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重生功德箱 > 正文 第196章 吕功的决定
        看到这一幕,吕功所有的心情都被破坏殆尽。

        新政下达之后,尤其是无度的征兵,各地方的反抗已经进入前所未有的激烈阶段。

        这绝对不会是个例,也不是他能够改变的现状。

        吕功渐渐意识到白谷和马如初话中的含义。如果一直把自己放在最底层,以那弱小而卑微的良知,是永远无法改变这个世界的。

        真正有能力解决问题的那些人,是站在这个世界之巅的人。

        那就先从秦凤道开始吧!

        吕功加快了速度,很快就看到了一座并不太大的城市。按照地图的标识,这个叫西林的地方,是跟天水郡一般的郡城。

        下午时分,整个西林却是前所未有的萧杀,从上空俯瞰,街上百姓寥寥,唯一的大道上,店铺更已经是关了一半,行人更是寥寥无几,大都是些老幼之辈。

        城隍庙在城中心大街的边上,吕功很容易就找到起所在,却没有第一时间冲下去。

        吕功的确是极其渴望更多的供奉钱,可是这不代表着,他会毫无底线地将每一个城隍都化作自己的鬼将。

        绕城飞行一周,吕功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拦,刚好路过城边上的一座土地庙,他下意识地降落下去。

        土地庙内,三注清香在燃烧,里面的木制彩绘像已经落满了灰尘。吕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对着庙里喊了两声,没有任何的回应。

        他索性直接飞进去,落在神台上。“土地爷可在?”

        小庙里安静到了极点,秋日的凉风刮起香灰,在神台上恣意肆虐。

        会不会出去了?

        吕功想了想,准备想等等看。

        一直到了入夜,土地庙内早已连香灰都被秋风卷走,吕功依然连土地神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他耐心已经耗尽,御风而起,往城内飞去。

        除了寥寥的几点灯火在夜色下残存,整个西林就像是一座鬼城,而这座城市就像是一只蛰伏的恶鬼,在夜里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吕功如愿找到了第二个土地庙,直接飞进去,喊了一声,还是没有反应。

        两刻钟后,吕功离开,前往第三座土地庙,依然一无所获。

        他心中那种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如果说只是一两座庙无神坐镇,那么可能是巧合,可是连续三座庙都空无一神,这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吕功努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这一次不再寻找土地庙,直接掠空而起,来到城市的上空,神识波荡而出。

        果然,神识的冲击瞬间引起了反应。

        西林城中心,城隍庙内一声冷哼响起,紧接着牛头马面冲天而起,急速朝着吕功而来。

        吕功留在原地,直到那两位鬼差一左一右紧盯着他。

        “何方妖孽,竟敢在西林作祟?”牛头声若洪钟,手握一把大刀,目光如电。

        吕功不想跟他们废话,直接道:“两位差爷,我有一事相询!”

        “报上名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马面怒喝一声,手中的锁链已经甩动起来。

        吕功本就已经心情极差,看到他们如此态度,心念一动,拘灵术瞬间发动。

        两位鬼差被定在原地,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动弹,顿时骇得灵魂出窍。

        吕功扬声道:“我不想伤害二位,不过有些问题,还请二位配合一下!”

        顿了一顿,吕功这才放开了拘灵术。

        两位鬼差对视了一眼,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牛头凝视着吕功,突然眼珠子一转,脸色瞬间黑到了极点,声音微微颤抖起来。“你是那个……司天监通缉的箱子精!”

        马面更是身体一颤,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逃跑,不过反应过来实力差距的他,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吕功看着汗流满面的两位鬼差,轻声道:“没错,我就是吕功。”

        两位鬼差向后退了两步,发现吕功并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反而是停了下来。

        牛头深吸一口气,鼓起了巨大的勇气,拱手道:“吕功,我们只是做事的小鬼差,向来跟你无仇……”

        吕功打断他的话。“我说过,我并不像伤害你们。”

        吕功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名头如今已经这么响了,而且还有这么大的震慑作用。

        “我不想听废话,只希望两位差爷能够如实相告。”吕功懒得继续理会他们的情绪,直接开口道:“我今日去了几座土地庙,为什么却没有能够遇到一位土地神?”

