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镇国利剑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果断动手
        许君龙原本是不想和这些小鬼纠缠不清,降低了自己的身份的,但如果对方非要给脸不要脸的找打,那他也不介意帮任高远调教调教手下。

        刘组长一向作威作福惯了,哪里肯受许君龙的威胁。

        当即站起身来,一脸嚣张的回瞪着许君龙,摇头晃脑的说道:“我说要让这两个女人表演拿手好戏给我看看,毕竟这么年轻,这么漂亮,又能上位的,肯定有点手段吧?”

        这话实在是太过分了,以至于不少龙行天下的员工们都看不下去了。

        但是其中的很多高层却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毕竟对于那些普通员工来说,就算许君龙白莲和任笑笑都被赶出了公司,于他们而言也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可对于公司的高层就不一样了,没了他们三个,兴许自己就能上位了呢!

        毕竟得罪了任高远的是许君龙,到时候幕后老板和陈雪凝舍弃这几个不长眼的,自己的机会不就来了吗?

        而且公司建立之初,他们也还没有见识过任笑笑和白莲的办事能力,同样觉得这两个花瓶上位的有些蹊跷。

        “唉,真是奇耻大辱!我们龙行天下公司本来是重点扶持的公司,现在却被这么羞辱,真是丢脸到家了。”

        “还不都怪这个许君龙?当上总裁之后一件实事都没办,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闯祸,就连打了任少爷这么重要的事都没说出来,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

        眼看龙行天下的内部也出现了纷纷议论,众人似乎都不看好许君龙,刘组长感到非常高兴,似乎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看到了吧?就连你们公司的员工也不服你,像你这样无才无德的,你有什么资格担任这么重要的项目负责人,有什么资格接受我们都长的莅临指导?”

        “赶紧自己麻溜滚蛋,或许我还可以再给你们公司一次机会,否则的话,哼哼!”

        看着刘组长一脸得意威胁的样子,许君龙再也按捺不住自己,伸手一抓,扭住了刘组长的脖子,然后将他的脑袋重重的往桌上一磕。

        只听砰的一声,刘组长的脸被桌子挤压到变形,嘴里虽然还在骂骂咧咧,但是含含糊糊的,什么也听不清楚了。

        谁也没有想到,许君龙竟然会真的突然动手,顿时被吓了一大跳。

        任笑笑赶忙上前拉住许君龙说道:“许君龙啊许君龙,惠美说的真是一点都没错,你这个人办事怎么就这么冲动呢!赶紧把人放开!”

        “白莲,你也帮着劝劝啊!”

        任笑笑急得不得了,可白莲却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站在旁边一声都不吭。

        白莲一开始也很害怕事情会被搞砸,可对方已经这么侮辱她的人格了,挨教训也是活该。

        更何况,许君龙从来不曾掉过链子,上次那个袁助理不是还下跪道歉来着?

        如果任高远真的要为了定的是来兴师问罪,搞不好会是自取其辱。

        许君龙既然敢动手,就证明他有绝对的把握能摆得平,那自己又何必劝他放过小人呢?

        “白莲!”

        任笑笑见白莲怎么都不肯吭声,心里头急得不得了。

        那些高层们也渐渐的开始质疑起了许君龙和白莲。

        “这两个人到底在干嘛,这也太没有大局观了吧。”

        “就是啊,任都长马上就要来了,他们竟然敢对刘组长动手,还一点悔意都没有,真是疯了。”

        “算了,我们和他们划清界限吧,公司是公司,他们是他们,他们非要找死,就由着,反正地在我们公司的手里,陈总肯定不会放任不管的。”

        高层们当起了甩手掌柜的,一致决定要抛弃许君龙和白莲。

        刘组长听着这些人的窃窃私语,心中感到非常得意,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因此虽然被许君龙按在了桌上,但他依然无比嚣张,强行咧开嘴角,露出了充满挑衅意味的笑容。

        刘组长这猖狂的样子让许君龙感到很是有趣。

        “很好笑是不是?”

        “当然好笑!”

        许君龙的手稍稍松了一些,上又开始拼命的挣扎,挣扎到脸红脖子粗,也没能挣脱开来。

        他看了一眼时钟,觉得任高远等人应该马上就要到了,索性放弃了挣扎大笑了起来。

        “小瘪三,你死定了!”

        “谁不知道龙行天下公司真正厉害的是那个幕后老板,而不是你这个小瘪三。”

        “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就……啊!”

        砰!

        又是一声巨响。

        许君龙再次狠狠的把刘组长的脑袋按在了桌上,这一次他用的力气比先前大了不少,刘组长的脸瞬间被擦破了,桌上都被溅上了血迹。

        龙行天下的高层们一看事情闹成了这样,纷纷开口劝说道:“够了!”

        “许君龙你真的太过分了!就算你是总裁,我们也看不下去了!”

        “就是啊,你赶紧放开刘组长!有你这样当总裁的吗?”

        任笑笑此时也彻底懵了,先前卜惠美一直说许君龙情绪不稳定,她还有些不敢相信,亲眼所见,属实是被吓得不轻。

        白莲站在旁边,虽然感到很是痛快,但也隐隐的有些担心,过犹不及,真把事情做绝了,只怕也不好收场啊。

        然而许君龙对于这些人的指责充耳不闻,他只是盯着刘组长说道:“我再问你一次,是谁叫你来这么挑衅我的?”

        “哼!反正你死到临头了!”

        刘组长当然不会说出实话,他就这么被许君龙按着,身子悬空,脑袋被压在桌上,仿佛上了断头台似的。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楼下再次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完了,任都长来了!”

        “许君龙你赶紧松手!现在道歉或许还来得及!”

        “赶紧的,要是被任都长看到这一幕,我们公司就完蛋了!”

        眼看任高远马上就要到了,众人一个个急的不行,纷纷劝说许君龙,别再一意孤行了。

        可许君龙却完全不听劝说,依旧把他们的话当成耳旁风。

        ………………

        任高远此时心中非常忐忑。

        原因就在于他自下车之后,完全没有受到任何接待。

        这几天,任高远本来就一直在担心,因为儿子的事情许君龙不待见自己。

        如今一看这架势,何止是不待见,简直是视若无物啊!

        他就这样灰溜溜的在前台的带领下,跟助理一起来到了会议室。

        一路上都在想着,到底要说些什么才能让许君龙消气,可是一直到了会议室的门口,他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毕竟他当都长当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遇上过连理都不理自己的。

        “完了,忘了下去迎接了!”

        其中一个高层一拍大腿,只觉得天旋地转。

        光顾着看许君龙和刘组长纠缠了,竟然把最重要的贵宾给忘记了。

        此言一出,其他人也纷纷表现出一副捶胸顿足的样子,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似的,尴尬不已。

        他们连忙涌向门口,争先恐后的去迎接任高远,试图亡羊补牢。

        刘组长见他们这副战战兢兢的样子,立刻狂笑了起来。

        “现在知道怕了?晚了!许君龙我告诉你,你今天死定了,谁也别想保下你!”

        “是么?”许君龙手一动,刘组长的脑袋再度被撞得嗡嗡作响,一阵天旋地转,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了。

        任笑笑此时只觉得头晕目眩,好像是自己的脑袋磕在了桌上一样。

        白莲虽然很信任许君龙,但心中也不免有些发紧,许君龙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任高远,竟然到了现在,还是不肯松手。

        太冲动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