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从看见血条开始无敌 > 正文 第159章 钓鱼大佬(求订阅)
        随着有大鱼上钩,好多钓鱼的人都被吸引过来。

        “我去,这怕不是长青鱼!”

        “什么叫怕不是?这就是长青鱼。”老大爷满脸通红,激动道:“长青鱼可不好钓啊,因为这种鱼独来独往,一般不咬饵!据我所知,想要钓长青鱼,只能运气好,饵就在鱼的边上。”

        “这个小伙子钓鱼也太厉害了。”

        “一上来就钓长青鱼,啧啧,不是平常人啊。”

        众人说话间,苏安林开始收线。

        他勐地一提,一条大鱼被抛飞了出来。

        这鱼竟然足足有两米这么长,通体青黑色的鳞片。

        阳光照射下,鳞片闪闪发光,刺眼夺目。

        这鱼嘴扁平,拥有锋利细牙,狰狞恐怖。

        也幸好这里的鱼竿和丝线都不是普通的,否则这一抛,鱼线是很容易被扯断的。

        但海钓通常选择的鱼线很结实,不会出现这样情况。

        鱼终于抛到船上。

        “啪嗒啪嗒……”

        两米长的长青鱼一落到甲板上,便不停扑腾着鱼尾。

        “真的是长青鱼。”

        “吃长青鱼,万事长青,顺顺利利。”

        船上的船员也激动地叫着。

        这是长青鱼的一种寓意。

        苏安林从边上捡起玄铁长箭,一箭刺了下去。

        噗!

        【长青鱼血条:0/99.】

        血条瞬间归零。

        “小伙砸,可以啊,深藏不露,一上来就钓到大家伙。”

        老大爷兴奋的搓着手。

        这长青鱼可不仅仅大,它的肉质很好,吃下去营养极其丰富。

        比如说,外界昂贵的花斑蛇肉,价格都没它的一半。

        因此不少武者见状,围了过来。

        “兄弟,这鱼肉这么大,你也吃不完,卖给我如何?”一个中年大汉走上来问道。

        “小兄弟,如今天气炎热,肉吃不完的话,三天就烂了,你卖给我们,也不算损失。”

        “是啊是啊,我出二十两一斤如何?”

        二十两一斤已经比花斑蛇肉贵了,看得出人家诚心想买。

        考虑到自己确实吃不完这么多。

        而且自己还要继续钓鱼呢,刚刚又看到血条在100左右的大鱼。

        所以点点头,朝前面大汉道:“行,借刀用一下,我只要中间这段,其它都卖给你们三个。”

        “哈哈,好!”

        大汉大喜,拔出刀递给苏安林。

        “噗嗤!”

        苏安林手起刀落,麻利的切了鱼。

        问船上的船员借了一个称。

        最后,卖了大概四百两左右。

        苏安林都要乐了,没想到坐个船还能赚钱,以后要不当个渔夫好了?

        “爷。”

        这时候,船员过来。

        这个船员正是之前租给他鱼竿的,他手里拿着一根新鱼竿,笑眯眯的道:“爷,你这鱼竿旧了,要不换这根。”

        他手里这根鱼竿,通体发亮,银白之色。

        关键是很短,只有半米长。

        前端处可以伸缩变长,看材质,一看就不是他手上的普通货色。

        “什么意思?”苏安林好奇:“要不要加钱?”

        “不用不用,不但不用加钱,我们老板还说了,租金免费。”

        船员笑着说道。

        苏安林了然:“这么好?”

        “就是待会爷您要是再钓到大鱼,可以优先卖给我们,我们给的价格保证爷你满意。”

        船员点头哈腰说道。

        “没问题,不过说好了,要是价格不让我满意,我可是不会卖给你们的。”苏安林说道。

        “这个是当然,我们是做正当生意的,强买强卖这种事不会做的。”

        “那好。”

        苏安林心安理得接过了鱼竿。

        这鱼竿入手轻盈,前端伸出去后,长度竟然比之前手里的那根还要长三米之多。

        鱼线的材质都是一样,看来这鱼线算是顶级的了。

        和之前一样,苏安林甩出去鱼饵,目标朝血条100的位置延伸而去。

        这一次,更多的人看苏安林钓鱼了。

        “我去,这人怎么这么钓鱼的,能行吗?”