        两位鬼差愣了一下,没想到吕功问的是这样的问题。

        牛头硬着头皮,道:“现如今,整个西林的土地神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所有?”吕功心中一震。

        牛头用力点头:“没错,西林本来拥有六十四位土地神。但是新政下达之后,这些土地神都已经被剥掉了金身碎片。”

        “这是你们城隍庙的杰作吧?”吕功冷声问道。

        牛头摇头道:“可以这么说,但是这能怪我们吗?新政下达,要求每个地方都上交往年五倍以上的金身碎片和供奉钱,明眼人谁不知道是朝廷故意给地方找一个借口,借机清洗这几百年的神道沉疴?”

        “借机清洗?这些土地神难道是犯了什么罪?”吕功怒道。

        “罪?他们本来就有原罪!”牛头似乎已经缓和下来,深吸一口气,道:“天下神道掌控在天师府手中已有千年,如今圣上想要把神道管理权收回,当然是要彻底清洗一番。”

        看着牛头毫不在意的模样,吕功不知道为何,心里却是泛起一股无力感。

        “难道你没有想过,自己也是底层神明,也是他们的一员?”

        “不。我们跟他们不一样。”牛头认真道,“我们是鬼差,是司天监编制之内的,岂是那些普通的土地神可比的?”

        “难道你们就不是人格神?难道你们不是从底层神明爬上来的?这么快就忘了自己是谁了?”吕功声音渐冷。

        牛头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惊道:“吕功,你说过了不会伤害我们的。”

        “对!当然不会!”吕功冷笑一声,直接朝着城隍庙掠空而去,“不过,你们这身鬼差的皮,也该扒下来了!”

        刚刚落在城隍庙内,哗啦啦的一阵巨响,从各个神像内,瞬间冲出了十几位鬼差,顿时将吕功围了起来。

        吕功凝视着前方的大殿,看着那才会金身像,大声喊道:“城隍爷,你要躲到什么时候?”

        “躲?哈哈哈……吕功,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声音一落,整个城隍庙剧烈颤抖了一下,神台上的金身直接从上面一跃而下,撞碎了大殿的大门,落在庭院内。

        这跟赵丰玉一般的金身,威严肃穆。可是吕功如今看这金身像,却是怎么都觉得面容可怖。

        “被司天监和殿前司联合通缉,没想到你还敢出现,本府敬你是条汉子。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速速离开,否则把你送给司天监处置。”金身声音刚冷。

        可是吕功却是从那声音中,清晰地捕捉到了纯纯的恐惧,他想要极力掩饰,却是躲不过吕功的听风知意。

        “城隍爷怕了?”吕功觉得有些可笑。

        金身瞬间爆发出阵阵金光,大声吼道:“怕?本府只是不想滥杀无辜。”

        “好个滥杀无辜。城隍爷在扒下那些底层神明的金身碎片时,应该没跟他们提过这四个字吧?”吕功寒声道。

        “废话少说,吕功,你到底要做什么?”城隍浑身金光凝聚,已经蓄力作出了攻击的姿态。

        “不做什么,就是想让城隍爷,好好做自己该做的事!”吕功声音落下,万物寂静瞬间催动。

        一瞬间,周围十几位鬼差全部定住了。

        城隍的金身同样定在了原地,甚至连目光的流转都停止了。

        “拘灵!”吕功轻喝一声,金身内一道神魂瞬间被剥离了出来。

        吕功毫不犹豫地打开了黑暗空间,将那道被定住的神魂直接收了进去,心念一动,直接进入黑暗空间内。

        黑暗空间里,城隍的神魂剧烈颤抖着,本能的反抗却是连片刻都坚持不了,目光渐渐变得平静下来。

        “把所有的供奉钱交出来!”吕功发出指令。

        下一刻,他将城隍的神魂丢了出去,重新融入那金身像内。

        撤掉了万物寂静。整个城隍庙没有任何一丝的变化,只是城隍金身却是变得温和了许多。

        金身一个转身,重新回到神台上坐好,神魂从台上掠出,对着周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十几位鬼差下令道:“你们都退下!”

