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农女:星际战将在古代开顺风快递 > 正文 第106章 情债
        是的,送个礼节也不用那么多数量,送米的就更少见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韦家有想拿米砸死人的嫌疑呢。

        以黄秀才对韦爹的理解,这也不算是多离谱的事情。

        韦爹就此被闺女与儿媳妇合起来坑了一把,而背上了大大的黑锅。

        至于补聘礼什么的,黄秀才不敢深想,人家只是说的好听而已,况且黄氏当初的聘礼还真不算少,反而是她几个姐妹中最多的。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用银子补贴,而是送米这样的怪异行为,更是不能深想。

        别不是去打劫的就都好说,想来,亲家没有那么不靠谱吧?

        反正,黄家的五千斤米是送出去了。

        但,另外三家亲戚就不能这么简单地操作,毕竟人家住城外。

        韦夏赶忙回了趟家,跟父母亲禀明了事情,一家人商议着。

        由韦夏多带几个村民,穿上统一的黑甲,赶着家里那辆豪华的马车,去给三家亲戚送软甲。

        韦家比以前更强势了,想要抢劫的人,可要掂量自己的斤两。

        如此稍后再送些米面过去,也顺理成章。

        这都什么事啊!两个女人出趟街就给他整出这么多事情来,害得自己忙前忙后,跑上跑下...

        韦珍可不管这些。

        她离开队伍老半天,韦珍打算抄近道,走上次南老带他们走的小路,在进入池县前的三叉路口与众人会合,应该是可以赶上的。

        这是一条坑坑洼洼的羊肠小土路,隔几里就会出现一座小村庄。

        这些村庄虽然也在城关之外,但已经不属于流放村范围,而是大安朝普通百姓的村庄。

        而为什么把村庄建立在城关之外,大概是因为这里的气候炎热,且水资源丰富,适合种植,一年两季。

        而外国军队一般情况下,是不敢来这些地方打草谷的,否则随时有可能升级为两国问题。

        当然,别国不敢来,但不包括附近的土匪强盗。

        这些地方地势相对陡峭,有的地方又很窄,所以官道没办法经过。

        群峰起伏、岩壑深邃,古道悠悠,沿途溪流、鸟鸣声相伴..

        有朴素的小村庄,土地平整宽阔,房屋整齐,、有良田,美池和桑林竹林..

        诗情画意的,在星际已经少有这样纯天然的地方了,韦珍悠然地欣赏着,倒也不急着赶路,反正走近道都是能赶上的。

        然,她想的太简单了。

        今天是她与自家兄长、的媳妇,过不去坎的日子。

        “你们休要放肆!我男人可是虎头村的韦秋!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韦珍正要经过一个村庄,在村口突然就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那是一道娇娇软软的音质,但语气却挺凶的。

        好奇,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姑娘?声音也太好听了。

        而且,她所说的这个人怎么就那么耳熟呢?不会刚好是老三吧?

        韦珍驱马上前,就看到一家篱笆院里,五六个大男人正在对这家子打砸。

        两个一老一少的男人已经被打到在地,还有一家妇孺靠在一起瑟瑟发抖。

        而说话的姑娘,身材高挑,五官也美,就是脸上有道疤破坏了几分,但她的声音是真的很动听。

        此时,她正握着砍柴刀,护卫在几个妇孺面前,不让几个凶汉靠近半分。

        “哈哈哈!你也不看看自己怎么模样,韦秋眼瞎了才会要你。

        再说了,我们青龙寨几十号人,会怕他区区一个流放村的?!”

        “早听说,韦秋与他老子早前被天地会劫了镖,受了重伤,搞不好现在都死咯!”

        “没错,否则怎么长时间没看到那父子俩出来跑江湖?!”

        当然,韦家女儿把天地会大当家的脑袋给削的事情,是不能说出去的。

        话一出,就见那姑娘脸色大变,“胡说!他才不会有事!你们敢乱来,我就和你们拼了,死后他一定会来给我复仇!”

        说到最后,姑娘的声音都出现了哭腔,但神情却更加决绝,大有如果韦秋死了,她殉葬的架势。

        这?万一这姑娘说的是真的呢?韦家最近在道上的风头正劲,只要不是变态的人,都不会上去触眉头。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哥欠了我们一百两的赌债,没钱拿人抵很正常。

        反正要抵债的人又不是你,你要是妨碍我们办事,刀剑无影,就是死了,韦秋又能怎么样?”

        道上有道上的规矩,不讲规矩的人寸步难行,韦家也一样。

        然而,那姑娘依然没有让开,还颇有些想死的念头。

        “哼!既然如此,那我们兄弟就成全你!”大汉抡起砍刀,就要挥下去。

        “芳芳!”、“姐姐!”几道惊呼声同时响起,是地上那个被打倒在地的男人,他想扑上来却没有办法。

        因为,他不仅缺了条腿,又被打的皮青脸肿的。

        另有一个妇人,迅速地扑上来,想将那姑娘护在身后,可也来不及。

        同时,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到‘叮’的一声刺响,一颗石头打在那把大刀上,震动使大汉握刀的手一麻。

        大砍刀‘哐当’掉在了地上。

        “谁?!”哪个不要命的,敢管他们青龙寨的闲事?

        众人回头看去,就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软甲的年轻姑娘,她骑在高头大马上,手里握着一杆银枪,正冷冷清清地看着他们,气势肃杀。

        “你是谁?”大汉喝道。

        “我是韦秋..”

        怎么可能?!别看人家名字娘们儿兮兮,可韦秋确确实实是汉子!

        “他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