        “第一次见这样的钓鱼方式,看不懂啊。”

        “可不是么,钓鱼的时候鱼竿还能动来动去,这就离谱。”

        “不过这根钓鱼竿真的不错。”

        “不知道了吧,这是船老大的钓鱼竿,可贵了……”

        之前的老大爷也不敢多说什么了,凑过来好奇摇头:“看不懂,看不懂啊,怎么会这么钓鱼呢?”

        一时间,他有些怀疑人生。

        是不是自己以前的钓鱼方式错误了?

        “应该不会,老朽钓鱼几十载,怎么会搞错,一定是运气,这小子运气。”

        老大爷十分自信的说道。

        这一次,苏安林瞄准的也是底下血条一百的长青鱼。

        忽然,长青鱼咬勾。

        “又有鱼咬饵了,看这个幅度,鱼不小。”

        “提竿了,鱼竿都压弯了。”

        “我去,又是长青鱼,比刚刚那条更大!”

        所有人瞪大了眼珠子。

        哗啦啦……

        鱼身被甩了起来。

        噗通!

        又一条大鱼被扔到甲板上。

        这一次,没人认为苏安林这是运气了。

        没人会运气好到连续两次,如果是连续两次,那么一定是实力!

        之前的船员连忙跑过来。

        “爷,这条鱼大,我们给你出22两银子一斤。”

        “可以!”

        苏安林一箭捅死鱼,赚取了经验值。

        随即点点头道:“有些饿了,刚刚那块鱼肉麻烦你们后厨帮我煮一下,可以吧?”

        “可以可以,请问你是红烧,还是煮汤?或者烧烤也行。我们这里的大厨什么都会,以前是宫廷里面干活的。”

        苏安林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吹牛逼呢。

        他无所谓道:“红烧吧,再给我炒两个绿叶菜。我再钓一会,你们安排两个人给我候着,我把鱼全都卖了。”

        “好的好的……”

        这个船员知道,今天是遇到钓鱼高手了。

        这一波下来,恐怕要钓不少鱼,爽了!

        果然,接下来一个时辰里,苏安林连续又钓到两条大鱼。

        一条竟然还是鲨鱼,直接引发轰动。

        和之前一样,苏安林杀了鱼,取了中间最好的一段肉后,其他的都卖给了船老大。

        不过这时候,苏安林没有钓鱼了。

        很简单,因为他发现,可能船只离开了鱼群位置,现在水底都是一些普通小鱼。

        血条都在五以下。

        这就没什么好钓了。

        摸了摸肚子,有些饿了,他收起鱼竿,交给船员。

        “爷,不钓鱼了啊?”

        船员的眼中居然有些失望。

        毕竟刚刚苏安林钓的鱼可都是好东西,就算他们常年在海上跑的,一年也见不到几次有人钓到这种鱼。

        “不钓了,有些累了,煮的鱼煮好了吗?”苏安林问道。

        “好了好了,请跟我来。”

        “麻烦了。”

        众多人目送苏安林离开,一个个长吁短叹。

        他们感觉自己这么多年钓鱼是不是方式错误了?

        一些人赶紧坐苏安林刚刚的位置钓鱼,学着他的方式来回移动鱼竿。

        只可惜,根本没用。

        不要说大鱼了,就是小鱼都没看见几条了。

        至于其他地方,很多人发现,鱼群好像突然跑了,大家都钓不到鱼了。

        傍晚时分。

        苏安林坐在餐厅最好的窗口位置,享受着海鱼大餐。

        一共三份鱼。

        鲨鱼肉刺身,红烧鱼一份,以及一份水煮鱼。

        如此豪气的一幕,看的很多人暗暗吞咽口水。

        王来福一群人依旧在位置上,一群人看着苏安林面前的海鱼大餐,一脸羡慕。

        “吃的也太好了,听说这种鱼吃了,能升天。”

        一个小弟滴咕道。

        “啪!”

        王来福一巴掌打在小弟头上,蹙眉道:“升天你个头,也就是能滋补身体而已,效果比花斑蛇肉要好。”

        “现在看来他不穷啊,一口气买了三份鱼肉。”

        “是啊,太有钱了。”

        他们今天都待在船舱里面,还不知道苏安林之前钓鱼的事。

        “玛德,有钱还不给我们,真以为我不敢对付他?”王来福冷哼一声,朝身边小弟低声道:“这小子的马就在外面,我们过去看看他行李里有什么东西。”

        说话间,这几个人鬼鬼祟祟,朝船尾走去。

        苏安林见状,眉头微皱。

        这船尾处他的马匹也在。

        玄铁大弓也放在那里。

        之所以没拿走,一是因为太大,不方便随身携带。

        二来,也是因为大,没人会碰,毕竟碰了会发现。

        三来,那地方有人看守。

        这大船毕竟是做正当生意的,不会随随便便让人在这里损失财务。

        不过,虽然说那边有人看守,但看这些人和一些船员熟悉的样子,苏安林有些担心。

        万一对他的东西乱搞,那怎么办?

