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大明:三天后穿越,满门被抄斩 > 正文 第四卷 西南风云 第二章 我真不是骗子【求追读】
        得到赵城确定,香夫人欣喜万分,当即将这位华佗再传弟子请入府中。

        她丈夫几乎油尽灯枯,若没有有效的医治,时日恐无多矣!

        如今著名神医再传弟子出现,给了她很大的希望。

        赵城也不胆怯,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怎么也得看看那位蔼翠的情况,若刚好他认识这种病,且系统空间里也有药……

        或许还有得救!

        赵城装模做样地把着脉,眉头一会儿舒张,一会儿又紧锁,似乎很难办。

        香夫人的心情也随着赵城的眉头,如过山车般起起伏伏,荡起来又跌下去。

        她十七岁嫁给为人妻,夫家是黔州水溪土司,大明帝国亲封的贵州宣慰使陇赞·蔼翠。

        但很可惜,嫁过来后也只是名义上的妻子,有名无实。

        因为那时陇赞·蔼翠的身体已经很糟糕了,一天至少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处在昏迷状态。

        有心做些什么,但也无力支持啊!

        在洪武五年的时候,蔼翠向大明帝国俯首称臣,受封后出黔,一路走过大山大河,看过锦绣山河,也体会到中原的深邃文化,羡慕中原老百姓们能吃饱喝足,也羡慕大明的繁华与强盛。

        陇赞·蔼翠立誓,一定要带领水溪百姓过上幸福生活,让水溪也如应天府般繁华。

        可惜,理想很丰富,现实很骨感。

        而且天还不如人愿,他在回黔的途中就莫名病倒了。

        后想冲喜,娶了永宁奢氏女。

        可依旧于事无补!

        冲喜这种封建糟粕,怎么可能有用吗?

        蔼翠没见好转,但为了曾经的梦想和誓言,一边与病魔抗争,一边也在努力改善水溪的情况,想让水溪百姓过上好日子。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两年,他的努力也有些许效果,但终究与他所想差距太大。

        黔州的地理环境限制很多东西,在黔州这样一个环境,想要吃饱本身就是大问题,能不饿死人就不错了。

        可惜,饿死人在黔州还是很常见。

        但水溪的情况的确有所好转,起码比黔州大部分的确要好得多,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也就比北边播州土司差一些。

        正当蔼翠想要一鼓作气,继续努力赶超播州土司时,他的病情更重了,每天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长,六个时辰、七个时辰、八个时辰……

        没办法啊!

        心有鸿鹄志,奈何天不与你五百年,又能奈何?!

        蔼翠立下宏志,穷尽一生去努力。

        哪怕是病魔,也无法阻止他!

        为了水溪的子民,蔼翠继续努力工作,处理政务,直到身体情况实在太糟糕了,只能找人辅助自己。

        香夫人成了不二人员!

        在蔼翠授意下,她逐渐接手水溪的日常政务工作,慢慢掌握了水溪的大权,按照他的部署和指示,继续做着利民的事业。

        也因为这个原因,香夫人逐步接手丈夫的职务,成为实际上的水溪领袖。

        ……

        赵城最终摇了摇头,他不是医学院的学生,给人看病就是一个笑话。

        像什么感冒、发烧什么的还好说,他勉强当得当代第一神医。

        整个大明,就没人能在治疗感冒、发烧、伤口感染等寻常小病上比赵城更厉害。

        毕竟,几百年后的药物,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就是当之无愧的神药。

        但对于其他的情况,赵城就没办法了!

        他是真的七窍通了六窍,还有一窍不通。

        “华神医?”

        香夫人娇躯一愣,内心充满悲痛,真的没救了吗?!

        “香夫人,大人这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如今的医术技术治疗不了。”

        赵城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脑病?与那魏武帝一样?”

        香夫人更震惊,自己丈夫是脑子出现问题?难怪这些年怎么医治都没有效果。

        反而,一年年变得糟糕,每天昏迷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

        像如今,每天能有一个时辰清醒就不错了。

        “魏武帝?”

        赵城愣了一下,但又瞬间反应过来,人妻曹嘛,咱认识。

        但为什么你会联想到他身上?

        赵城两亿瓦功率的大脑迅速运转,在庞大的功率思考下,刹那间就想到了原因。

        那人妻曹,不也是脑子出了问题?

