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次元之剑起风吟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匹敌
        黑死牟看着面前的苏元,也从【日之呼吸】的刺激中冷静下来,面无表情的对他称赞道。

        “你也领悟了通透世界?真不错,但看起来还没有觉醒斑纹。人类的身体本就不如鬼。仅仅如此的话,你是不可能赢过我的。”

        听了黑死牟的叙述,苏元眯了眯眼睛,心下一沉。

        通透世界?

        这家伙竟然会灶门先生说过的通透世界?

        怪不得能看穿我的剑路!

        按照灶门先生的说法,既然黑死牟会通透世界,那自己在他面前不就好像是透明的一样?

        “真是棘手的对手!”

        和黑死牟的战斗,让苏元想起自己第一次在山中遇到棕熊的时候。

        那时的他手里只有一把砍柴用的斧头,刚刚就职御风剑士不久。

        当时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几次差点被熊掌拍中,苏元才一斧头砍在棕熊的脖子上,将他杀掉。

        结果是他自己也累得气喘吁吁,浑身酸痛,第二天几乎爬不起来。

        如今的局面比那时要更加凶险!

        “如果没办法在剑术上获得优势,那就只有靠硬实力战胜他!”

        苏元深吸一口气,在风的帮助下加速体内【日之呼吸】的流动,整个胸腔都膨胀起来。

        大量空气涌入肺部,在肺的压力下,苏元的心脏也开始加快跳动。

        他的心跳速度很快超过150下,体内鲜血如同开闸防水的大河般加速流动,体温也随之升高。

        苏元脸色涨红,额头上和手臂上青筋毕露,看起来就如恶鬼般狰狞。

        在呼吸法加持下,他从浑身的肌肉中爆发出近乎全部的力量,以【踏前斩】急速飞驰,重重向黑死牟斩去。

        “【拾贰之型·炎舞】!”

        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月之呼吸】要强过【日之呼吸】,在看穿苏元的招式后,黑死牟故意用同样的招式进行碰撞。

        “【拾贰之型·十字月光】!”

        他手中竹枝般的鬼之刃发出两道血色剑光,一道笔直,一道打横,正好形成一个正十字,再次与苏元的赫刀撞在一起。

        虽然理由不同,但此刻他和苏元想的一样,要在正面碰撞中击败对方!

        苏元手中赫刀的温度极高,质量绝佳,又有一如【斩钢闪】那般,缠绕在刀身上的咻咻风刃作为加持。

        与鬼之刃相碰后,这把魔刀上立刻出现两个缺口。

        但鬼之刃竟然能够自行生长。

        随着刀身一阵蠕动,很快就将被赫刀伤到的地方恢复过来。

        而比起苏元单纯的挥舞赫刀,黑死牟的血鬼术让他在使用剑术的同时也能发出许多圆月刃。

        这些圆月刃每一道威力都堪比普通斩击,让苏元必须全部防御下来。

        “愚蠢!以人类的身体,这副爆发你又能持续多久!”

        在和苏元交战时,黑死牟还有余力发出嘴炮。

        “加入我们吧!只要你接受我的血成为鬼,那我们就是同伴!等除灭鬼杀队,这个国家就是我们的了!”

        但嘴炮这种东西只有程度的区别,谁还不会啊!

        挡下扑面而来的圆月刃,苏元也开腔道。

        “然后像你一样,变成一个有6只眼睛的怪物吗?你身为剑士的尊严在哭泣啊!【贰之型·碧罗之天】!”

        “【贰之型·珠华弄月】!”

        黑死牟回旋身体,强壮的臂膀挥舞着手中狭长的鬼之刃,斩出两道巨大的刃风。

        刃风之后,大量圆月刃好像小弟般跟随,浩浩荡荡向苏元涌来。

        乒乓!

        苏元连连挥舞手中的赫刀,将黑死牟释放出的圆月刃击碎。

        这些圆月刃实在是麻烦,不断消耗着他的体力。

        此消彼长,自己能不能坚持到天亮还很难说。

        但苏元却没有露出疲态,而是变本加厉的朝黑死牟冷笑道。

        “好好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模样吧!真是让我感到恶心!堂堂【月之呼吸】的创造者,现在也不过是鬼舞辻无惨手下的一条狗!跪在他面前摇尾乞怜就这么让你感到满足吗?”

        自己的嘴炮没有成功,但听见苏元恶毒的嘲讽,黑死牟气炸了!

        人生最大的伤口和耻辱被苏元血淋淋的揭开,偏偏这还是事实,黑死牟那属于武士的尊严瞬间破防。

        他6只眼睛中同时露出愤恨之色,神情大怒,歇斯底里的大声叫道。

        “小鬼,我要把你碎尸万段!【陆之型·常夜孤月·无间】!”

        这一次,黑死牟主动向苏元冲了过来。

        他手中的鬼之刃疯狂挥舞,极为快速的连斩数刀。

        有数道刃风当头而来,然后无数圆月刃紧随其后。

        “【风之壁障】!”

        苏元日轮刀一抬,一道回旋气流拔地而起,化作一面风墙,以强劲的旋风挡下刃风和无数圆月刃。

        随后苏元一头撞破了风墙,风墙上的气流随之缠绕在他身上,最后通通汇聚在日轮刀上,形成一道小型旋风。

        “【陆之型·灼骨炎阳】!”

        苏元的腰腿发力,身体回旋,手中的日轮刀也随着他的身体高速旋转起来。

        这温度极高的赫刀上甚至燃起淡淡火光,在旋风的加持下有火借风势,几乎瞬间将黑死牟包裹。

        当当当当当!

        只是两秒时间,苏元的赫刀就与黑死牟的鬼之刃交击数次。

        苏元想要凭借赫刀的强大与自身的高速旋转力将鬼之刃斩断,但黑死牟却通过通透世界明悟了这一点。

        每一次苏元进攻时,黑死牟都会略微调整鬼之刃的剑刃,不让他斩在同一处地方。

        虽然鬼之刃上还是出现许多裂痕,但不一会儿就能重新恢复。

        倒是黑死牟身上被高温的赫刀擦伤几次,露出些许焦黑痕迹,正以极为缓慢的速度恢复。

        一阵对拼后,苏元退后两步,吐出嘴里的废气,身体也瘪了起来。

        他不动声色的释放着双臂与身体上的酸软感觉,心头沉重。

        “这通透世界实在是棘手,我根本找不到黑死牟的薄弱之处。”

        这样的对峙持续下去,优势会越来越向身为恶鬼,恢复能力远超人类的黑死牟靠近。

        实际上,黑死牟比苏元还要惊讶。

        “这个剑柱明明不会斑纹,但竟然能凭借赫刀和剑术与使用血鬼术的我平分秋色。而且他的【日之呼吸】也不太对,其中似乎有风的参与。难道是将【日之呼吸】与【风之呼吸】结合了起来?”

        看着自己身上那连轻伤都算不上的擦伤,黑死牟有些羞耻。

        当年不如继国缘一也就罢了,但现在就连学会【日之呼吸】的后辈都能超过自己的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