死,知不知道我们老大是谁?”

        “就是,老虎帮,听说过吗?”

        “小心打得你满地找牙!”

        “罢了,看你身上也没银子,你的那匹马我要了。”头目眼睛一眯,终于说道。

        他们在这里等船等了有好几天了,一些路过的人哪个有钱,哪个没钱,基本上都摸了个大概。

        前天苏安林一过来,他们就注意到苏安林的那匹马。

        这匹马肌肉矫健,毛发油光发亮,四个蹄子无比粗壮,一看就是一匹好马!

        “要我马?”苏安林瞅了一眼不远处自己的马。

        此时马也转头看了过来,随后若无其事的低头又啃起了干草。

        “小子,我们老大也算是给你面子了,识相点就走吧,马我们要了,要不然,免不了你一顿皮肉之苦。”

        左侧小弟双手抱胸,侃侃而谈。

        “给我面子?不好意思,你们这个面子,我不要也罢。”

        苏安林耸耸肩,径直将坏了的法器一扔:“别惹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他扭头就朝马匹走去。

        远处大船已经出现,要过来了。

        所以他不想生出麻烦事。

        毕竟万一错过了这次船只,就又要等好几天。

        到时候身上的麝香珠就是去效果,极有可能引来阴宗的人。

        到时候,再走就走不了了。

        “老大,这小子不怕咱们。”

        头目身边的人滴咕道。

        这头目叫王来福,混迹帮派多年。

        他冷着脸,深吸一口气道:“船只来了,现在打起来,恐怕不会让我们上船,我看这小子也是在等船,和我们一路,到时候等下船了,再找他算账。”

        这些船只都背靠一些商会做的买卖,都有靠山。

        为了安全,严禁打架斗殴的人上船。

        毕竟武者力量大,万一打架斗殴,双方打红眼了,把船打坏怎么办?

        到时候一船的人可就都要死在上面。

        基于此,船上规矩很严,打架斗殴者不许上船。

        “老大说得对,先让这小子蹦跶两天。”

        “嗯,盯着他就可以。”王来福冷冷道。

        …………

        “去梅兰城船只来了。”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等候在这里不少时间的人一窝蜂过去。

        去梅兰城的人太多了。

        这里有商客、有走亲访友的、但大多数的,还是要前往梅兰城讨生活。

        自从合水县沦为禁区,前往梅兰城的人越来越多,每次往返的船只都会客满。

        这是一艘大型帆船,停靠在岸边之后,上面走下来一些船员。

        “都排好队伍,按照次序排队,行礼超过一个人体积的,付两份船票。”

        “有马匹的,付三份船票。”

        “每个人船票为一百两银子,有孩子一样价,没钱的都让开……”

        话音落,人群涌动。

        “怎么又涨价了?”

        “是啊,上次还只有八十两。”

        “哎,涨价就涨价吧,去梅兰城也许能讨个好生活……”

        一些人滴咕着。

        大部分都是普通老百姓,这样的价格对他们而言确实很高。

        苏安林牵着马,跟在队伍后面。

        他有一匹马,所以需要付三份钱,一共三百两。

        轮到他后,他交出三百两的银票。

        “嗯,这是船票,你拿着。”

        收钱的青年交给苏安林三张纸,这纸上有船只的盖章。

        “谢谢兄台。”

        苏安林牵着马,走在船只甲板上。

        这船只还是挺大的,大部分人都在甲板上。

        这年头可没有什么私密船舱给人住,里面船舱房间虽然有,但那些都被一些大人物提前预定了,普通人就只能待在甲板上熬着。

        至于马匹,都被牵到船尾地方。

        那里有不少马匹,居然还有老牛,也准备了不少草料,供牲畜吃食。

        苏安林放好马匹后,便进入船舱中间处。

        这里是一处巨大的房间,摆放很多桌子椅子,是供应食物的地方。

        船上食物很贵,所以能吃得起这些食物的人都不多,大部分都是花了点银子买水,然后坐在靠窗的角落,看着海水。

        苏安林也花了一两银子,买了一壶茶,坐在床边。

        一边看着窗外,一边心里隐隐作痛,有些心疼。

        一壶茶居然一两银子,真是抢劫!