        本来华佗做开颅手术还可让他多活一段瞬间,但可惜开颅手术没得做,他还把华佗杀了。

        “是,也不是。”

        赵城顺着香夫人的意思,故作高深莫测。

        他虽然不知道蔼翠得了什么病,但长时间昏迷,大脑出问题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那曹操得的是头风病,是一种以慢性阵发性头痛的疾病,发病时一般不会昏迷,只是感到阵阵头疼,这种病病程较长、缠绵难愈、易于复发、难于根治……”

        看着香夫人那疑惑的秀脸,赵城开口解释,“头风病是头痛,每次发作时间不定,或几个呼吸,或数个时辰,也有可能数天数个时辰!”

        “华神医,相传华佗可为魏武帝开颅医治,您是华佗再传弟子,您能不能……”

        香夫人还想挣扎一下,这神医号称华佗再世弟子,那华佗可是闻名天下的神医,传说具有开颅的伟力。

        不管怎么样,她还是想救蔼翠。

        他毕竟是她夫君,哪怕有名无实!

        “不能,开颅之术没传承下来,而且现在的条件不允许,没有无菌环境,开颅手术很危险。”

        赵城本就不是啥神医,如今化名华三也只是一个招摇撞骗的假身份。

        但他毕竟有着超越这个时代几百年的知识和见识,很多东西还是能瞎掰扯掰扯的。

        虽是瞎掰,但还是能给别人以很高深莫测的感觉。

        这不,香夫人就是这样!

        “现在条件不允许?无菌环境、开颅手术……”

        很多词汇香夫人理解不了,但她似乎抓住了些许重点,“神医,你说现在条件不允许,现在的医疗技术水平不够,那是不是说以后条件允许了,就能治疗?”

        香夫人非常人,她读过很多书,知道很多道理,逻辑思维等远比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要强。

        “嗯,是的,以后医疗技术提升了,很多疾病都能得到医治,像什么天花、鼠疫等等疾病……”

        赵城喜欢聪明人,像香夫人这样思维敏捷,接受能力比较强的,赵城就更喜欢了。

        “天花,鼠疫?”香夫人大惊,她读过不少史书,知道天花、鼠疫这等疾病的恐怖,这种病也能治,那自己丈夫的病不是更有希望了吗?

        “那神医,怎么提高医疗技术水平?”

        香夫人如今最想做的事,就是提高医疗技术水平,能提多高就提多高,虽然她对医疗技术水平这种词汇,理解极为粗浅。

        “发展科技,推广健康卫生的饮食生活习惯,对疾病进行科学的研究,增大对医疗技术的投入……”

        赵城自顾自地说了一通,但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这些东西,超出这个时代太多,几乎不存在听懂的人。

        哪怕是吴山寨的李巧珍爷孙俩,也是在赵城一遍又一遍的解释下,才勉强听懂些许。

        如今,吴山寨很多都走上了正轨,像医疗卫生等健康习惯,也在全村推广。

        什么勤洗手,喝开水,不吃生食等等,正逐步成为村寨的全民公约呢!

        “华神医,奴想知道什么时候能治疗我夫君?”

        香夫人终是想治蔼翠,或许是被他的情怀和理想所折服,又或许是因为身份的牵绊。

        “夫人,未来宣慰使大人的病一定能治,但……”赵城站起来,向着香夫人拱了拱手,后面话没说,但他知道,这位聪明而妩媚的女子,她明白的。

        香夫人闻言,心中最后一丝希望破灭,瘫坐在了床边。

        她很难过,脸色变得惨淡,眼眸有着丝丝晶莹的光芒。

        但也只是难受了数个呼吸,这个强大的女人,很快恢复过来,成熟、妩媚,还带有丝丝强势。

        “让神医见笑了,来人,送神医出去~”

        香夫人很快恢复状态,像个女王。

        “夫人,在下其实还有事与夫人商讨。”

        赵城再次拱手,说话间脸还有点红,就像做错了事一般。

        他当然不会说自己“当医生说看病”,只是进入府邸的借口。

        香夫人缓缓站起来,嘴角挂有丝丝怪异,那双杏眸一直盯着赵城。

        她非常聪明,且两年一直位居高位,对危机极为敏感。

        这华神医,以神医之名混入府内,最终说了一通似是而非的东西,但就是不治病。

        临到最后,却是有事要商。

        如此情况,她安会不明白?

