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重生之大国工匠 > 正文 第三章贵人
        给大妈修完八仙桌,张俊平又接着把承诺的马扎做了出来。一个马扎,把大妈乐的直夸张俊平好本事,不愧是大学生。

        让张俊平很无语,有本事,和大学生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刚给大妈家修完家具,邻居大姐就找过来了。

        让张俊平给修床。

        这床晃动,可比八仙桌晃动更要命。

        尤其是,一晃动还会发出吱吱的声响。

        几代人住一块,晚上一翻身床就响,那个尴尬!

        过来人都知道!

        接着,前院大叔,隔壁大爷,一连接了四五个维修家具的活。

        虽然活都不大,但是加起来也忙活了两个多小时。

        一共赚了两块五毛钱。

        拿着钱,张俊平心里苦笑。

        没想到,自己精心制作的木雕一分钱没卖,反倒是修家具赚了两块五外加一车海南黄花梨。

        张俊平找了个板车,把大妈家的木头装到板车上,准备拉回去。“你是干嘛的?拉我家木头干啥?”刚要走,一个推着自行车的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人拦住张俊平问道。

        “斌子回来了?

        这位是小张师傅,来给咱家修家具的!

        这些木头是我送给小张师傅的!”大妈听到声音,忙出来解释。

        “妈,那破桌子还修它干嘛?浪费钱,还不如换个新的!”

        “你这孩子,一点都不会过日子!

        人家小张师傅,本事大的很,那桌子修完,一点都不晃了!

        你看看,刷上漆,和新的一模一样!”大妈指着还放在院里的八仙桌。

        “好吧!不过,妈,他修家具就修家具,拉咱家木头干啥?”

        “人家小张师傅是那啥,木艺师!而且还是中央美术学院的大学生!

        咱们眼里烧锅的木头,人家小张师傅拉回去,就能变废为宝!

        这不,我说送给他,他还不乐意!

        给修好了桌子,不要钱不说,还给做了个马扎!”

        大妈此时对张俊平极度满意,连称呼都变成了小张师傅。

        她可是都看到了,给别人家修家具,都没自己家麻烦,最少的都要了五毛钱!

        自己一分钱没花不说,还白得一个马扎。

        要不是自己灵机一动,找小张师傅来家修家具,哪有这好事?

        大妈对自己的英明决定,非常的自豪!

        “大妈,您先忙着,我先撤了!”

        因为板车催,张俊平和大妈打了个招呼,跟着板车出了四合院。

        ···········

        张俊平的临时住所,在菜市街附近,米市东胡洞里的一座四合院。

        四合院里面的一间耳房。

        耳房就是位于正房两侧的小房子。

        面积要比正房小,也比正房矮。

        耳房一般是当做储物间,杂物间用的。

        当然,也有当做书房的。

        这间八平米的耳房,就是张俊平暑假期间的住所,或者说是这段时间的落脚地。

        一个月五块钱租金。

        张俊平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擦黑。

        一个老太太正坐在院子里纳凉,看到张俊平回来,开口问道:“小子,怎么才回来?”

        “今天活多,刚忙完!

        刘奶奶,您吃了吗?”

        “吃过了。

        小子,咱可说好了,房租啥时候有啥时候给。

        但是,屋里可不允许生火做饭!”见张俊平把一车木头往屋里搬,老太太提醒道。

        “刘奶奶,这木头我可舍不得烧火用!”张俊平笑道。

        老太太拄着拐杖站起来,走到板车旁边,看了一眼,笑道:“行,小子,捡到宝贝了!”

        “刘奶奶,您好眼力!”张俊平老太太挑了挑大拇指,“回头,我用这些料子,给您做一把逍遥椅怎么样?”

        “用着这么好的料子给我做逍遥椅,你舍得?”老太太笑眯眯的问道。

        “哪有什么舍不得的?要不是您,我可能早就饿死街头了!”

        “行,算你小子有良心!

        老太太我也不占你便宜,后半年的房租给你免了!”老太太很大方的免掉张俊平半年的房租。

        这老太太可不是一般人,绝对是大户人家出身。

        和王大妈住的大杂院不一样,老太太这套小四合院都是她自己的。

        院里住的几户人家,也都是她的租户。

        不止这一套四合院,隔壁好几套都是老太太的房子。

        都是去年落实政策,返还给老太太的。

        都被老太太租了出去。

        老太太绝对算是建国后最早的包租婆。

        “刘奶奶,免房租就不用了!

        要没您送给我的这套工具,我也赚不来这些木头!

        哪能再让您免房租啊!”张俊平连忙推迟道。

        “行了,我一个孤家老太太,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小子,还没吃饭吧?

        我那锅里还剩下半锅米粥,留着明天就坏了,你给解决了吧!”