        但没办法,不买东西这里不给你坐。

        今天风和日丽,外面天气晴朗。

        窗边时不时有海风拂过,挺舒服的。

        “哎,李诗柔死了,要不然,她能看到此情此景,一定很开心吧。”

        苏安林发现,自己有点想那个说话柔和,性格温婉,胆子却有些大的女孩了。

        情不自禁的,他伸手摸了摸方玉。

        现在这块方玉被他用一根红绳系着,就挂在脖子上。

        这块是九品法器方玉,刚刚买回来的时候,里面没有一丝阳气。

        不过这几日,经过他的输阳,方玉里面阳气已经一点点恢复。

        “来,给我上五条烤带鱼,再来两壶酒。”

        忽然,餐厅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这声音不禁让很多喝茶的人看去。

        毕竟大家都知道这里食物价格,对方一口气买这么多东西,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个人家里有矿。

        苏安林也看过去,果然是那伙人。

        刚刚问他碰瓷的人。

        他本以为这些人是在那边一直摆摊谋生,偶尔敲诈一下倒霉蛋。

        没想到,居然也跟着上船了。

        “哟,王哥来了啊。”

        船上的船员显然认识这伙人头目,笑着打招呼起来。

        王来福笑道:“刚刚说的菜上吧。”

        “好勒,你稍等。”

        “老大,那个家伙也坐在这里。”

        王来福身边,小弟的目光朝苏安林这边看来。

        王来福眼睛一眯,冷笑:“就点了一壶茶,看来是个穷鬼。”

        “是啊,吃水填饱肚子嘛,哈哈,没银子,肯定家室也一般。”

        “嗯,这次海上要三天,让他得瑟三天,下了船让他好看。”

        苏安林功力深厚,无论视力还是听力,都已经非比寻常。

        因此很容易听到这些人说话。

        他摇摇头,低语:“下船让我好看,那我要好好看看了。”

        他不想惹事,但不代表怕事。

        就在他想着怎么对付这些人的时候,前面突然闹哄哄的。

        三个穿着统一青色劲装的男子走了过来。

        为首一个,血条达到165.

        是个高手!

        身后两个人也都不低,150血条左右。

        他们一过来,冷眸扫视四周,随即找了个空位坐下。

        “三位贵客,这位置要坐的话,得买点东西。”一个船员连忙走过去。

        “啪!”

        为首青衣男子一拍桌子,一枚银子立在桌上。

        “给你的。”

        “谢谢爷,那你随便坐,我给你上壶茶。”

        苏安林不禁扫了他们一眼。

        三个人,一看都是高手,面无表情的样子,一看就是心狠手辣之辈。

        忽然,他看到为首这个人面前,飞着一只黑虫。

        这虫子他无比熟悉,阴宗独有的阴虫。

        ‘阴宗的人?’

        苏安林眼睛眯起。

        他第一时间猜测,是不是阴宗的人追踪到他这里来了。

        可仔细想想,对方若是追踪到他,不应该坐在边上休息。

        而且从头到尾,这三人进来后,看都没看他一眼,显然只是把他当成普通人看待。

        仔细观察了一阵,苏安林确定,对方几人确实没有看他。

        这三人坐在那里也没什么动作,就是喝茶。

        不过仔细看,偶然他们嘴唇微微蠕动,应该是在说话。

        但声音很小,他也听不清。

        “罢了,尽量别引起他们的注意。”