        这家伙,怕是一个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

        呵,行骗还敢骗到水溪土司?!

        得了好处,自由离去就便了,竟然还贪心!

        真是,找死呢!

        “来人,将这个骗子给我乱棍打出去!”

        香夫人纤手指着房门,格外生气。

        “骗子?慢着!”

        赵城意识到不对,当即大喊,“我不是骗子,我如果是骗子,我拿着钱就走了啊!”

        他虽然用了假名,但真的不是骗子啊!

        在这个时代,他的确算得上神医啊!

        他这辈子,包括前辈子,最痛恨骗子了。

        尤其是那些骗老人养老钱的,骗学生裸贷的……

        有一个算一个,赵城希望这些人死!

        在香夫人怒吼之后,十余位侍卫拿着木棍冲了进来,恶狠狠地看着赵城。

        “呵~”

        香夫人轻笑一声,不是骗子,那为何还有事相商?

        “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些乱棍会打死你的!”

        香夫人一步迈出,拉开与赵城的距离,她改变注意了。

        这混蛋敢以医治她丈夫的名义行骗,她很生气,若解释不合理,那就乱棍直接打死!

        “呵~”

        赵城也轻笑,不是他自负,若几根乱棍就能打死他,大明锦衣卫那些废物,怕是喝水都能呛死。

        但他压制了怒火,想心平气和地讲道理。

        “宣慰使大人的病能治,一定能治,理论上来说,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不能治的病,只是目前的医疗技术水平不够,若技术足够,死人都给你治活,甚至只要技术足够,延长寿命都是可能的,一百岁,一百二十岁,一百四十岁……从科学的角度来说,这些都是可以实现的。”

        赵城一口气说了很多东西,但太过超前,听得香夫人一愣一愣的,也听得这些侍卫很懵……

        仿佛遇见神人,有股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可以实现?那你倒是现实啊!”

        香夫人玉手指着赵城,很是气愤,拿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也想诓骗老娘?

        哼,该死的中原人,有点文化了不起啊,祖上积德了不起啊,用得着这么欺负他们这些弱小群体吗?!

        “现在实现不了,要发展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能实现。”

        赵城语气变得有点弱,很多东西不是理论足够就可以的,现实条件不允许,他也没办法。

        “但这一切都是可以实现的,我不是骗子,我来找你,是想实现宣慰使大人的宏愿,让水溪的子民都能吃饱饭,都能穿上暖和的衣服,都能住在温暖的大房子里,老有所养,幼有所教,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大同?”

        听到赵城的描述,香夫人呢喃了一句。

        她读过很多书,当然知道中原的大同社会!

        见这香夫人知道大同社会,赵城惊了一下,当即肯定地回复。

        “对,就是大同,甚至比大同社会更和谐,更美好,更幸福……”

        “你们中原文化我很喜欢,对大同社会也非常向往,但你们中原人都没实现的东西,你也敢拿到水溪来招摇撞骗?”

        香夫人书香气质很浓厚,但女王范更足,纤手指着赵城,直接下达命令。

        “将他乱棍打出去。”

        她态度是转变了,这骗子应该有些文化,说着很多至简的大道理,那就勉强不打死你了。

        “呼~”

        赵城终究还是摇了摇头,又要失败了吗?

        我只是不想用武力,不想用强而已!

        为什么,终是找不到合适的对象?

        佛渡有缘人,真佛渡有缘人啊!

        “慢着!”

        赵城又大喊一声,从怀里取出一把手枪,不是威力巨大的沙漠之鹰,而是一种不知名的女式小手枪。

        “我真不是骗子!”

        他单手举着枪,做着试探性的动作,防止这些侍卫动粗。

        “你是不是骗子我不管,你这个中原人身份不明,来意不纯,我不相信你!”

        香夫人躲在人群后面,看着赵城充满怀疑,对他手上那黑黑的东西也有疑惑,但这些不重要,下令把这来历不明的家伙打出去才重要。

        “打!”

        随着夫人一声令下,靠得近的数位侍卫举着棍棒,向着赵城冲过来,准备乱棍将这家伙打出去。

        赵城忍无可忍,直接开枪。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