        十几名鬼差不解地看着突然间态度大变的城隍爷,犹豫了一下,还是很快回到各自的神像内。

        “吕功,跟我来吧!”西林城隍轻声道。

        吕功早习惯了黑暗空间对于神魂的改造。西林城隍如今到底是少了什么,还是多了什么,吕功也无法弄清楚。

        经过这么多次的经验,吕功已经清楚,黑暗空间对于神魂来说,更像是一种契约。

        进入里面的神魂,能够完全保留自己的神识,但是却对吕功这个主人的指令无法抗拒。

        换句话说,就是他还是他,却不能违抗吕功的号令。

        进入大殿内,西林城隍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所有私房钱全部掏了出来。“这是这些年来剩下的供奉钱,总计是一万二千两。”

        说着,西林城隍将银票,现银和铜币一股脑儿地塞进吕功的体内。

        吕功落在神台上,听着灵魂深处不断响起的声音,良久之后才重新开口。

        “你留在这城隍庙内,将西林以及周边所有的地方神明管理好。对于不作为的底层神明,直接换掉,但是对于向来遵纪守法的神明,要加以保护!”

        “我明白!”西林城隍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模样,十分的顺从。

        “秦凤道上,你可还认识其他的城隍?”吕功问道。

        城隍很快一五一十地将自己所认识的城隍的情况说了一遍。

        听了半天,太阳都已经初升了,吕功才将附近五个郡县的城隍情况了解清楚。

        “也就是说,从新政下来之后,州城隍已经跟你们表明了态度,将所有底层的人格神全部换掉,金身碎片上缴,神位空置下来,明码标价?”

        “是的!不仅仅是我们西林,我所了解到的几个地方,几乎全部是这样做的。”西林城隍叹了口气,摇头道:“吕功,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已经太晚了。就算是你能够将整个秦凤道的问题解决了,死去的底层神明都不可能在复活。你这么做,只是在为难我们罢了。”

        “司天监需要金身碎片,是圣上的旨意,这不是谁能够违抗的。就算你改变了整个秦凤道,天下还有几十路,郡城隍上面还有州、府,甚至还有京都的城隍庙。你能解决多少?”

        “能解决多少是多少!”吕功直接道。

        在没有发号施令的时候,对面的城隍,就是一个神格完整的自己。

        看到自己不能说服吕功,他叹了口气。“其实我们中很多城隍也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可是世间皆如此,我们除了按照朝廷的法令来,还能怎么办?”

        “我不是来跟你们讲道理的,这一路来我已经讲过太多道理了。发现这根本没用。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只要结果!”

        “你等着吧。我会让你们看到结果的!”

        吕功声音落下,已经离开了城隍庙,直往官道上飞去。

        这一次,他心里已经有数,对于西林附近的几座小城,更是已经摸透了。

        整个秦凤道的几十座城,现在底层的神明已经十室九空,吕功在上空盘旋了一阵,降落到第二座城的城隍庙内,甚至连里面的鬼差都没有惊动。

        万物寂静发动,直接从城隍金身内,将神魂拘进了黑暗空间里。

        布置好了任务,当吕功离开的时候又离目标近了一步。

        “还差一万三千两就能够晋升了啊!”飞往第三座城,吕功心里开始微微有些期待起来。

        若是能够一直这么顺利下去的话,按照平均一座城一万两银子算,应该最少能收到二三十万两,也就是晋升之后最少还有二十多万两的盈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