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衍花烬 > 正文 第16章 试炼成功
        沧海玄境,夜色微凉,月下人一双。

        “哇!我从来没飞过这般高。”小花颜眉目浅浅,一脸兴奋又害怕的,望着龙背下的夜空。

        看着小花颜如此开心,似是融化了北冥衍火,封印了冰霜万年的心,枯寂的脸上,悄然般的生满爱怜。

        北冥衍火默不作声,眸中的目光,紧紧跟随着小花颜一举一动,生怕她一个不稳,再掉下去。

        二人飞出墨渊,北冥衍火便将小花颜,带到了沧海玄境的出口。

        “这里很安全,乖乖的等着。”

        言罢,便一个瞬移消失不见了,连同那条巨大的苍龙。

        “我……”

        小花颜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人就不见了。

        老老实实的呆了半柱香的时辰,便看到琉萤,火急火燎的小跑过来。

        “小花颜,你跑哪去了?害得我找了你一整天。”琉萤仙子一边擦着额头的汗珠,一边大口喘着气。

        但走近一看,小花颜满身脏兮兮的,衣服血迹斑斑,露出被刮破的伤口时,瞪大了眸子。

        “你受伤啦!你说你灵力这般低微,偏偏要来这沧海玄境试炼,给你的水灵珠,你为何不捏碎保命啊!”

        琉萤一边生着气,一边满脸担忧的帮着小花颜整理伤口。

        “琉萤,我没事的,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已经闯关成功了吗?”

        “快把这止血的丹药吃了。”琉萤仙子生气归生气,还是将怀中的丹药,拿给了小花颜。

        “我也知道,你来沧海玄境,就是为了取得玄元珠,做兰殊天君的徒弟,不被人轻视,但咱能不能,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就算做不了兰殊天君的徒弟,不是还有本仙子嘛!”

        听着琉萤责怪她,小花颜也不生气,因为她知道,琉萤说的都是对的,为了她好。

        至于,小花颜为何要来沧海玄境,想必只有她自己知道。

        还不是为了可以随意进出霁月殿,帮着那位赖在百花殿不走的仙君,寻找尸骨之花。

        “是啊!我这不就有你嘛!帮我止血,还替我包扎伤口。”小花颜眉目浅浅,撒着娇,摇晃着琉萤的衣袖。

        “好啦!算你有良心。”琉萤包扎好伤口,便扶着小花颜,准备出沧海玄境。

        “小花颜,你是怎么找到沧海玄境出口的,本仙子足足找了整整一天。”琉萤纳闷的反问。

        “我嘛!运气好……”小花颜满脸尴尬的笑道。

        三十三天宫。

        沧海玄境的异动,一早便被三十三天宫的九衔月上神与兰殊天君,有所察觉。

        便派凤澜神君前去沧海玄境查看一番。

        沧海玄境—墨渊崖下。

        凤澜神君,看着尸横遍地的灵兽,心里阵阵胆寒。

        “这是多大的仇啊!将整个墨渊的灵兽,全部撕碎了。”凤澜神君不禁感叹着,这凶残的手段。

        但仔细察看灵兽是被幽冥离火所伤时,风澜神君知道,是他—北冥衍火回来了。

        “北冥衍火。”

        于是,神姿一晃,便回三十三天宫复命。

        三十三天宫。

        凤澜神君回到天宫之中,便将自己看到的一切禀报给九衔月上神,但却撒了谎。

        “启禀神尊,沧海玄境,并无任何异动,怕是试炼过程中,触发了什么机关,导致沧海玄境,有所异变。”

        “原来如此。”兰殊天君晃荡着手中的玉轮扇,一脸心不在焉。

        “君上,凤澜,先行告退,前去沧海玄境的结界口,统计此次通关者的名额,以便嘉奖。”

        “也好,凤澜神君,你便先退下吧!”兰殊天君温润如玉,优雅的抬手示意。

        可一旁神台之上的九衔月上神,眸中似是主宰一切的猜疑。

        沧海玄境定是发生了什么异样,而凤澜神君,怕是看到了什么,知情不报。

        等此次沧海玄境试炼结束,他在亲自前去沧海玄境,一探究竟。

        兰殊天君轻摇折扇,心里嘀咕着,这眼神却时不时的,瞥向天宫外。

        “也不知,那小花妖通关了没有。”

        一旁的九衔月上神,目光沿着兰殊天君的一举一动,安静的游移。

        似是猜出了兰殊天君心中的想法,嘴角划过丝丝淡笑。

        他们二人相伴在这水天长梦,足足十万年间,共览天地,不难猜出,二人心中彼此想些什么。

        沧海玄境。

        出了沧海玄境的结界口,小花颜与琉萤便来到了广仙殿。

        广仙殿。

        乃是记载神界—水天长梦,众仙神,善恶功过,功绩的地方,其钦天柱,记载着十万年间的所有功绩。

        掌管广仙殿的灼华仙君,早早的便在结界口,迎接着沧海玄境试炼成功的众仙灵。

        只见,他一袭蓝白色昙花流纹仙服,白色外衫上绣着暗暗的云纹,仙气飘飘,淡雅之姿。

        手里拿着功过薄,认真核对人数,一手持着功德笔,记着功绩,以便在钦天柱上撰写。

        小花颜抬眸,望着广仙殿中的钦天柱,上面漂浮着有功绩仙灵的名字,金光闪闪,熠熠生辉。

        “这就是钦天柱啊!”小花颜一脸的没见过大世面的样子,仰望着。

        她这三万年间,整日都在百花殿里打扫,摸鱼,混日子,一门心思的飞升,自然是不知水天长梦,竟然还有这种地方。

        估摸着,小花颜也就知道福泽仙宫与澜兮殿了。

        灼华仙君,看着眼前这位小仙灵,一动不动的看着钦天柱的模样,笑了笑。

        以至于,灼华仙君唤了她几遍,她都没听见。

        还是琉萤仙子,颇为有眼色,狠狠的在小花颜的胳膊上掐了掐。

        “哎呦!”小花颜缓过神来,一脸你掐我做什么的表情,看向好友琉萤仙子。

        “灼华仙君,再问你话呢!发什么愣呢!”

        “哦!”的一声,小花颜急忙俯身作揖。

        “见过灼华仙君。”

        “你是哪个宫中的仙子?”灼华仙君颇为好奇的询问着。

        “百花殿—小花颜。”小花颜笑意盈盈的回答着。