        苏安林心中沉吟。

        当当当……

        一个时辰后,船只上的铃铛忽然响了起来。

        这是又要开船的信号。

        船只终于开动。

        苏安林喝好了茶,不打算在这里继续待下去,朝外面走去。

        甲板上,人头攒动,不过在围杆边上,却是都被围了起来,不允许人过去。

        因为这一圈都有人在这里钓鱼。

        古代捕鱼业不发达,海里资源很多,因此很容易钓鱼。

        尤其是运气好,要是遇到鱼群,那就发了。

        此时一些人就在那里准备钓鱼,看起来是一些公子哥,身边围着一些少女,叽叽喳喳聊着天。

        看着这一幕,苏安林心中一动。

        他下意识朝海里看去,果然,一排排血条跟黑暗中的萤火虫似的,非常显眼。

        各种各样的鱼,都躲在数十米深的位置。

        有的鱼很大,血条竟然达到90.

        有的鱼只有10血条,但数量很多。

        苏安林当即心动了。

        这几天吃干肉吃的他都要吐了,这要是能整几条鱼,那也不错。

        他虽然不怎么会钓鱼,但能看到血条啊。

        只要把饵往鱼嘴边凑,不是一钓一个准?

        苏安林乐了。

        随着船只一点点驶入深海地区钓鱼的人越来越多。

        这时候苏安林才知道,一根钓鱼竿也是一两银子,不过是租的,一天一次。

        这是暴利啊!

        不过钓上来的鱼算是自己的,也可以卖给船上。

        他当即走到租钓鱼竿的地方,道:“租一根钓鱼竿。”

        “好,这是饵。”

        所谓的饵,是一些生的有些发臭的烂肉。

        都放在一个罐子里,递给苏安林。

        苏安林给了银子,开始准备找一个合适的地方钓鱼。

        人要少一点,这样清静。

        而且边上鱼群要多。

        很快,他在船中央的地方,找到一个不错的位置。

        搬来一个小凳子,往地上一放。

        而后,开始穿饵。

        他也是第一次穿饵,有些好奇,上一世他记得钓鱼都用蚯引来着,这里怎么用臭肉。

        不过他看别人都这么钓鱼,于是也把肉往饵上一穿。

        “小伙子,钓鱼不是你这么钓鱼的,你的饵太大了,把握不住。”

        一个老大爷笑呵呵的提醒。

        “饵太大么,那是因为我想钓大鱼。”

        苏安林笑了笑,甩出鱼竿。

        刚刚他看了好一会儿,瞅到一个地方有大鱼。

        【血条:99/99.】

        瞅瞅,血条99的大鱼啊,这不得用大鱼饵吗?

        实际上,他也知道大爷为什么这么提醒。

        因为这些人大部分都钓小鱼,几个人钓了两条小鱼,就乐得没边了。

        随着苏安林下钩子后,他鱼竿朝血条99的位置移动而去。

        刚刚出言提醒的老大爷见状,又是大皱眉头:

        “小伙子,钓鱼不是你这样钓滴,你钓鱼的时候怎么能乱动呢?鱼怎么可能上钩?应该像我这样,安静等候。”

        “哎,一看就是没经验的。”

        “和他好心好意说了,把握不住啊,哎……”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一群钓鱼的私底下滴咕。

        这群人却不知道,此时水底下,一条浑身青黑色的大鱼,正在寻找食物。

        这条鱼叫长青鱼,异常凶勐,喜爱捕食鱼群。

        鱼群多的地方,一般就会有长青鱼的存在。

        长青鱼本来还想寻找鱼群呢,冷不丁的,注意到面前一块肉。

        臭臭的,但是对它来说香的很。

        刷!

        长青鱼嘴巴一张,当即咬饵。

        但忽然,它意识到不对劲。

        不好,饵里有毒。

        它连忙吐饵,可来不及了,钩子勾住它的嘴,它想逃跑,可好像有什么东西拉着。

        “咦,上钩了。”

        苏安林连忙起身,这鱼力气很大,浮起来后,黑压压的有一大片影子。

        边上的人也看到了。

        一个个惊呼:“大鱼,这是大鱼。”

        老大爷激动的满脸潮红:“乖乖这也能钓到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