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财神宝宝三岁半 > 正文 0032 大人们就喜欢猜谜语!哼!
        “冯兄说的哪里话。”沈言忱的面子上做的很足,不仅话说的漂亮,事也做的很漂亮。

        冯元山暗暗打量沈言忱,心底惋惜不已。

        沈家当初若不是出事,沈言忱的手段怕是比现在还要高明。

        冯家没准备多少银钱,都是物件。

        应当是听王延农提起过,沈言忱现在留不住财,才准备的。

        “沈大哥,有困难时,凭借冯家的信物,可到冯家商行避难。”冯凌远从怀中取出一块碧色的玉牌,交到沈言忱手中。

        沈言忱也没客气:“多谢!”

        财神宝宝的存在,代表着他不会缺钱,只是,万一有其他的难处呢?

        冯家的事告一段落,沈言忱跟财神宝宝便起身告辞。

        “凌远,送送沈先生跟团团大师。”

        “是。”

        冯凌远将沈言忱跟财神宝宝送回到王延农家,才跟沈言忱和财神宝宝作揖辞别。

        昨日里,因财神宝宝不在,王延农一晚上都没睡踏实。

        “团团,你可回来了!”

        王延农看到财神宝宝,犹如看到救星。

        “王伯伯!”又破坏伪财神势力的阵法,让财神宝宝心情极好。

        一进门,他就脆生生的跟王延农打招呼。

        龙盛天坐在王延农身边,听到财神宝宝的话,龙盛天也跟着起身。

        “昨日在冯家休息的如何?”王延农抱起财神宝宝,声音中带着关切。

        财神宝宝看着王延农的脸,觉得他表情不大对,不太像是关心他睡得好不好的模样。

        他扭头看向沈言忱。

        接收到儿子的求救眼神,沈言忱才笑着打趣王延农:“王兄哪里是关心团团睡得好不好,分明是在跟团团诉苦,你昨日睡得不踏实。”

        “害!”王延农也没否认。

        他昨晚确实睡得很不好,连姨娘的房中都不想去。

        财神宝宝肉嘟嘟的小脸上露出恍然之色:“王伯伯不必担心,王家什么事情都没有。”

        无须担忧半夜会有什么东西出现。

        闻言,王延农松口气。

        “王伯伯也不是草木皆兵,只是,李家的手段实在太多了!”令人防不胜防。

        他怕李少启又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对王家做什么事情。

        王延农的担忧,财神宝宝看在眼中,小奶音中带着安抚:“没事的,他现在自顾不暇,没时间出来搞事情。”

        李少风怎么说都是李家人,财神宝宝上次利用运财阵将媒介换成李少风。

        现在的李家可以说是,拆东墙补西墙,李家谈成一个生意就会丢失一个生意。

        “团团啊,你可千万得给王伯伯想想办法,王伯伯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商人,没有什么大志向,不想不明不白的被人夺去家财。”

        李家的胃口那么大,谁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对清远州下手?

        财神宝宝理解王延农的心情。

        “李家以后都没空的,安心。”财神宝宝知道,他沈爹爹不会甘心一直待在清远州,一定会寻找机会回振州报仇。

        财神宝宝也需要从李家找到伪财神势力的线索。

        到时候,李家只会着手自保,和找他们麻烦,不会再把手伸进清远州。

        见财神宝宝的神色不似作假,王延农才犹豫着没有再开口。

        “王兄,我跟团团过两日,便会启程回振州。”

        王延农早知留不住沈言忱,没想到,这一日来的会这么快。

        在王延农开口之前,沈言忱又道:“珍馐楼不简单,王兄平时与珍馐楼打交道要小心。”

        说不准,珍馐楼背后的人,跟李家就有关系。

        有沈言忱的提醒,王延农瞬间就打消跟珍馐楼合作的想法。

        “好,老哥听你的。”就算赚到钱,也得有命花才是。

        珍馐楼不能合作,就不合作!

        龙盛天:“我们先进去说。”站在这里多累啊?

        王延农一拍脑门:“看我,就想着这些事,忘记沈兄弟走了一路的事。”

        几人回到前厅。

        财神宝宝被放在龙盛天身旁的椅子上,他抓着椅子上的扶手,好奇的问:“二弟,珍馐楼那几个捕快的事情,可有结果?”

        话是这么问,财神宝宝心底却知道,根本不会有结果。

        财神宝宝的小表情透露着他对结果的预料,龙盛天神秘一笑:“我出马,怎么可能会没结果?”

        只不过是结果要稍稍慢一些罢了。

        财神宝宝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流露出惊讶,小.嘴张成O字:“那几个人是谁派来的?”

        在财神宝宝满怀期待的眼神中,龙盛天遗憾的摇头。

        “送进天牢没多久,他们就咬舌自尽了。”

        财神宝宝:“……”说好的有结果呢!?

        大人都这么喜欢骗小孩儿吗!

        “对方有备而来,自然不会让我们抓到把柄。”沈言忱之所以让王延农小心珍馐楼,就是因这几个捕快的事情,珍馐楼的态度暧.昧不明。

        或者说,珍馐楼是故意表现出暧.昧不明的态度,给他们看。

        真是这样的话,珍馐楼的真实目的又是什么呢?

        财神宝宝看不懂大人们的表情,只皱紧小脸:“你们在猜谜语吗?”

        每个字他都听得懂,连在一起,配合他们的表情,他就看不懂了!

        这些大人,惯会欺负他单纯!

        龙盛天将手中的折扇合并,并敲了两下手心:“官府的态度是,那几个人已死,让我们息事宁人。”

        不要再继续追究。

        官府不想找麻烦,他就给官府找点麻烦!

        龙盛天的眸色渐冷,唇角泛起冷笑:“以为杀人灭口,就万事大吉?”

        财神宝宝听不懂,索性不再听。

        反正,这些事也绕不开他。

        凡间不牵扯他调查的事情,他就任其发展,有龙盛天跟他人间的爹爹在,不会有什么事。

        这么想着,财神宝宝就将自己胖墩墩的小身体往椅子里面坐坐,靠在椅子上,圆滚滚的小粗腿交叠在一起,在听大人说话时还用可爱的小JIOJIO画圈圈。

        看起来分外的可爱。

        王延农看看龙盛天:“听你们两个的意思,珍馐楼与这件事有关系?”

        “也不是。”龙盛天摇头,没有深说珍馐楼的事情:“事情是在珍馐楼发生的,我们两个只是怀疑,并没有实质性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