        “你过来一下。”

        苏安林朝路过一个船员招招手。

        “爷,什么事?”

        “我出去一下,这位置你帮我看着。”

        “没问题。”

        苏安林点点头,朝船尾走过去。

        一过去,他鼻子差点气歪。

        和他猜测的一样,这伙人来到船尾,先是和看守的一个老大爷吹牛,以此打掩护。

        然后,王来福和两个小弟小心翼翼朝马匹走过去。

        “就是这个马,那小子的。”

        王来福点点头,“啪”拍了拍马匹:“嘿嘿,这小子这里还有不少行囊呢,真的是不知道外面人心险恶啊,居然不随身带着。”

        “呼呼呼……”

        马匹似乎感受到王来福的恶意,不安的喷着气,想要赶王来福走。

        “马儿不慌,等过几天,你就是我的啦,跟着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老大,我们这拿了那小子的东西,要是被他发现怎么办?”

        “是啊,会不会过来偷的太早了,等下船之前拿?要不?”

        王来福冷哼:“怕个毛啊,看你们一个个胆子,胆小如鼠,以后怎么成大事?”

        “这……就是怕事情闹大,这里的船老大我们可不熟,万一不给我们面子……”

        他们这帮人虽然是一个小帮派的,认识这里几个船员。

        可是船老大并不认识啊,所以几个小弟有些担心。

        王来福摆手,一脸的不屑:“放心,算命的说我八字硬,最后是老死的,不会遇到麻烦。”

        说完,美滋滋的就要打开行李袋子。

        “小偷!”

        忽然,一声厉喝传来。

        等王来福反应过来,连忙回头,就看到一个拳头袭来。

        “哎幼!”

        王来福闷哼一声,被一拳打飞出去,砸在一堆马屎上面。

        “老大!”

        两个小弟连忙去扶,但一过去,看着一地的马屎,都难以下手。

        不远处正忽悠看守的几个小弟反应过来,连忙过来。

        “喂,你们搞什么?”

        看守老头意识到这里有人打架,连忙回去喊人。

        “你,你敢打我。”

        王来福气急败坏,指着苏安林。

        “打的就是你,敢偷我东西,活腻了。”

        苏安林取下马匹边上的一个行囊。

        里面是一柄长箭。

        上面泛着寒光,阴气森森。

        王来福脸色一下子变了:“你,你想做什么?”

        苏安林冷笑:“你刚刚不是说,算命的说你不会遇到麻烦,以后只会老死么,那我倒要看看,算命的算的准不准!”

        “你什么意思,别乱来啊。”

        “放心,我只捅你一下,就捅你心脏位置,看你是不是真的能活下来。”

        苏安林不客气说道。

        王来福一脸惶恐:“你别过来啊……”

        苏安林的样子,不仅把王来福吓破了胆,他的一个个小弟更是不敢靠近。

        苏安林冷笑,就在他要动手之际,看守这里的老头忽然领着一群人过来。

        为首一个人,正是这里的船老大,是个光头。

        身形消瘦,血条不低,居然达到了200.

        也是,能震慑住这么大一艘船的,怎么会是弱者?

        船老大全民李冠霖,一过来,便是朝王来福冷喝:“你搞什么?”

        苏安林抱拳:“这些人刚刚想碰我的马!”

        李冠霖也是聪明人,一看王来福这一群人心虚的样子,便知道了大概。

        “敢在我的地盘撒野,看你们是不想活了。”

        “别啊,我们这是误会,真的是误会。”王来福怂了,本以为苏安林很好欺负。

        没想到武艺高强。

        刚刚这一手下来,他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现在完全没了对抗的心思。

        “还在狡辩!”

        李冠霖朝苏安林抱拳:“兄台,你想怎么处置,要杀要剐,你说的算。”

        这李冠霖倒是很给他面子。

        不过,苏安林可不认为这是他的面子,应该是看中他接下来几天还会钓鱼。

        这给他感觉很不好,有种逼迫给人打工的感觉。

        不过,说起来这也是双赢。

        先解决王来福这些人再说,免得再找他麻烦。

        于是,他冷冷说道:“都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