        “刘奶奶,谢谢您……”张俊平感动道。

        这老太太绝对是他的贵人,是他的救命恩人。

        这具身体的前身,也叫张俊平,是中央美术学院的一名大学生。

        这个年代的大学生比较喜欢参加社会实践。

        前身打着参加社会实践的旗号,暑假没有回家,留在北京打工赚钱。

        结果就是,钱没赚到,人饿死在街头。

        成全了张俊平!

        如果不是老太太,张俊平可能就会变成史上最短命的穿越者。

        刚刚穿越过来,就被饿死!

        是老太太发现了昏倒在街头的他,给他喂了点小米粥,才把他救活。

        知道张俊平是中央美术学院的大学生,暑假没回家,现在没地方去,就把自己放杂物的耳房拾掇出来,给他住。

        后来知道张俊平会木艺,又拿出一套木艺工具,送给他。

        当然,老太太的说法,是家里老头子留下来的,留着占地方,正好他用的到,就便宜他了。

        对于老太太的恩情,张俊平只能暂时记在心里。

        ………

        第二天。

        张俊平早早的起来,没有去摆摊。

        而是留在家里,兑现昨天的承诺:给老太太做逍遥椅。

        “小子,早上下的面条,有点多,留到中午就驼了,你给吃了吧!

        这人老了就是没用,做饭都没点准头了!”老太太比他起的更早,看到张俊平打开房门,对他喊道。

        张俊平能说什么,只能心怀感激的把面条吃完。

        吃完面条,张俊平主动把锅刷了,碗洗了,收拾利索,才拿出工具,开始干活!

        “小子,今天不出去了?”

        “今天不出去了,先给您把逍遥椅做出来,明天再去摆摊也不迟!”张俊平笑着说道。

        心里补充了一句,反正也卖不出去。

        对于张俊平给自己做逍遥椅的事,老太太倒也没有推辞,很爽快的接受了张俊平的好意。

        老太太左右也没啥事,就坐在院子里看着张俊平干活。

        见张俊平动作麻利的画线,下料,笑着点点头,“不错,小子,你有着手艺,天下都能去的,走到哪都饿不死!”

        “刘奶奶,您这是打我脸呢!要不是您那碗小米粥,我可就真饿死街头了!”

        “呵呵!”想到当时张俊平的狼狈样,刘奶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小子那是没闷过弯来,大学生的架子端的太高!

        手艺人不丢人!

        你是学国画的吧?

        知道在过去,画画的叫什么吗?

        叫画匠!

        地位不比木匠高多少!

        想当年,齐白石也是木匠出身,学的是雕花木匠!

        小子,记住一句话,骡子马大了值钱,人大了不值钱!

        不管是画画,还是做木匠,都要塌下身子,去体会生活,才能有一番成就!

        你把自己端的太高,就远离了生活,飘在云端,怎么可能创作出好作品?

        齐老的艺术成就离不开乡土二字……”

        “刘奶奶,您说的对!我也想开了,什么艺术家不艺术家的,又不能当饭吃!

        下午我去找点木头回来,做几个马扎拿去卖,估计比那什么木雕受欢迎!”张俊平苦笑着说道。

        昨天的遭遇,让张俊平彻底想开了。

        做木匠怎么了?修家具又如何?

        邓公都说了,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才是好猫!

        在这个年代,艺术家还真没木匠吃香。

        当然了,这里说的不是那种大艺术家,比如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设计人民币、设计国旗的艺术界大佬们。

        那样的大佬,人家享受的是国务院津贴,自然不能和普通艺术家相提并论。

        “小子,你能想开就好,我老太太看你投缘,也希望你将来能有一番成就!

        等你哪天真成了艺术家,我出去聊天,也有的显摆!”老太太乐呵呵的说道。

        老少两个一边说着话,一边干活,时间在不知不觉中一点一点的过去了。

        ·········

        留在家里干活的张俊平却不知道,昨天他摆摊的地方,有个中年人,正四处寻找他。

        这个中年人正是昨天修家具那位大妈的儿子,王斌。

        王斌四处寻找张俊平,自然不是因为张俊平昨天拉走他家一车珍贵木料。

        王斌是天桥旧货站的副站长。

        就昨天张俊平拉走的那些木料,王斌不敢说要多少有多少,再弄个三五车都不成问题。

        这东西旧货站多的是,根本不值钱!

        王斌之所以如此着急的寻找张俊平,完全是因为如今他正处在一个很关键的时刻。

        老站长年底就要退休了。

        他是有希望接人老站长位置的两位副站长之一。

        和另外一位副站长比起来,他并没有多少优势,可以说势均力敌。

        想要胜出,必须要有过硬的政绩,或者说成绩。

        张俊平就是他发现,并且认为可以帮他在这场继任者之争中胜出的贵人。
    热门搜索:性感的电影非常性感美女超性感视频性感丁字裤性感学生妹韩国性感女星两性故事两性指南最性感的美女照片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